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讨论分散总统使用核武权限,只因特朗普对朝态度强硬吗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胡高辰

2017-12-11 21:2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海滕将军说,如果他认为核打击命令非法,他会拒绝执行。 资料图 中国青年网 图
日前,有媒体报道,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约翰·海腾将军表示、若特朗普下令的核打击非法,他会提出反对的意见,而通常来说,核武器的使用并不能用合法与否进行表述,海腾将军的表述,实际上是表达了对特朗普能否理性的行使美国总统的核权力的担忧。如何判断一个国家何时使用核武器,从一个国家的核政策和核战略可以略知一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个国家的核政策就是这个国家使用核武器的“法律”。
国家会在什么情况下使用核武器
一个国家使用核武器可以分为两种情况。其一是该国遭受了对手的军事打击甚至核打击,其二是该国主动地使用核武器发动打击。前者情况下使用核武器,主要是根据这个国家对安全形势的判断,例如国家是否处于生死存亡的关键阶段、是否不使用核武器就无法挽回战争的败局等等。中国自拥有核武器起,即宣布实施“不首先使用”政策,即中国的核武器只用来进行核报复打击,威慑对手不对中国进行核威胁和核讹诈。因此,就这一政策视角来看,如果中国遭受了敌人的核打击,中国对敌人实施报复性核打击,这一使用核武器的行为就是“合法”的。
和中国同为“五核国”的英国和法国,其核武器都用于威慑作用。英国的核政策与北约的总体作战方针“最后的手段”基本一致,即英国若下令使用核武器,则是和北约的总体作战计划维持统一步调。英国的核政策保持着一定的模糊性,并没有表明何种情况下英国会考虑使用核力量,英国不宣称也不排除首先使用核武器;法国的核武器使用战略也是强调威慑,冷战后的历届法国总统都强调法国的核力量是威慑力量,而不是作战武器。
中英法三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其核政策都带有明显的威慑性质,同时无论是在数量上还是在何时使用上,都会保持一定的模糊性,这种模糊性是实施威慑的关键,即让对手无法掌握你的“底线”,从而不敢做出任何过激的敌对举动。如果一定要对何时使用核武器“合法”做出判断,那么只能说中英法在认为符合自己核政策和核战略要求的情况下、即威慑失效、或进行报复打击时使用核武器,即可认为是“合法”的情况。
美国担心特朗普把核弹当战场武器
美苏/俄的情况可能略有不同,虽然也强调威慑的作用,但美国和苏联/俄罗斯的核战略以及核武库的结构是以战争对抗、战争制胜为主要目的。冷战时期,美苏制定了针对彼此的核战略以实施威慑,两国的核武器也都处于高戒备状态,收到对方发射导弹的信息,美国总统随即做出发射核弹反击的镜头也常出现在各种影视作品之中。
可以说,美苏两国的核武器和核政策虽然都更加趋向“实用”,但使用的基本前提还是以发生战争、爆发冲突的背景为主,同时,如果美国本土或海外军事基地、重大关切利益等遭受到核生化武器的袭击,美国总统下令使用核武器想必也不会受到国内的质疑。
而美国近期出现的关于总统下令使用核武器“非法”的表态、分散总统核打击权限的声音,实际上更主要是表达了对特朗普近年来过激言论的一种担心,其主要担忧的是第二种使用核武器的情况,即美国总统下令实施先发制人的核打击、首先使用核武器。
首先使用核武器,又可以细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实施大规模的先发制人的核打击,即战略性的核打击,但由于这一举动会招致灾难性的后果,发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另一种是在战场上首先使用核武器,即打破核禁忌,为了军事作战目的首先使用若干枚核武器。从媒体报道的美国国内对特朗普核打击命令“非法”的表述看,极有可能美军若干将领和学者反对的是后者这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行为。
分散总统使用核武权限背后更大的隐忧
美国历任总统都会提出自己的核战略,奥巴马在任内提出了构建“无核世界”的想法、在其政府的战略文件中也谈到了与中俄构建战略稳定关系的内容;同时,美国还提到了可能实施“不首先使用”这一核战略政策。奥巴马提出的各类涉核政策主张对于维持全球战略稳定、提高核门槛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此外,为了减少总统做出核打击命令时出现不理性的情况,奥巴马政府在2010年《核态势审议报告》中提及了最大化总统决策时间(Maximizing Presidential decision time)的内容,
而特朗普自竞选以来的一系列涉核言论,其内容偏向激进,例如提及扩充核武库、要让世界认识核武器的作用等,同时,特朗普还对美俄2010年签署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协议表示不满,近年来还传出特朗普政府有可能会在任内发展小当量核武器的举动。
特朗普的各种涉核言论和观点,展示出了美国可能会在未来降低核门槛的可能,例如使用小当量的核武器,只针对军事目标使用,减少甚至没有平民伤亡,使得核武器的使用变得“合法”“干净”,从而打破了核禁忌,使得核武器从一种威慑性的符号变成实实在在的战场武器。近期朝核问题不断升温,朝鲜试射了理论上能够打击美国本土的弹道导弹,因此,不排除美国国内有担心,即担心性格“耿直”的特朗普可能会对朝鲜发动先发制人的军事打击,甚至是使用核武器以彻底解除朝鲜的威胁。
特朗普对于核武器的态度,对国际核态势带来了消极的影响,一定程度上破坏了全球战略稳定,极有可能刺激其他核国家相应的扩充军备;其降低核门槛的举动,动摇了核武器使用的禁忌等国际惯例,对国际核裁军、防扩散带来消极的影响;如果美国真的实施了先发制人的核打击、打破核禁忌,会对国际安全局势带来极其消极的影响,增加了国际社会涉核问题的不可控性和不确定性。
美国国内出现分散总统核武器使用权限的声音,起码表明了美国国内意识到了特朗普能否理性的行使好总统的核权力的担心,但是难以取得实际的效果。11月14日,美国国会40多年来首次举行听证会对总统下令核打击的权力提出质疑,但据报道,会上当问及前军方将领质疑总统命令后会如何作为时,前军方将领“不知道”的回答不禁让世人捏了一把冷汗。核武器被美国历届政府视为国家安全的基石,美国总统作为美国军事力量的最高统帅,握有使用核武器的最高权力,幕僚与军方将领的建议只能对其是否使用核武器、对谁使用、如何使用、使用多少的决策过程产生影响,如果总统执意下令使用核武器、其命令想必不会受到太多的阻力。
特朗普政府的核政策文件、即特氏《核态势审议报告》将在年底或明年初出炉,但以已有的关于美国核政策走向的言论来看,特氏美国核政策难以具有积极意义,其对国际核态势和国际安全形势的影响将会是负面的。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特朗普,核武器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