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2017,我们邂逅了这么多温暖的跑者故事

木马

2017-12-29 14: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跑着跑着,2017年就这样悄悄地跑到了我们身后。
回望这一年,流过的汗水,跑过的赛道,经历过的伤痛,喝过的“鸡汤”……都将化作美好的记忆,留在每一位跑友的心中。
在2017年的人生跑道上,我们认识了数不清的跑友,他们大都是平凡的小人物,但却用双脚跑出了不平凡的故事。
这些人和事,激励了和他们一起奔跑的我们。当时间跨入2018年,我们的脚下,还有许多明天。
阿拉哈娜
印度跑圈的“破烂姐”
生活困苦,拦不住她的奔跑梦

2017年伊始,在印度的一个小村庄里,一位执着奔跑的女孩感动了许多人。
她叫阿拉哈娜,在2016年底的英迪拉马拉松上取得了女子组铜牌。3小时28分10秒的成绩并不算快,但背后却承载着一份对于跑步和奥运的执着。
阿拉哈娜从2015年开始爱上跑步,她说自己希望有朝一日能代表印度参加奥运会的马拉松比赛。
然而她的父亲靠种地为生,根本无法满足5个女儿的生活和教育开销。所以,阿拉哈娜只能每天光着脚在村子附近的高速公路上训练。
没有教练指导,她就自己摸索训练的方法。训练结束后,她也没有充足的补给,还要接着帮家人做农活。
甚至有一次,她借着训练马拉松,一路带着自家的扫把,跑到了离家40多公里外的安拉阿巴德市,和数百人竞争一个清洁工的岗位。
这份工作每个月提供的12000卢比(约合1220元)的薪水,可以让她供几个姐妹读书,剩下的钱则可以买些补给品和装备,“我不在意做什么工作,捡垃圾或者扫马路都没关系。”
“如果我只吃豆子就能赢得铜牌,我相信如果我有了收入,能支持我训练,我能用跑步向全世界证明自己。”
熊军
来自重庆的脑瘫少年
身体缺陷,他用单腿蹦完30多场马拉松

熊军,重庆万州区黄柏乡人,1987年出生,在他出生三四个月时,就被医生诊断为脑瘫。
“村医生那里检查,医生说我没有救了。后来去了县医院检查,最终诊断结果同样:天生脑瘫,就是算能成活也是个植物人。”
熊军的一生,在刚开始时,就似乎看到了最后的判决。
然而10岁那年,他看到家门前有一只三条腿的狗在挣扎着走路,这让他想了许多。
他开始练习站立,起初只能慢慢地爬。经过不断锻炼的积累,才慢慢能站了起来。
他的裤子换了好多条,手擦破皮也是家常便饭,练走路的时候把牙磕断了好多颗,“之前的练习,让我的手脚断了不知道少次。”他说。
熊军的“跑步人生”,是从2011年在温州的一场万人万米健身跑开始的。
主办方起初没有准备接受残疾人跑者,但熊军的坚持感动了他们,“我要让大家知道,我父母对我是对的,我不是废人。”
在跑完10公里后,熊军哭了,“当时很多媒体要采访我,我都拒绝了,我只想早点回去躺在父母的怀里哭。我真的证明了自己。”
后来,熊军参加了杭马,又在北马上用5小时57分“蹦”完了42.195公里。
他说,是跑步让自己和很多残疾人朋友变得积极。在参加了30多场比赛后,他又有了新的目标:100场。
古特佐和克里斯蒂娜
不断奔跑的大学教授
妻子离世前嘱托,他用65场马拉松完成

“你太胖了,得去运动了!” 这样的叮嘱或许会让你不耐烦。但,假如这是至亲之人最后一次对你的“唠叨”呢?
西弗吉尼亚大学的化学教授汤姆·古特佐,就因为妻子生前的一句“你得去动动”,跑完了65场马拉松。
2001年,古特佐的妻子克里斯蒂娜被诊断出卵巢癌。经历了痛苦的手术和化疗,癌细胞还是扩散到了其他器官。
在预感到自己可能坚持不下去时,温柔的妻子对丈夫留下了最后的交代,“你需要改变了,看看你自己,身材都已经变形了。你从来没有照顾过我们的孩子,但现在你必须要照顾他们了。”
这次对话后,古特佐开始改变,开始在家附近慢跑。2003年12月5日,当古特佐正在参加一场癌症康复慈善赛时,妻子离开了人世,生命永远定格在了34岁。
古特佐说自己开始并没有跑马拉松的想法,仅仅是想缓解妻子离开的悲伤,“一开始我坚持跑步,只是为了让我不再过分的想念妻子。但是到后来,我想为我自己而跑,我想改变自己。”
跑完了65场马拉松之后,他决定带着女儿一起奔跑,“在我跑马拉松的时候,我觉得妻子一直与我同在,她在我的脑海里。我一会一直跑下去。”
巴尔萨泽
巴西“换心”老奶奶
一颗心脏,被两个人的生命分享

15个月前,在里约热内卢,奥运亚军、德国队赛艇教练史蒂芬·亨泽因车祸离开了人世。15个月后,同样在里约热内卢,67岁的巴西老太巴尔萨泽参加了一场路跑比赛。
两个看似没有关联的人物,因为一颗心脏联系在了一起。
身患心脏病的巴尔萨泽做了心脏移植手术,而现在在她体内跳动的,正是亨泽的心脏。
“我胸膛里跳动着运动员的心脏,一个年轻人的心脏。”这位巴西老太太在参加了一场三公里的欢乐跑之后,忍不住落泪,她感谢医生,更感谢未曾谋面的亨泽。
事实上,自从去年8月手术之后,这还是她第一次参与高强度运动。她的身体还有些虚弱,但却坚持参加跑步比赛,她希望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对亨泽的敬意。
“如果我没有得到来自亨泽的心脏,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跑步,更不会参加比赛。”巴尔萨泽说,“这个比赛对我来说是个挑战,对于亨泽也是一样。”
由于身体缘故,比赛中她很多时候还是选择了匀速行走。
冲过终点线后,她说脑子里很自然地出现了亨泽的名字,“我很想去见见他的母亲,拥抱她、感谢她。我和亨泽同在,这块奖牌属于我们两个人。”
严伟和陪跑员
由盲人组成的“黑暗跑团”
黑夜里,他们用奔跑寻找勇气和光明

今年,中国跑者严伟被写进了波士顿马拉松的百年名册里,因为他是这项马拉松历史上第一位完赛的中国全盲跑者。
这位29岁的山东小伙在出生几个月后就失去了光明,曾经他封闭自我、脾气暴躁,但在家人的帮助下,他开始接触跑步,渐渐地学会了用奔跑来冲破被黑暗包围的孤独。
他说,“身边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一个盲人会为了跑步这么拼命。那是因为,在我跑完步之后,我就会莫名其妙快乐起来。”
“对我来说,跑步不单是健身,它也打开了一扇门,让我有多重角度去认识世界,认识自己,给我带来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动。”
在中国,有很多像严伟这样的视障跑者。严伟所在的那个跑团,就叫做“黑暗跑团”。从北马到上马,大大小小的跑赛里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
跑团的团长叫做祝培华,他不仅自己跑步,也鼓励许多视障人士走出家门,走上跑道,去感受运动的快乐。“我们不追求速度,能跑多远跑多远。”他说。
对这个特殊群体而言,跑步,不是穿上跑鞋就能大步向前这么简单,他们还需要一根30厘米的陪跑绳,以及足够的勇气。
虽然名字是“黑暗”,但每个人的故事都让人感受到光明和温暖。这,也许就是跑步的魅力吧。
更多专业跑步健身内容请关注本栏目微信号:sijiabenpao或搜索公众号:私家奔跑。
责任编辑:蒲垚磊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跑步,励志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