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大城市有多难?人人贷助“新城市人”扎根立足

2017-12-11 18:00

字号
过去20年,是中国城市化进程最快的20年。
与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同步进行的,还有一代人的集体转型。他们从农村去到城市,从三四五线城市去到一二线城市,用他们的才华和体力,换取更好的物质和精神生活的同时,奋力在城市驻留下来,成为新一代的城市人。他们的目标又直接又朴素:过上更好的生活。他们是幸运的,也是艰难的。
一个以中国城镇化为切入点的研究报告给出的数据是,目前中国城市新移民的数量为1.5亿左右,这个数字还在持续增加中。
刘宏和阿杜,就是这1.5亿人当中的两个。
到大城市去
2005年,18岁的刘宏离开河南老家去往南京,兜里揣着大学的入学通知书和300块生活费。大学毕业后,他“理所当然”地留在了南京。
“那时候想的是,(只要留下来)随便找一个什么工作都可以,毕竟南京是大城市。”考上大学,对大部分小镇青年来说,几乎等于拿到了一张跟过去告别的仪式卡,刘宏也不例外。
他去到一家金融机构的综合金融业务部门,开始做业务员:房产推介,财险推介,以及各种理财产品的推介。赚钱,成为最大的生活目标。在他看来,赚到足够多的钱,买房,结婚,生子,才代表自己在南京真正“扎下了根”。
刘宏在工作内接触到不少买房的客户,对他们手上的房产信息了如指掌,利用这些信息资源,刘宏在业余组织几个兄弟,搞起了装修业务。
温州人阿杜,从温州来到深圳的理由也简单直接:深圳距离香港近,机会多,发展好。“留在老家,能有什么出息。你看,全国各地都是我们温州人。”
刚到深圳时,阿杜在亲戚开的一家工厂跑市场,朝九晚五。但是这样的日子,让阿杜觉得没劲。“我们可是温州人呐,做生意的温州人”。
上班时候积累了一些创业的启动资金,正好有朋友鼓动他出来一起开店,说干就干,烤鱼店就这样开起来了。起初,阿杜还是一边上班一边看店,后来店铺生意渐渐红火,他就索性辞职,全职开店。
艰难的融入---钱是第一步
“客户买的房子,不论是自住还是出租,装修都是免不了的,那我就招呼几个哥们,搞装修。如果买房用途是用来出租,那我就利用目前的信息资源,帮忙勾兑和链接。”
前几年,刘宏在本职工作和其衍生出来的下游业务中来回游走,赚些外快。积累了两三年之后,本职工作越来越从容稳定,“副业”也不断壮大,刘宏决定注册公司,真正创业。
对于从一开始就有着明确的“赚钱”目标的刘宏来说,他的收入并不少。只是,14年买房,15年结婚,16年孩子出生,这些密集的人生大事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积蓄——“父母都在农村,亲戚朋友也不宽裕,买房的三十几万首付款,几乎都是我自己的存款;结婚、生小孩,这几年花销就没有停过,总共的开支,六七十万都不止。”
故而注册公司时,他手上只有5万块钱的存款。而公司注册,租金加上装修,需要20万左右启动资金——缺了大部分。
在买房的时候,已经向稍微宽裕一点、能够借钱的亲戚朋友借过了,这次开公司,就再不好意思开口;而自己业务员的本职工作又没有社保公积金的缴费记录,所以根本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
“那些在公司内勤的同事,工资只有四五千块,但是他们都有社保公积金,贷款资质就好;我们跑业务的虽然挣得多,但是因为没有社保记录,在银行那里依然贷不到钱。”
他补充了一点,“那些实在没有办法的小微企业主,联合上下游产业的兄弟公司,互担互保,或许还能贷到一部分,但是额度不高,也有被牵连的风险。”
想办法搞到钱,就成为急着注册公司的刘宏面对的最大的事情。
“从揽散活儿到开公司”的刘宏
缺钱,同样是阿杜在经营烤鱼店过程中经常面临的问题。
2015年五一开业,结果那个“发起人”朋友坚持了不到4个月就退出了。剩下阿杜,单枪匹马。
两年坚持下来,如今烤鱼店已经相对稳定,每月营收维持在七八万上下,净利润能达到两万元左右。
“哎呀,看不到钱的,扣除房租、员工工资、买米买油、调味料,库存等这些平时进货成本,就没剩下几个钱啦。”阿杜说店的生意中午不错,晚上顾客就略少一些,“还是要想办法把晚上也做起来。”做夜间餐饮当然不轻松,几天前,一波客人午夜12点来喝酒喝到后半夜,阿杜守在店里一直待到客人离开,到家时已经是凌晨4点了。
即便是没有这些任性的客人,广东地区的餐饮生意,经营到夜里一两点钟才打烊也是常态。“生意当然不好做啊,做什么都不简单的,尤其是我们普通老百姓自己开店。哪能那么容易呢?”
今年5月,阿杜打算扩大店面,将楼上2层也装修成为饮食区。然而,快速挪出一笔装修款,对阿杜来说并不容易:有两个正在上学的小孩开支不小,妻子是学校教师收入也不算高,日常生活又处处需要钱。
作为一个外地人,没房没车的阿杜没办法从银行获得贷款,能想到的借款渠道不外乎亲朋好友和微利贷等几个网络途径。“微利贷额度只有一万多,显然不够。”
而温州人比较抱团这件事,则是声名在外。同乡之间互相借钱帮衬帮衬,似乎也是人之常情。但是阿杜却不愿意跟朋友开口,他觉得,“人情比利息要难还多了。而且,整个大环境都是缺钱的。谁又真的那么宽松呢?亲朋好友我真的不愿意麻烦。”
来自温州的烤鱼店老板阿杜
钱,钱,钱
在某些时刻,大概重要的事只有三件:钱,钱,钱。
在银行贷款无门、向亲戚朋友借钱被自己否掉的情况下,南京的刘宏从来没有产生过把成立公司“往后拖一拖”的念头。
最后,研究了市场上各种五花八门的借款渠道之后,刘宏通过包括人人贷在内的互联网金融平台,解决了他新公司装修款的问题。
还款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完全没有压力:公司从注册到现在,经过两年多的发展,已经组建了一支20多人的团队,年度营收200万,净利润30多万。加上本职工作的15万元年收入,刘宏与同地区的同龄人比起来,已经称得上是“高收入”。
被问及在买房之后为什么不向银行申请抵押贷款时,刘宏解释说,真正卡住自己的,其实说起来并不算什么大钱,为了这点钱就把房子抵押出去,实在没必要。
同样的,深圳的阿杜最终也通过人人贷解决了装修款问题。5万块钱到账很快,利率比其他同类互联网金融平台还要便宜一些,“借两年,每个月还两千多,压力不算大。”说到这里,阿杜强调说,自己“当然会每个月按时还钱”,“信用卡什么的我都是按时还,在这个信用社会,信用是很重要的。”
更好的融资方式
刘宏和阿杜代表的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他们从广大的三四五线城市甚至农村,来到一二线城市打拼。最好的愿望自然是留下,成为这座城市的一份子。然而过去小镇的经商环境,以及大城市的现实环境,都在告诉他们,要想在这里立足,光靠打一份工是不够的,他们需要自己的一份事业,一份生意,为自己在这座城市打开局面提供更多的机会。
中国城乡二元结构的设计,以及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的风格,对于外来人口都存在诸多限制。而对于个人来说,本地房产证明、本地稳定工作证明、本地长期社保证明等等,即便是优质的外地信用卡人群,也都不占据优势,授信额度不会太高。目前市面上新兴的互联网金融机构,集中在解决几千元的提前消费需求。几万到十几万的经营类资金需求,依然很难得到真正的满足。不过,这一现象正在随着技术和数据的进步而发生改变。
“移动互联网的巨大发展使中国个人数据的成长成为世界领先。这也为中国的科技金融可以领先于世界提供了基础。我们所主要服务的小微企业经营者,他们的个体和生意几乎是不分家的。他们以个人信用来为自己的生意融资,这种方式是可以标准化和规模化的,这使得服务小微企业融资在中国成为了可能。”人人贷联合创始人杨一夫表示。
向上的愿望
“如果不自己做生意当老板,一直给别人打工,肯定是不会有这种前后转变的。自己单干,是迟早的事儿。”刘宏说,现在回头来看,当然是越早越好——如果当初因为缺少启动资金而把(创业)这件事推后,自己显然没有今天这样“松一口气”的状态。
刘宏自己有一个小本子,记录了自己的规划和打算:“我要清楚的知道,自己到哪一步了”。根据“小本子”的计划,未来10年,他的公司每年销售额要达到增长100-200万的成绩。这样看来,未来的扩大规模、拓展业务都不是纸上谈兵。当真要扩大经营,或者因为其他原因需要资金时,如今市场跟之前(没有互联网金融的年代)可不一样了,借钱的渠道很多。但刘宏还是会认真计算、比较一番,选择一个最合适的渠道。
阿杜的烤鱼店扩大后,生意也更加红火。不仅拉了家里人一起照应着店铺,还外请了两名员工。“现在也还在招人呢,中午外卖不少,送餐送不过来的。”即便如此,阿杜也不敢大意。
他指着旁边的一家饺子馆给我们看,“这家饺子馆已经经营了18年了,前几天饺子馆的店主过来跟我聊天,说这个月生意有点冷清哦。这能说明什么呢?不能以这个判断的,要看长远,坚持下来总会好的。”
烤鱼店的墙上,错落地挂了不少跑步队员的照片和奖牌,那里面,有阿杜自己跑的几个全马、半马的奖牌,也有他组织的跑团队员照片——在深圳,阿杜已经不仅仅有了自己的饭馆,更有了自己的生活圈。
听到我们对着墙上的奖牌啧啧称赞,阿杜有些羞涩的笑了:“嗨,懒啦,前段时间我就迷上了打游戏,王者荣耀,还是很好玩的,有点上瘾,每天都要玩一会儿。现在强行删掉了。不能偷懒的,还是要多出去跑市场,多联系一些机构客户才可以。”
责任编辑:毛玮静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