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伊诉韦德案”被推翻,也推倒了美国人权坍塌第一块骨牌?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任彦妍

2022-06-25 08:3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6月24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裁决推翻1973年“罗伊诉韦德案”的裁决,取消了宪法对女性堕胎权的保护,并将堕胎的合法性问题留给各州应对。
美国作家杰弗里·图宾在《九人:美国最高法院风云》一书的第三章开篇指出:“最高法主要审理两种案子。堕胎案是一类——其他全属另一类。”堕胎一直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下简称 “最高法”)的核心法律议题。2022年5月初,美国《政客》网站曝光了最高法关于是否推翻“罗伊诉韦德案”的多数意见书草稿,引起轩然大波。堕胎这一泛社会化议题,再一次成为全美各阶层、性别、党派、宗教等不同群体间的争论焦点。如今靴子落地,又会在美国掀起怎样的波澜?当地时间2022年5月14日,美国芝加哥,当地举行捍卫保护女性堕胎权法案的游行活动。 人民视觉 图

当地时间2022年5月14日,美国芝加哥,当地举行捍卫保护女性堕胎权法案的游行活动。 人民视觉 图

一路跌跌撞撞走来的罗伊案成果
“罗伊诉韦德案”是美国堕胎争议历史上的分水岭判例之一。1969年8月,得克萨斯州一位名为诺玛·麦考沃伊的女服务生意外怀孕,她薪水微薄且居无定所,不具备抚养孩子的能力,不得已只能选择堕胎。但得州是保守派大本营,明令禁止堕胎。麦考沃伊化名为简·罗伊,向得州达拉斯县司法长官亨利·韦德提起诉讼,指控该禁令侵犯个人隐私权。最高法于1973年以7比2的意见,裁定得州堕胎禁令侵犯了妇女的“正当程序权利”,确认了女性怀孕的前三个月享有不受州法干预,可自行选择堕胎与否的宪法权利。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罗伊案。1973年美国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以7比2的意见,裁定得州堕胎禁令侵犯了妇女的“正当程序权利”。

1973年美国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以7比2的意见,裁定得州堕胎禁令侵犯了妇女的“正当程序权利”。

此后,持反堕胎立场的保守派多次向罗伊案发起冲锋,以推翻罗伊案为使命。(注释1)1982年,宾夕法尼亚州通过了《堕胎控制法案》,规定须经24小时“等待期”才能手术,并要求向堕胎者说明堕胎替代性措施等,并形成书面证明,作为堕胎程序前“知情同意”的一部分。此外,规定未成年若想堕胎,必须征得父母一方(或一名法官)同意,已婚女性若想堕胎必须通知配偶。当地时间2022年4月13日,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当地民众在州议会大厦手举支持堕胎的标语。当地时间2022年5月25日,美国俄克拉荷马州禁止堕胎法案获州长凯文·斯蒂特签字生效,该州成为美国第一个实际禁止堕胎的州。 人民视觉 图

当地时间2022年4月13日,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当地民众在州议会大厦手举支持堕胎的标语。当地时间2022年5月25日,美国俄克拉荷马州禁止堕胎法案获州长凯文·斯蒂特签字生效,该州成为美国第一个实际禁止堕胎的州。 人民视觉 图

保守派以此为契机,谋划给罗伊案画上句点,两次将宾州法案推到风暴中心。其中,1992年计划生育联盟宾夕法尼亚东南分部诉州长罗伯特·凯西案(以下简称“凯西案”)是成为罗伊案成果得以巩固的又一里程碑案件。彼时最高法第一次出现了共和党总统任命8名大法官,保守派比自由派8:1,有压倒性优势,是推翻罗伊案的最佳时机。
当时对维持罗伊案发挥关键作用的是女性大法官奥康纳。奥康纳虽是共和党总统里根任命的,但在堕胎问题上持实用主义立场,即赞成堕胎行为非罪化,但不反对限制堕胎行为。她十分反感“通知配偶”条款,认为该条款把父权主义与男性至上主义发挥到了极致,“有上百万妇女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如果这些妇女怀孕并打算堕胎,最好的选择当然不是去告知她们的丈夫……如果我们无视这些女性的安危,变相阻止她们的堕胎,这和允许联邦禁止一切堕胎行为没有区别”。
更重要的是,奥康纳确定了“不当负担”原则,即州立法机构不能通过对基本权利造成过重负担或限制基本权利的法律,并确定了以胎儿自然存活率为划分标准的“三阶段”方法,即(1)怀孕头3个月,胎儿尚未成型,孕妇可自行决定是否堕胎,政府不可干预;(2)怀孕3至6月,州政府可施加以不损害孕妇健康为前提的相关限制;(3)怀孕6至10月,胎儿能自然存活,此时,除非孕妇生命受到威胁,州政府有权约束或禁止堕胎。简言之,怀孕头三个月,堕胎在美国全境是合法的。
凯西案最终判决结果也是5:4。此后,最高院很少再审理堕胎案件,但其根本争议并没有得到解决。
事实上,保守州从未停止限制堕胎权的努力。北达科达州、阿肯色州、得克萨斯州都尝试出台“心跳法案”,即指禁止在检测到胎儿心跳后的堕胎行为,最早可以到怀孕后的第6周。此外,2018至2019年,肯塔基州、阿拉巴马州、密西西比州、路易斯安那州等多个保守州相继通过了限制堕胎的法律。其中,密西西比州出台《胎龄法案》,禁止怀孕15周的女性在“非紧急医疗情况或胎儿严重畸形情况下”堕胎,即使怀孕是强奸或乱伦所致,堕胎也是被禁止的。
在前共和党总统特朗普“幸运地”提名了三位最高法大法官后,最高法再次形成保守派占优局面(保守派与自由派6:3),保守派又一次迎来了推翻罗伊案的“春天”。
堕胎权大滑坡或引发美国国内“长臂管辖”
2021年5月17日,美最高法受理了“多布斯诉杰克逊妇女健康组织案”(Dobbs v. Jackson Women's Health Organization),即讨论“是否所有在自然存活前的堕胎禁令都违宪”,就密西西比州“15周新标准”是否合宪作出裁决。
今年6月24日,最高法裁决否认堕胎权属宪法权利,推翻“罗伊案”裁决,堕胎权将回归“州权”,而各州间关于堕胎权的冲突也会更为激烈,地方层面的堕胎法规会更加复杂。民主党人领导的自由派蓝州政府誓言要在管辖范围内保护堕胎权,如加州。共和党领导的保守派红州,反对堕胎的政治势力占上风,声明将出台更为严格的限制措施。
古特马赫研究所预测,至少将有21个州准备试图限制甚至禁止堕胎,其中,13个州将在罗伊案被推翻后立即自动“触发”禁止堕胎的相关法案。(注释2)
目前可将各州简单梳理为三类:禁止堕胎州,如阿拉巴马州、阿肯色州和南达科他州,除医疗紧急情况外,完全禁止堕胎;限制堕胎州,如禁止怀孕6周后堕胎行为的俄克拉荷马州、得克萨斯州,禁止怀孕15周后堕胎的亚利桑那州和佛罗里达州等;保护堕胎州,如马里兰州、康涅狄格州、加利福尼亚州等,将保持前罗伊案时代的堕胎权益。
最高法这一裁决标志着美国女性堕胎权利大滑坡。即便保守州的女性寄希望于前往自由州实现堕胎权利,也可能面临诸多限制,如长途跋涉等时间和金钱成本的约束、能否使用医疗保险支付堕胎费用、未成年是否需要父母一方或一名法官知情同意或陪同等。
此外,部分红州已开始筹谋立法来防止女性前往他州堕胎,事实上,美国的“长臂管辖”就是始于美国地方层面的属地和属人管辖争议,如密苏里州限制性法规可起诉任何帮助密苏里州居民堕胎的人。
这或将导致因非法堕胎等原因产生的死亡人数增加。美国疾控中心数据显示,罗伊案判决生效后,全美孕妇生产死亡率有所下降(见下图)。1965年,每10万例中约有32名女性死于妊娠并发症,包括堕胎。1973年罗伊案判决生效后,这一数字每年都稳步下降,1973年是15.2例,1979年是9.6例。且相关研究表明,堕胎禁令实施后的第一年,堕胎致死率或将增加7%,在随后的几年将增至21%。最高法的“刀下魂”或将不止罗伊案
不仅如此,堕胎权收窄可能仅是保守化最高法的第一个“刀下魂”。接下来,逐渐保守化的最高法,会将美国带向何处,是否会就种族平权和投票权法案,推动政策右转,仍需密切关注。
第一,美国最高法信誉受损。
美国民众越来越质疑三权分立制度中司法权的独立性和公正性,认为最高法大法官的投票以党派和意识形态划线,不过是“穿着长袍的政治家”。根据马凯特大学法学院2022年的一项民意调查,53%的受访者认为最高法的裁决“主要出于政治动机”,而47%的人认为法律是主要依据,对最高法的信心降至半个世纪以来的最低点。
后罗伊案时代,最高法或将迎来“布什诉戈尔案”后的又一次低谷期,甚至危及最高法制度存续。美国总统拜登曾于4月份成立了一个跨党派委员会,讨论改革最高法大法官人数、任职年限等问题。事实上,最高法的“司法复审”职能,常被称为“反民主原则”,即非民选的法官用“违宪”理由否决民选的国会或总统制定的法律法令。且非民选法官还要终身任职,在英美法普通法系中也颇为罕见。
推翻罗伊案判决,势必助长支持堕胎立场民众支持最高法改革。尽管在两党极化背景下,推行上述改革困难重重,但长远来看,对最高法的反思和讨伐或将使其陷入“信任危机”。
第二,可能引发美国人权坍塌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最高法或将利用司法权继续推动保守主义的意识形态和政策。大法官阿利托在多数意见书草稿中针对罗伊案提出了两点反对意见:一是宪法从未明文列举堕胎权作为受保护的权利之一;二是堕胎权并非美国历史上长期存在、社会中根深蒂固的传统。现代美国社会中不符合上述两条的权利不在少数。1973年最高法援引正当程序条款(Due Process Clause)和延伸出的隐私权来保护堕胎权。换言之,堕胎权是建立在隐私权基础上的。除堕胎权之外,基于隐私权的权利还有同性婚姻权利、夫妻合法避孕权利等。这些权利是否也会被限制或推翻?
在《美国不平等的起源》一书中,作者写道“美国的奴隶制从1619年到1865年,持续了两个半世纪。到今年2022年,美国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时间才会超过奴隶制存在的时间。”可见,奴隶制和种族主义才是“美国历史上长期存在、社会中根深蒂固的传统”。那么,来之不易的《民权法案》和《平权法案》及无数黑人牺牲换来的反种族歧视原则又将如何自处呢?
第三,政治极化和社会割裂硬着陆。
伴随着美国文化战争的兴起,堕胎问题嵌入了美国各社会阶级和宗教纠纷之中,成为一个讨论范围和涉及民众范围广泛的社会议题,因此,此裁决结果会导致联邦和州权、保守派和自由派、男性和女性等各阶层、全社会的撕裂和对立。
三权分立制度运行至今,府会矛盾深化,即行政权和立法权机构间僵持不下,导致了效率低下等问题,若司法权的独立性再沦为笑谈,“三权分立”式民主或将跛脚为“两党争斗”体制?
(任彦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注释:
[1] 其他目标包括扩张行政分支权力、加快死刑执行速度、倡导宗教进入公共领域、召回新政时代被放逐的宪法条款。
[2] 包括阿肯色州、爱达荷州、肯塔基州、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密苏里州、北达科他州、俄克拉荷马州、南达科他州、田纳西州、得克萨斯州、犹他州和怀俄明州。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朱郑勇
图片编辑:张同泽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罗伊诉韦德案”,堕胎权,最高法院

相关推荐

评论(1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