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忻钰坤:如果内心有些欲望没有达成,就会专注于此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人 水母

2017-12-14 09: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5年,当导演忻钰坤带着自己的处女作《心迷宫》来到大众视野中时,得到的最多评价是“少年老成”。评价一方面指向他的电影,一方面也指向他个人:微胖、戴眼镜、说话不紧不慢,看上去远比实际年龄成熟。
两年多后,健身瘦身成功的忻钰坤,带着他的第二部长篇作品《暴裂无声》亮相毒舌电影首届影展·华语电影11人放映,看上去似乎离“青年导演”的称呼更近了一些。
《暴裂无声》由一个父亲寻子的故事开启,在多线叙事和人物的城市矿山间,矿工、律师、矿主相继登场、彼此角力。宋洋饰演的矿工年轻时打架伤了舌头没法说话,袁文康饰演的律师伪造证据、似乎摇摆在正义与邪恶之间,姜武饰演的矿场老板恶气外露。 三个不同年龄段、不同阶层的主要人物,和不时出现的生肉和风沙一起,构成粗粝的隐喻。
电影尚未公映,只在几个影展中亮相。看过的观众有人用朴赞郁的《老男孩》与之相提并论。但影片收获的并不完全是赞美,有影评人指出这部作品“优点和缺点同样明显”。对这些褒奖与批评,忻钰坤照单全收。
在拍摄《心迷宫》时,他一心想的只是把电影拍出来,至于能不能得奖、可不可以上映都没有奢望,甚至做好了剪成三集卖到电视做栏目剧的最坏打算。谁也没有想到,这部总投入不超过两百万、没有起用专业影视演员的小成本电影,在多个华语主流影展获得瞩目。2015年,《心迷宫》上映收获了一千万票房,更成为当年豆瓣评分最高的华语电影。在这之后的两年多里,忻钰坤得以面对之前无法想象的资源和机会,但与此同时,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期待和选择。他半开玩笑地称之为“起点高综合症”。
《暴裂无声》的故事其实远早于《心迷宫》。从十几岁到二十岁多岁,迷影青年忻钰坤做过考过电影学院、学过摄影、当过栏目剧编导。来到北京生活,他一度靠拍宣传片为生,然而拍电影一直是心中的一个执念。生活的压力带来了恐慌,他害怕自己对电影的执念快要消耗殆尽。三十岁像是一个并不遥远的终点线。忻钰坤觉得十几年了,要给自己一个交代。抱着这个想法,他写出了一个剧本,就是后来的《暴裂无声》。虽然在操作性上几经考量,他最后还是选择《心迷宫》作为自己的起始之作,但是这个寻子的故事像是一座山压在他的身上。和《心迷宫》一样,《暴裂无声》同样将人性中黑暗的一面赤裸裸地呈现在人们面前。忻钰坤觉得,人性中自私的部分是凌驾于善恶的分野之上的。这是大家都相信、都认可,但是却不愿意去讨论的问题。
【对话】
澎湃新闻:《暴裂无声》的剧本远早于《心迷宫》,当《心迷宫》获得成功后你又重新打磨剧本,这其中改变最大的地方在哪?
忻钰坤:最早想做导演,写的长篇剧本就是《暴裂无声》的剧本。做完《心迷宫》之后,也终于明白了该写一个什么样的剧本。《心迷宫》的成功有天时地利人和,那几年行业很热,市场里也有太多浮躁的东西,《心迷宫》有一个标签是讲好故事。在浮躁的环境里,有一部电影好好讲故事,于是就脱颖而出了。这部电影,让我明白了讲好故事真的很重要,所以在确定拍《暴裂无声》之后,我就不断磨剧本。
故事的起因是孩子丢了,父亲去找孩子,观众观看的过程中肯定会预设结局。我们故事的结局也会再在观众的设定中。怎么样让观众很快进入故事,怎么样增强合理性,怎么样在同样的类型中有不一样的故事情节出现?找孩子不讲话是不是会增加沟通的障碍?但是为什么不能讲话?后来就设定是他年轻时候打架伤了舌头。一稿一稿磨,就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我还是蛮在意观众的观影体验。
澎湃新闻:《暴裂无声》中的几个主演是怎么确定的?
忻钰坤:我也是一个新导演,我对选演员,包括和演员的沟通没有什么经验,但我觉得如果我是一个演员,我会愿意演一个我没有尝试过的角色。当然要有合理性,符合年龄气质。剧本里是三个主角的年龄是有一个跨度的。姜武老师是状态特别好的。符合我想要的年龄段,一个有霸气、有震慑力的老板,我觉得他的面相有一种老虎的感觉,平时生活中你会看到中年老板会在办公室里挂老虎相。
矿工张保民的角色最年轻。当时看到宋洋我也有点担心,因为觉得他整体的感觉很阳光、很现代,和角色感觉完全不一样。但是宋洋希望参与进来,他原来没有塑造过这样的角色。当时试了几场戏,宋洋本人挺愿意挑战一个不会讲话的角色。他后来还专门去体验生活了。动作戏反而对他来说是最简单的,因为他有底子。
澎湃新闻:姜武饰演的老板让人一看就觉得是坏人,会不会担心有点脸谱化了?
忻钰坤:有些观众觉得有些脸谱化,作为悬疑片,最大的命题在于去猜坏人,但是我们的命题不是这个。我也并不想隐藏坏人,要这个人物一上来就让大家觉得有问题。我们在一开始就告诉你这些人物关系,但是人物关系背后的故事、事发的缘由有很大挖掘空间。还有很多线,如果给观众太多东西,观众容易被带跑,对于主题的诠释也会有点走神。所以我希望一开始就告诉观众,然后到最后再去看好人获得什么结果,坏人得到什么结果。
澎湃新闻:和第一部作品相比,《暴裂无声》是第一次和专业的影视演员合作,感受有什么不同?
忻钰坤:更多其实是自己的调整。《心迷宫》我用的几乎都是地方剧团的演员。当时时间紧任务重,完成是第一位的。我没有时间跟演员慢慢磨表演,也没有时间和演员探讨内心。遇到演员不在状态或者没有理解人物的时候,我就要亲自示范一下怎么演,演一遍给他们看。
而这次是启发式的,会写人物小传,和演员一起分析人物的内心,让他们觉得这个人物可信。宋洋没有乡村经验,虽然去体验生活了,但是短期内也不能完全改变太多东西,那我就跟他说不用做更多处理,从内心认可人物,心里有苦难的东西,在眼睛里呈现出来就够了。
澎湃新闻:《心迷宫》是一个发生在乡村的故事,《暴裂无声》也有一部分发生在乡村,你为什么有这种乡村情结?从你个人经历上来看,其实没有在乡村生活成长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