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濮阳一男子每天举牌抗议广场舞噪音:不想引起冲突

谷武民 赵振恒/大河客户端

2017-12-01 13:51

字号
濮阳市民王磊在路这边举牌,广场舞大妈在路那边跳舞。
11月30日早上6:30,河南濮阳市民王磊照例独自一人站在濮阳市中心广场西北角,举牌抗议广场舞噪音污染。近一个月来,每天早上6:30到7:30,他都在这个地方进行抗议。经过他的抗议,对面跳广场舞的大妈们的音乐声响已经小了很多,但是占用人行道、自行车道的现状依然没有改变。他认为,这是一种逐渐进步的过程,也想为各地解决广场舞扰民问题提供一种新的探索模式。
【事件】每天早上举牌抗议广场舞扰民
“我认识你,你是‘举牌哥’,我给你挑个大烧饼!”自从开始举牌抗议广场舞大妈后,王磊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出名”,连买个烧饼都被人认了出来。从11月初开始,王磊就每天早上雷打不动地站在中心广场斜对面,抗议对面的两队跳舞者。
今年46岁的王磊是濮阳市人民医院检验科的一名医生。他其实在与广场隔一条路的医院家属院住,离广场还有1000米的距离。今年,他在广场旁边一个名叫“铜锣湾”的小区新购了一套房子,每天跳舞的声响严重影响了老人和孩子,他就有了抗议的想法。
所谓的广场舞噪音,是因为中心广场北门两班跳广场舞的声音开得都很大,单调的音乐交织在一起震耳欲聋,附近的居民躲无可躲,苦不堪言。“每天早上6点多就开始响,老人年纪大了,本来睡眠就轻,如此一来更是睡不好觉。而且从此经过时,咚咚咚的声音听了,让老人险些犯了心脏病。”王磊说。
王磊举牌的想法由来已久,今年夏天,他想以给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们送水的方式取得双方的互相谅解,但是效果并不理想。他将这种想法发到业主群里征求意见,但回应者不多,仅有的支持者也没有与他一起出来抗议,他索性就一人站出来举牌抗议。
【现场】一个人与一群人抗争,要求降噪音
“文明需要时间积淀,这是一个过程。”这是王磊见到大河报记者后说得最多的一句话。11月30日早上7点,记者见到了正在举牌抗议的王磊。他穿着军大衣,戴着口罩,双手各一个牌子,脖子上戴有“濮阳市民”的牌子。
举牌抗议的第一天,可能是存在报复心理,对面的广场舞声音更大了。举牌抗议第二天,有只狗在马路中间转悠,王磊过去护送小狗过马路,对面的大妈们剑拔弩张。
据介绍,一开始王磊脖子里挂的牌子写的是铜锣湾业主,后来改成了濮阳市民。举牌抗议的内容,除了“噪音扰民不文明”外,他又增加了一个“请退还市民广场人行道自行车道”的牌子。
“我举牌这段时间,声音确实小了,以前在一个路口之外的人民医院家属院都能听到。现在家属院已经听不到声音了。”王磊告诉记者。而在附近居住的一位市民也向记者表示,声音确实小了,鼓励王磊继续努力。附近的居民介绍,自从兴起了广场舞,这里每天都是这样。夏天的晚上更是跳到12点左右。
“我现在抗议的是他们占用人行道和自行车道。行人和自行车被迫挤进机动车道,有次我亲眼看到一个妇女带着孩子被车挂倒了。”作为医生的王磊,被这一幕深深触动。
【对话】以文明的方式抗议不文明行为
记者:为什么选择举牌的方式,而不去对面与他们进行沟通?
王磊:我不想引起冲突,刚举牌的前几天,对面两名跳舞者就过来找我理论,还说我不讲道理。我不想以暴力的方式,因为我对抗的是不文明的行为,如果我以暴力的方式,那我同样不文明。而且我曾经学过几年法律,我认为诸如用水冲、大喇叭喊这些行为不文明也不合法。一开始我站着,他们故意把声音调大以示回绝,后来劝我“回去吧,天冷”。我认为这是开始关心我,只有让别人认可了,从内心接受了,才会以文明的方式彻底解决问题。
记者:小区里那么多人,为什么只有你站出来?
王磊:我承认我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我在医院里是职工代表,职工有什么事也会给我反映。在一开始征集意见时,也有人支持,但是最终只有我一个人站在这里。作为医生的我,知道人的生命十分脆弱。那天看到送孩子上学的电动车被迫走快车道被车撞倒,我就在想如果是我的孩子我会怎么做?而这些安全隐患就是因为跳舞占用了人行道,他们必须让出来!
记者:家里人是否支持?
王磊:我觉得家人对我挺支持的。
记者:你计划站到什么时候?
王磊:他们一天退不回去人行道,我就一直在这抗议。前不久,濮阳市蝉联全国文明城市荣誉称号,让我又看到了希望。我上周三跑到北京国家体育总局咨询广场舞扰民相关问题。国家体育总局前不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广场舞健身活动的通知》,要求“不得因广场舞健身活动产生噪音影响周边学生上课和居民正常生活,不得因参加广场舞健身活动扰乱社会治安、公共交通等公共秩序”。但是,并未提及如何整治和处理的具体举措。不过,国家体育总局的工作人员告诉我,措施随后就会出台,我就回来了。
【说法】警方称不允许占用人行道跳广场舞
记者了解到,此前,中心广场北侧曾有一个监测噪音污染的设备,但是王磊告诉记者已经坏掉了。对于王磊的这种行为,在广场附近居住的市民告诉记者,他们赞成这种文明的抗议,王磊最近所穿的军大衣和戴的口罩均是附近小区的居民送给他的。
“我的要求并不高,广场北门里面有那么大的空地,为什么不能在里面跳,把非机动车道还给市民,让学生上学有一个安全的通道,对跳舞者以及其他路过的市民都是一种安全保障。”王磊表示。
昨天7点30分,记者看到有一班跳舞的已经结束,正在收拾音响设备。记者上前询问对于对面王磊的举牌抗议有什么想法。一名男子告诉记者,他对于王磊的频繁出现视而不见。
而一位中年男性则表示,退入广场内就无法彰显跳舞健身的影响力,广场是属于市民的,为什么不可以在这里跳,而且他们来此跳广场舞比王磊出现要早得多。
对于跳舞者占用非机动车道这个问题,记者咨询了濮阳市交警支队,民警表示,按照交通法,这种行为是不允许的,但是跳舞者会在上班高峰时就结束,执勤民警执勤时他们已经退出。下一步,交警支队会去现场研究这个问题,摸索一个解决的途径。
(原标题为《 一个人的抗争!濮阳男子每天举牌抗议广场舞噪音》)
责任编辑:钟煜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广场舞,濮阳

相关推荐

评论(75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