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昌冬奥,中国代表团准备好了吗:成绩大概率逊于日韩

徐征 王镜宇/新华社

2018-01-09 18:16

字号
还有整整一个月的时间,2018年平昌冬奥会就将开启大幕。随着四年一届的冬奥会日益临近,争夺冬奥会参赛资格的努力也进入了最后、也是最关键的阶段。
这是2022年北京冬奥会前最后一届冬奥会,在韩国平昌,中国的冰雪健儿们将会交出怎样的成绩单?
2017年11月18日,武大靖(前)在赢得国际滑联短道速滑世界杯首尔站男子500米决赛后庆祝胜利。
有进步但无突破
截至目前,中国已在平昌冬奥会上的30个小项中取得了参赛资格,共有53人获得名额。
中国代表团的传统优势项目短道速滑和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均拿到了满额参赛名额,花样滑冰、速度滑冰、单板滑雪U型场地等项目也早早地拿到了相应的资格。而冰球、雪橇、北欧两项等项目则已确定无缘平昌。
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孙远富在接受专访时表示,和夏季奥运会不一样,冬季奥运会的参赛名额决定的时间较晚,因此目前越野滑雪、冬季两项等队伍仍然奋战在世界杯等国际赛场上,为更多的冬奥会名额而战。
他初步预测,在一月中下旬各类赛事结束之前,中国代表团还能拿到15个左右的名额。
孙远富说:“从整体来看,这次中国代表团的参赛规模应该和上届冬奥会相当或略有提高。在一些项目上有进步,比如自由式滑雪U型场地,在单板平行大回转、雪车、钢架雪车等项目上有望实现‘参赛零的突破’,第一次进军冬奥会。但总体来说没有本质性的突破,中国的参赛名额还是集中在传统项目上。”
孙远富分析说,平昌冬奥会中国代表团参赛形势严峻,成绩预期不高。
他说:“中国具备一定竞争实力的三个项目:短道速滑、花样滑冰和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要么是打分项目,要么是偶然性非常大的项目。这样的特点决定了风险肯定大,运气好的时候可能会有金牌,但拿不到金牌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对此,我们要做好最困难的心理准备。”
2014年2月18日,韩国队队员在索契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3000米接力决赛夺冠后喜极而泣。新华社 图
与日韩仍有差距
孙远富说,与亚洲的传统对手韩国和日本相比,中国在平昌冬奥会上的形势更加严峻。
尤其是韩国作为东道主,其本身在短道速滑等项目上就实力强劲,再加上为了本届冬奥会很早就开始了准备,不出意外的话,韩国代表团在平昌将会有良好表现。
孙远富说:“日本和韩国的总体形势都比我们好。尤其是韩国,在短道速滑这一项上我们就面临巨大挑战,我预计他们正常发挥拿到4-5枚短道金牌的可能性很大,韩国队在这个项目上整体实力已经超过我们。速度滑冰上有例如李相花这样的冬奥会冠军等选手,雪车项目上也有望给韩国带来惊喜。”
同样,日本在花样滑冰、速度滑冰等项目上也有具备夺冠实力的选手,而且日本代表团在雪上项目中也有一批一流选手,例如平野步梦曾夺得2014年索契冬奥会单板滑雪U型场地的银牌。
孙远富预测,日本代表团能够夺得4枚左右的金牌。因此综合考虑,在平昌冬奥会上,中国代表团在成绩上逊于韩国和日本将会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2017年12月21日,国际雪联单板滑雪U型场地世界杯的比赛中,获得单板U型场地男子组冠军日本选手平野步梦(中)、亚军片山来梦(左)、季军户塚优斗在颁奖台上庆祝。 新华社 图
孙远富说:“作为下一届冬奥会的东道主,中国代表团在平昌冬奥会上的表现应该要向上走,但目前来看这样的趋势并不明显。这也真实地反映出我国冬季项目基础差、底子薄,欠账太多。”
在孙远富看来,同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夺取更多金牌的目标相比,“全面参赛”是一个更艰难的任务。
他说:“时间太短了,现在我们运动员、教练、场地、保障团体等等都极其匮乏,在这种情况下实现全面参赛的难度是可想而知的。而且,作为东道主,如果获得的金牌范围还是仅仅集中在短道速滑、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等少数几个项目上,不能拓展到其它项目、尤其是雪上项目上,这样说起来就太勉强了。”
2017年11月27日,总局副局长、党组成员李颖川,科教司司长李业武,总局反兴奋剂中心副主任陈志宇、丁涛,以及科教司、反兴奋剂中心相关部门负责人一行到冬运中心调研冬季项目反兴奋剂工作。 中国冰雪公众号 图
反兴奋剂是重中之重
随着冬运中心领导班子调整之后,冬运中心的反兴奋剂部门也在筹建之中。在一个单项运动管理中心中设立专门的反兴奋剂部门,这样的情况并不常见。
正在筹建的冬运中心反兴奋剂工作部负责人董大宁表示,冬季中心成立反兴奋剂工作部门,就是要打造内控体系,将冰雪运动的22支国家队情况进行梳理,明确职责。同体育总局反兴奋剂中心通力合作,“内外兼顾”、共同发力,杜绝出现兴奋剂事件。
董大宁介绍说,从2017年9月至今已经对冰雪项目的国家队进行了400余次的兴奋剂检测,仅12月一个月,就对16个项目的国家队进行了200余人次的检查,其中重点运动员每个月的检测达到了3次,这是一个极高强度的检测力度。
董大宁说:“这些检测还不包括国际单项组织等机构进行的兴奋剂检测,只是我们国内进行的检测就达到了400余次。进行这些检测,既是加强反兴奋剂工作的举措,也是对运动员的教育。”
此前在体育总局反兴奋剂中心工作的董大宁介绍说,国家队的药品均是统一采购、专人管理的。
反兴奋剂中心每年都会公布可使用药品的清单,作为队伍的管理者和队医,只能给运动员服用在清单之上的药品。甚至在国外训练的队伍,也采取了领队负责制,如要在当地采购,必须要详细记录,作到有据可查。
同时,冬运中心还加强了对运动员的自身教育,要求每名运动员都掌握反兴奋剂的相关知识,例如不得缺席检查、谨慎对待入口的食品药品、避免误服误用等。
董大宁说:“我们通过各种手段对22支国家队进行了现场教学,已经做到了全覆盖。同时针对运动员进行了反兴奋剂的考试,只有通过考试才能够有资格代表中国参加冬奥会。”
“我们要求运动员做到管住腿、管住嘴。就是从运动员自身加强反兴奋剂意识,对自己的身体负责。这是作为一名运动员的基本意识,也是底线意识。”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平昌冬奥会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