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收入水平提高靠的是劳动生产率水平,不能只靠印钞票

澎湃新闻记者 张宁

2017-12-11 08: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12月10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国务院参事林毅夫在北大国发院第二届国家发展论坛上发表了以“改革开放与中国奇迹”为主题的演讲。
林毅夫表示,讨论中国改革开放这40年来的经验,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工作。明年就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跟前面五代知识分子来比,我觉得我们这一代是最幸运的,因为就像十九大习总书记的报告里面提到的,我们现在比历史上任何时期更接近、更有信心、有能力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这最主要的原因是改革开放40年来的贡献。
林毅夫指出,经济发展代表着收入水平不断提高,收入水平不断提高靠的是劳动生产率水平不断提高,不能只靠印钞票。“改革开放至今,中国的经济规模增加了52倍,这是真实的增长,这只能靠劳动生产力水平不断提高。怎么实现劳动生产力不断提高呢?一是企业要不断地技术创新,让每个工人生产出更多的东西,更好的东西,二是企业要不断地转型升级,把劳动力、资源、资本,从附加价值比较低的产业往附加价值比较高的产业去转移。我们知道农业附加价值比较低,附加价值比较高的是制造业,大量农村的劳动力转移到城市制造业中,这样就形成一个产业结构的调整。这是创新产业结构升级,劳动力水平不断提高、收入不断增长的两个主要机制。”他说。
林毅夫认为,总结经验,经济要发展成功,那就必须发挥比较优势,才能够形成竞争优势。我们是中等收入国家,人均GDP按照市场汇率计算,只有美国的七分之一。我们8100多,美国57000、58000。按照购买力评价计算,我们也只有美国的四分之一。这代表什么?我们的劳动生产率水平跟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还有很大的差距,我们实际上还有很多后发优势可以挖。我们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还能够在6.5以上,在全世界这还是高速增长,我相信这个状况在短期内不会变化。但是它的前提就是我们必须按照比较优势,形成竞争优势。

林毅夫
以下是对林毅夫演讲的摘录:
很高兴能够来做最后一个题目,中国的改革开放与中国的奇迹这个题目,因为明年就是改革开放40周年。跟前面五代知识分子来比,我觉得我们这一代是最幸运的,因为就像十九大习总书记的报告里面提到的,我们现在比历史上任何时期更接近、更有信心、有能力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总书记之所以能讲这样的话,最主要的原因是改革开放这40年来的贡献。
讨论中国改革开放这40年的经验教训,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工作。为什么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经济能够发展那么快?大家知道,我在研究发展经济学,现在也在推动新结构经济学作为经济学的第三波需求。其实经济要发展快,我已经讲了好多年了,靠的是后发优势。为什么呢?经济发展代表着收入水平不断提高,收入水平不断提高靠的是什么?靠的是劳动生产率水平不断提高,不能只靠印钞票。
改革开放至今,我们的经济规模增加了52倍,这是真实的增长,这只能靠劳动生产力水平不断提高。怎么实现劳动生产力不断提高呢?一是企业要不断地技术创新,让每个工人生产出更多的东西,更好的东西,二是企业要不断地转型升级,把劳动力、资源、资本,从附加价值比较低的产业往附加价值比较高的产业去转移。我们知道农业附加价值比较低,附加价值比较高的是制造业,大量农村的劳动力转移到城市制造业中,这样就形成一个产业结构的调整。这是创新产业结构升级,劳动力水平不断提高、收入不断增长的两个主要机制。
这两个主要机制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是一样的,都是公平的。但是有一点不一样,发达国家从工业革命以后,他们的技术在全世界一直都是领先的,他们产业的附加价值在全世界一直都领先,他们的技术和产业都是在国际技术和国际产业的前沿。他们要技术创新只能自己发明,我们知道发明投入成本非常高,风险非常大。发达国家发明的提高速度非常稳定,每年都是2%,如果加上人口增长等等,发达国家在过去100年来,每年的增长速度就是2%。发展中国家技术创新产业升级,由于我们比人家技术要差,所谓技术创新就是在商品生产的时候,你用的技术比现在的技术好,就是技术创新。产业升级,你进入的行业的附加价值比现在的附加价值高就是产业升级,不见得要新发明,只要把其他国家用过的成熟的技术和产业,只要他的技术比你好,他的附加价值比你高,你进入的那就是创新产业升级。在经济学上把这种可能性叫做后来者优势,比较低的人在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跟发达国家比较起来有优势。
如果用引进的方式,成本会比自己发明低,风险也会比自己发明低很多。发展中国家如果懂得利用后发优势的话,经济增长的速度会比发达国家高。但能高多少呢?理论上只能说高一点,但高多少是一个经验。从经验上来看,二次世界大战后,200多个经济体,有13个经济体加速经济增长,取得每年7%或更高的增速,持续25年时间的快速经济增长。我们改革开放之后,成为这13个经济体当中的一个。
改革开放之后,为什么我们能够维持稳定高速增长呢?最主要的原因是当时我们并不是照搬外国的理论。小平同志讲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以当时的大型国有企业为例,既然这些大的国有企业不给补贴活不了,那就给他转型必要的补贴。同时放开我们比较优势的劳动密集型加工业的准入,不仅放开了准入,还招商引资。开始的时候,全国的基础设施很差,如果把比较优势的产业变成竞争优势,必须建好基础设施,没有能力建全国的基础设施,我就先搞特区。当时为了把大型的国有企业搞好,政府对市场很多干预,外界说营商环境非常差,但是我们又没办法一下子把所有的干预取消掉,我们就在工业特区、工业园实行一站式的服务。靠这种务实的方式,就很快的发展起来,从比较优势变成竞争优势,出口就增加了很多,利润增加了很多,就带来了连续38年9.9%的经济增长率。
稳定快速发展的同时,我们也积累了资本,逐渐从一个资本短缺的经济体成为一个资本丰富的国家。在比较优势的时候,补贴是雪中送炭,现在符合比较优势了,企业有自生能力了,再给补贴,那就变成锦上添花了。锦上添花当然不需要,所以就有了十八届三中全会讲的全面深化改革,我们可以把转型期所遗留下来的那些保护补贴,那些干预扭曲取消掉,建立一个完善的市场经济体制。我想这是我们改革开放以后能够快速发展,而其他转型中国家,他们的经济崩溃,他们的经济停滞,并且危机不断的原因。
从这样的一个反思跟回顾里面,我觉得可以从当中学习一些对我们未来发展有益的经验教训。一个是经济要发展成功,那就必须发挥比较优势,才能够形成竞争优势。我们是中等收入国家,人均GDP按照市场汇率计算,只有美国的七分之一。我们8100多,美国57000、58000。按照购买力评价计算,我们也只有美国的四分之一。这代表什么?我们的劳动生产率水平跟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还有很大的差距,我们实际上还有很多后发优势可以挖。我们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还能够在6.5以上,在全世界这还是高速增长。我相信这个状况在短期内不会变化。但是它的前提就是我们必须按照比较优势,形成竞争优势,这是第一点。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转型当中,有个经验教训要牢记,就是必须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转型中国家,我们一定有很多扭曲,有很多干预,有很多漏洞的地方,但是那些干预,那些扭曲,那些漏洞都是有原因的,不能照搬教科书,必须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然后来不断地探索实践。这也是十九大里面所讲的,实践永无止境,创新永无止境,不能简单照搬。
如果能做到这些的话,我相信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确实可以像十九大提出的,到2035年的时候,把中国在相对快速发展,并且不断地改革开放中,建设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到2050年的时候,把中国建设成一个富强、民主、文明、和谐、面临的社会主义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
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的条件和其他的发展中国家是比较接近的,根据中国的经验提出的理论,在其他发展中国家也一定会有比较好的参考借鉴价值。中华民族追求伟大复兴,发展中国家都有跟我们一样的梦想,都希望成为现代化、工业化的国家。中国的经验对他们来讲,会比发达国家的经验和理论有更好的参考价值。我们也许能迎来所谓百花齐放春满园的新的时代、新的世界的到来。
(本文根据主办方提供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本人审阅)
责任编辑:柴宗盛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经济质量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