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晓群︱狂咎之骄天下之士

俞晓群

2018-01-19 15:1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隋书》记载“狂咎”,针对君臣故事最多,即君轻天下或为臣骄衿,有五例:
其一,陈司空侯安都,自以有安社稷之功,骄矜日甚,每侍宴酒酣,輙箕踞而坐。尝谓文帝曰:“何如作临川王时?”又借华林园水殿,与妻妾宾客,置酒于其上,帝甚恶之。后竟诛死。
其二,东魏武定五年,后齐文襄帝时为世子,属神武帝崩,秘不发丧,朝魏帝于鄴。魏帝宴之,文襄起儛。及嗣位,又朝魏帝于鄴,侍宴而惰。有识者知文襄之不免。后果为盗所害。
其三,神武时,司徒高昂尝诣相府,将直入门,门者止之。昂怒,引弓射门者,神武不之罪。寻为西魏所杀。
其四,后齐后主为周师所迫,至鄴集兵。斛律孝卿劝后主亲劳将士,宜流涕慷慨,以感激之,人当自奋。孝卿授之以辞,后主然之。及对众,默无所言,因赧然大笑,左右皆哂。将士怒曰:“身尚如此,吾辈何急!”由是皆无战心,俄为周师所虏。
其五,炀帝自负才学,每骄天下之士。尝谓侍臣曰:“天下当谓朕承藉余绪而有四海耶?设令朕与士大夫高选,亦当为天子矣。”谓当世之贤,皆所不逮。《书》云:“谓人莫己若者亡。”帝自矜己以轻天下,能不亡乎?帝又言习吴音,其后竟终于江都,此亦鲁襄公终于楚宫之类也。
《旧唐书》与《新唐书》中,不知因何缘故,均未见“狂咎”记载,《宋史》中却有多例:
其一,宣和六年,御楼观灯,时开封尹设次以弹压于西观下,帝从六宫于其上,以观天府之断决者,帘幕深密,下无由知。众中忽有人跃出,墨色布衣,若寺僧童行状,以手画帘,出指斥语。执于观下,帝怒甚,令中使传旨治之。箠掠乱下,又加炮烙,询其谁何,略不一语,亦无痛楚之状。又断其足筋,俄施刀脔,血肉狼籍。帝大不悦,为罢一夕之欢,竟不得其何人,付狱尽之。(箠,读chui二声)
七年八月,都城东门外鬻菜夫至宣德门下,忽若迷罔,释荷担向门戟手,出悖詈语。且曰:“太祖皇帝、神宗皇帝使我来道,尚宜速改也。”逻卒捕之,下开封狱,一夕方省,则不知向之所为者,乃于狱中尽之。
其二,建炎二年十一月,高宗在扬州,郊祀后数日,有狂人具衣冠,执香炉,携绛囊,拜于行宫门外。自言:“天遣我为官家儿。”书于囊纸,刻于右臂,皆是语。鞫之不得姓名,高宗以其狂,释不问。明年二月,金人犯维扬。三月,有明受之变。(鞫,读ju一声)
其三,绍兴元年四月庚辰,阆州有狂僧衰绖哭于郡谯门曰:“今日佛下世。”且言且哭,实隆祐太后上仙日云。阆距行都万里,逾月而遗诏至。
其四,淳熙十四年正月,绍兴府有狂人突入恩平郡王第,升堂践王坐曰:“我太上皇孙,来赴。”郡鞫讯,终不语,亦狂咎也。是冬,高宗崩。明年八月,王薨。
其六,绍熙二年十二月庚辰昧爽,成都府有人衰服入帐门,大呼阃帅京镗姓名,亦狂咎也。(阃,读kun三声)
责任编辑:彭珊珊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阴阳五行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