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拒绝“角斗场”,吴永宁的悲剧才不会重演

社论

2017-12-11 17: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日,“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吴永宁坠亡一事引发关注和讨论。
吴永宁生于1991年,从2017年2月起发布各种高空挑战的视频:在高楼边缘玩平衡车、扒着楼顶做引体向上等等。
悲剧发生之后,人们既为年轻生命的陨逝感到惋惜,又责备其生前“作死”、“不珍惜生命”。
这件事反映的是两个层面的问题。一者,全民真人秀时代,平台规则和围观伦理的缺失。二者,擅自爬楼已经构成了新型的治安隐患,必须加以规范。
首先,一些面向草根的视频平台迅速兴起,无名小辈也有了出镜的机会。重赏之下,有人实现了梦想,也有人误入歧途。主播做假慈善、主播涉黄等都是斑斑先例。
吴永宁之前还做过群众演员,但做群演的他籍籍无名,做“极限运动”的他却有百万粉丝。这种激励可以想象有多么巨大。
美拍、快手、火山小视频等吴永宁曾使用的视频平台回应称,对他的遭遇表示惋惜和同情,此类极限挑战视频目前未被中国现行法律法规所禁止,平台会根据实际情况对审核政策进行完善与改进。目前这三家平台已无法检索到吴永宁的账户及其相关视频。但这些视频的危险性一目了然。
公众有没有围观他人“作死”的自由?答案很明确:没有。
当你看到一个人在高空中做危险动作,而没有任何安全措施,你还去点赞、打赏,你就是在怂恿他继续冒险。说白了,你是在花钱买这个人的命。只不过由于隔着屏幕,残酷程度似乎打了折扣。
更应该承担责任的是视频平台。草根播客做“作死”真人秀,平台也在间接获取利益。危险动作视频的播出,会造成恶劣的示范效应。汽车广告尚且要提示“请勿模仿”,何况是无任何规范性、安全性可言的“高空极限运动”?给草根一个舞台是好事,但不能让这个舞台沦为角斗场一样比狠、比惨的地方。
其次,爬楼可能对社会秩序造成威胁,包括:当事人摔落后引发的次生灾害,围观造成的交通拥堵,以及动用公共资源进行搜救、维持秩序等等。主流社会对于这种极端危险的行为不能够态度暧昧。
早在2007年,法国“蜘蛛侠”阿兰•罗伯特便因徒手攀爬上海的金茂大厦,被中国警方处以拘留5天的处罚,同时被限制入境5年。2014年2月,不到半个月时间里,就先后有两名“俄罗斯攀顶狂人”在没有任何安全措施的情况下,攀爬上当时还在施工中的“中国在建第一高楼”上海中心大厦的顶部塔吊。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之后一名河南郑州90后小伙,也跟风徒手爬了楼,只为证明不比外国人差。这些行为都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也造成了极其不良的负面示范。
悲剧已经发生,但警钟必须敲响,互联网时代必须有必要的围观伦理,粉丝们不能“用打赏买命”。另一方面,方兴未艾的极限运动,必须得到全面的规范,不能够继续野蛮生长下去。
责任编辑:甘琼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吴永宁 极限运动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