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丁顿熊2》:停滞的童话世界

TFM

2017-12-11 17:0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帕丁顿熊
《帕丁顿熊》系列电影和《寻梦环游记》有着很多的相似之处,比如都是儿童片,核心都说的是家庭,都有着杂耍喜剧和西部片的痕迹,但相信大多数人谈起两部电影会有极大的不同,说起《帕丁顿熊》一定会说“好笑”,说起《寻梦环游记》一定会说“眼泪”,因为它们有着本质的不同。
《寻梦环游记》
尽管《寻梦环游记》的概念来自于墨西哥亡灵节文化,但你扯开这些外衣就会发现,它还是不折不扣的美式个人英雄主义故事,强调的是基于血缘上的情感。
但《帕丁顿熊》则不同,它更像是熊版的《真爱至上》,尽管故事是围绕着名为帕丁顿的熊展开,可帕丁顿这个角色的主角感事实上并不鲜明,当你回想起《帕丁顿熊》的时候,你会想起外表冷酷内心少女的监狱厨师Nucles,会想起不苟言笑却怕老婆的大法官,会想起街角报亭充满爱心的Kitts小姐,甚至会对热心“演艺”事业的过气男演员Phoenix啧啧称道,当然你也不会忘记一路反对帕丁顿进社区拿着喇叭到处高喊着自己偏见的Curry先生。
《帕丁顿熊》所歌颂的核心家庭观更多的是指无血缘的陌生人建立起的社群情感,以至于布朗先生一家仿佛只有在帕丁顿存在的时候才更像是一家人,平时则是有着“英国式冷漠”生活在各自小世界中的一家人。
布朗一家
对比《帕丁顿熊》我们就会发现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尽管电影已经把年代设置在了现代,譬如碎片大厦的出现便是对当下伦敦世界的一种佐证,但电影中却很难看到真正的现代元素,最明显的例子是竟然没有人用手机,甚至于两个孩子都没有。反而蒸汽火车、红色电话亭、古董商店、纸质报纸、游乐场,以及人们的穿着打扮,都仿佛把你拉进一个真正停滞的童话世界之中。
一只熊出现在伦敦街头,你竟然在电影里没看到有人在推特或是Ins上发照片,这难道不奇怪吗?非常奇怪,因为时间在《帕丁顿熊》中仿佛停止了。
“怀旧”已经是这个十年当仁不让的影视主题了,无论是爆红的《怪奇物语》对于上世纪80年代的直接致敬,还是《王牌特工》这样用Cult的方式一边黑一边怀念的,《神探夏洛克》大胆的现代版演绎其实也是对于维多利亚时代的一种怀念。选择诞生于1958年的《帕丁顿熊》作为电影改编的对象,其“怀旧”之心已经非常明显,这可不是用我们这里一个变了味的创新词汇“IP”就能解释完的,也不仅仅是对现实的逃避,而更多的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告诉观众,时代虽然变了,但有些东西依然没变。
初到伦敦的帕丁顿
看过第一部《帕丁顿熊》的人一定不会忘记这只孤独的小熊出现在火车站的一幕,站在“失物招领”处前,挂着“请照顾好这只小熊”的牌子,看着人来人往,在一个陌生的城市。这样的形象其实并非作者迈克尔·邦德杜撰,而是“偷取”自他看过的一则二战后的新闻短片,短片中一群孩子正是这样被送出伦敦等着进入他们的寄养家庭。伦敦和大多数大城市一样是一座“移民城市”,带来的好处是文化绝对的多样性,当然也会衍生出很多的冲突,不论是从个人还是整体,尤其在英国这样一个至今还崇尚等级文化制度的国度里。《帕丁顿熊》之所以能引起共鸣,不仅仅是靠着一波又一波的笑料,还有其主角“异乡客”的典型形象。
多少人也是和帕丁顿一样一脸“熊”样,带着一点希冀、一点卑微、一点害怕,提着破皮箱来到大城市寻梦?这在如今退欧的英国当下,“移民问题”成为一个焦点的时候,帕丁顿熊的故事似乎被重新赋予了一种现实意义。一只向往伦敦生活的秘鲁熊身上本身裹挟着的,一种无法剥离的对日不落帝国殖民辉煌时代的怀念,布朗一家童话般的彩色房子是真实存在的,诺丁山的生活痕迹是明显可辨的,整个街区的种族混居环境政治正确到不行,社区中唯一的反对者是中老年白人,第一部和第二部的反派一女一男都是白人,这只“乡下”熊面对的伦敦比想象中还要美好。
这种“异乡客”的主题在《布鲁克林》和《蒂凡尼的早餐》中最终都通过爱情来解决,在《美国往事》中通过暴力、性和兄弟情来释放了,《帕丁顿熊》作为一部儿童电影,通过童话的梦幻和夸张形式,让帕丁顿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在需要和被需要之中完美融入了两个社区,一个是布朗一家居住的街道,一个是第二集中帕丁顿不幸进入的监狱。帕丁顿带着对伦敦的爱让自己成了社区不可少的一部分。
监狱这段也让人想起《布达佩斯大饭店》
此外,在《帕丁顿熊2》里你总能隐隐感受出一股《哈利·波特》味,不仅因为它们都是关于一个小男孩如何拯救自己和众人的故事,还可能因为制片人正是《哈利·波特》系列的大卫·海曼,还有可能是在火车的追逐戏中穿过英国乡村让你想起了霍格沃茨特快列车,监狱里可口的甜品让你想起了霍格沃茨的晚宴,还可能因为布莱丹·格里森饰演的监狱厨师让你回忆起了疯眼汉穆迪,是的,他正是穆迪的扮演者。
左面这位就是《IT狂人》中扮演Moss的理查德·艾欧阿德
曾经的休·格兰特
现在的休·格兰特
和《哈利·波特》一样你能在《帕丁顿熊2》中看到一群英国“戏骨”,聒噪惹人厌的Curry先生是“十二叔”彼得·卡帕尔迪(《神秘博士》),古董店老板吉姆·布劳德本特(《云图》),教堂保安西蒙·法纳比(《糟糕历史》),法庭证人法证专员理查德·艾欧阿德(《IT狂人》)等等熟悉的面孔,此次连英国永远的情人休·格兰特都颠覆自我成了一枚“戏精谐星”。这样一群个个都可以撑起一部作品的演员都在一部儿童电影中为一只熊配戏,哦,当然别忘了熊的幕后声优是英国戏剧神童之一的本·卫肖。
不禁让人想起了一个笑话,某英国著名老演员被问起其他英国演员的情况时答到:你们难道以为英国演员都互相认识吗?大家的内心一起答到:难道不是吗?
《帕丁顿熊2》是一部你不看或许没什么损失,但是看了却会想起生活中所有小确幸的温暖电影,当然我更愿意按照英国人的“自嘲”风格戏称它为“伦敦大型旅游观光旅游宣传片”。文艺的说法?主创给伦敦的一封情书。
责任编辑:张喆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电影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