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名“泥鳅党”被四川黑龙滩禁钓:曾半年钓空一座水库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

2018-01-12 09:42

字号
危害大
利用违禁药物浸泡过的活泥鳅垂钓,不仅会对黑龙滩水质产生影响,更重要的是,这种钓法是一种掠夺性的钓法,可在短时间内钓光水库里的翘壳,破坏黑龙滩鱼类生态平衡。
处罚轻
一个“泥鳅党”,运气好一晚上能钓上百斤翘壳,按照目前市价50元到100元一斤,这些翘壳能卖五千到一万元。而对他们的处罚是,“有的没收了工具,有的被责令赔偿了几百元鱼类资源损失。”
钓鱼时用的活泥鳅。
四川眉山市仁寿县黑龙滩,川西第一海。23平方公里的水面,蓄水量3.6亿立方,水源不仅养活了仁寿160万人,还是眉山城区、乐山井研等地饮用水源地。
然而最近一段时间,臭名昭著的“泥鳅党”(利用酒、违禁药物浸泡过的活泥鳅,诱钓翘嘴红鲌,俗称翘壳鱼),屡屡光顾黑龙滩。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了解到,2018年以来,不到十天的时间,便查获了8起用泥鳅钓鱼者。
“不光是违禁药物会对黑龙滩水质产生影响,更重要的是,这种钓法是一种掠夺性的钓法,可在短时间内钓光水库里的翘壳,破坏黑龙滩鱼类生态平衡。”仁寿县华丰渔业养殖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阙兴海说,省内多个水库已有先例,“目前,黑龙滩已对18人实施禁钓,其中有12人是‘泥鳅党’。”
用泥鳅诱钓上的翘壳鱼。
疯狂
“泥鳅党”转战黑龙滩,去年大半年抓了80多起

华丰渔业,是黑龙滩水库渔业合作管理团队,其主要职责是协助黑龙滩水库主管部门,对黑龙滩水库渔业资源进行管理。
2018年1月1日凌晨,华丰渔业巡逻人员在巡逻时,发现两名男子正用活泥鳅钓鱼。“现场虽然只有两条翘壳,但每条都在一米左右,是非常少见的‘米级翘壳’,用普通方法很难钓上来。”巡逻人员王国军说。
当天上午,在黑龙滩边一农家乐,巡逻人员又发现了两名“泥鳅党”,“劝说后我们离开,他们又用泥鳅钓,我们上前制止,他们还说不懂这个。”
记者在黑龙滩水库钓鱼须知上看到:严禁使用活饵(泥鳅、鱼、虾等)进行垂钓,违反规定者,没收钓鱼卡、渔具和鱼获,并视情节轻重赔偿资源损失,情节严重者移送渔政、公安机关处理。
但这些规定似乎对“泥鳅党”约束不大,阙兴海说,仅2018年以来,他们便查获了8起非法垂钓。“这种被我们业内不耻的钓鱼方法,从2017年5月左右开始出现在黑龙滩,到2017年底,共发现了80余起。不过,只抓获了十余起。”阙兴海介绍,这些用泥鳅垂钓的人,一开始在重庆兴起,被多个大型水库拒绝后,去年开始转战黑龙滩,“幸好我们发现及时,不然会造成不可挽回的破坏。”
掠夺
曾半年钓空一座水库,全省多地拒绝“泥鳅党”

同为钓鱼爱好者,在阙兴海看来,泥鳅钓法被业内所不耻。“这种钓法,会对渔业资源带来毁灭性打击。”
阙兴海曾在绵阳负责一个大型水库。2016年,该水库迎来了“泥鳅党”,当时管理人员并没在意。结果是,不到半年,这座水库里的翘壳就几乎被钓空了。
“有的人一晚上就可以钓好几百斤,平均5分钟左右就要钓上一条翘壳!”阙兴海说,如果黑龙滩也放任“泥鳅党”,不到半年,黑龙滩的翘壳或许也会被钓空,如果这样,黑龙滩的渔业生态平衡将被打破,渔业资源会受到毁灭性打击。
阙兴海解释说,黑龙滩里有上百种鱼,每种鱼类环环相扣。其中,一种不大的太阳鱼,专门以四大家鱼(鲤鱼、鲫鱼、草鱼、鳙鱼)鱼卵为生,而翘壳这种肉食性鱼类,则是以太阳鱼等小鱼为食。“如果翘壳都被钓没了,那太阳鱼就会疯狂生长,必然抢占其他鱼类的生存空间,最终破坏鱼类生态平衡。”阙兴海说,要在短时间重新恢复生态平衡,是很难的一件事。
记者了解到,从2017年开始,广元白龙湖、简阳三岔湖、绵阳鲁班水库等省内大型水域的管理方,都对“泥鳅党”发出了警告,并加强了巡查管理。
暴利
翘壳70元一斤要预订,临近春节还会越涨越高

1月11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经多方联系,与一名“鱼串串”搭上线,几经确认身份,对方才表示有翘壳鱼可以提供。但因为记者没有提前预约,所以要先联系一下,才能确认有无现货。
10多分钟后,对方表示,有1条12斤的翘壳,有3条3斤左右的翘壳,价格75元一斤。记者表示,其他地方价格是50元一斤,该男子马上反驳:“50元一斤的,肯定不是黑龙滩翘壳,这几天好冷嘛。”
一番讨价还价,该男子表示最低70元一斤,并且需要到黑龙滩自取。“如果要送货到眉山城区,需要加收100元。”该男子说,黑龙滩翘壳的价格一直都很高,临近春节还会越来越贵,甚至会卖到100元以上。“最近查得很凶,钓得本来就少,你如果要鱼需要提前一天订。”
黑龙滩水库渔政管理分站站长梅建聪算了一笔账,一个“泥鳅党”,运气好一晚上能钓上百斤翘壳,按照目前市价50元到100元一斤,这些翘壳能卖五千到一万元。
随后,记者又走访了黑龙滩多家餐馆,店主均表示,翘壳是黑龙滩难得的美味,价格一斤在120元以上。对于翘壳来源,多名店主表示是从钓鱼爱好者处收的。
惩罚
18人被列入黑名单,建议成立综合执法队执法

巨大的利益面前,“泥鳅党”屡屡出没,黑龙滩水库渔政管理分站站长梅建聪也觉得很无奈。
“我们人手少,黑龙滩水域面积23平方公里,但守护人员不过百人,想要24小时全面监控,几乎做不到。”梅建聪说,其次,取证难也是问题,“见有人来巡逻,他们马上把泥鳅倒掉,根本无法取证。当地一些接待点还充当他们的保护伞,帮他们放风。”
梅建聪说,最重要的是,违法成本低,对“泥鳅党”震慑作用不大。
“我们最近抓获了几起‘泥鳅党’,有的没收了工具,有的被责令赔偿了几百元鱼类资源损失。”梅建聪说,“这种力度是很小的。即便是按照相关法律,最多也只能处以5000元以内的罚款。”
“我们欢迎所有爱护黑龙滩的钓友,但对于带有破坏与掠夺性的垂钓方式,我们将坚决杜绝。”梅建聪说,黑龙滩全面禁止泥鳅钓法,并加大了巡查力度。截至目前,已有18人被列入了黑名单,其中有12人是泥鳅党,其余的则是因为电鱼、盗鱼。
梅建聪还建议,希望建立一个联动机制,公安、环保、海事、城管等部门,组成一个综合执法队,“比如发现泥鳅党,就立即使用专业仪器检测泥鳅是否带毒,是否会对水质产生影响。一旦证据成立,警方可介入对其进行严厉打击。”
(原标题:黑龙滩对12名“泥鳅党”禁钓)
责任编辑:谢寅宗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泥鳅党 黑龙滩 生态平衡 禁钓

相关推荐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