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从绿茵场到大学校园,“最美女足姑娘”熊熙的青春故事

澎湃新闻记者 宋承良 实习生 荣思嘉

2017-12-12 08: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熊熙美照。图片来源:微博@熊丶熙
大半年前,微博上的一张照片让熊熙进入了中国足球的视野。
甜美清新的形象让这位广东女足U18球员一下走红网络,被誉为“最美女足姑娘”的她瞬间俘获一批“迷弟迷妹”。
熊熙不仅拥有甜美的外表,在去年全运会中,她更是广东女足的主力。然而,那场全运会决赛却成了熊熙的“退役”之战。
全运会后,熊熙选择离开足球赛场,回归校园,成为了上海体育学院运动训练专业的一名大一新生。
在大学校园中,熊熙上课、兼职、参加社团,过着和职业运动员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而对于前路,她仍未下定决心。
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我还没定好我的方向,但最后选择还是我自己,因为这是我要走的路。”
熊熙代表广东U18女足获得全运会亚军。
一张照片成就“网红”
今年的11月16日,上海下了一整天的雨,但这一天也是上海大学生足球联赛的最后一场比赛。
在财大,上海体院对阵东华大学,因为东华女足超强的实力,在赛前,熊熙就和自己的室友开玩笑说,“今天肯定要被虐惨。”
白色球衣,白色球袜,配上最钟爱的粉丝战靴,熊熙首发出场。不到一会儿,她的球衣就被雨水淋湿,草地上溅起的泥点在白色球衣上清晰可见。“接球,过人,带球到禁区……”
18岁的年纪,熊熙似乎和普通的足球少女没有区别。只不过,她有一连串“网红”头衔,哪怕这些,来的如此突然。
生活中的熊熙。
今年3月,天津全运会女足U18预赛,广东客场迎战山东,凭借一记读秒绝杀,熊熙帮助广东队获得了比赛的胜利。
赛后,一位记者抓拍到了正在接受采访的熊熙,并将她的照片放到了微博上。一时之间,因其甜美的形象,熊熙在网络引发热议,网友甚至称其为“中国足坛第一美女”。
但作为当事人,熊熙却是在十天之后才通过微博急速增长的粉丝数得知自己的走红。
“等所有小组赛打完了,就是十天之后吧,回到广州,才发现在微博粉丝突然变得好多。”
熊熙经典吊射破门。
“就是无意中拍到的一张照片,真的是无意中的,我自己都不知道,然后就被传上微博,然后就一下子就红了。”说起走红的故事,熊熙还是一脸青涩。
从最初的1000多名粉丝,到现在已经积累了6万+粉丝,搞起粉丝福利活动评论转发数轻轻松松超过500……
就这样,熊熙成了“网红”。走在校园里有时候会被认出,有些同龄人成为她的粉丝,还会有赞助商活动找上门。
熊熙一家。
现实版“摔跤吧!爸爸”
对于这样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来说,足球带给她的意外实在太多。
今年5月的一天,熊熙和妈妈一起看了印度影星阿米尔·汗主演的《摔跤吧!爸爸》。散场后熊熙和妈妈相视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实际上两人心里所想的内容应该完全一致:
熊熙爸爸和电影中的男主角在某些方面实在是太像了。
说起自己与足球结缘的故事,18岁的熊熙坦言自己完全是为了替父亲完成一个“足球梦”。
如同电影里那样,熊熙的爸爸熊伟新曾是一名业余守门员,踢职业比赛一直是他的梦想。但自己年轻时未能完成的梦想,熊伟新就把希望寄托在了女儿身上,家里排名老二的熊熙成为了爸爸“钦定”的人选。
“小时候因为我家有三姐妹嘛,一个姐姐,一个妹妹,因为我是老二,就特别不幸地被选中了去踢球。”
熊熙在全运会后选择了退役。
熊熙回忆起小时候被父亲逼着去踢球,至今仍开玩笑地用“不幸”来形容。因为艰苦的训练,严格的头发禁令等原因,她也曾想过反抗,但父亲的强势,让她只能感叹“当时还太小,无能为力。”
一开始入门是父亲“强迫”的杰作,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熊熙也渐渐爱上了足球。
但就在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她的时候,她却决定告别职业绿茵场,进入上海体育学院成为一名大学生。
踢足球是父亲的选择,但进入大学,也许是熊熙和父亲共同的理解。
熊熙走红网络之时,很多媒体找上门采访,父亲一开始有点介意,直到后来有人说,“踢了那么多年球,总得让别人知道是谁吧。”
这样一句话,背后折射出的,也许是女足运动的无奈。
熊熙自己说,女足关注度低所带来的一系列后续影响,也是她在全运会决赛后选择读书的一个很重要原因,“如果不能踢球还能干什么?这是摆在我们面前一道很现实的问题。”
在熊熙自己看来,“如果自己的‘爆红’能增加女足关注度,也没有什么不好。”
大学,过上“软妹子”的生活
从网红到日常,从球员到学生,熊熙过得怡然自乐。
11月下旬,上海的天气已经逐渐转凉,早上八点刚过,闹钟声打破了寝室的宁静。关掉闹钟之后,熊熙顺着栏杆,从高低床上爬到了地面,加入了洗漱大军。
一个半小时后,等着她的是一堂田径课。
“我每天早上都有课,有时候是8点的,有时候是9点45的课,但都得提前一个多小时起床,因为还要化妆收拾,不提前这么多来不及。”
从洗漱间回到宿舍的熊熙开始了紧锣密鼓地准备:换衣服,将头发熟练地用刘海夹夹住,涂粉底,画眉毛……“我们整个寝室都这样,等会儿还要一起吃早饭一起去上课。”
熊熙参加校园社团。
从9月开始入学到现在,3个月过去,对于熊熙而言,这样的节奏她已经非常习惯。每天在大学校园里做不一样的事情,认识不一样的同学,也让她乐在其中。
“我们上解剖课,就会有人体标本,然后那些骨头上发霉了,还有味道,然后今天就给你筐骨头让你拼一个人出来。运动解剖课这以前是完全没有接触过。”
熊熙绘声绘色地形容起自己现在上的课程,虽然语气中带着调侃的“嫌弃”,但也可以看出,这样完全陌生的领域带给她更多的是新奇和快乐。
之所以选择上海体育学院,熊熙说,自己以前从来没离开过广州,大学想要到外地去体验下不一样的城市。
报道的当天,她甚至没有父母姐妹的陪同,自己一个人从广州“摸索”到了上海体院,她也很快融入了环境,和同学、室友打成一片。
寝室里的熊熙。
和熊熙同住一间寝室的还有三个女生,他们都是足球专项大一的学生,和熊熙一样,她们也刚刚告别了运动员身份。
这些绿茵场上拼命搏杀的“女射手”们,到了生活中却一个比一个“软妹子”。
粉红色的墙纸,满天星一般的小彩灯串,配上hello kitty、樱桃小丸子、粉色格子图案的床帘……这些“少女心爆棚”的元素让人不由得怀疑,这真的是一群运动员的房间吗?
说起对寝室的改造工程,熊熙和她的室友们都颇显得意,“原来宿舍的桌子、凳子都有掉漆,看着脏脏旧旧的,我们就买了些装饰的贴纸,现在看着舒服多了。”
“小熊老师”的周末
成了大学生,但是生活,哪能少了足球呢?
作为足球专项的一名学生,熊熙仍需要代表上海体育学院参加校际间的比赛,周二和周四是熊熙的专项训练课,周末,她还要到宝山的一所小学兼职足球老师。
每个周六,熊熙都要起得比平时更早,因为她要去给一群三年级的小朋友上足球兴趣课。
说起这群小朋友,真是让熊熙“又爱又恨”,“小朋友很可爱,但是全都是小男生,又都很调皮,有时候管都管不住。”
熊熙指导孩子们训练。
对付这些“调皮鬼”,小熊老师自有一套方法,“一开始跟他们好好说,要是不听就就会凶,跟他们说,‘这节课不训练了,全部绕圈跑一节课’。”
说起这些,熊熙气势十足,俨然一副“资深”体育老师的架势。
然而,这份足球教练的兼职,来回需要将近3个小时的车程,收入却十分微薄,但熊熙却抱着学习的心态来面对这份兼职,“我们这个专业以后都是要当老师或者教练的,这算是提前接触一下。”
但对于未来,选择职业足球还是大学校园,熊熙仍难以下定决心。
“这两个选择都有利有弊。上大学的生活是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然后职业队的话,毕竟自己踢了十年球,让我一下子放弃它,也是比较可惜。”
“但无论如何,路都是我自己选的。”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熊熙,女足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