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主义盯上F1,赛车改革先要轰走举牌女郎?

颜强/肆客足球创始人

2017-12-20 14: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F1举牌美女、赛道女郎这一传统可能会被放弃。视觉中国 图
赛车场上,举牌美女、赛道女郎的存在,是不是一种对女性的歧视?
最近几周,法国不少女权主义者,认为法国电视一台在周末黄金时间直播法国全国选美,同样是歧视女性的事件,要求取消这几十年收视保证的黄金节目。
F1的执行董事罗斯·布朗,在各界压力下,已经没法回避这个话题,只能用最政治正确的口吻承认:举牌女郎是目前围绕赛车运动的“敏感话题”,“各界都给予了极大重视”。
F1要保证他们的商业利益和社会地位,当然谁都不敢、也不能得罪。
“我们必须尊重各方意见,”布朗说,“有不少人觉得,赛车场的举牌女郎,本就是赛车运动的传统,但也有人觉得这种形式已经过时了……我们必须好好研究这事。”
赛道上的举牌女郎,和拳击台上的举牌女郎还有所不同。
Grid girl,其实就是赛车场的模特儿,商业元素更集中。她们的出现,身上的穿着,往往会有赞助商品牌。举伞,或者举着车手的姓名牌,或者在车手走向领奖台时,形成背景走廊。
可是在社会舆论环境变化下,越来越多平权声音出现,也有一些赛车比赛主动做出改变,例如用男性模特儿取代赛车场的举牌女郎,或者用小朋友作为引路员。
BBC对这一现象进行了用户调查,结果60%的用户反馈,认为F1不应该放弃举牌女郎的传统。
当这项运动被美国老板掌控后,性别平等这样的社会话题,被放大到更大范围。F1的美国职业经理人凯雷和布朗一样,说话像是西方油滑政客……
他希望F1能吸引所有人的关注,尤其希望能出现一位具备竞争力的女车手……不过他的考虑,以及对举牌女郎话题的谨慎,完全是从商业角度寻求自保。
红牛车队的老板霍纳说过,他们在奥地利尝试过用男模特或者孩子来取代举牌女郎,结果是批评如潮。
在这样的社交媒体和移动互联网时代,任何公众事务和现象,只要涉及到改变,势必会引来各种评论,因此事情的本质到底是什么,才最重要。
举牌女郎、赛道女郎,到底是不是一种以女性美色来招徕观众,本质上属于对女性歧视,这是大家意见产生分歧的根本。
霍纳的妻子,就是著名“辣妹”之一哈利维尔。霍纳引用了妻子的一句话,认为女性在F1的地位已经得到了很大提升,“girl power is very strong in F1(F1的女性力量十分强大)。”
F1不同车队,上至威廉姆斯车队的大总管,下至许多执行层面和技术层面的工作人员,都是女性。
红牛车手里卡多,也觉得举牌女郎“很酷”,是大家从小看F1就熟悉的风景线。然而来自红牛的这些声音,不足以说服反对者。
受欢迎、博眼球,不正是因为这种风景,是以出露女性美色为前提,内里并不公平吗?反对者如是驳斥。
银石赛道的主管,普林格尔就认为举牌女郎过时了。“人们来银石赛道看赛车,如何呈现比赛,是赛事管理者的决定。人们不会因为举牌女郎、赛道女郎而来看比赛。我不希望我女儿在成长中,会希望自己能成为举牌女郎……”
这样的辩论,会纠结更多层层裹裹的话题。
举牌女郎香特尔·乔治,是2014年在银石赛道为莱科宁举牌者,她现身说法,认为F1一定要坚持这个传统。
“那是我一生中最美妙的经历,”香特尔说,"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虽然看上去很迷人。在寒风中举着伞站上几个小时,从早上6点到下午5点。”
不过这种经历让她作为一个模特儿十分满足,因为要学会应对公众压力、要能给车手和车队带来更高昂的士气。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道理,中外通用。可女权主义者,只要认定举牌女郎是隐性性别歧视,怎么解读解释就都是不对的。
掌握了F1的自由传媒,本就来自对两性平权极为敏感的美国,欧洲作为F1最重要市场,同样将性别平等列为一条社会不容触碰的底线。
这样的辩论,一旦上升到政治正确的语境,不改变就会被钉上“性别歧视”、“男权”的标签。
举牌女郎的消失,恐怕只是时间问题。这是时代的进步?还是仓廪实而无事生非地搞事?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赛道女郎

相关推荐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