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遏华战略突变?称将与“一带一路”倡议“共存共荣”

澎湃新闻记者 李佩

2017-12-19 15:2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最近变得有点快。
近日,日本政府相关人士透露,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基本决定,将其本人提出的对外政策“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战略”与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联系起来并加以推进,改变该战略牵制中国的目的,而使其变为中日两国新的合作基石。
日本共同社18日报道援引了多名政府相关人士透露的消息称,安倍认为,如果从长远视野考虑日本的安全保障和经济利益,与中国改善关系是当务之急。因而,今后日本政府将明确拿出积极与“一带一路”倡议“共存共荣”的姿态。
此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例行记者会上对日方向“一带一路”倡议发表积极言论,展现出参与兴趣时回应称,“一带一路”是开放、包容的合作平台,中方乐见日本表现出对“一带一路”合作的积极意愿。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束必铨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安倍之所以作出这一表态,一方面是因为意识到了过去在处理中日关系时,将双边的经济关系过度政治化了,希望通过改善中日经济关系而进一步平衡中日关系;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特朗普时期的日美关系面临着诸多不确定性,安倍希望通过缓和中日关系来对冲风险。加之目前朝鲜半岛局势的紧张,在日朝关系无法稳定的情况下,中日关系的改善将有利于日本的安全局势。
纠正经济关系过度政治化
尽管安倍提出希望将其所谓的新战略与“一带一路”倡议联系起来并加以推进的表态让人有些意外,然而这并不是安倍近期对“一带一路”倡议的首次“示好”。
11月4日,安倍在菲律宾马尼拉访问期间,就曾表示,2018年将迎来《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将深化双方交流,把中日关系提升到一个新阶段。他还表示,期待“一带一路”建设能为世界的和平与繁荣作出贡献,日本希望从这一观点出发同中方进行合作。
11月18日,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就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也明确表示,“这对全球是有利的。”当时日媒指出,世界各国都加强了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关注,因为这是各国能从中获取巨大利益的好机会。如果日本能有效利用这个机会,日本企业就能加速开拓海外市场。
12月4日,安倍本人在东京举行的日中两国经济界会议上明确表示“可以与倡导一带一路构想的中国大力合作”,再次强调了希望推进日中关系改善的愿望。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安倍强调在“一带一路”倡议下进行中日合作,不过安倍同时也声明,确保公平性和透明度是两国在“一带一路”框架下进行合作的前提。此番,安倍却表示希望改变相关战略牵制中国的目的,而使其变为中日两国新的合作基石,这一表态变化明显。
“2017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2018年将迎来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中日关系从今年到明年是中日关系的关键期,安倍希望抓住这两年,推动中日政治关系大幅度改善。”当谈及安倍多次主动示好的动机时,束必铨表示,尽管从2014年中日关系就开始缓慢改善,但双边关系一直磕磕绊绊、非常脆弱,此次提出将其“印太”战略与“一带一路”倡议联系起来并加以推进,也是因为安倍希望淡化一些对抗、限制中国的色彩。
另一方面,除了日本政界,日本的经济界甚至学界,也对“一带一路”倡议、改善中日关系表达了强烈的兴趣。11月中旬,日本经济界派出了近年来规模最大的访华团访问北京,在访华团向中方递交的建议书中,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表现出极大兴趣,希望未来有启动中日合作项目的可能性。11月30日,由数十名日本学者发起的“一带一路”日本研究中心在东京成立。日本方面的专家纷纷表示,日本社会此前对“一带一路”了解并不深入,希望以此为契机,加强日本学界对“一带一路”倡议的研究,促进日本政府和民众对“一带一路”倡议的认识和理解。
“以中日在东南亚地区在过去的激烈竞争为例,日本把我们从发展经济角度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过于政治化了,这使得经济合作这一本来有利于中日关系发展的重要因素没有得到良好的发挥。此次提出这个主张,或许是安倍也意识到了将中日经济关系过于政治化,对日本经济甚至中日关系所造成的伤害,所以想发展一种更为平衡的中日关系。”束必铨说道。
对冲美日关系不确定性
束必铨还指出,除了改善中日关系迎来了关键的时机外,特朗普上台后,给美日关系带来的不确定性,也进一步影响了中日关系的走向。
今年1月23日,在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第一天入驻白宫上任时,特朗普就在白宫椭圆办公室签署行政命令,正式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这一举措使得TPP的积极拥护者日本大失所望。
11月10日,特朗普在越南岘港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上发表了演讲,其中呼吁亚太地区的所有国家与美国携手建立新的合作关系,但特朗普并未在安全问题上有任何展开,反而将话题转向贸易问题,强调按照公正与互惠原则推进双边贸易,对多变贸易架构却只字不提,使得日本对此有很深的失落感。
“特朗普上台之后,对于日本经济产生了很大的压力。由于特朗普反对自由贸易、迅速地退出了TPP,主张日美之间签订双边自贸协定,这与日本的主张相悖,但是中国对自由贸易的支持态度与日本一致,在这方面与日本具有共同利益。”束必铨指出,这可以从经济上对冲日美同盟的不确定性。
另一方面,随着朝鲜半岛局势愈发紧张,日本的安全环境也无法在特朗普领导的美日同盟下得到保障。自上任时期就面临着“通俄门”困扰的特朗普,其官僚团队到目前仍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而特朗普政府模糊不定的政策更是让日本的焦虑与日俱增。
11月29日,朝鲜新型洲际弹道导弹“火星-15”发射成功,并落入日本海。此前,朝鲜已多次发射的导弹经过日本领土上空,给日本民众带来了巨大的恐慌。
“日本之所以希望缓和中日关系,也是为了在应对朝鲜问题上更加有利。如果朝鲜局势继续紧张,中日关系又不好,那么日本的安全环境就会非常糟糕。”束必铨指出,日本认为目前特朗普自身难保,朝鲜又是最大的不确定性,特朗普领导下的日美同盟并不能给日本足够的安全。在这样的安全态势下,希望中日之间的安全关系不要那么紧张,而在中日关系改善上,日方是可以作出一点努力的。
尽管安倍作出的这一表态,传达了出了有利中日关系改善的信号,但是这并不代表中日关系改善的速度将大大推进。专家指出,中日之间的矛盾是结构性矛盾,虽然在经济上,安倍展示出希望和中国合作的意愿,但是只要安倍政府对华安全战略没有发生变化,中日之间关系的转圜就应该听其言、观其行。
“安倍在对华关系中比较强硬,但是却又不失灵活,也会根据国际局势的变化来作出适当的调整。但是无论是从长期还是短期内看,安倍对中国保持警惕还将是主要基调,提出这一主张只是为了避免日本被孤立所作出的灵活调整。”束必铨因此指出,除非日本对中国的安全认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如果日本在安全战略上没有改变对中国的敌视关系,中国对日本的认知也很难发生变化,中国也很难大幅度和日本改善关系。因此,中日关系进一步转圜的程度,将取决于中日之间在未来进一步的互动。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日关系

相关推荐

评论(7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