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2》:海宴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戴桃疆

2017-12-28 16:3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一皱眉头、二瞪眼、三凹造型、四定点,侧过一点点脸、斜过一点点眼、嘴角挑起一点点,黄晓明因为这个被称作“邪魅一笑”的表情,从而开创了“黄晓明式表演法”,并被后辈男演员们模仿学习、发扬光大。于是观众的印象被反复地强化,以至于黄晓明在《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中抓住机会、试图向观众证明自己时,观众已经不大愿意给他机会了。
黄晓明在《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中的地位有点类似《妖猫传》里的黄轩,演员表上的位置靠前,但实际上男主角的位置属于刘昊然。
大梁长林王府世子萧平章(黄晓明饰)开场就露出命大而不长、情深不寿的迹象,戏份比长林老王爷萧庭生(孙淳饰)要吃重,对刘昊然饰演的萧平旌成长影响更大,这个角色最后的牺牲好比是《权力的游戏》中北境史塔克家常常念叨“凛冬将至”的老爹奈德,他的死使得故事真正的主角失去了所有的庇护,不得不成长,情感上的重创同时也为主人公迅速成长创造了足够的动力。
刘昊然饰演萧平旌
网络平台上剧集已经播出超过三分之一,长林王府所有的隐患都已经暴露出来,十面埋伏,眈眈虎视之士随时准备发作,之后长林王府的故事是浴血奋战之后浴火重生,还是四面楚歌走上第一部中赤焰军的老路,有待后续展开揭晓答案。
不过很难讲有多少人对故事的后续发展抱有期待。与前作《琅琊榜》不同,《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基本抛弃了对电视台收视的追求,将宝押在了网络平台独播上。播出之后收视率惨淡,播放量平平,讨论热度也不是很高,评分不错,但也略有争议。
郭京飞饰濮阳缨
《琅琊榜》大概是近两年中国电视剧中最重要的作品之一,说它重要是因为它成就了许多现象:
首先,《琅琊榜》捧红了它的制作团队和剧中的一批主演,而且这个光环长久地笼罩在这个团队和这批演员头顶,直到最近才出现光环变暗的迹象;
其次,《琅琊榜》在口碑效应传播的过程中逐渐被观众视为一个标杆,尤其是在服装、化妆、道具、礼仪、运镜、构图等方面,这些与剧情无关但关乎影视作品最终成色的部分不仅是一部分观众用来衡量国产古装剧优劣的标杆,也引发了国产古装剧争先效法,《琅琊榜》之后许多国产古装涉权谋类电视剧,都或多或少地受到这部电视剧的影响;
最后,《琅琊榜》本身就是一个现象,它刚刚播出时并没有溅起太大的水花,之后随着关于电视剧的讨论逐渐增多,且恰逢国庆节假期,占尽天时人和,使得《琅琊榜》的口碑得以在短时间内发酵膨胀并走向最终的爆发。
能够成为现象级的影视剧作品,多数都是在这类题材长期沉寂之后再次出现在观众视野中的作品。《琅琊榜》之后,古装权谋类题材逐渐升温,到了嫡系作品《琅琊榜之风起长林》这里,权术较量、派系纷争对于观众已经不再是新鲜事了,能够激发观众观看欲望的主要还是靠观众对于人物命运的关注。
黄晓明饰萧平章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放弃了前作中与观众结下深厚情谊的诸多人物,开启了新的篇章,与其说是新的篇章,不如说是对前作中主角前半生发生的事进行说明,理解了长林王府的地位和境遇,就能够理解为什么前作中赤焰军会命陨悬崖峭壁,理解了长林王府中的萧平旌,就明白了梅长苏的前身林殊。
长林王府风起于《琅琊榜》故事完结后的四十年,被江左梅郎一手推上王座的靖王已经作古成为“先帝”,皇帝身体欠安,后宫母壮子幼,靖王膝下兄弟情深,大梁军政依赖长林王府,朝堂上文官短视,江湖中暗潮涌动,大梁内忧外患,以长林王府为暴风眼,风暴逐渐成型。
和《琅琊榜》面临的状况不同,《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可以借前作积攒下的口碑,做出突破与创新,不再拘泥于与观众的联谊,也不再需要刻画一个与观众联谊的人物。
《琅琊榜》被比作是中国版的《基督山复仇记》,梅长苏就是中国的埃德蒙·邓缇斯,人物命运、人物与人物之间的情谊比权谋本身更得观众心意。同时,作为这个架空世界与观众的第一次见面,它也必须展示架空世界的风貌,在单个人物身上必须多着笔墨,以便使人物及其身处的世界变得更加鲜活。
有了前作的铺垫,《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不再需要过多交代时空背景,完全可以投入到对更加复杂的系统问题的反映中去。它力求刻画一组互相牵制、互相影响的人物群像,不再靠个别人物去影响历史,而是让历史进程影响所有人物。
毕彦君饰荀白水
前作主线是个体的复仇,对于大梁政治体制的讨论并没有过多的涉猎,而《琅琊榜之风起长林》选择以政治体制问题作为组织剧情的中轴线。如何平衡文政军事集团、如何平衡外戚皇亲与制度性选拔的官员成为整部电视剧的核心议题。
为了给这个议题增加更多的变数,编剧海宴又引入了宗教和周边异国势力,文武矛盾、皇亲与外戚及朝臣之间的矛盾、内外矛盾彼此联系,有宏观问题的讨论,也有微观层面人物情感经历的表述,撑起五十集的体量是没有问题的。
可随着故事的展开,不难发现力求突破的海宴还是没有直面政治的狂风骤雨。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织出一张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网,在人物身世上做一些隐藏设置,的确构成了戏剧性情节,但是整体上却缺乏应有的力度,主要人物仍处于安全地带中,因各种原因试图构陷主角的人,仍然需要靠自己的种种愚蠢行径来烘托主角的良善、正义与智慧。
同时,大梁的政治体制并不因长林王府的种种际遇而发生变化,大梁政体是类似明代的内阁制,这种以文官为核心的政体总体上是排斥皇亲外戚的,但在电视剧的架空世界中,这种整体选择并不是有机生成的,而是一种人为的选择,只是作为一派势力与长林王府进行抗衡,对于整个国家运转并不起到支撑性的作用。
制度性的软弱、愚蠢和短视当然烘托了主角的伟大与智慧,却也降低了文官对长林王府篡权可能之质疑的合理性。政治势力的动态平衡具体体现为此消彼长,文官积弱,使得观众对于长林王府所面临的困境发生了不同的理解:本来是一个制度预防性排斥集权的故事,到头来变成了一帮怂包欺负好人,好人还要时时自我约束不越雷池的故事。
佟丽娅饰蒙浅雪
正直善良的主人公时时赔小心、自我约束的故事会让整部电视剧的气氛变得沉闷,除了徐徐展开的阴谋,调节气氛的主要还是靠长林王府兄弟二人的感情线。琅琊榜世界中的男女情谊一向克制,它或许轻松温馨,但对于平衡整部电视剧的整体氛围作用并不大。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播出适逢年底,前作积累起的观众群体多为年轻人,这一群体忙于年终考评考试,无暇顾及电视剧;这一部缺失了前作中吸引女性观众的兄弟情谊,或许会折损部分女性观众群体;除此之外,作为一部重权谋的电视剧,又不太适合放空大脑的消遣,待到长假或许会迎来播放量的收获期。
梅婷饰荀皇后
趁着舆论关于《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相对冷静时期,不妨讨论一下观众标榜的《琅琊榜》系列硬件优点。较前作,这一部画面更加明艳,服装装饰性更强,由于是架空作品,对服制上的确不必太过苛求,迎合大众审美也未尝不可,但是有些细节还是可能暴露创作者文化底蕴的。
比如梅婷饰演的荀皇后头饰,簪钗饰物大致仿的明制,后有满冠,前面却在正凤两侧插了两个分心,常服冠饰上的凤挑直接对插而且还把方向插反了,从一个侧面可以说明造型师并没有参考文物,花头簪戳在两鬓,额头发上插一支压鬓,簪子钗子乱插一气,更是暴露了造型混乱的事实。至于男戴女冠、毛绒领子什么的,大概只要观众不介意,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可看性是有的,问题也是有的,冷静期不一定是低谷,也可能是再次爆发前的成长期,趁着这个时候再把该细究的问题多加打磨,真正做成良心、做成标杆也不失为一种选择啊。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琅琊榜2

相关推荐

评论(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