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将为中东带来怎样的危机?

卢南峰 编译

2017-12-07 11: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12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发表声明,美国政府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把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
国际舆论一片哗然,全球媒体纷纷发表评论。卡塔尔半岛电视台英文网5日刊发巴勒斯坦记者、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前新闻学教授达乌德·库塔(Daoud Kuttab)的署名评论表示,特朗普有可能再次玩弄“交易游戏”的把戏,为了赢得更大的赌注,此时故意不签署1995年《耶路撒冷大使馆法案》的豁免书,但最终特朗普并不能从中获得太多的利益。美国《大西洋月刊》5日刊发了记者艾玛·格林(Emma Green)的署名报道,该文在总结耶路撒冷问题各方意见的基础上认为,特朗普关于圣城耶路撒冷地位的声明可能引发牵涉整个中东地区的危机。
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资料图
特朗普危险的耶路撒冷游戏
达乌德·库塔投书半岛电视台写道:自从1948年美国政府承认以色列以来,所有人都知道华盛顿在以色列和阿拉伯的冲突中采取什么样的立场。尽管美国一直支持以色列,但至少在理论上,在处理巴以冲突的过程中,它试图遵守国际法和全球共识。
国际法明确规定,以色列不得改变其军事统治下的地区的地位。《日内瓦公约》第四条就是为规制长期占领而设,明确反对占领国改变其占领区的地位。
过去,在关于通常被称之为“以色列占领领土”的问题上,美国国会通过了几条有利于以色列的法律,侵犯了行政部门在外交政策上的宪法权威。然而,连续几任美国总统都一直反对这些法律,并发布总统豁免以推迟其实施。
1995年签署成为法律的《耶路撒冷大使馆法案》就是其中之一。它威胁称,如果美国不将其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国务院将失去国会拨款,但同时允许总统每六个月签署一份豁免书,以避免做出如此激烈和内爆的决定。自此之后,每一位总统都定期签署豁免书。特朗普总统还在2017年6月签署了豁免书,这一举动让他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得以致力于“为中东带来和平”。
但六个月后他就变卦了。
库什纳卷入了特朗普竞选“通俄门”调查的中心,其在白宫的影响力大不如前。与此同时,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对特朗普及其核心圈子的影响力与日俱增。作为一名基督教犹太复国主义者,彭斯长期以来支持将美国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本周二(12月5日),看起来他终于得偿所愿。据报道,特朗普已经告知巴勒斯坦国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他准备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到耶路撒冷。
如果特朗普付诸行动,美国将成为第一个在耶路撒冷拥有大使馆的国家。这将推翻几十年来关于这座城市的地位存在高度争议的国际共识,半座城市是1967年战争后被以色列占领的。
当然,即便是现在,我们也不能确定特朗普能否坚持到底。特朗普有可能再次玩弄“交易游戏”的把戏,故意不签署豁免书,为了最终签署豁免书的时候赢得更大的赌注,然后再让白宫发表一份不具有约束力的声明,称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
即便是这半部分,也充满了问题。如果他把“联合的耶路撒冷”(united Jerusalem)称为以色列的首都,肯定会疏远巴勒斯坦人,把女婿“为该地区带来和平”的努力丢到车轮底下。另一方面,如果它把西耶路撒冷称为以色列的首都,他将会激怒以色列人,因此也不会得到太多的好处。
接下来的问题是,除了取悦已经乐呵呵的选民基础,特朗普最终能从这一举动中得到什么?不多。
特朗普对耶路撒冷采取的任何行动,无论是搬迁大使馆,还是仅仅承认这座城市是以色列的首都,都反映出他对这里的冲突和耶路撒冷的角色缺乏了解。耶路撒冷不仅是巴勒斯坦问题,也是阿拉伯和伊斯兰问题。这座具有历史意义的城市也是基督徒与全球持其他信仰的和平爱好者眼中重要的象征。
即使美国总统将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世界上其他重要的国家也不会追随他的脚步。最强大的西方世界联盟——欧盟已经宣布,它绝不会支持这一单边决定。阿拉伯联盟(The Arab League)和伊斯兰会议组织(the Organisation of Islamic States)也拒绝了这一提议。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威胁称,如果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土耳其将断绝与以色列的外交关系。此外,巴勒斯坦人和许多著名的以色列人士警告特朗普,不要在耶路撒冷这样敏感的问题上妄作主张。
因此,全世界都认为,耶路撒冷不能也不应该屈服于总统形同儿戏的“交易游戏”。
然而,如果美国总统承诺将美国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有一种更加简单与可接受的方式:特朗普政府可以正式接受两国方案。然后特朗普可以将西耶路撒冷视为以色列的首都,而东耶路撒冷则是巴勒斯坦的首都。这样的声明能让总统履行其在竞选中将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的承诺,同时支持他的和平特使库什纳为持久和平协议奠定基础的努力。此外的任何东西都经不住时间、公平和正义的考验。如何选择是明摆着的。
不幸的是,特朗普看起来正在选择战争,而非和平;选择不义和占领,而非正义、自由和独立。
耶路撒冷不是爆炸装置,而是雷管
艾玛·格林在《大西洋月刊》写道,特朗普总统将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这点在媒体传出风声之前,行政官员们就已经在预料这项声明可能造成的混乱。通过预先确定耶路撒冷的最终地位,特朗普的声明将碾碎巴以和平进程的所有希望,并引发中东地区的暴力抗议。
阿拉伯世界的各国领导人一直在警告特朗普政府潜在的暴力冲突。管治耶路撒冷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圣地的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对美国国会议员表示,此举可能被恐怖分子利用,以煽动该地区的愤怒情绪。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威胁道,如果美国大使馆搬迁,土耳其将断绝与以色列的外交关系。沙特阿拉伯也谴责这一计划。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秘书长赛义卜·埃雷卡特(Saeb Erekat)表示,此举“激化国际无政府状态,不尊重全球机构和法律”。
负责运营非政府组织“尘世的耶路撒冷”(Terrestrial Jerusalem,以色列屯垦区监督组织)的左翼律师丹尼尔·赛德曼(Daniel Seidemann)表示,特朗普的大使馆声明可能引发动乱,其中最大的暴力驱动因素是对耶路撒冷圣地的威胁。他相信在更广阔的阿拉伯世界可能爆发大规模示威和暴力冲突,但是他表示:“耶路撒冷街头并不会发生爆炸和大屠杀,耶路撒冷通常不是爆炸装置,而是雷管。几乎一直有,而且只有一件事会引燃局面,那就是对圣地真实的或想象的威胁。”
全世界的犹太教徒祷告时会面朝以色列,而那些身处以色列的教徒会面朝耶路撒冷,而耶路撒冷的教徒会面朝圣殿山,这是犹太教两个古代圣殿的所在地,它们曾矗立在如今被阿克萨清真寺占据的土地上。耶路撒冷市议会右翼成员阿里耶·金(Arieh King)表示:“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们相信,这就是我们的首都,对于像我这样的正统犹太教徒而言,耶路撒冷不仅仅是一个生活的地方,而且是一种生活的方式。在这个地方,我们接近我们的历史上发生的所有的重要的事情……也接近未来将要发生的所有的重要的事情,我们相信我们将会建造起‘第三圣殿’。”
巴勒斯坦人对这座城市同样怀着强烈的宗教情感。巴勒斯坦前内阁部长、律师齐亚德·阿布·扎耶德(Ziad Abu Zayyad)说:“耶路撒冷是我们信仰的一部分。这是穆斯林开始祈祷的起源之地。”耶路撒冷不仅是国家认同的象征,也是伊斯兰教最重要的圣地之一——阿克萨清真寺所在。扎耶德说:“阿克萨清真寺存在于每个穆斯林的心中,这是一条红线,这是(麦加和麦地那之后的)第三个圣地。”
扎耶德说,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将见证,特朗普的决定如何影响该地区最神圣的清真寺,穆斯林认为先知穆罕默德在回归天堂之前在此祈祷。“如果关于耶路撒冷的声明发布,并改变阿克萨清真寺的地位,那将会是一个地狱。人民将采取非常愤怒的行动,”他补充道,没人会协调这些激烈反应,“自然地,你感受到的是人民的怒火。”
已经有街头抗议爆发。星期二晚些时候,照片显示巴勒斯坦人在伯利恒(耶路撒冷南方六英里一市镇)燃烧特朗普的照片。据报道,美国国务院正在准备应对潜在的暴力事件影响其在世界各地的领事馆和大使馆,并警告美国公民回避拥挤和警力加强的地区。
在耶路撒冷,人们要么觉得特朗普的声明至关重要,要么觉得其影响力被过分夸大,这取决于你问的是谁。倡导城市多元化的Yerushalmit运动创始成员泰希拉·弗里德曼(Tehila Friedman)说:“在希伯来语里,我们管这叫‘天堂的耶路撒冷’VS‘人间的耶路撒冷’。我的感觉是,我们把太多的注意力放在象征的耶路撒冷,而不是真实的城市。特朗普对耶路撒冷地位的干预备受关注,并可能导致外交危机。但它并不能改变这座分裂城市的生活基础,不管美国总统说了什么,这里的居民还是得照常工作、买东西、养孩子、通勤。”
贝蒂·赫斯曼(Betty Herschman)是Ir Amim (希伯来语意为“人民之城”或“国民之城”)国际关系和倡导部门的负责人,这是一个致力于研究耶路撒冷问题的左倾组织。她说:“类似的讨论总是把耶路撒冷变成一个抽象的概念,但这里生活着活生生的人。”
自诩为宗教女权主义者的弗里德曼补充道,这些活生生的人都成了怀疑论者。她说:“以色列人如此犬儒主义,有时候到了过分的地步。我们现在开玩笑说,特朗普已经变成了一个以色列政客,因为政客在耶路撒冷问题上总是说得很多,却什么都不做。”
或许这些犬儒主义是可以理解的——在日常生活中,耶路撒冷的象征意义令人筋疲力尽,对于许多巴勒斯坦人而言也是如此。
25岁的0202(该组织致力于翻译来自东、西耶路撒冷和极端正统犹太社区的脸书帖子)志愿者希尔·格雷迪(Shir Grady)说:“一般来说,巴勒斯坦人或东耶路撒冷居民不再相信任何人,(尤其)不相信美国总统。比如,有个帖子说:‘好吧,他签署或者不签署,又能怎么样呢?’”她表示,她和她的团队看到很多帖子反对大使馆搬迁,正如一则评论所言:“我不在乎特朗普的声明……没有什么是巴勒斯坦应该放弃的权利。”
耶路撒冷一直是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达成和平协议的最重要的也是最后的一道障碍。当联合国在1947年分裂巴勒斯坦时,把耶路撒冷留作一个国际城市。直到1967年,以色列士兵在六日战争中突破了围城墙,犹太人才得以进入这座古老城市的圣地。从那时起,没有一个国家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包括美国,虽然一些国家阶段性地试图将其大使馆迁往这座城市。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都对这座城市提出了主权主张,两国方案的支持者设想了一个未来,将西耶路撒冷和东耶路撒冷作为两国相邻的首都。
一直以来,美国被视作和平计划的公正的中间人。但这一角色在关键的耶路撒冷问题上始终含糊其辞。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一份声明证实,传统的巴勒斯坦谈判代表认为,这项声明发表后,美国让自己丧失了在任何旨在实现公正和持久的和平倡议中发挥任何作用的资格。
从长远来看,这可能会带来巨大的外交影响。目前尚不清楚特朗普的声明将如何与他在该地区更广泛的外交战略相协调,包括总统的含糊承诺,也就是他将确保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最终将达成协议。曾任职于以色列总理办公室的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沙洛姆·利普纳(Shalom Lipner)表示:“这就像踩在地雷上。相较于认为存在现实的机会推进某种和平进程,人们更担心的是,这项声明让谈判倒退。”
另外有些人则不相信有可能达成协议,甚至积极地希望美国的声明阻碍任何进一步的谈判。阿里耶·金说:“我希望我的孩子们坚信:如果巴勒斯坦人能建立自己的国家,那将是对西方世界和整个世界最大的惩罚。”对他而言,美国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是实现希伯来圣经里的弥赛亚承诺:“在弥赛亚到来之前,大多数国家会接受我们犹太人返回我们的圣城……就像美国现在想要做的。”
布兰迪斯大学副教授犹大·米尔斯基(Yehudah Mirsky)曾在克林顿政府任职,并在以色列生活过,他认为此举将是美国支持以色列的切实确认:“考虑到以色列的军事实力,人们很难理解以色列人为什么缺乏安全感。以色列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其存在权利受到质疑的国家。不承认以色列人自认为的首都,这一持续的做戏让许多普通的以色列人感到自己处境不利。”日复一日的城市生活可能不会改变,但“任何能减少这里的人们的防御意识,并让他们更加自信于自己未来的东西都是有帮助的。”
然而,就像耶路撒冷的一切,人们对此的看法大相径庭。对美国来说,宣布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联合首都并不能解决问题。特朗普的声明将会“引导以色列公众,包括那些在耶路撒冷的人,更加深入地否认占领。” 赛德曼说,并补充道,“我们在火山边上喝着卡布奇诺。”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巴以冲突,中东问题,特朗普,耶路撒冷,以色列首都,搬迁大使馆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