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营老板受贿奥迪A8获刑,原来是副部级高官韩先聪的白手套

“长安街知事”微信公众号

2017-11-08 17:31

字号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则受贿案的二审改判结果。北京国融红杉石油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平因涉嫌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三十万元。
一个私营企业主之所以能和受贿扯上关系,皆因交了一位“好朋友”。
判决书中写道,被告人刘平系原安徽省政协副主席韩某的朋友。2009年至2011年,韩某利用担任中共滁州市市委书记、“大滁城”建设指挥部政委的职务便利,为何俊生实际控制的中城建第六工程局集团(滁州)有限公司承揽工程、协调拨付工程款等事项提供帮助。
何俊生为感谢韩,于2011年下半年的一天,与韩和刘平约定,由何俊生向刘平转款购买一辆汽车交由刘平使用,待韩以后需要时,再由刘平购买一辆同样价值的汽车交与韩。同年12月,何俊生向刘平转款267.8万元,刘平为帮助韩收受贿赂,遂按约定用此款购买了一辆奥迪A8轿车。
小伙伴们肯定已经猜出,文中的韩某,正是安徽省政协原副主席韩先聪。韩先聪在安徽工作近四十年,先后主政安庆、滁州两地。2014年7月,韩先聪落马。
2016年11月16日,韩先聪因受贿获刑十六年。法院经审理查明,韩先聪利用担任中共安庆市委书记、中共滁州市委书记、“大滁城”建设指挥部政委、安徽省人民政府秘书长、安徽省政协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土地出让、项目建设、工程承揽、人事任免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328.902562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韩先聪受贿的这两千多万里,有近一半是通过其妹妹韩翠英之手收受的。如今看来,帮助韩先聪受贿的,真是亲戚朋友齐上阵。
无论是妹妹还是朋友,帮助韩先聪收受的贿赂中,不少都与“大滁城”建设工程密切相关。这是韩先聪在主政滁州期间提出的发展项目。
在安庆任职的10年间,韩先聪被指毫无作为,只放空炮却不实干。2008年2月,从安庆来到滁州后,韩先聪开始了与之前截然不同的风格:“大滁城”建设。
2008年即专门成立了号称“扁平化管理、兵团式作战”的“大滁城”建设指挥部,并亲任借鉴军队管理体制的指挥部政委。正是在担任这个指挥部政委期间,韩先聪及其身边人帮助不少企业在承揽工程、土地等方面提供便利,造成国家财产重大损失。
曾与韩先聪“搭班子”的老同事、在他离任滁州后接班任滁州市委书记的江山,同样对“大滁城”寄予厚望,还提出了它的2.0版本“美好大滁城”。2013年,韩先聪已经出任安徽省政协副主席后,还和江山一同调研了“大滁城”的重要项目之一——琅琊山旅游区。
遗憾的是,公众并未看到多少从“大滁城”建设指挥部走出来的“优秀干部”,倒是指挥部的核心领导层:两任政委和办公室主任,接连落马倒台。
2014年4月,江山落马。3个月之后,他的前任、“大滁城”项目的提出者韩先聪落马。落马当天,韩先聪的手机信息还显示,他当天原定有两场饭局。
在大型纪录片《将改革进行到底》中,韩先聪曾和辽宁省委原书记王珉、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等人一同“亮相”。
谈到自己的问题时,韩先聪说,自己出于“侥幸心理”,认为不会被发现。“另外,长时间的那种惯性推动。还有一条就是,想给自己拉拉关系,给自己铺铺路子。”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再次强调了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的重要性。自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加大反腐力度,已经查处了一批腐败分子和不法商人。身为主政一方的官员,却无法正确处理“官”“商”交往,显然是一种能力缺失。
(原题为《私营老板受贿奥迪A8,原来是副部的白手套》)
责任编辑:蒋晨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安徽反腐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