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媒体走转改丨陕西勉县道德银行:一场量化道德的乡村试验

国际在线

2018-01-16 22:40

字号
咸河村道德积分银行 段晓蕊 摄
2017年 8月10日,陕西省汉中市勉县武侯镇咸河村建起汉中首家“道德积分银行”,81岁的齐仁新从“行长”谈忠孝手里接到一箱饼干,这由一本红色存折兑换而来的物品成为齐仁新道德标杆的又一例证。
道德银行背后的涓涓善行
勉县咸河村现有贫困人口78户185人,贫困发生率16.1%,随着精准扶贫的深入开展,部分贫困群众怕苦怕累,出现“等、靠、要”思想严重等“精神贫困”现象,同时也涌现了自立自强、孝老爱亲、勤劳致富等好现象。“咸河村成立‘道德银行’,让好人干好事有奖励,乐于干好事,带动乡村文明风尚。”武侯镇党委副书记汤嘉道破设立“道德积分银行”缘由。
齐仁新接受国际在线陕西频道采访。段晓蕊 摄
齐仁新就是好人做好事的鲜活例子,自退休以来,他每年积极组织村民修缮、清理古老水井。谈及原因时,齐仁新说:“我年纪大了腿脚也不好,但是不收拾,大家都吃不到好水。我组织大家一起收拾,现在大家都吃得上安全干净的水。”
齐仁新介绍,水井每年至少需要掏洗2次。工作时,需要快速舀出存水,清理淤泥及杂物,再将地下渗水浑浊部分舀出,这一过程全部完结约需连续工作10小时,保证了周边38户130余人的吃水安全。
在齐仁新看来,这些都是他应该做的事,无论是否有奖励他都会一如既往。同组村民齐彩玉可不这么认为,在齐彩玉眼里,齐仁新是大好人,“我们现在水质特别好,烧水都没有水垢。”齐彩玉满心感激地说。
在咸河村“道德银行”台账中,清楚的记录着村民的义行善举——彭发新义务维修饮水管道,拟记2分;杨森主动清理水池,拟记2分……这本村民的“道德账”越积越多,存入善行,取出的不只是物质奖励,更是村民们传承美德的内生动力。
善行之外 谁来量化道德?
“道德银行”成立后,也曾有人质疑,道德能否量化?谁来量化?
针对这一问题,勉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杨永康介绍,“道德积分银行”的评定委员会由村“两委”成员、党员代表、群众代表组成,定期评定身边的好人好事。尊老爱幼、拾金不昧、协调解决邻里矛盾纠纷等行为积2分至5分不等;被评上“好媳妇”“好婆婆”“五好家庭”的积15分;上了“善行义举榜”的积20分。同时,对于不道德、不文明、有损集体利益的群众行为,经评定,扣除相应积分。
道德积分兑换实物一览表 段晓蕊 摄
“道德积分银行”的“行长”由村民推选。村民可以按照1积分等于1元的比例,在“道德积分银行”里换取各类商品,所需费用由村办公经费补贴。
村民可通过三种渠道“存入”善行,其一是个人自荐,通过“申报—核实—登记”流程,上报自己的事迹。其二是群众举荐,通过日常登记举荐、召开会议集中举荐、发放推荐表实名举荐、设立好人好事举荐箱广泛推荐等方式,鼓励村民举荐身边的好人好事。其三是组织推荐,对优秀党员群众、先进典型和获得各级荣誉的先进个人予以推荐登记。
量化道德能否“扶起”道德
“道德积分银行”着眼于治本,将“孝”“善”“信”“勤”“俭”“美”写入村规民约,对于违反村规民约的群众予以扣分,上“道德黑榜”,让村规民约有了约束力,有效规范村民行为,倡导文明新风。
在勉县周家山镇留旗营社区一直从事老年服务工作的付玉娥为该社区现任老年协会会长,她常年组织志愿者队伍为村里的老人剪头发、洗澡、洗衣服,用平凡诠释道德的力量。谈及“道德积分银行”的奖励制度,付玉娥坦言:“道德积分银行就是为了更好的传承美德。这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现在有明确的制度和完备的体系,能够更好的激励大家一起来做善事。使个人思想提高,家风变好,整个社区更和美,社会也更加和谐。”
留旗营社区道德银行积分台账 段晓蕊 摄
“道德积分银行”充分调动乡贤、党员干部、道德模范、“两代表一委员”的积极性,发挥了乡贤会、红白理事会、老年协会等村民自治组织的作用,充实了基层治理力量,同时激发村民参与社会管理、建言献策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咸河村以前是有名的 “后进村”。建立“道德积分银行”后,做好事有褒奖,做坏事被扣分,逐渐形成了以“从善为荣、行恶为耻”的民风,平均每个月登记好人好事20余起,群众参与面达50%以上。据介绍,勉县现已建成120余家“道德积分银行”,2018年将实现198个村(社区)全覆盖。
据了解,近年来全国各地出现的类似“道德银行”并不少见,2012年1月7日,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望月湖社区创建全国首家道德银行; 2015年 四川自贡沿滩新城龙湖远达社区成立社区“道德银行”;2017年南京打造“时间银行”互助养老新模式等。这些类似的机构都有各自的特征,然而在政策机制完备方面,勉县“道德积分银行”涵盖了“六积”即“积孝”“积善”“积信”“积勤”“积俭”“积美”,这些方面有效结合道德与法制助力精神文明建设。截至目前,勉县“道德积分银行”树立、表彰 “脱贫致富示范民星”56人,1800余名群众获得“道德积分”。
杨永康认为,“道德积分银行”让道德成为了增加个人荣誉感的最佳砝码,让好人在奉献社会的同时,得到精神鼓励、物质奖励、政治关爱、生活帮扶,实现了美德奉献和关爱回馈机制的闭合运行,激发村民自觉地融入崇善、向善、乐善、行善的行列中,真正“扶起”了道德。 
(原题为《陕西勉县道德银行:一场量化道德的乡村试验》)
责任编辑:蒋晨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道德银行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