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正和辉瑞分手戏迎大结局:高瓴资本接盘合资公司49%股份

澎湃新闻记者 包雨朦

2017-11-10 22:5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辉瑞 资料图
跨国药企辉瑞与本土药厂海正的分手大戏,终于迎来大结局。
11月10日,海正药业(600267.SH)发布公告,宣布完成海正辉瑞49%股权的权益处置,辉瑞退出,高瓴资本接手。
公告显示,Pfizer Luxembourg Sarl(以下简称“辉瑞”)将其在海正辉瑞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正辉瑞”) 49%的权益,转让给了其关联方HPPC Holding S.à.r.l(以下简称 “HPPC”)。
辉瑞于11月10日与相关各方签署了关于HPPC100%股权权益的转让协议,并于当日完成了将HPPC100%股权向境外买方SAPPHIREI(HK)HOLDINGS LIMITED的转让。辉瑞股权处置完成后,辉瑞不再直接或间接持有海正辉瑞任何股权权益。
与此同时,海正药业仍持有海正辉瑞 5%的股权,海正杭州仍持有海正辉瑞 46%的股权,这场交易中的境外买方将间接持有海正辉瑞49%的股权。高瓴资本管理的基金将通过境外买方间接持有海正辉瑞 49%的股权。
高瓴资本创立于2005年,是一家专注于长期结构性价值投资的公司。
2012年9月13日,海正与辉瑞合资组建的“海正辉瑞制药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当时双方联合表示,海正辉瑞的成立将实现跨国制药公司与本土制药企业强强联手,为中外患者提供优质优价的品牌仿制药。
历史资料显示,海正辉瑞制药有限公司总投资2.95亿美元,注册资本2.5亿美元。其中海正药业和辉瑞的持股比例分别为51%和49%。该合资企业注册地和生产工厂将位于浙江富阳,管理中心和研发中心分别设于上海和杭州。当年这一合作曾经创下跨国药企在华投资的最大规模。
按照双方达成的协议,海正药业向合资公司注入75个品种,包括肿瘤药、抗感染等品种,占公司制剂内销收入的85%以上,辉瑞注入“6+2”个品种,涉及内分泌、青霉素等品类,销售规模略大于海正。
其中,辉瑞将专利过期的抗生素药物“特治星”授予海正辉瑞独家生产。在海正辉瑞成立之初的前两年,该药物成为了公司最大的“现金奶牛”。供销数据显示,海正辉瑞特治星在2013年、2014年的供货量分别达到447.52万支、540.85万支。有赖于特治星的畅销,2013年、2014年海正药业净利润达到3.02亿元和3.08亿元。
谁知二者的蜜月期还没过多久,市场中就海正与辉瑞就传出了“分手”传闻,而导火索也正是特治星。
2016年初,海正药业公布2015年年报,年均3亿的净利润大幅萎缩,仅剩0.14亿元,这一业绩引发业界哗然。海正药业在年报中表示,利润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在于:公司控股子公司原研产品特治星供货原因导致销售收入减少。
对此,辉瑞解释,其海外工厂因生产过程改造暂停了特治星的生产,造成海正辉瑞 2015年销售收入减少近10亿元。之后,辉瑞给予了合资公司1000万美金的赔偿,但在业界看来,这一数额与实际造成的损失相比,显得这家跨国药企诚意欠奉。
惨不忍睹的业绩,让昔日双方对品牌仿制药市场的美好的愿景化作泡影。2016年下半年开始。关于辉瑞想要“分手”传闻甚嚣尘上。2016年11月,海正药业专门就外界传闻的辉瑞欲转让股权一事进行了说明。它在当时的公告中承认,“关于‘辉瑞考虑撤资’的情况是存在的”,“本公司及辉瑞制药曾就辉瑞撤资等事项进行过磋商。”
可见的是,眼下很多仿制药企业的日子都不好过。去年以来,国家食药监总局推进的 “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如同一场风暴席卷整个仿制药行业。业界认为,仿制药市场的进一步萎缩,以及国家对外资药企政策红利的消退,是合资仿制药厂发展受阻的重要的因素。
海正药业最新发布的2017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实现净利润511.06万元,同比下滑83.52%。
11月10日晚,辉瑞一位负责人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否认了撤资与海正辉瑞业绩不佳有关。
“我们经过了审慎的研究做出了这一决定,我们认为转让股权之后,更有利于发挥两家企业的核心优势。”该负责人还表示,此前授予合资公司的技术专利将继续授予,不会受到撤资的影响,“已经推进的业务还将继续,至于未来是否还有合作暂时不宜公开。”
海正药业的公告也表示,辉瑞股权处置后,辉瑞与合资公司仍将继续多层面的合作,包括直接或通过其关联方间接向海正辉瑞转移指定辉瑞产品的技术、许可指定辉瑞产品的知识产权以及继续供应指定辉瑞产品等。
近年来,在合资药企中,国际和本土的出资方最终分道扬镳的案例不在少数。
2016年初,德国药企拜耳表示,他们对滇虹药业OTC业务的整合遭遇困境。2015年2月5日,先声药业有限公司与默沙东(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联合发表声明,默沙东将退出上述两家公司在2012年合资成立的先声默沙东(上海)药业有限公司。再往前追溯到2011年,法国制药企业赛诺菲花费5亿美元收购美华太阳石后也以失败告终。
一位不具名的医药行业的券商分析师向澎湃新闻记者指出,在2012年前后曾经掀起过一阵外资药企与本土企业合资的热潮。当时外资企业看好中国正在快速增长的药品市场,但如果想要直接把产品带入中国,将面临漫长的审批手续,而且销售渠道也要重现开始建立,通过合资的方式可以大大减少药品上市前的准备期。
“但不可否认的是,长期以来,外资药企与大部分本土药企有着基因上的不同,合资公司成立以后不同的市场策略会引起很多矛盾。”上述分析师表示,“从政策上来看,近年来国家鼓励本土药品的生产和研发,本土药企也不再仅满足于仿制药市场,纷纷谋求转型;同时,从前赋予外资药企在产品定价和议价上的特权逐年退水。合资双方在产品策略的分歧也由此加大。”
责任编辑:李皙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海正,辉瑞,仿制药,高瓴资本,股权转让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