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杉︱过去两年上拍的西夏文文献

高山杉

2018-01-24 15: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西夏文文献的大规模上拍,首见于2014北京德宝古籍秋拍(2014-11-23)。在《关于韦力先生拍到的西夏文残经》(《澎湃新闻•上海书评》,2017-10-25)中,我对德宝的拍品以及对其研究的现况做过初步的综述。此后整个的2015年,古籍拍场上没有出现任何西夏文的东西(赝品不算)。但是,中国国家图书馆却在这年的5月从宁夏私人手中购入一大批西夏文文献(图1),总计18包,印本和写本都有,其中包含较为完整的8册,剩余的均为残页,有数百张之多(全桂花《入藏西夏文古籍回顾》,《文津流觞》2016年第3期)。这批文献目前尚在整理当中,已经发表的研究成果有史金波先生写的《凉州会盟与西夏藏传佛教——兼释新见西夏文<大白伞盖陀罗尼经>发愿文残叶》(《中国藏学》,2016年第2期)
图1 中国国家图书馆于2015年5月从宁夏私人手中收购的西夏文文献
直到北京启石2016首届艺术品秋季拍卖会“佛光普照”专场(2016-11-13),才又再次上拍西夏文文献,拍品是定名为“西夏文金刚经”的经折装西夏文刻本残页二折。
第一折是拍品第0545号(图2,http://auction.artron.net/paimai-art0060540545/)
图2 北京启石2016首届艺术品秋季拍卖会上拍的西夏文刻本残页第一折
第二折是拍品第0546号(图3,http://auction.artron.net/paimai-art0060540546/)
图3 北京启石2016首届艺术品秋季拍卖会上拍的西夏文刻本残页第二折
启石这场拍卖我没去。从雅昌艺术品拍卖网上传的图版看,残页文字上部嵌有密宗的金刚拳印图和汉字音写的梵语真言“唵哑吽”,与韦力先生在德宝拍得的第四个标的里的两折残页显然都是出自同一部书,而且在内容上不重复。韦力先生拍得的两折,经我研究定为《瑜伽焰口》。有意思的是,启石第0546号的右侧还保留有折缝处的汉字书名简称“焰口”两字的左半以及汉字版数“八”字的左半,证明我的研究是完全正确的。有朋友指出,单从汉字“唵哑吽”的字体看,此书应为元刻。我觉得它极有可能就是管主八在元大德十年(1306)印施的西夏文《焰口施食仪轨》。启石的这两折《焰口》都是从5万元起拍,可惜最后都流拍了。
一年以后,在北京百衲2017秋季拍卖会“法宝圆通——佛经、道书等宗教文献”专场(2017-12-14)上,又出现过一折西夏文刻本《焰口》(图4,拍品第1002号:http://pmgs.kongfz.com/detail/136_829146/),内容、字体和版式与启石0546号都相同,但保存得更为完整。可能是做了托裱的缘故,也可能是做托裱前就已破损,百衲的这折《焰口》已经看不到右侧中缝的汉字“焰口八”。此折从1000元起拍,场外电话委托和场内买家争抢激烈,最终以3万8千元落槌。韦力先生当年在德宝拍下他的两折仅花了8000元,而三年以后这个价格只不过是百衲这一折的零头而已。
图4 北京百衲2017秋季拍卖会上拍的一折西夏文《焰口》刻本残页
在北京百衲拍卖会之前,2017泰和嘉成春季艺术品拍卖会“古籍善本•金石碑版”专场(2017-06-04),上拍过一部西夏文密教写卷《喜金刚现证如意宝》(图5),为拍品第2368号(http://www.thjc.cn/web/auctionShow/viewAuctionItem?auctionItemId=86972&fromPage=)
图5 2017泰和嘉成春季艺术品拍卖会上拍的西夏文写卷《喜金刚现证如意宝》
此书的照片曾由清华大学的刘石先生转给中国社科院民族所的聂鸿音先生,聂先生的学生李若愚根据照片写了一篇《<喜金刚现证如意宝>:元帝师八思巴著作的西夏文译本》(《宁夏社会科学》,2016年第5期),从内容比勘为元帝师八思巴(1235-1280)作品的西夏文译本。但是,种种迹象表明,此书毋宁说更像是八思巴之前的作品才是。写卷拍卖时我在现场,录下了整个的竞拍过程。书从75万元起拍,到200万落槌,如果算上佣金的话,一共是230万。
晚于泰和嘉成21天,北京启石2017文物艺术品拍卖会“翰林子墨——古籍文献”专场(2017-06-25)上拍了《圣胜慧到彼岸功德宝集偈》西夏文刻本残页三折(图6;拍品第832号:http://auction.artron.net/paimai-art0067210832/)。此书原为宁夏藏家米向军先生佑啟堂的藏品。在2017年3月出版的《宁夏社会科学》2017年第2期上,刊行过段玉泉(宁夏大学西夏学研究院)先生和米先生合写的《新发现的西夏文<圣胜慧到彼岸功德宝集偈>残叶考》,文中对上述三折残页做过译释,证明其为此前从未发现的《圣胜慧到彼岸功德宝集偈》西夏文译本第14品中的几首偈颂。
图6 北京启石2017文物艺术品拍卖会上拍的三折西夏文《圣胜慧到彼岸功德宝集偈》刻本残页
没想到论文发表三个月后,残页居然就被藏家送拍了。在启石的拍卖图录中,该期《宁夏社会科学》的封面和封底,以及那篇三页篇幅的论文也被印在里面。大概是靠论文的“保驾护航”,残页最后拍出了11万5千元的高价。与拍卖差不多同时,段先生成功申请了以米先生所藏60多件西夏文献和文物为研究对象的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宁夏佑啟堂藏西夏文文献研究》。我们非常希望段先生能够尽快刊布佑啟堂的藏品目录以及他的研究成果。
在2017年底,除了上述百衲上拍的西夏文《焰口》之外,泰和嘉成和中贸圣佳也有西夏文文献上拍。先是在2017泰和嘉成秋季艺术品拍卖会“古籍文献•金石碑版”专场(2017-12-17)上,重新上拍了德宝在2014年以69万拍出的那部西夏文字书刻本(拍品第2492号:http://www.thjc.cn/web/auctionShow/viewAuctionItem?auctionItemId=98884&fromPage=auctionResult)。此书这次从160万起拍,最后的落槌价加佣金高达约226万元。
中贸圣佳2017秋季艺术品拍卖会“万卷——古籍善本”专场(2017-12-21)更是特别摆出“西夏遗珍”版块,一次上拍西夏文标的20个(第1148号—第1168号,其中第1165号为汉文写本),全部高价拍出,无一流拍,力压三年前仅仅上拍9件的德宝,成为中国乃至世界古籍拍卖史上最大的一次西夏文文献拍卖。
其实稍微留意一下的话,就会发现中贸圣佳的这批东西,与德宝的拍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应该就是同一卖家或者货源相同的不同卖家送拍的。比如第1151号“大寒林佛母版画”(图7),在韦力先生拍到的残经中也夹杂有类似的版画残页(图8)
图7 大寒林佛母版画
图8 韦力先生于2014年底从德宝拍到的西夏文佛经版画残页
第1152号所谓西夏刻敷色本“佛说法图”(图9),极有可能就是韦力先生拍到的《佛说寿生经》前面的扉画。
图9 西夏刻敷色本佛说法图
第1155号西夏文刻本“佛说大白伞盖总持陀罗尼经”二纸(图10),与郑顺通先生从德宝拍到的蒙古时期所刻同书残页(参看史金波先生写的《西夏文<大白伞盖陀罗尼经>及发愿文考释》,初刊于《世界宗教研究》2015年第5期,后收入《瘠土耕耘——史金波论文选集》,第541-550页)在字体和版式上相似,如果不是从同一部书中掉落的零页,至少是同一种印本的散页。
图10 西夏文《佛说大白伞盖总持陀罗尼经》刻本残页
总而言之,上述从2014德宝到2017中贸圣佳所有拍卖会上出现的西夏文文献,乃至国图购藏的那批西夏文文献,极有可能都是同一卖家或者拥有同一货源的不同卖家售出的。相信将来随着新信息的披露,会有弄清它们的出土地点和出土方式的时候。
在文章最后,我还想单独挑出中贸圣佳的最后一件拍品,也就是第1168号西夏文蝴蝶装刻本“观无量寿佛经疏”的5张残片稍做深入的探讨。确如拍卖图录所说,1168是《观无量寿佛经》(畺良耶舍译,一卷,简称《观经》)的注疏,其中经文使用阴刻,而注疏则使用阳刻。这种经文阴刻、疏文阳刻的形式,在传世的宋元汉文刻本中并不常见,反而多见于西夏故地出土的汉文文献中,比如《俄藏黑水城文献》第4册中的宗密《圆觉经略疏》刻本残页(俄TK251),《中国藏黑水城汉文文献》第8册中的《圆觉经疏钞随文要解》刻本残页,以及《拜寺沟西夏方塔》和《西夏方塔出土文献》中的宗密《圆觉经略疏》刻本残册。《观经》至今没有发现梵文原本和藏文译本,只出土过回鹘文译本的断简,而这个译本多半也是从汉文本重翻的。鉴于《观经》最远只能追溯到汉译本,有学者甚至怀疑它是一部中国人伪造的佛书。不管真伪与否,《观经》至今最远只能追溯到汉译本这一点,还是很值得注意的。因为这就提醒我们,这部新发现的西夏文《观经》注疏,应该是翻自某部汉文的注疏。不过,《观经》的汉文注疏有很多,现存天台宗智顗、三论宗吉藏、净土宗善导等隋唐人的注疏,以及天台宗知礼、律宗元照等宋代人的注疏,那么西夏文残片到底属于哪一部书呢?
研究结果表明,哪一部都不是。在《俄藏黑水城文献》第3册中,收有一部《观无量寿佛经甘露疏科文》刻本残卷(俄TK148)。《观无量寿佛经甘露疏》(简称《甘露疏》)的作者是北宋弘扬净土宗的僧人宗坦(1039-1114;生平见《莲宗宝鉴》、《补续高僧传》、《净土圣贤录》等书)。《甘露疏》早已散佚,仅在后人的作品(如《莲宗宝鉴》等)中有片段的引用。黑水城出土的这卷科文,原书一共十六纸,卷首第一纸全缺,第二纸微残,其余十四纸完好,从中可以了解《甘露疏》的基本内容和骨架。如果西夏故地曾经流行过《甘露疏科文》,那么按理说也应该流行过《甘露疏》本身才是。在1168中,有一张残片(见下文图12)正好保存了版心上的书名简称和卷次的右半。从残字看,正是“甘露疏下”(李范文《夏汉字典》初版第3748,3611,5596,4625号字;下面再引李书西夏字序号,只在括号里标出号码)四字的右半。单靠这一点,就基本锁定了1168的内容。
从引用的阴刻经文看,5张残片是注释《观经》卷末第十六观中“下品中生”和“下品下生”的有关部分。这部分的经文全文如下,带下加线者是残片中引用的阴刻经文:
阿难及韦提希,下品中生者,或有众生毁犯五戒、八戒及具足戒,如此愚人,偷僧祇物,前僧物不净说法,无有惭愧,以诸恶法而自庄严,如罪人,以恶业故应堕地狱,命地狱众火一时俱至。遇善知识,以大慈悲即为赞说阿弥陀佛十力威德,广赞彼佛光明神力,亦赞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此人闻已,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地狱猛火化为凉风,吹诸天华,华上皆有化佛菩萨迎接此人,如一念顷,即得往生七宝池中莲华之内。经于六劫,莲华乃敷,当华敷时,观世音、大势至以梵音声安慰彼人,为说大乘甚深经典,闻此法已,应时即发无上道心,是名下品中生者。
佛告阿难及韦提希,下品下生者,或有众生作不善业,五逆十恶,具诸不善,如此愚人,以恶业故应堕恶道,经历多劫,受苦无穷。如此愚人,临命终时,遇善知识种种安慰,为说妙法,教令念佛。彼人苦逼,不遑念佛。善友告言,汝若不能念彼佛者,应称归命无量寿佛,如是至,令不绝,具足十念,称南无阿弥陀佛。称佛名故,於念念中,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命终之时,见金莲华犹如日轮住其人前,如一念顷,即得往生极乐世界。於莲华中,满十二大劫,莲华方开。当华敷时,观世音、大势至以大悲音声,即为其人广说实相,除灭罪法。闻已欢喜,应时即发菩提之心,是名下品下生者,是名下辈生想,名第十六观。

下面再把每张残片逐一解读一下。为了论述方便,我把这些残片按照在经文中出现的顺序重编为A到E共五个号。
图11 西夏文《甘露疏》刻本残片A
残片A(图11)存五行,前四行基本可以释读。第一行阴刻经文前四字“佛”(2852)、“阿”(3654)、“难”(4693)和“及”(4444),即经文“佛告阿难及韦提希”中的“佛”、“阿难”和“及”。第五字仅存上半,正是“韦提希”的“韦”(5574)
第二行阳刻疏文八字“二解文四一生因明”(4027,5390,4797,2205,0100,5435,3316,2149),即《甘露疏科文》该处“次释(四)”下的“一明生因”。
第三行为阴刻经文。第一字是“五”(1999)。后二字残。第四字是“戒”(3740)。第五字和第六字为“及”(1906)和“具”(1602)。显然就是经文“毁犯五戒、八戒及具足戒”中的“五(戒)”、“(八)戒”、“及具(足戒)”。根据经文和残留笔画,可以发现第二、第三两字正是“戒”(3740)和“八”(4602)
第四行也是阴刻经文,存六字。前四字“前”(1778)、“僧”(1489)、“物”(0981)、“盗”(3780),即经文“盗现前僧物”中除去“现”字的四字。后二字是“不净(1918,4751),即“不净说法”中的“不净”。
图12 西夏文《甘露疏》刻本残片B
除了上面已经提过的版心上的四字“甘露疏下”之外,残片B(图12)存字四行。第一行为阴刻经文,存五字。前四字“自身庄严”(1245,1546,0542,0516),即经文“以诸恶法而自庄严”中的“自庄严”。最后一字“此”(5354),即经文下一句“如此罪人”中的“此”。
第二行为阴刻经文,存“欲时地狱众火”(1101,0705,0726,1605,3119,4408)六字,即经文“命欲终时,地狱众火一时俱至”中的“欲……时,地狱众火”。
第三行为阳刻疏文,可辨者有“后苦经相现遣”(2503,5566,2458,5498,4184,5089)六字,文义待考。
第四行为阳刻疏文,存“偷僧祇物者十方僧”(1855,1489,4807,0981,3583,1040,3349,1489)八字。
图13 西夏文《甘露疏》刻本残片C
残片C(图13)只有一行。阴刻经文“化清凉风为”(5834,1638,0151,2302,2226)五字,即经文“地狱猛火化为凉风”中的“化为凉风”。最后还有阳刻疏文一字,似是“我”(2098)字。
图14 西夏文《甘露疏》刻本残片D
残片D(图14)属于注释“下品下生”的部分。第一行阳刻疏文仅存前二字左半。第一字可能是“后”(2503),也可能是“明”(2149)。第二字可能是“文”(4797)。中间两行是阴刻经文。第一行“五逆诸不善”(1999,0563,0968,1918,2636),即经文“五逆十恶,具诸不善”里的“五逆”和“诸不善”。第二行“多劫经历”(5414,4740,5250,0013),即经文“经历多劫受苦无穷”中的“经历多劫”。第四行阳刻疏文保存完整的第一字是“后”(2503)
图15 西夏文《甘露疏》刻本残片E
残片E(图15)存四行。第一行右上角阳刻疏文“修”(1986)、“遇”(0019)二字,正是《甘露疏科文》该处“后遇修净因”的“遇修”。
第二行阴刻经文,前二字“妙法”(3228,0467)完整,后二残字似是“说”(5612)和“为”(5113),即经文“为说妙法”。
第三行阴刻经文,存“言云汝若”(1045,1279,4028,4978)四字,即经文“善友告言,汝若不能念彼佛者”中的“告言”和“汝若”。
第四行阴刻经文,第一字“心”(2518)清晰可辨。第三字当为“声”(1586)字右半。显即经文“如是至心,令声不绝”里的“心”和“声”。
由于《甘露疏》的汉文原本早已散佚,这几张西夏文译本的刻本残片也未见于以前的考古记录,其版刻形式又是非常特殊的经文阴刻和疏文阳刻,而且还是无底价起拍,我就想能不能把它们都拍下来。碰巧拍卖当天是我的生日,如果侥幸能够拍到的话,也算送自己一份生日大礼。于是,在友人王东辉先生的帮助下,我得以借用中国书店李泽明先生的牌子参加竞拍。但是,没想到这么几张没头没尾的残页,竞买的过程居然非常激烈,很快就超过了我的心理价,最终以74750元(含佣金)的高价成交。要是放在三年前的德宝,这个价格肯定是不会出现的。可见在过去的几年中,大家已经充分认识到这批西夏文文献的真实性和重要性。
责任编辑:彭珊珊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西夏文献,拍卖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