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监察院”一巴掌打向行政、立法机构,捂脸的却是蔡英文

“今日海峡”微信公众号

2018-01-04 23:07

字号
自从岛内针对“一例一休”提出“劳基法”修正案后,民间反弹声浪不断,劳工们频频上街抗议游行,反对“劳基法”修恶。针对此问题,“监察院”3日召开记者会,认为“行政院”与其下属的劳动部门皆有缺失。
“行政院”被纠正
推责给“立法院”

有关“监察院”针对“劳基法”修正案提出的纠正,台劳动部门发文回应表示,“劳基法”的修正,均依照相关法制作业规定进行,对于“监察院”的指正,他们表示感谢,并会持续检讨精进。台“劳动部”的新闻稿是写得挺谦虚,但是它的上级主管——“行政院”可不干,直接把责任推给了“立法院”。“行政院”相关负责人则是回应表示,“监察院”认为“争议高”的修正案,系经民意代表修正动议通过的版本,“行政院”必须依法行政;有关法案的施行是否预留缓冲的施行日期,也是“立法院”的决定。
针对“行政院”的这种做法,民意代表们不乐意了,就连小绿也看不下去直接开呛民进党。“时代力量”“立法院”党团总召徐永明就在脸书批评,“行政院”被“监察院”纠正只是刚好而已,不过劳基法审查过程仓促草率,“立法院”也有责任。执政党团为了护航“劳基法”再修正,三番两次破坏议事规则。徐永明还呼吁民进党党团总召柯建铭“回头是岸”。
这巴掌
打在挥鞭下旨的小英脸上

对此,台湾《联合报》就有评论指出,“一例一休修法”,翻搅经年,歹戏连场,全台备受折磨,劳资政三输。“行政院”与“劳动部”评估不足,轻率“修法”,没有缓冲,政策僵化,均遭到“监察院”纠正。“监察院”这一巴掌,虽然不痛不痒,其实也打在蔡英文脸上。
虽然“行政院”第一时间就把责任推给“立法院”,但“劳动部”的草率,“行政院”的急切,加上“立法院”的莽撞,酿成了“一例一休修法”迄今难以收场的完美风暴。民进党完全执政,岂止“行政立法一家亲”,“行政院”的立法部门根本就自甘委身为妾。因此,不论怎么推,这笔帐都要算到民进党当局头上。
更该问的是,“一例一休”,急切“修法”,不给缓冲,是谁颁旨饬令急行军?
蔡英文自去年十月起,每周固定召开“违宪扩权”的执政决策协调会议,结合党政部门、跨越“行政立法”、打通“中央”地方,透过“一条龙”的督军机制,议定重大决策,并且直接指挥“部会”,鞭策立法。而“一例一休”急行军的令状,就是在这个会议上下达的。
事实上,“一例一休”,正是执政决策协调会议第一个拍板的政策,蔡英文并要求限期“立法”。在台当局高层第一次举行的执政决策协调会议上,经过二个小时的讨论,蔡英文裁示:“立法院”党团要贯彻执行,行政机构也需协调说明,在2016年底前必须完成“立法”。
蔡英文挥舞权力之鞭,行政噤声,“立法”盲从。因此,虽然整个社会对“一例一休”修法有很大的歧见,这个标榜“沟通、沟通、再沟通”的当局,终究还是急着横柴入灶。评估不足,轻率“修法”,没有缓冲,政策僵化,只是权力傲慢的表征与结果。
“一例一休”修法,劳资政三输,民进党当局把造业说成是共业;而这共业,也是民进党完全执政下的党政部门与“行政立法”共造的业。“监察院”没说,但这记巴掌,再怎么不痛不痒,还是在蔡英文脸上留下了清楚的印痕。
选举支票开太大
法案越修民意越反弹

还有评论指出,在民进党已然完全执政的情况下,“立法院”与“行政院”互推责任也暴露民进党在推动“劳基法修法”时,面临的矛盾与困境。蔡英文选举时的支票开得太大,“一例一休”本身又有施行上的困难,才使得“修法”过程中争议不断,并在没有充分沟通的情况下,就强渡关山,通过“修法”。
“修法”过程中的缺乏共识,也展现在民进党自己内部。当时民进党“立法院”党团干部吴秉叡,甚至说气话“不支持‘一例一休’,可以不投给民进党”。结果是“劳基法修法”不到一年天怒人怨,民进党从蔡英文、行政机构、“劳动部”乃至民意代表都受伤不少。如今“立法院”临时会马上要召开,排在第一案的,还是“劳基法”的“一例一休修法”。然而这次“修法”的版本,劳团更为不满;不论民进党内部,还是在野党的反弹,也更胜于以往。爱因斯坦有句名言,“天下最愚蠢的,就是不断做重复的事,却期待会有不同结果”。 
(原题为《台“监察院”一巴掌打向行政、立法机构 捂脸的却是蔡英文》)
责任编辑:蒋晨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台湾观察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