韩国称东北亚超级电网经济、技术可行,但可能还只是个愿景

澎湃新闻记者 杨漾 综合报道

2017-11-06 21: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日本软银集团掌门人孙正义近年来极力推崇的“超级电网”计划,再度得到了其韩国盟友的肯定与力挺。但这距离各国达成政治协议甚至最终建成大电网,依然有很长的距离。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电力公社社长赵焕益(Cho Hwan-eik)近日与电力企业座谈时表示,近期在俄罗斯召开的东方经济论坛上,各国首脑已认识到建立东北亚能源连接体系的重要性。赵焕益称,韩国电力公社经可行性研究,认为建立覆盖韩中日、乃至俄罗斯的“超级电网”在经济及技术层面是可行的。
“超级电网”是一个浩大的跨国工程,旨在将中国、日本、韩国、蒙古和俄罗斯的电网互联。
按照设想,可以在蒙古建造太阳能或风能发电场,通过超高压直流电缆输向中日韩等用电大国。
去年以来,韩国电力公社和软银一直在对该项目的细节展开讨论。该计划已经得到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支持。今年9月发表公开讲话时,文在寅呼吁俄罗斯在“形成东北亚经济区和多边安全体系的更大视野”下加入这个计划。他提出,希望各国启动由俄方主导的构建东北亚“超级电网”工程的可行性研究。
超级电网=能源共享?
按照支持者们的设想,有了超级电网,东北亚国家能够分享能源供应,尤其在爆发自然灾害之时。
其实跨国超级电网的概念并不新,最早可追溯至上世纪70年代。一家名叫全球能源网国际公司 (GENI)的非营利性机构,提倡构建一个横跨全球的电力网络(World Game)。几十年的“布道”之后,该机构的确收获了一批颇具影响力的追随者,但也一直只停留在愿景阶段,其网站早已停止更新。
1998年,俄罗斯提出了“亚洲超级电网”概念的雏形。1999-2000年期间,俄罗斯完成了对铺设地下电缆实现萨哈林岛至日本列岛大规模电力出口的可行性研究。该工程计划充分开发蒙古戈壁的风能与太阳能、俄罗斯远东地区的水电与火电、中国的风电与太阳能、韩国和日本的光伏与风电,实现连接俄罗斯、中国、蒙古、韩国和日本的泛亚洲跨国电网,总输送距离达到3.6万千米。
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后,亟需寻找能源出路的日本也提出了类似设想。按照日本的设想,“亚洲超级电网”将以蒙古的可再生能源电力为基础,建设一个连接蒙古、日本、俄罗斯、中国和韩国的泛亚洲跨国电网,将蒙古的可再生能源电力通过超高压直流电缆输送到亚洲的用电大国。
“如果从距离东京3000公里之外的蒙古戈壁沙漠使用风力发电,通过电线将电送到东京,每度电不过0.2美元,送到北京为0.12美元,印度德里0.1美元。”2012年3月10日,福岛核事故一周年之际,同时身兼日本可再生能源基金会JREF)创始人的孙正义发表了“亚洲超级智能电网,从构想到实现”的演讲。孙正义说,上述价格完全可以接受,相比日本当时的电价并没有贵到哪里去,“而且如果北京、德里都用上戈壁沙漠的风力发电的话,造价能更便宜。”
孙正义的这一设想,在中国也得到了响应。按照中国国家电网公司前任董事长刘振亚的构想,构建东北亚联网,可以把蒙古、中国东北和华北以及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可再生能源基地与中日韩等负荷中心连接起来,实现地区可再生能源的大规模开发利用。
多方积极撮合下,2016年3月,中国国家电网公司、韩国电力公社、日本软银集团、俄罗斯电网公司在北京签署了《东北亚电力联网合作备忘录》。“亚洲超级电网”似乎已箭在弦上。
可行性备受质疑
赵焕益称,“超级电网”已成为总统直属的北方经济委员会重要议题。在东北亚建立超级电网已超越经济层面,其将更有助于缓解紧张的东北亚局势。
然而,该项目的可行性一直备受质疑。
超级电网的拥趸们很乐于援引欧洲互联电网的案例。但相较于欧盟,“亚洲超级电网”所要跨越的制度、法律、技术障碍显然更多。跨国电力合作需要统一的技术和法制标准,但亚洲各国输电技术标准各有不同,法律体系差异巨大,电力市场的开放程度也参差不齐。
更关键的是,这项长期计划实施的前提是足够的政治互信,否则跨境电力交易很可能充斥着安全方面的担忧。譬如,当外交局势陷入紧张时,一个国家很可能以“切断资源”作为“武器”。
这样的电力互联还面临着多重障碍,包括连接不同电网和基础设施背后的一系列挑战,以及决定如何对电力定价等。此外,一些国家也可能担心过度依赖进口电力或来自中国的技术。
“这在技术上并非不可能,还能够提高能源安全。”韩国投资证券公司分析师Kang Seung-kyung称:“(但)达成政治协议和实际上建立起能源网络需要很长时间。”
责任编辑:张赛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9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