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文艺青年到生意人,人人贷借款用户的逆袭

2017-12-12 09:01

字号
知乎上有两个近似的问题:《音乐学院毕业的学生,现在都在干什么?》,《摄影专业毕业生都去干什么了?》
在第一个问题里,排在首赞的回答者列举了自己艺术生同学毕业后的职业状况:进了卷烟厂;进了国企;做了程序员……而目前仍然在摸乐器的,除了极少数仍然在乐团到处巡演的,几乎都在任教。
毕业后,他们成为各个大学、中学、小学的艺术课教师,或者自己开琴行,办培训学校。摄影专业的大概也是如此。
何柯与李柏秋,就是这样的“艺术生”。
从文艺青年到生意人
2014年从大连音乐学院毕业后,何柯回到了家乡苏州。留在乐团到处巡演的生活,只是极个别同学的选择。“对大城市无感,也对坐乐池没有执念。”对何柯来说,从4岁半就开始学习的小提琴,就是一项技能。而离开学校之后,这项技能足够成为他谋生、自立的手段。
刚回家时,他去了一家做中小学生艺术辅导的培训机构担任小提琴老师。2016年江苏高考加分照顾政策发布,将音乐绘画等艺术特长增加进高考加分项目,这让何柯所在的艺术培训行业意外地火了起来。很快他就决定,从别人的培训机构出来,自立门户。
重庆人李柏秋从北京电影学院摄影专业毕业后,在几个大城市间奔波辗转了几年:在北京开摄影工作室,去上海、深圳、成都,跟过剧组,做过电影摄影,也做过时尚杂志的拍摄助手。
跟那些逃离北上广的人们一样,李柏秋最后还是决定,回到重庆安家。“嗨,不是二十几岁的时候了,想去哪儿去哪儿。跑不动了,就把家定在重庆,踏实下来做摄影培训。”
原本时空上毫无交集的两人,仅仅是同为“艺术生”这个共同的标签,显露出相似的创业轨迹。
李柏秋和何柯两人都很少提到“创业”这个词,最多形容自己是“自己干”。而自己干,对他们来说更多地意味着,要学会算钱。
一个扩张,一个转场
当音乐老师时候的收入,加上大学期间各种社会演出(接私活儿)的存款,成为何柯成立琴有独钟工作室的启动资金。去年5月份,何柯的创业正式开始了,一个不足20平米的狭长空间,教授着小提琴和钢琴,除了何柯自己,还聘用了两名代课老师。
在江苏高考加分政策的助推之下,更多的家长愿意把钱花在艺术培训上。这给工作室带来的最直接影响就是:工作室盈利的时点比他预想的更快到来。强烈的市场需求导致一间工作室已经无法承载更多的生源。于是,何柯在今年6月,成立了他的第二间工作室。
何柯与他的琴有独钟工作室
李柏秋则没有这么顺利。
摄影培训并不便宜,几千块钱的学费和昂贵的器材,决定了这门生意仅能靠十分有限的资深爱好者来支撑,关键是,还很小众。李柏秋笑着说:“原本以为学员都是文艺青年,实际上主力军却是50到60岁的中老年人,又有钱又有闲。年轻人发烧友不多,基本都在手机拍照。”
故而,摄影学院教学营收还不及总营收的一半。要维持培训学员运转下去,李柏秋必须在培训之外开发新的业务:由培训衍生出来的商业活动和商业项目,比如组织摄影旅游,承接一些政府、企业的宣传项目等。
为了控制成本,今年2月,李柏秋将摄影学院的办公场地从重庆老区搬到了江北区小样社区。这里是共青团中央鼓励发展文化创意产业的集中地,来这里办公可以省去一大笔税费支出。更关键的是,房租比原先便宜了将近一半:总共180平的面积,按照60块钱一平米月租计算,一年10万出头。加上可以共享使用的会议室、会客厅,面积一点儿也不比之前小。
当然,从老区搬到新址,给李柏秋造成的直接损失也不少:原先的场地租之后,包括装修费用和押金在内的沉默成本,超过30万。
无论是何柯的工作室扩张,还是李柏秋搬家后的生意,他们面临着同样的问题:缺钱。
摄影培训学校老板李柏秋
避不开的资金需求
琴有独钟教室装修,器材采购,新的教师招募,都需要更多的资金投入。除去自己能拿得出来的大部分,新工作室开张还有一些资金缺口。虽然缺口不大,但如果不能补足,就真的少了新店开张的临门一脚。
李柏秋在搬到新址之后不久,就接到一个比较大的项目订单:某区县政府税务部门的年度宣传项目。拿下这个项目,对器械设备要求较高,而尝试租赁未果的李柏秋决定,索性自己买一套。“新的业务需求,要求我们完成这样的设备升级,可是刚刚搬过来,钱都花完了,资金缺口比较大。”
何柯因为名下无房无车,所以很难直接从银行获得贷款。看上去更“容易”向本地父母伸手,但何柯的拒绝理由是:拿了父母的钱,就要听父母的唠叨,不自由。
李柏秋缺钱时也绝不会向父母开口,理由几乎与何柯一模一样:爸妈都是老师,心态比较传统,不想让他们过分操心。
好处是,在重庆一所大学任教的李柏秋拥有银行贷款资质,“其实有银行给我反馈,说是可以贷给我。可是他们流程太长,我等到银行批贷,什么菜都凉了。”
最后,他们二人都在朋友的介绍下尝试了新的借款渠道,互联网金融。何柯从人人贷很快拿到3万元借款,把第二工作室的装修款迅速解决掉,赶上学校放暑假的时间,紧跟着又是新学期的开始,这样的速度没有白费,新的生源就在这样的行业旺季建立了起来。
李柏秋在接触到人人贷之后,则大致算了下,“费率基本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那就OK了。关键是应急。”10万元的借款当天到账,买设备,签合同,做项目拍摄,一气呵成。
中国是典型的亲情社会,在民间借贷中,亲朋好友之间的帮衬占据了很高的比例。然而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专业服务社会体系的日趋成熟,人们开始倾向于选择专业机构来提供金融服务,与传统的亲情友情纽带进行切割。
“在一二线城市,反而大家不愿意麻烦别人,更愿意去通过外部机构寻找相应的资金支持以及帮助,所以从最终做下来的情况可以发现其实在一二线城市的整体资金需求占比还是蛮高的,”人人贷联合创始人张适时表示。
打开局面
如今,两间工作室的负责人,每年盈利几十万——单纯从收入上来看,何柯已经彻底告别了当初那个拿三四千元工资的打工者角色,开启了新的人生阶段。
自己当老板,跟以前相比更大的不同是,有了更多话语权:当面对少数负担不起学费的学生,他有了打折、免单的权利——何柯自己学音乐出身,看到这样的学生,总会想起当年的自己,带着一份成就学生梦想的经营理念,也收获了更多的口碑。
这样的小型培训工作室,客源相对稳定,但也相对有限。靠近学校或者高档小区的地理位置总是更有优势。何柯的第三间工作室已经开始了筹备,也有了明确的时间表。要开在更加市中心的位置,要引进加盟商来扩大自己的品牌……当然,新店扩张,意味着还有更多的资金需要投入。
接下来如果还有新的资金需求,何柯觉得自己还会继续考虑互联网金融,“因为确确实实帮助到了我,解决了当时的燃眉之急”。
李柏秋目前接触到了更多的政府拍摄项目,合作资源慢慢打开。“现在想想,这笔借款主要让我快速拿下了那个单子,其实项目本身没什么利润,收支平衡。但是接下来的一系列合作就顺利了:那一单让对方比较满意,就签订了长期合作的合同。”
“现在通过移动互联网来做政府形象传播的项目越来越多,政府比以前更重视这些,投入也更大,而且大家的版权意识都增强了,不会再像从前那样随便从网上搜些图片就用。”现在看来,这个订单的长远价值十分明显。
打开局面,往往只需要一个看似微小的决定。
目前摄影学院的年度营收接近百万,利润也在35-40万之间。“比起2011年刚回重庆的时候当然慢慢好起来了——那时候利润不到20万的样子,跟我个人上班收入差不多。”
说到营收、利润这些,李柏秋补充到,“我们这个行业,相对于互联网线上来说,还是偏向于传统型,我们也不求爆发式的赚快钱,就慢慢增长,稳中求进挺好。”
责任编辑:毛玮静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