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被女友前任杀害,女友拒出庭,女孩亲人称她也是受害人

“红星新闻”微信公号

2017-12-13 20:53

字号
今年3月27日,微博名为“失独农民”的李小国失去了自己唯一的儿子。当天,他正在石家庄某银行实习的儿子李俊杰接到女友朱某发来的信息,称她的前男友王某杰找到了自己与李俊杰的租住处,持刀威胁她,要求李俊杰赶快回家。结果,随后赶回家的李俊杰遭王某杰用刀杀死。
李小国说,在五月份与儿子的女友朱某QQ交流之后,朱某似乎就消失了,先是发信息不回,后来手机号也换掉了,从案发到现在,除了应警方要求前往录笔录,朱某从未现身,也未曾与他们夫妇见过一面。
11月14日此案在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朱某没有作为证人出庭。
11月17日,李小国选择在微博上曝光此事,“儿子就是为保护女友才遇害的,她不能不出现。”面对记者,李小国不断重复这句话。而“大学生被女友前任杀害,女友不出庭作证”的话题也在网上引发热议。
李小国在微博上发的头条文章。 网页截图

针对网上对“大学生被女友前任杀害,女友不出庭作证”话题的热议,李小国的附带民事诉讼代理律师秦春晖说,“朱某在道义上有出庭作证的义务,但实际上她是否出庭对判决的影响不大,而且不出庭也符合之前司法审判的惯例。在一审时,法院也未要求朱某出庭。”
虽然从法律上讲,朱某是否出庭对这起刑事案件的判决影响不大,但在是否出庭这个问题上的分歧与矛盾却让朱某与李小国两家人产生了莫大的嫌隙。12月9日,红星新闻记者来到位于河北衡水的朱某家中。对于李小国曝光此事的行为,朱某父亲异常愤怒,谁若提这件事他就要骂人。“他发的全都对吗?我们家孩子难道不是受害者,孩子现在弄得狼狈得很。”一位朱某的长辈告诉记者,“原本还有可能见见面,现在是没可能了。”
死讯
“大动脉断裂,人应该一两分钟就没有意识了”

李小国是3月27日下午4点多接到学校老师的电话,说俊杰出事了,让他赶紧过去。等他带着妻子和亲戚赶到石家庄,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一到石家庄,得知儿子死讯的李小国直奔医院。在医院,他去问抢救医生,儿子走时痛不痛苦。医生告诉他,颈部的几条大动脉全部断裂,血是往外喷的,人应该一两分钟就没有意识了。李小国希望是这样,但有的时候又不相信:“你知道吗,俊杰被从太平间冰柜里拉出来,眼睛睁着,嘴巴张的好大。”
回忆起儿子死时的惨状,李小国断断续续的描述中夹着声嘶力竭的哭号,“当时脑袋已经不能复原了,侧歪着,颈部的伤口太大,我想上去给他扶正,结果怎么扶也扶不正……我真的扶了好长久啊……永远也扶不正了……”
李俊杰生前照。 李小国供图

凶杀发生在李俊杰的出租屋内,目击的人不多。李小国只能通过别人的转述了解当时的情况。
按照开庭时石家庄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所认定:
“2017年3月27日10时18分许,被告人王某杰找到前女友朱某与被害人李俊杰租住的住处……为查找李俊杰联系信息,从卧室北侧窗台拿了一把水果刀,以自伤相威胁,要求朱某说出手机密码……李俊杰回到住处后,王某杰动手打李俊杰,随后王某杰拿出水果刀,向李俊杰的面颈部划数下……随后120急救车到达以岭医院,李俊杰经抢救无效死亡。”
石家庄以岭医院的抢救记录显示,120送来时,李俊杰颈部大出血、意识丧失,瞳孔散大,左侧颈部Y字型伤口,长约18cm,深入椎管,部分大血管破裂,颌下多处皮肤裂伤,大小分别4cm、8cm,深达下颌骨。
警方出具的法医鉴定。 受访者供图

警方出具的尸检鉴定意见显示:“李俊杰系被他人以锐器割破颈部血管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恋爱
儿子租房时结识女友,本已为他“找了家乡的单位”

李小国说,3月26日那天没给儿子打电话,是他永远的遗憾。他保持着定期和儿子通话的习惯,从儿子实习租房开始,担心儿子缺乏生活经验,几乎每天都会给儿子打电话。但26日晚上,他因为工作太累没有打,“不然说不定我就能知道一些情况。”
对于儿子和朱某谈恋爱的事情,李小国说,因为跟儿子定期联系,他是知道的。今年过年后,李俊杰去石家庄实习需要租房,当时朱某正好在房屋中介上班。因听说他是大学生,朱某没有收600元中介费,李俊杰请朱某吃饭作为感谢,两人由此认识。3月17日,朱某搬往李俊杰的出租屋。
李小国说自己很现实,儿子读的是三本,他没指望儿子能留在石家庄,早早为儿子找了家乡的单位。“我当时就和儿子说,你反正是要回家的,这个时候谈什么恋爱呢?儿子当时也表示认同,但过了几天,儿子又打过来,说女孩确实对他好。我只好说那就谈嘛。”
但朱某和王某杰之间的事,李小国说儿子从未对自己提起过。他说,朱某在事后曾说他已经与王某杰分手了,检察院的公诉书中也称王某杰为朱某前男友。
对于案发当天儿子的情况,李小国说他事后搜集了相关素材,据他的判断,27日,李俊杰先点了一份外卖送到家里,留的朱某的联系方式,然后就去上班了。这之后,接到朱某发来的信息赶回家。接着,被杀害。
李俊杰的外卖软件显示,27日离家前他点了外卖。 李小国供图

他向记者提到两处细节,一是李俊杰到家前,一个快递员来送快递,差点被提着刀的王某杰误伤,快递员最终也作为证人提供了证言;再有就是李俊杰回家路上取了点钱。他猜测儿子是要请王某杰吃个饭,把这事说开,“这么善良的人,怎么遇到这种事。”
沟通
从相互安慰到断了联系,她曾说 “叔叔你放心,我会出庭作证”

事发后,李小国说他通过儿子的手机找到了朱某的QQ,并尝试着和她进行沟通。李小国说,他当时并没有多恨朱某,“摊上这么个疯子怨不得人家。”
李小国问朱某俊杰生前做了哪些事,吃了什么。对方回复他,“他白天上班,下班之后就陪我,陪我吃饭、陪我看电影、陪我散步……那十天我让俊杰每天都吃上了肉。”
他们互相安慰,“他是怕我受到伤害才回家的。”“俊杰是个好孩子。”“我还不太了解他,但是我知道他很善良。”“对,就是善良才出这事。”“不要怪他。”“不怪他。”
李小国与朱某QQ对话的消息记录。 受访者供图

李小国说当时朱某承诺“叔叔你放心,我会出庭作证,不会偏袒坏人。”而他则宽慰她,“你放心,俊杰用生命去爱的女孩我们也会去爱。”
但让李小国没想到的是,5月份的这次聊天,是朱某唯一一次回应他。李小国说,他后来一直发信息到10月份,朱某均不再回应。在网上曝光这件事之后,李小国发现朱某删除了他QQ好友,彻底断了联系。其提供的手机号,目前也已停机。
在开庭前,李小国给朱某发过信息,“求你出庭吧,我跪着求你行不行。”朱某没回他,最终也没有出现在庭审上。
在李小国提供给红星新闻的他与朱某的聊天记录中,朱某曾说“出现这件事,我爸妈肯定也是优先保护我的,所以我没有及时站出来给你们一个真相,原谅我。”
李小国在8月9日截图的他与朱某5月份对话的消息记录。 受访者供图

红星对话
律师:
女友是否出庭对判决影响不大,不出庭也符合司法审判惯例

11月14日此案在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朱某没有作为证人出庭。
对此,李小国的附带民事诉讼律师秦春晖向红星新闻表示,其实舆论对于朱某的谴责有些过了。“首先,法庭本身并未要求朱某出庭,这就说明她是否出庭不重要。”
秦春晖说,刑事案件重事实,本案证据链条也比较完整,最初公安机关以故意伤害罪提交到检察院,被退回补充侦查,最终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应当认为,朱某在道义上有出庭作证的义务,但实际上她是否出庭对判决的影响不大,而且不出庭也符合之前司法审判的惯例。”
据公开媒体报道,我国刑事案件证人出庭率不高的状况曾被最高法关注,山东某地法院分析了2013 年已审结的 411 件刑事案件,审判阶段证人出庭的案件为 3 件,仅占全部案件的 0.7%。
“但朱某出庭有一点作用,就是警方笔录里面没有的一些细节,我们有机会当庭对证人进行一些询问。”秦律师说,“如果当事人认为有必要,还可以在二审时向法庭要求证人出席。”
秦春晖律师告诉红星新闻,虽然朱某拒绝出庭,但她仍然提供了证人证言,其阅卷时看过警方对朱某的问讯笔录,“没有什么问题。”但对于这些材料,秦律师表示由于此案还在审理中,尚未判决,暂时无法对外公开。
死者父亲:
心理上不接受,希望能判凶手死刑、儿子女友能站出来

法庭上,石家庄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对凶手王某杰提起公诉,李小国拒绝谅解坚持要判死刑。
此前,据《法制晚报》采访被告王某杰的辩护律师刘鹏飞称,他为被告人做的是罪轻辩护,在案发后,被告人在现场一直捂住李俊杰伤口,应该被视为实施了救助,同时,在前女友朱某报警后,其也没有离开,而是等待警方到场,按照相关规定,应该被视为自首。
但李小国对这一点不能认同,“划了那么多刀,刀刀毙命,留在现场就能视为自首了?要是朱某出庭,就可以证明他(王某杰)到底有没有参与救助我儿子。” 李小国还称,法庭上,王某杰家属差点打他,他认为除了法官在例行询问“你是否悔过以及你是否愿意向受害者家属赔偿”时,王某杰表达了肯定的意思外,其他时候王某杰没有丝毫悔意。
秦春晖告诉红星新闻,无论是庭前还是开庭期间,未收到对方表达希望赔偿获得谅解的意愿。
虽然律师说朱某是否出庭对判决的影响不大,但李小国还是从心理上不能接受她不出庭的事实。今年44岁的李小国说他现在有两个愿望,一是希望法院能够判凶手死刑立即执行,给儿子一个交代;二是希望朱某能站出来面对自己,“至少让我知道儿子走的时候什么样。”
女友亲人:
“我女儿难道不是受害者?”,发到网上后没可能和受害者亲属见面

12月9日,红星新闻来到朱某的老家河北衡水周边的一个村子里,见到了朱某的父亲。但朱某的父亲并不愿意谈这件事,他称李小国把这件事发到网上,相当于彻底堵死了交流的通路。“现在别说别的,他要了解就上法院去了解吧,我们再不会说一句话。”
这个矮个子中年人对网上的留言感到愤怒。他不愿接受记者采访,谁若提起这件事他就要骂人,甚至威胁要用刀砍他。“怎么就没想想,我女儿难道不是受害者?”他自己在一边说着气话。
一位朱某的长辈在门口和记者聊天,“他(李小国)发的全都对吗?我们家孩子难道不是受害者,孩子现在弄得狼狈得很。”
这位长辈点起一支烟,摇着头,悄悄告诉记者,“原本还有可能见见面,现在是没可能了。”
朱家房子是老房子,邻居说对朱家孩子的情况也不了解,只知道孩子在外面上学。央视社会与法栏目曾播放了一段对朱某父亲的采访,朱某父亲表示,“孩子情绪很不稳定,目前已离开石家庄。” 
(原题为《大学生被女友前任杀害,女友不出庭作证 女友亲人:她也是受害人,现在很狼狈》)
责任编辑:马世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杀人 女友 前任 作证 出庭

相关推荐

评论(1.2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