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读拉美︱迎接中墨“蜜月期”

麦沛宜/美洲对话组织拉丁美洲与世界项目主任 白瑞东/美洲对话组织拉丁美洲与世界项目项目研究助理 王钰鑫 译

2017-12-18 15:4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从墨西哥总统恩里克·培尼亚·涅托(Enrique Peña Nieto)九月的对华访问不难看出,美国与墨西哥的关系进入数十年来最低谷的同时,中墨双边互动的亲密程度达到了历史新高。与特朗普政府宣布修建美墨边境墙、威胁终止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等举措相比,中国在与墨西哥的关系上采取了截然不同的发展策略,成功地引起了拉丁美洲第二大经济体兼美国邻国的兴趣。
 如果说过去十年是中国本国发展的“战略机遇期”,那么如今基于有利的外部环境和不断增长的经济竞争力,中国未来在国际舞台的发展前景也充满机遇。而在这样的大好前景下,中国似乎也在欢迎墨西哥搭上发展的“顺风车。除一系列新投资项目和双边贸易协定新一轮谈判以外,墨西哥还是受中国邀请通过“金砖+”模式参与金砖合作机制的五个国家之一。面对中墨往来日益频繁的局面,中墨关系的发展变成了大家都关注的问题。 
毫无疑问,美国近期的对外政策更是为中国在拉美和世界其他地区的活动设立了相对较低的标准。就美墨关系而言,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煽动性言论、修建边境墙、废除对墨西哥移民格外重要的《童年入境者暂缓遣返手续》(简称:DACA)等举动都促使墨西哥转而寻求多元化的国际政治经济伙伴关系。美国的DACA政策是前总统奥巴马的一项标志性政策,该政策容许在入境美国时未成年的非法移民申请可续期的暂缓遣返和工作许可。
为了应对当时的形势,墨西哥政府正在采取措施,积极寻求一种更新、更独立的外交方针。墨西哥经济部亚洲、大洋洲与国际组织事务处总干事玛利亚·克里斯蒂娜·埃尔南德斯·赛尔梅内尔(Maria Cristina Hernandez Zermeño)在2017年10月举行的墨西哥-日本双边关系论坛上表示:“增强与全球更多经济增长极的关系是如今墨西哥经济的发展方向。”她还指出,尽管墨西哥与美国的联系依然紧密,亚洲地区——尤其是中国、日本和韩国——未来将成为墨西哥至关重要的合作伙伴。墨西哥驻美洲国家组织大使豪尔赫·罗莫纳科(Jorge Lomónaco)也在墨西哥参议院举办的“2017年多边关系发展议程”论坛上发表了类似的意见。他认为墨西哥正在寻求“新的战略伙伴……从而推行符合国家利益和发展重点的各类计划……”。
在墨西哥重新审视其国际伙伴关系布局的同时,中国也希望利用这一机会填补空位。仅在过去几个月内,中方在对墨外交方面就做出了一系列友好举动。九月,墨西哥领导人受中方邀请出席了在厦门举行的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对话会。此次访华期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指出,中墨关系已经“呈现全方位合作新局面”。这句话意味深长。根据中国的外交用语体系,这意味着中墨关系的重要性已经接近于中国与德国的“全方位战略伙伴关系”的地位。随着特朗普政府的政策继续带来负面反响,该伙伴关系或将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加强。
2017年9月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厦门会见来华出席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对话会的墨西哥总统培尼亚。 谢环驰 摄
“一带一路”也是墨西哥总统此次访问的一个重要亮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会见墨西哥总统培尼亚·涅托时提出,墨西哥是“‘一带一路’建设向拉美自然延伸的重要节点”。尽管拉丁美洲尚未被正式纳入“一带一路”的战略版图,中国领导人的这句话已经间接肯定了墨西哥在该倡议中的重要地位,并且暗示了拉美地区正式被纳入的明朗前景。
中国与墨西哥在过去两年内签订的众多协定也对双边关系升温起到了重要作用。今年九月,墨西哥总统培尼亚·涅托在杭州与阿里巴巴集团签署了电子商务协议,把墨西哥的产品纳入阿里巴巴的电子商务平台。中国的“经济特使”、阿里巴巴集团主席马云也承诺帮助培养墨西哥企业家,发展墨西哥的物流系统。
除此之外,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在2016年底中标墨西哥珀迪多(Perdido)石油储备区的两个深水区块。而在2017年初,由墨西哥亿万富翁卡洛斯·斯利姆(Carlos Slim)的Inbursa金融集团部分持股的汽车制造商吉安特汽车(Giant Motors)与安徽江淮汽车(JAC)签约,共同出资约合2亿美元在墨西哥伊达尔戈州建厂生产江淮汽车的SUV车型。斯利姆是拉丁美洲最大的电讯公司美洲电信的首席执行官,个人资产规模数次占据世界首位。
随着中墨往来日益频繁,两国之间的交通也越发便利。中国南方航空也开通了该公司第一条墨西哥航线,将中国南部中心城市广州与墨西哥城经由温哥华连接起来。此前,两国间的航班仅有墨西哥航空的墨西哥城-上海线和国泰航空的货运航线。 
近期中国与墨西哥双边贸易的发展也增进了两国关系的发展前景。长时间以来,墨西哥对中国巨大的贸易不平衡阻碍了双边关系取得突破,但根据中国商务部的报告,中墨贸易发展趋势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优化。2017年上半年,双边货物贸易总额达373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17.8亿美元)。此外,随着中国从墨西哥进口的增长,墨方在两国贸易中大约300亿美元规模的贸易赤字在过去两年里已有所下降。
中国市场对墨西哥企业的开放程度也有一定提高。2015年开建的“河南-瓜达拉哈拉空中桥”贸易促进项目将推动墨西哥的牛肉、猪肉、甜瓜、木瓜及其他农产品对河南省的出口。据中国商务部统计,中国已经成为墨西哥在亚洲地区的第二大农产品贸易伙伴,年出口额超过3亿美元。 
以上都是两国为建设这一跨越太平洋的双边关系做出的切实努力,但这些举措能否使中墨关系进入历史上的“黄金时代”尚不确定。以墨西哥前任驻华大使豪尔赫·瓜哈尔多(Jorge Guajardo)为代表的墨西哥“中国通”们就对此持保守态度。一些墨西哥政府官员也对发展对华关系有所保留,并认为与中国的外交的主要作用是为墨西哥处理对美国关系提供筹码。在今年的墨西哥商务论坛上,经济部部长伊德方索·瓜哈尔多·比亚雷亚尔(Ildefonso Guajardo Villarreal)暗示墨西哥会“把(培尼亚·涅托总统对中国的访问)”作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重新谈判进程中“地缘政治的战略筹码”。墨西哥前任外长豪尔赫·卡斯塔涅达(Jorge Castañeda)则解释说墨西哥对中国不断增长的兴趣是为了证明给美国看自己的“男子气概”。
的确,即使在中国对墨西哥兴趣增长、美墨关系处于低谷的现状下,对美政策依然是墨西哥国际政策的重点。美墨两国间规模庞大的贸易、生产、民间关系使这两个经济体不论在顺境还是逆境中都息息相关。根据墨西哥经济部数据,2016年墨西哥对美国出口超过了3020亿美元,相比之下墨西哥对中国出口仅有54亿美元。居住在美国的墨西哥移民也对加强两国经济关系起着重要作用。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近期的统计显示,2013年该群体规模达到了3300万。美国墨西哥移民的人口已经大于其他任何国家里任何移民群体的人口。
基于上述因素,比起探索中墨自由贸易协定的可行性,培尼亚·涅托政府花在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上的资源和精力显然多得多。尽管中国在今年七月表示依然有兴趣与墨西哥进行贸易协定方面的探讨,其在墨西哥和其他第三世界国家市场对本土企业的竞争大大削弱了自由贸易协定的前景,自贸协定谈判的第一步——可行性研究——都尚未被提上日程。培尼亚·涅托总统在九月访问中国杭州期间反而强调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对美墨关系的重要性。
中墨合作截至目前的缓慢进展很大程度上是来源于双边关系中长期存在的结构性问题。对墨西哥来说,贸易不平衡是一个重要的阻碍。而从中国的角度来看,双边合作也存在一些有待解决的障碍。2014年备受关注的克雷塔罗高铁项目被取消一事给中墨关系带来了负面的影响。墨方撤销中标结果的消息一出,许多中国网民在网上对这一决定表示谴责,并提出在未来处理对墨关系时要格外小心。
尽管如此,未来墨西哥与中国的联系势必逐渐加强。墨西哥的市场和资源对中国企业充满了吸引力。而中国政府也期待中墨关系发展“在打造中拉命运共同体进程中发挥示范带头作用”。虽然存在一些阻碍,中国打造“中拉命运共同体”的前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光明。如果美国的外交边缘政策最终导致北美自由贸易区等国际合作终结,中拉建立“命运共同体”的可能性将会进一步加大。
责任编辑:吴英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一带一路,墨西哥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