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选举之后,美国政治力量继续重组

许翔云/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历史系博士生

2017-11-13 12: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对自去年大选结束以来一直士气低落的民主党而言,2017年11月7日举行的地方选举的结果无异于打了一针强心剂。图为美国民主党候选人拉尔夫·诺瑟姆最终赢得弗吉尼亚州州长选举。   东方IC 图
2017年11月7日是美国的地方选举日。除犹他州的国会第三众议员选区因现任众议员退休而举行补选外,本次选举并不包括国会参众两院的席位竞争,而主要涉及弗吉尼亚和新泽西两州的州政府及不少市政府的换届选举,可以说是美国选举中规模较小的一次。
然而,就是这样一次选举还是引发了外界的广泛关注与投入:适逢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一周年之际,公众普遍将这次地方选举视为对本届美国政府政绩和风格的一次表决。这在弗吉尼亚州表现得尤为明显。该州在近三次总统选举中都倒向民主党,过去的四任州长中有三位是民主党,因此本次州长换届选举原本无甚悬念。然而在投票前几周,民主党候选人拉尔夫·诺瑟姆(Ralph Northam)在民调中的优势不断缩小,直至与共和党候选人艾德·吉莱斯皮(Ed Gillespie)不相上下。
鉴于去年希拉里·克林顿在民调领先的情况下输掉了总统大选,加上吉莱斯皮2014年竞选国会参议员时仅以1万7千票之差负于现任参议员马克·华纳(Mark Warner),民主党对即将开始的选举异常焦虑,而吉莱斯皮采取的特朗普式战略,包括聚焦庇护非法移民的城市、南部邦联雕像的存废、橄榄球运动员在奏国歌时单膝下跪抗议等问题更是进一步加剧了他们的紧张感:倘若这种煽动分裂与排外情绪的策略能在原本已经“偏蓝”的弗吉尼亚州奏效,民主党在美国政治中的前景将愈发渺茫。
而在政治光谱的另一端,前特朗普军师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在选举开始前也表示,假如吉莱斯皮能获胜,将预示“没有特朗普的特朗普主义”(Trumpism without Trump)的成功。
选举结果与选民偏好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原本预计会异常胶着的弗吉尼亚州长选举在计票开始后一小时内便分出胜负,各电视台纷纷认定诺瑟姆将胜出,而他最终领先吉莱斯皮近9个百分点(多出23万余张选票),这一差额甚至大于奥巴马和希拉里在该州的获胜优势。
据出口处民调显示,该州选民最关心的问题依次是医疗保险(39%)、枪支政策(17%)、税收(15%)、移民(12%)和堕胎(8%)。在第一个问题上选民大幅倾向诺瑟姆,在第二个问题上两人支持率持平,吉莱斯皮则在第三与第四个问题上占有优势(第五个问题上选民回应数不足,因此无法统计)。尽管有60%的受调查选民认为应该保留南部邦联雕像,但该问题并未成为决定他们选票的关键因素。正如MSNBC(微软全国广播公司)新闻主持人克里斯·马修斯(Chris Matthews)戏言的那样,你生病时南部邦联雕像可帮不上什么忙,你需要一个医生。
除州长一职外,民主党也赢下了弗吉尼亚副州长和司法总长这两场重要选举(副州长兼任州参议院议长,在参议院投票出现平局时有决定权),并在十几场州议会议员选举中击败了共和党候选人,一举扭转了先前共和党在州议会中占有绝对多数的局面(在其中一场选举里,一位变性人甚至击败了自称是“恐同总司令” [homophobe in chief]的共和党对手)。此外,民主党还赢下了新泽西州的州长选举、纽约市的市长选举(1985年以来,第一次有民主党市长在纽约连任成功)、蒙大拿州州府所在地海伦娜市(Helena)的市长选举(该州第一位非裔美国人市长,他曾经是一位难民,而他击败的则是反对接纳难民的现任市长)、明尼苏达州州府所在地圣保罗市(Saint Paul)的市长选举(该市第一位非裔美国人市长)、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Charlotte)的市长选举(该市第一位非洲裔女性市长)、新泽西州霍伯肯市(Hoboken)的市长选举(该州第一位锡克族市长)等选战。在缅因州,选民也投票支持扩展本州的医疗补助体系(Medicaid,联邦和州政府共同向贫困者提供的医疗保险),这意味着民主党的立场获得了更多的支持。
两党对选举结果的反应
对自去年大选结束以来一直士气低落的民主党而言,以上选举结果无异于打了一针强心剂。在民主党主要领导人看来,这证明了他们强调多元文化、维护女性权利、捍卫医疗保险的立场的正确性,以及立足于地方选举这一决策的关键性。他们认为,2016年总统大选的失利并非源自他们对多元文化与女性权利的坚持,而是由于该方面信息盖过了选民更为关心的现实问题,如工资、就业与医疗保险。民主党坚信,当他们围绕这些现实议题开展选举时,是能够争取到多数选民支持的。
此外,诺瑟姆在枪支政策议题上得到的支持与吉莱斯皮不相上下,这点也令民主党人欢欣鼓舞。长期以来,全国步枪协会在动员其支持者投票上的组织能力令主张控枪的民主党望尘莫及,但此次弗吉尼亚的州长选举中控枪团体的积极介入,以及近来美国发生的两起恶性枪击事件(内华达州赌城拉斯维加斯枪击案与得州萨瑟兰斯普林斯镇[Sutherland Springs]教堂枪击案)使得支持控枪的选民大量参与投票。与此同时,民主党也注意调整自身在枪支政策上的措辞,用更具正面意义的“枪支安全”(gun safety)代替含有负面指代的“控枪”(gun control),以消解部分枪支拥有者对所谓“民主党将收走你们的枪支”的担心。
共和党对本次选举结果则有些不以为然。在他们看来,本党输掉“偏蓝”的弗吉尼亚州原本就在意料之中,丢掉的州议员席位也大多属于去年希拉里赢下的选区。不为所动的共和党领导层在国会仍继续推动争议颇大的税收改革方案(至笔者写作此文时,唯一的一项变动是参议院方案将推迟下调公司税的时间)。作为非传统意义上的共和党人,特朗普和班农先后表示,吉莱斯皮的拙劣表现证明,试图偷师特朗普的策略同时与特朗普本人及其主张若即若离,是行不通的。只有完全拥护特朗普的方针政策才能激发起特朗普支持者的热情,从而实现“没有特朗普的特朗普主义”。
民主党短期内仍面临不利局面
笔者认为,民主党的乐观有些盲目,但共和党的自信也近于自大。诺瑟姆属于民主党中的温和派而非左派,成长于弗吉尼亚东南部的乡村地区,自小便熟悉打猎生活,并两次投票给小布什。这些特质使得他在日益左倾和城市化的民主党中独树一帜,能够吸引到部分拥枪者和乡村选民的支持。此外,他有关禁止本州城市庇护非法移民的表态想必也让不少中间派选民安心。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吉莱斯皮生于新泽西州,长期在首都华盛顿以游说为生,还曾担任过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和小布什的幕僚。特朗普支持者对这样一个不折不扣的共和党建制派自然无甚好感。因此,特朗普和班农对弗吉尼亚州长选举结果的分析也不无道理。而民主党在得意于多元文化胜利的同时,还是应该注意挖掘与所在社区有紧密联系的温和派候选人,这在被民主党长期冷落的南部地区和乡村地区尤其重要。惟有如此,民主党方有希望夺回失落已久的国会控制权,而不仅仅是在主要城市和“偏蓝”及“深蓝”州占据优势(国会民主党议员中曾经有不少温和派和保守派,他们对多元文化持保留意见,大多持有枪支。该群体日渐边缘化,直至输掉选举)。
此外,政治风向的钟摆效应也对本次选举产生巨大影响。每次总统大选过后,与之相反的政治潮流总是应运而生,汹涌澎湃,选民对新政府的期望与随之而来的失望进一步推动了这股逆流。2008年总统选举后,种族主义随之抬头,几乎同一时间兴起的茶党运动也迅速颠覆了民主党在全国政治中的统治地位。2016年总统选举结果则促进了女权主义运动和多元文化运动在美国的复兴,特朗普上任后的不当言行举止与施政纲领也促成了各种反抗力量的集结。
在MSNBC直播节目中,一位嘉宾表示,一年前这个时候,不少人玩着一款名为“口袋妖怪”(Pokémon GO)的游戏,对只能在希拉里与特朗普中做出选择感到无奈,有些玩世不恭,特朗普的当选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选票与公民活动的重要性。该叙事固然带有很强的主观性,却也是许多人政治觉醒的真实写照。
弗吉尼亚州长选举的出口民调显示,有约三分之一的选民参加本次投票,是为了表示对特朗普的抗议。新泽西州一位女性因男性政客讽刺妇女游行的言论而愤怒(该政客表示希望这些妇女能赶回家做饭,意即适合女性的职位是家庭主妇),决定竞选公职,最终在本次选举中击败了该政客。这股潮流能持续多久,能否从城市扩散到郊区和乡村,将决定民主党在2018年中期选举的命运。但即便一切如他们所愿,不公正划分的国会众议院选区仍对民主党不利。
在民主党继续面临上述问题挑战的同时,共和党也不应该对自己相对安全的政治地位感觉过于良好。本次选举反映出,美国民众自今年年初起对医疗保险和性别平等等问题的关注并未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弱,并且是受此类问题驱动而参与投票。这对共和党而言绝非利好消息。该党在往常选举中相对于民主党的优势在于数量更为庞大的忠诚选民,然而一旦民主党能够调动起倾向自身主张的民众参与投票,就将在选举中赢得多数。
政治力量的重组仍在继续
此外,本次选举还折射出2016年大选中美国政治力量的重组仍在继续共和党巩固了自己在未受过高等教育的白人男性选民中的优势,而民主党则争取到更多拥有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选民的支持,其中便包括居住在大城市郊区的群体。
后一类人是所谓的中产阶级,通常因税收问题而支持共和党国会候选人,却在数次总统选举中倒向民主党。位于城市郊区的国会众议院席位顺理成章地成为明年中期选举时民主党的主要目标。共和党认为城市郊区选民的取向不过是政治风向钟摆效应的体现而已,但《华盛顿邮报》认为,倘若共和党继续在国会推动税收改革方案,触及中产阶级的切身利益(例如在计算个人收入时对已缴房产税、学生贷款利息、州税和地方税的扣除),他们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继续倒向民主党也不无可能。
共和党在本次选举后的我行我素与固步自封,反映出该党策略方面的短视。它不大在意扩展本党的选民基础,而主要着眼于动员既有支持者,同时阻止反对者投票。共和党在少数族裔中的支持率一向不如民主党,于是由共和党把持的诸多州政府陆续通过法案,要求选民在投票时出示带照片的证件(如驾照、护照),以期减少民主党支持者的选票。2012年大选结束后,共和党的分析报告表示,本党需赢得更多少数族裔的支持,方能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获胜。可当时谁能料想,四年后,共和党恰恰是依靠煽动种族冲突和仇外情绪取胜。
争取到原先大多支持民主党的白人产业工人的选票固然是共和党的一大收获,可与此同时,它将进一步丧失少数族裔和受过高等教育群体的选票(特朗普在少数族裔中得票率高于2012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米特·罗姆尼的原因在于,该群体为民主党投票的热情不高,而并非共和党在争取他们支持方面取得了进展,当然亚裔很可能是其中的例外)。
在共和党迟迟未能兑现基础设施建设和重拾贸易保护主义等竞选承诺的情况下,白人产业工人对该党的热情恐怕会有所下降。即便他们对共和党仍旧不离不弃,美国人口构成与教育水平的变化趋势也将不利于共和党,毕竟白人在美国总人口中的占比正不断下降,而受过高等教育的群体持续增加,后者更加关心现实议题,较少为政治煽动所左右。
责任编辑:李旭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地方选举,民主党,共和党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