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后进村到足球第一村:一年248场联赛、优秀苗子赴德踢球

成都商报/钟美兰、王勤

2017-12-13 10:29

字号
三河村处处融入足球元素。 本文图片 成都商报
三河村足球场在田野中格外扎眼。
跑步、追逐、带球、传球……
“传完球跑起来”,场外的足球教练陈立伟喊道。
陈立伟是西南石油大学足球队教练,中国足球B级教练,每到周六上午9点半,由他带领的专业足球训练在三河村柚子林旁的足球场展开。
2015年,三河村举办了首届“宝柚杯”足球邀请联赛,自此一战成名,成为远近闻名的成都足球第一村。仅2017年,三河村举办足球比赛248场,在三河村组委会注册足球运动员为1078人,观看人次为10万人次。
举办了足球联赛,人来了,农家乐、足球主题餐厅来了,农民的柚子好卖了。“足球是我们村对外宣传的一张名片,发展足球本身不是目的,是为了发展乡村旅游,带动农产品销售。”
农民修球场,优秀苗子送德国踢球
陈立伟,是今年8月由三河村聘任、担任该村青少年训练营的总教练,受过三河村青训后经选拔可进入德国某个公司所属足球俱乐部进行观摩学习,到德国去踢球。“这家公司名叫GR,目前已经谈妥了合作计划,优秀苗子可以到德国去踢球。”陈立伟说。
业余农民足球队成立后进行足球场选址。  四川新闻网 图
一个村的业余运动员,可以到欧洲去踢球,这源于两年前三河村农民足球队修建的足球场。
早在2013年,三河村就成立了一个业余农民足球队,这是成都首个在民政局注册的农民足球俱乐部。当时,队员时时痛感无地方踢球,正逢国家大力提倡振兴足球发展农村体育运动,建球场的想法应运而生。
“一开始是几个人筹资修球场,以为十几万元就够了,后来发现要四十多万。”三河村农民足球俱乐部队长马忠羽说,此事后来上了村里的一事一议,其结论是,村上筹资继续建。
彼时,三河村还是一个“后进村”。村子主干道是一条坑坑洼洼的泥巴路,沟渠破烂,村民收入长期低于全镇平均水平。三河村党支部还在2012年被评为“软弱涣散”党组织,在全镇24个村中评分排名倒数第二。
2015年举办的“宝柚杯”超级7人制足球邀请赛有20支足球队参加。 四川在线 图
经过三个月工期,2015年7月,七人制标准天然草坪球场修建完成,这个球场配备了灯光、排水设施以及简易的看台,除了本村球队踢之外,外面的人也来租场地踢球。“一周有五六场次出租,每场320元。”马忠羽说。
很快,三河村嗅到其中商机。“出租场地聚集的人气肯定不如办足球联赛。”三河村村支部书记谭杰说,有球队就有人气,有人气柚子就好卖。
连续举办三届联赛,奖品现金加柚子
12月12日,成都商报记者从以往的获奖照片看到,首届宝柚杯冠军奖金6000元加“精品新都柚”100斤, 2016年第二届宝柚杯冠军奖金15000元,其中3000元是柚子代金券。
“取名宝柚杯,奖品是柚子,就是为了推广我们村的柚子。”三河村会计刘晓旭说,三河村家家户户都种植柚子,这是村上的支柱产业。
2015年8月15日,首届宝柚杯足球邀请赛在三河村天然草坪足球场举行,由于整个足球圈子对此场联赛还不熟悉,当年有20支球队获得了入围资格赛。
“那个时候为了宣传邀请赛,到处发海报,在各个群贴通知,所以第一届只能是邀请赛。”马忠羽说,尽管如此,整个比赛依照高标准的足球赛事进行,裁判、广播播音、拉拉队,球童、入场仪式一样都不能少。“我们要让别人感受到即便是村里举办的联赛,还是高标准赛事。”
新都区泰显眼足球队队长王熊至今记得第一次来比赛的场景,车压着碎石主干道艰难地开进了村子,没有更衣室,没有餐厅和饭馆,除了水一切靠自己解决。
“那个时候除了一个球场什么都没有,但是球队水平挺高的,成都基本上很牛的球队都来了。”王熊说,他连续参加了三届三河村的宝柚杯,仅今年进入了24强。
尽管如此,一个村能举办足球联赛,长达两个多月比赛赛事,仍然让三河村一战成名。“大家都知道三河村有一个七人制的球场,这种规格球场成都还比较少。”王熊说,比赛后不少球队跑去三河村练球。
谭杰说,足球并不是三河村的目标。“足球是我们村对外宣传的一张名片,发展足球本身不是目的,是为了发展乡村旅游,带动农产品销售。”谭杰说,2016年,三河村投资70万元修建了2号塑料草坪足球场,此外还打通了村社道路,打造了道路足球雕塑景观,引进了包括足球餐厅的社会资本4家。
三河村的道路足球雕塑景观。 成都商报客户端 图
三河村提供的数据显示,仅2014年到2017年,三河村新增加村社道路为10.3公里。在短短两年期间,三河村村容村貌焕然一新。
柚子好卖了,足球主题餐厅农家乐都来了
在今年刚刚结束的第三届宝柚杯足球联赛中,王雄获得了公平竞赛奖,奖金1000元,外加2盒柚子,这两盒柚子队员拿回去分了,对于柚子是奖品,王雄认为对于推广农产品,这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大家尝着好吃,我们球员都要带一点农产品回去,要么是葡萄,要么就是柚子。”王熊说,队员每次去三河村消费人均为70元/天。
村民王学光感觉,自从村里搞了足球联赛,家里柚子好卖了。他今年58岁,种植柚子已经二十几年,因为种植的柚子品质好,他家柚子倒是不愁卖,但是价格没如今这么高。
“以前卖3.5元到4元,现在卖4元到5元,在足球比赛期间在家门口就卖完了。” 王学光说,他一共种植了2亩柚子,仅有一亩挂果,亩产3000斤,一年能卖1.4万元至1.5万元。
马忠羽自称是足球联赛的受益人,与王学光不同,他家住2公里外的金文村,家里种植3亩柚子一直比较愁卖,每到柚子上市季节,他爸骑着一个三轮车到处售卖,卖不完时只能送人。如今一到足球比赛季节,马忠羽通知他爸把柚子拉到三河村去卖,轻松卖完收入3万元。“我也没有想到踢个足球还能把家里卖柚子的问题解决了。”马忠羽说。
来自彭州的杨军看中三河村足球联赛带来的人气,2016年,他在三河村开了一家足球主题餐厅鸭窝窝,这个餐厅能同时容纳200人就餐。“刚开始来时,就有几支球队在那里踢球,后来发现这地方还能挣钱。”杨军说,他每个月10日到店收账,一年该店纯收入30万元。
“每次去收账看到店里的生意都是爆满。”杨军说,今年,他迎来了竞争对手——在这里开的第二家餐饮店,这让他有点“小不满”。“当时我来的时候不是说只有我一家餐厅么?”
三河村提供的数据显示,全村2100名村民人均年收入较4年前增长了6000元,全村吸引的社会资本从4年前的200万元增长到现在的1000万元。
刚刚结束的在三河村举办的“柚宝杯”青少年足球比赛。 成都志愿者网 图
以一带三,足球带动产业发展
伴着足球这一项运动,2016年,三河村开始成为远近闻名的成都足球第一村。“到了第二届,到三河村比赛的球队就不止新都的了,还有广汉、青白江和彭州等地的。”马忠羽说。三河村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三河村共举办足球比赛248场,在三河村组委会注册足球运动员为1078人,观看人次为10万人次。
“2016年报名球队是112支,只有32支球队入围。”马忠羽说,这是三河村目前足球场能够承受的最大比赛容量。
三河村的目标可不是这一点。“成年人业余足球队的带动力不如青少年的,青少年是以一带三,孩子来踢球,父母都来了。”谭杰说,今年8月,由三河村出资聘请陈立伟,每周六在三河村球场进行青少年集训,优秀苗子可以到欧洲去踢球。
马忠羽介绍,目前青少年集训队成员为60人,本村青少年凭借户口本免费,而外地学员每个月收200元,每周六集训两个小时。“我们想通过青少年集训,让城里的孩子都到三河村来,当然,还有他们的父母。”谭杰说。
责任编辑:朱轶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成都足球村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