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上的从头再来:人人贷助力小微经营者开辟新事业

2017-12-12 08:54

字号
生意场上起起落落再正常不过,然而曾经手握大把财富然后一夜归零的经历,毕竟不是人人都有。从头再来的过程中,会有多少次“如果那时没有”的心理暗示和不甘?又有几人能够面对这些不甘,真正做到与过去的遭遇和平共处?
从头再来,并不简单。
天灾人祸
1989年初夏,吉林延边人李恩娴横跨半个欧亚大陆前往莫斯科开启了她的淘金之旅,做服装生意。
当时苏东剧变已悄悄开始,苏联经济一路下滑。物资匮乏之下,外贸服装十分抢手。这让初到俄罗斯的李恩娴生意意外地红火,不到半年就小赚了一笔。
一天,李恩娴揣着自己和几个同在批发市场做生意的朋友的几十万进货款,去进货市场进货,却被不知从哪里冲出来的一群混混抢劫一空。
这些电影里的情节突然一下子出现,一切都发生得太快。
前一秒还在兴奋的盘算着未来,下一秒就被打入地狱。“自己的钱没了,同时还欠下好几家的进货款,一下子多了几十万负债。”,李恩娴觉得心灰意冷,“如果不是想着儿子,如果没有同胞的开解和资助,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这种发生在电影里的桥段,也发生在了郑辉身上。
2008年至2009年,是郑辉最风光的时候。在山东做了几年的电动车生意,让他赚到不少钱。买个四五万的包根本不用心疼,带的六人的销售团队每人开一辆车,那个气派,还在常去做生意的几个城市都买了房子,合计一下,资产上千万。
“我觉得男人到了一定时候总有个坎”, 郑辉说,“09年10年的时候,我在无锡开厂,被人骗去了一千多万。”
当时郑辉的主要生意阵地在济南,无锡的厂子就交给另外一个合作伙伴打理,没想到,合作伙伴和老婆——当时厂里的会计一起,合谋将厂子的钱全部卷走了。等郑辉发现时,所有的钱早已被他们二人全部挥霍在赌桌上。
最初为了开厂,郑辉卖掉了各地的房产,没想到在这里一下子全打了水漂。打击之下,郑辉的头发不到一个月就全白了。“那时候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郑辉说,“不只所有的钱全部亏掉,还倒欠配套厂四百多万,厂房运作不下去了,40个员工的工资也发不出来。”
慢慢地,周围不少人都在说郑辉“死了”、“完了”、“永远起不来了”。
从头再来
2015年8月,李恩娴回国了。
没有回延边老家而是选在了天津——2012年她还在俄罗斯时,就在滨海新区投资了一家宾馆,几年运作下来生意中规中矩,此次回国正好可以接手,算是有了国内的起步。
这家宾馆走大众化中低档路线,两层楼共有31个房间,住一晚房租在百元左右。因为附近的工地多,来入住的大多是拉货的司机,都是回头客,再加上其他散客,宾馆每天都满客。
可就是在李恩娴回国的当月,宾馆仅几公里远的地方发生爆炸,宾馆的门窗全部被震碎了。
宾馆的员工也都记忆犹新,“店里一片狼藉,我们当时都傻眼了,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住客也全都冲了出来,场面十分混乱,只有李姐呆呆的站在宾馆门口,不知道在想什么。”
爆炸的影响是延时的,即使灾后修葺花掉七八万,宾馆很快恢复了本来的面貌,但入住率骤降20%,月营收缩水2万多。如今两年过去了,生意仍没什么起色。
李恩娴觉得自己什么倒霉事都经历了。但是她还站在那里,永远不会倒下。
除了接手之前的宾馆,李恩娴开始开拓多条生意路子,比如食品进口与分销、售卖进口红酒、承包宾馆楼下的菜市场等。幸运的是,作为整个滨海新区为数不多的几个菜市场之一,李恩娴的菜市场受到了新区政府的重视,给予了不少优惠政策,客源也逐渐建立起来了。李恩娴觉得菜市场终于是个好买卖,资金回笼问题不大,之后的回报率也不会太低。
从服装外贸到宾馆老板娘,李恩娴的转型
郑辉面临的心态调整,丝毫不比李恩娴小。
“朋友说‘看见你骑电动车太不舒服了’,我倒觉得挺好。”虽然曾经的风光远去,但现在也不过是重头再来,郑辉心态调整的很好,染黑了头发重新出发。
之后就是奋斗,郑辉暗暗告诉自己“别想那个最风光的时候,就想最难的时候,没有什么过不来的坎”。2013年,郑辉的生意终于又有了起色,在济南、淄博、滨州三个地方都开了店,生意还开始向外地扩展。
锤不扁捣不烂
重新做起电动车生意的郑辉,资金也会经常面临紧张的状况。
据郑辉介绍,现在进货,如果不提前集中把款打过去,就拿不到货,根本没货卖,特别是一些大环境,对他的生意影响太大。
首先是济南本地的拆违拆建,把市里许多仓库都拆了,包括郑辉的仓库,可供租赁的仓库租金上涨了将近一倍。其次是今年天津全运会对从天津进货的影响,铁腕治污查环保,烤漆厂不能再烤漆了,现货全部涨价,如果不拿出一大笔现金,就拿不到这批现货。郑辉手上有一笔钱,但就还差那么一点点。
去哪里去找最后这十几万呢?找银行借钱,郑辉自知不容易,手续繁杂,但更重要的还是效率。几周才能拿到银行贷款,电动车现货早就被别人抢走了。
眼看着大家都在打钱给厂家订货,郑辉也不免有些急了。只要是正规的借款渠道,郑辉表示都会尝试一下。最后在朋友的介绍下,郑辉通过互联网金融平台人人贷拿到了借款。郑辉说,“很及时,申请没多久就给我发了贷款。”
好在及时订下货,郑辉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不愁没货销售了,最便宜的两轮电动摩托一千多元,贵一些的三千元,三轮电动篷车五六千元一辆。据他介绍,最近光济南一家店每月就能卖出去近四百辆电动车。“现在不愁销路,主要还是要抢在别人前面拿到货。”
重新做起电动车生意的郑辉
李恩娴在不断的跌倒、爬起的过程中,遇到的也是跟郑辉一样的问题:资金周转。
最近她在忙着将宾馆楼下的菜市场进行升级改造,分租的二十多个摊位全部只卖绿色有机食材。这样的升级改造,需要不小的前期投入。
李恩娴各种小生意资金回笼的时间节点不尽相同,而菜市场晚装修一天,空置成本就是近5千,算上损失的租金,一天净亏损至少上万。如何凑齐这笔装修款又成了当务之急。李恩娴不是天津本地人,在当地也没有房产,从资质上来看,贷不到钱。信用卡等以消费为核心的金融产品,额度太低,根本无法解决她的难题。
在客居俄罗斯的最后几年里,李恩娴听说过一些俄罗斯民间小额贷款机构,专门为在银行得不到贷款的人提供紧急贷款,有的贷款金额为3000—12000卢布(折合人民币300-1400元),期限25—35天,年利率最高可达360%——如此高的利率让李恩娴心生恐惧,当然,这个仅够日常消费的额度也无法帮助李恩娴解决装修问题。
正因为此,当周围的朋友最初向她介绍国内近两年兴起的互联网金融平台时,从没找机构借过款的李恩娴内心还有些忐忑。本着试试看的态度接触了人人贷,几次打交道下来倒觉得对方流程规范专业,服务也好,疑虑就这样打消。
“网贷目前主要服务于两种需求,一种是个人消费需求,普遍额度在3万元以下,其中的现金贷额度集中在几百到一两千,利率一般超过年化100%。而另一种是广泛存在于小微企业主和个体经营户中的经营性信贷需求,很多机构因为风险管理难度大而放弃了这部分服务对象。然而今时今日,通过数据化的方式,我们逐渐摸索出一套针对这一人群的行之有效的风控方法,使服务成为可能。”人人贷联合创始人杨一夫表示。
申请当天,李恩娴就拿到了12万元借款。她立刻动工,所有商铺和菜市场摊位统一装修,墙面、地砖都有严格标准,“毕竟是吃的东西,做生意也好,我的要求就是中档以上。”一开始商户们并不是很理解一个菜市场为什么要装修得这么好,食物品质要求高不说还有严格的卫生管理标准,现在菜市场生意上了轨道,稳定的客流量和良好的口碑终于说服了这些商户。
提及未来的生意路,李恩娴说要自己做高品质食材,现在菜市场尝试销售进口的澳洲牛肉,未来可能打开销路。至于宾馆的生意,经过之前去厦门的考察,李恩娴决定年内将宾馆重新装修一下,档次要再提高一点,并且把其中一部分房间打通改成大客房或者套房,提供更优质的居住环境。
李恩娴自始至终都是一副“有问题就解决问题呗”的态度。或许,在她的活法里,往前冲,就够了。
责任编辑:蒋雯琦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