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柴智屏:道明寺和杉菜的阶级差距会缩小

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2017-11-14 15:1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新版《流星花园》的发布会上,所有人的目光锁定“新F4”和“新杉菜”,年轻稚嫩的面孔在台上被媒体的“长枪短炮”对准,闪光灯一刻不停。
新版《流星花园》发布会上,柴智屏与新F4和新杉菜同台。
制作人柴智屏看到这一幕,想起了十六年前台版《流星花园》的发布会:“今天的场景和当年很像。当时我们是在一个照相馆的摄影棚里面做一个小型的发布会,现场挤满媒体,看大S和四个男生拍照片,我就觉得:‘好青春哦,好有活力哦,嗯,明天一定会抢到很多版面’。今天也是(新)杉菜和F4第一次面对媒体,我觉得大家还是一样愿意给他们机会。”
柴智屏回忆,16年前《流星花园》发布会是在一个照相馆的摄影棚里举办。
2001年,改编自日本漫画《花样男子》的电视剧《流星花园》在台湾走红,这一热潮席卷全亚洲,“F4”成为一代青春少女的偶像,连校园里对偶像剧最没有兴趣的男生,也能哼上几句主题曲:“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这地球上”。这部作品,成就了当时青涩的言承旭、周渝民等新人,也成就了柴智屏。
“那个时候台湾没有偶像剧,我就去做了这个第一部,我喜欢去做一些别人没做过的事。”首次制作电视剧的柴智屏,从此一跃成为“台湾偶像剧教母”。之后的《恶魔在身边》《转角遇到爱》等剧,都创下中国台湾地区收视神话。在台湾偶像剧黄金时代过去后,柴智屏转身担纲了青春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的监制,该片成为那年华语电影中的话题之作,票房横扫华人圈,在香港甚至创下当年度华语片票房纪录。谈及这些成绩,柴智屏也不装谦虚:“我觉得我第一次做什么事,通常运气都不错。”
大陆版《一起去看流星雨》
韩版《花样男子》
日版《花样男子》

如此喜欢尝试前人所未做之事的柴智屏,为何时隔十六年要重启《流星花园》?柴智屏表示,一开始她觉得“一点都不想做,因为不可能超越自己当时的成绩”。柴智屏的担心和大多数人的反应一样。台版《流星花园》后,日本、中国大陆、韩国等地先后制作了《花样男子》的电视剧,影响力都不容小视,也将这部漫画捧上了“顶级IP”的神坛,但同时,观众对于这部作品已经极度熟悉,翻拍并不为人所看好。
前一阵在日本,网络上风传将翻拍日本《花样男子》,传言阵容中的演员,都是如今日本的当红偶像,然而不少日本观众表示完全不买账,认为此前小栗旬、松本润版本已经足够经典。观众大量的反馈最后甚至惊动了原著漫画作者现身辟谣。
神尾叶子创作的长篇少女漫画《花样男子》(1992-2004)。
与此相同,中国网友在最初对新版《流星花园》也毫无期待,“求不毁经典”“还我青春”之类的评论在官微下刷屏。然而,主演阵容一经公布,四个平均身高1米85,平均年龄21岁的新人男演员,用几组“帅到女生心坎里“的照片就软化了许多女性的心,评论风格骤变:“居然有点想看了”“想知道谁演道明寺”。
在公开新版《流星花园》演员海报后,许多网友表示期待新版。
看似这是一场靠颜值取得的巨大胜利,然而在这个美男帅哥层出不穷的时代,观众早已对美丽面庞见怪不怪,如何能用一组照片“驯服”观众,核心还是靠对观众期待的准确把握。柴智屏亲自挑选出来的王鹤棣有“道明寺”的霸道混不吝和幼稚天真,官鸿一张暖男脸却天性害羞,还和“花泽类”一样爱睡觉,其他两个男孩,也分别具备“西门”和“美作”的种种性格特质。
新版道明寺饰演者王鹤棣。
柴智屏的厉害之处在于,除了外形,她能精准地理解偶像剧里每个角色对观众来说最大的性格魅力所在,并在现实中,挑选到最符合角色特质的演员。“我喜欢看到他们的眼神。语言可以骗人,但眼睛骗不了人,我能透过他们眼睛看到他们内心的想法。“柴智屏说道。第一次在综艺节目中看到王鹤棣时,她就确定这个孩子不是“道明寺”就是“美作”:“他那种活泼劲头很像这两个人。”随后,柴智屏问了王鹤棣一个问题:“在感情里,你是会等别人来追你,还是你去追别人?”19岁的王鹤棣头一甩,满脸属于“中二少年“的霸道和不在乎:“当然是我去追别人咯。”柴智屏就此确定他出演“道明寺”。
而杉菜的演员沈月并非影视表演专业出身,本来是学编导专业的她,曾经在湖南卫视实习。得知这段经历,柴智屏看中这个女孩有着年轻女演员少有的坚韧和接地气。(所以在湖南卫视实习是有多苦?)
谈及“新F4”与当年的“F4”的差别,柴智屏说:“差别是以前的F4比较神秘不太讲话,现在的这几个很吵。”在现场,正在和观众直播互动的几个男孩确实挺能说,被观众打趣一口“川普”的王鹤棣,一点不露怯,大大咧咧地继续用“椒盐普通话“回复:“不要这样咯,给点面~子嘛~”。
看着这一幕,柴智屏满面笑意:“我觉得没有关系,我希望他们现实中的一些性格可以延续到作品里,我觉得还蛮可爱的。”有一次,这几个少有表演经验的男孩跟柴智屏诉说烦恼:演戏好难哦。“不要想那么多,无非让你们演的就是帅哥的日常。你们本来就是帅哥啊,你们演的就是自己的日常。”算得上是令人无法反驳的“安慰”。
“当然技术上他们还有很多要去努力的,希望未来播出时,大家能给他们多一点包容和鼓励。”
柴智屏说,自己是“男生与男生”戏份的“始祖”。
最后,记者问到柴智屏,对于比起女主角,现在女观众更喜欢看“男生与男生”的戏份这一点怎么看?柴智屏很是坦荡:“其实旧版《流星花园》就有啊。”
“那你能get到这个萌点吗?”
“当然知道,我可是始祖呢。”
柴智屏。
【对话】
只有《流星花园》才有这个魔力
澎湃新闻:时隔十六年,你为什么会想要再重做《流星花园》这部作品……
柴智屏:一点都不想!其实一开始真的是不想的,因为多数人都是这样:自己创造出来的经典,你一定会觉得你自己是不可能再打破这个经典了,必须有个天时地利人和的吗。旧版《流星花园》那时候台湾没有偶像剧,我就做了这个第一部。我喜欢在一个时间点去做一些别人没做过的事,所以你看我第一次做电视剧就做了《流星花园》,当时卖了13个地区,就红了13个地区;第一次做电影就做了《那些年》,在全亚洲拿到不错的成绩,还在香港破了当时华语片的票房纪录,我是觉得我第一次做事情时总有还不错的运气。我会想,我重做《流星花园》的话,怎么可能破当时的纪录?所以重新考虑再做的时候,我不觉得我们会再有那样的成绩。
刚开始不想做,但后来想想,我觉得这是上天给我的礼物,因为很难看到谁能有机会,去做自己16年前做过的事情。多数的人如果用“挑战”的想法来看,会觉得这件事情索然无味,后来我觉得这是在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在这么多年后,能回到最初的那个原点。很多人做了十几年同样的事情后,一定会厌烦,一定会疲倦,会失去最早的初心。那这次我觉得我有这个机会可以找回那个东西。
2001年版《流星花园》主演合影。
澎湃新闻:新版《流星花园》对旧版的延续是什么?
柴智屏:戏剧通常是跟着社会发展的步调在走,那我们那个时候这就是一个很受欢迎的漫画,那时候在亚洲也缺乏华语的偶像。所以出来的时候大家就觉得F4是很特别的。但现在来看,华语市场也好,韩国市场也好,这么多帅哥层出不穷,那我们现在有这样子的四个大男孩,怎么样一个项目才能让大家一下就注意到这几个新人呢?那有多难啊。但是因为他们是F4,大家都会来看:谁是道明寺?谁是花泽类?谁是西门美作?我觉得还真是只有《流星花园》才有这个魔力,这还蛮神奇的。
十六年后,我能有这样的缘分和四个大男孩走在一起,把我带回到最开始做戏剧的那种懵懵懂懂,什么都不会的状态。我觉得人在什么都不会的时候,反而会有那种义无反顾的热情。就像爱情,在你什么都不会的时候,你才有那种撞了南墙也心不死的热情。爱情如此,人生如此,工作也如此。我希望大家也能从一个好的爱情故事里,找到自己的人生态度。
新版花泽类饰演者官鸿。
澎湃新闻:当时旧版播出时,原著漫画尚未连载完,所以情节有不少原创的东西。那现在这版,会更多的去再现原著剧情吗?
柴智屏:其实因为这个原著年代有点久了,所以我们当然保留的是原著中最美好的部分,最精彩的剧情,但还是要贴近现在社会的脉搏,贴近现在“95后”“00后”的年轻人,他们的思维模式是怎样的,他们的思想是怎样的。
台版当时主要在做的是杉菜跟道明寺之间贫富的一个差距,这是主要的核心。可是现在中国社会,大家生活水平都提高了,尤其在网络时代,大家完全可以通过网络了解各种各样的生活方式,培养各种兴趣爱好,普通人和富豪之间的思想差异和隔阂还有那么大吗?以前我们小时候,看人开进口车,我们觉得好拉风啊,现在路上开进口车的,也不见得是多么有钱的人吧。我觉得没有,我觉得这个不再是一个值得讨论的东西了。这个价值已经不是最主要的诉求了。
那现在的年轻人,他们都很追求自我,那他们的思维方式就不太一样,自我的情况下,人跟人之间的冲突就会比较多。所以现在的年轻人谈恋爱为什么难以长久,因为他们遇到一点点冲突,不愿意妥协,那就放弃了。那我是希望一个坚定的爱情故事,可以鼓舞到年轻人。
我觉得这个故事温暖的地方在于他们可以从一个非常自我的状态,渐渐走到互相包容,愿意为对方妥协的地方,最后在这个成长的过程中,发现不能全然的只有自我,你该坚持的自我是勇敢、乐观、坚定,那个是要维持的,可是和别人相处,你还是要包容,要去爱。
新版美作饰演者梁靖康。
现在的年轻人包容力比我们当年强
澎湃新闻:现在社交媒体上,关于年轻人三观的讨论特别多。你怎么看待这一代的年轻人?
柴智屏:对我而言,现在的年轻人虽然表面会装出无所谓、很吊儿郎当的样子,好像让人看到会觉得:你到底三观正不正?但他们根本上都是向往善良,向往更好的自己的,我觉得我们那个年代的年轻人,心里的黑暗面比他们多,因为我们那时候叛逆啊,觉得父母都活在旧时代里,根本不懂我们。那时候没有现在这么多社交媒体,这么多手游,我们就是去外面玩闹,跟朋友嗨,来发泄多余的精力。现在的年轻人打打手游精力都发泄的差不多了,他们都挺温和挺天真的,有时候我让他们演个精英,要他们拿出一点那种特别强的气场,他们不行的。他们看上去就是小孩子。但他们的包容力比我们当年强。我们当年会分的:这个人跟我不同“挂”,我不要跟他玩。但现在的小朋友没有那么多“挂”。还有,现在的小朋友到了关键时刻,他们比较容易放弃,对他们来说,选择太多了,很多事不是非此不可。
新版西门饰演者吴希泽。
澎湃新闻:现在大的电视剧都会倾向于选用明星演员降低风险,像新版流星花园全新人阵容的其实不多,你是怎么考虑的?
柴智屏:但我相信不管用什么演员,大家一定会关注新的F4是谁吧?讲真的,我们的F4如果用已经小有名气的演员,也不太切实际。首先现在很多戏在演员上的预算都很高嘛,那我们的制作预算可能没有那么高;第二个就是必须四个人要像真正的好兄弟那样相处,如果来的是比较有名的演员,他们看待对方的兄弟感,那种熟悉亲昵感,估计不大能营造出来。现在的四个男孩陆陆续续一起相处差不多有半年了,我找任何有名气的演员过来,他都很难有这么多时间给到剧组,去和其他演员熟悉,变成真正的好兄弟。
新版杉菜会多赋予她一些现在女孩子的特质
澎湃新闻:脑洞向的偶像爱情作品成为这几年亚洲新潮流,比如韩国电视剧已经开始和外星人、漫画人物、鬼神谈恋爱了,正统校园偶像爱情的流星花园,为什么还是有很高的关注度?
柴智屏:我觉得……可能是因为在一个画面里同时看到四个帅哥的戏还是比较少吧?(笑)另外像杉菜这种,灰姑娘的感觉,还是能引发很多女孩子共鸣的一个角色。大开脑洞的那种,应该有一部分是新鲜感的需求吧?
新版杉菜饰演者沈月。
澎湃新闻:当代年轻女性期待更平等、更独立的感情模式,期待感情以外更广阔的人生价值的实现,而非过往传统的王子与灰姑娘模式。新版流星花园能满足当代年轻女性新的价值取向和感情期待吗?
柴智屏:所以这一版的杉菜我们会多赋予她一些现在女孩子的特质,她们都有自己的梦想,会想通过自己努力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个确实是新的杉菜身上会有的东西。我们有不少展现她自我的桥段,包括道明寺的姐姐来指导杉菜时,也会拿出一些新女性的力量。不管是隐性的还是显性的,我们都会有所铺排,让她最后达到自己的目标,而不仅仅是依附于一个有钱的男朋友。
澎湃新闻:除了“爱”,你还期待新版《流星花园》给年轻观众传递些什么?
柴智屏:其实我想要讲的还是包容和勇敢,因为我觉得人跟人之间的相处不可能是完美的嘛,人也不可能一生一帆风顺没有挫折。我们也经历过年轻时,不管是工作还是爱情,那时候我们都不太懂珍惜,常常是碰到一点状况,觉得好烦,就放弃了。现在看看,会觉得当时应该多停留一下,多勇敢一点。很多时候的放弃,都是因为不够包容,不够勇敢。这个东西的力量在新版里会放得更大。前面说阶级差距的东西没那么大了嘛,那现在两个人的冲突可能更多是在性格上,思想上的。
澎湃新闻:你说的阶级差距没那么大了,是指杉菜和道明寺的家庭背景的差别会缩小?
柴智屏:嗯,是没有那么大反差。
责任编辑:张喆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流星花园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