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大选|民粹主义政党崛起,政局走向有“高度不确定性”

澎湃新闻记者 孙梦文 实习生 王尔诺 沈馨妍

2018-03-06 14:2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去年大选后,荷兰完成组阁用了208天,德国用了161天。3月4日进行议会选举后,意大利能用多长时间完成组阁,答案是不确定。
由于没有任何一个政党或党派联盟获得超过40%的选票,意大利在产生“悬浮议会”之后,各方需协商联合组阁事宜。
而眼下,更让支持欧盟的人担心的是,民粹主义政党在意大利大选中的崛起。根据意大利内政部网站当地时间5日晚公布的选举结果,尽管中右翼联盟的得票率最高(37%),但这一党派联盟中持民粹主义立场的联盟党,在众参两院均以超过17%的得票率超过前总理贝卢斯科尼领导的意大利力量党(14%),成为中右翼联盟的主力。
3月5日,在意大利米兰,联盟党领导人马泰奥·萨尔维尼出席新闻发布会。持民粹主义立场的联盟党在参众两院选举中分别以17.64%和17.39%的得票率超过前总理贝卢斯科尼领导的意大利力量党,成为中右翼联盟的主力。新华社 图
另一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党更是在参众两院中各赢得超过32%的选票,成为得票率最高的单一政党。
如果再加上中右翼联盟中的意大利兄弟党,几个反对移民、持欧洲怀疑论等民粹主义理念的政党加起来的支持率将超过50%。接下来,意大利是将出现一个民粹主义的政党联盟,还是回归中右翼、中左翼共同执政的老路?分散的选票将在未来考验意大利的政治选择。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欧洲学会意大利研究分会秘书长孙彦红6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意大利的未来走向存在“高度的不确定性”,现在没有哪个党派拥有优先组阁权,各党派可以进行非正式的接触磋商,待议会正式运转后,由总统授权一个党派的领袖尝试组阁。
两个民粹主义政党或领导组阁
根据意大利2017年通过的新选举法,只有在选举中实际得票数超过40%的党派或党派联盟才有资格组阁。因此,在此次选举中,中右翼联盟即使获得37%的最高得票率,依然必须和其他政党联合才能组阁。
新一届参议院和众议院将在3月23日召开首次会议并分别选出新议长。未来3周,参与组阁的各党派代表将进行磋商,3月底进入组阁阶段。
不过,舆论普遍认为,意大利的组阁之路不会平坦。接下来,意大利总统将不得不出面咨商各党派组成大联合政府,意大利预计将出现类似于去年9月德国大选后政府“难产”的漫长等待情况。而如果谈判未果,意大利甚至要重新召集选举。
选举过后,联盟党和五星运动党均表现积极,都希望能够负责组建新政府。
据美国有线新闻网(CNN)5日报道,尽管并未获得绝对多数,联盟党党首萨尔维尼5日称,大选是中右翼联盟的胜利,他们将筹组新政府。他还宣称,为自己身为一名民粹主义者而“骄傲”,因为“民粹主义才是真正聆听民众心声的”。
而此前不愿与其他政党组成联盟参加选举的五星运动党,在选举后,该党党首迪·马奥也表示,愿意与所有政党举行会谈,商讨组阁事宜。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该政党获得了意大利南部相对贫困地区的新选民的支持,这些选民对机构腐败、经济不景气、难民问题感到愤怒。CNN甚至称,在意大利南部,每两个人就有一个人支持该党。
民粹主义政党支持率在意大利的激增,已经让外界将其与英国脱离欧盟、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拿来比较。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欧洲学会意大利研究分会秘书长孙彦红对澎湃新闻分析称,看单党得票率,五星运动党、联盟党、意大利兄弟党三个民粹主义政党加起来已经超过50%。这意味着投票选民中有一半以上的人支持民粹主义政党或极端政党,西欧国家中,意大利极端政党在大选中的表现是最突出的,这说明过去几年意大利民粹主义的成长相当有土壤。
民粹主义缘何在意大利崛起?
CNN称,根据选举结果,不仅五星运动党成为议会第一大党,联盟党在众议院的议席数也将是上届的6倍,从22席蹿升至123席。
意大利的民粹主义政党为何发展的如此迅速?
在孙彦红看来,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是经济的长期低迷。“2008年经济危机以后,意大利从2015年才正式进入经济复苏的轨道,但是经济增长幅度明显低于欧元区平均水平,是受金融危机冲击最为严重的欧盟国家之一。”孙彦红认为,对选举影响最大的是失业问题。当前,意大利总体失业率在11%左右,青年失业率仍在30%以上(过去两年最高峰时甚至达到40%)。“经济长期低迷让选民对执政党和传统政党感到失望。这也是五星运动党获得青年人支持的重要原因。”
另一个原因则是难民问题。意大利紧邻北非,难民偷渡现象严重。欧盟在2016年出台了“难民分摊”政策,但这个政策并没有真正落实,意大利作为前沿国家,认为欧盟没有提供好的解决方案。“几个极端政党,尤其是联盟党和意大利兄弟党,都是非常尖锐地反对移民和难民的。而传统政党虽然对于欧盟的难民政策有不满,但是在处理难民问题上并未采取激进措施。”孙彦红说, “在选举宣传时,极端政党往往把国内的经济问题和难民问题归因到欧洲一体化和欧盟,认为是欧元区实施的财政紧缩政策加剧了本国的经济困难,同时是欧盟层面失效的难民政策导致意大利饱受难民问题困扰。”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中西法律文化比较问题专家、意大利选民伊万刚刚从意大利回来。伊万对澎湃新闻描述称,根据他的观察,意大利大部分的人都喜欢五星运动党和联盟党。
在伊万看来,“这些政党成员很多是年轻人,并且没有政府工作经验,他们是新人。我们认为应该相信他们,给他们一个机会。因为我们看别的党,比如(现执政党)民主党和贝卢斯科尼的力量党,这些政党党员以前已经有过做领导人、政府官员的机会,但是他们干得不好。难民危机、经济不景气让很多老百姓有了这样的认识。所以现在对于五星运动党的这些年轻人,需要给他们一些机会。”
伊万还提到民粹主义政党的竞选策略。现在意大利政府人士、领导人工资特别高,所以五星运动党就主张让政府的人少拿点,用来补助老百姓的失业问题,帮助小业主发展。联盟党也是直击社会顽疾,据伊万介绍,难民问题现在是意大利很严重的一个问题,仅都灵一个城市,就有很多从非洲来到意大利的难民和移民;以前难民很少达到的农村区域,现在也有。“老百姓认为现在社会没有那么安全了。联盟党就承诺要给移民很严格的要求和标准,来保护老百姓的安全。”
伊万总结道,经济和难民问题两个因素在选民态度上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可能比德国还要曲折的组阁历程
但民粹主义政党真的要执掌意大利,难度仍然很大。BBC分析称,在组建政府的过程中,五星运动党必须找到联盟伙伴,缺乏合作经验可能成为他们寻求联盟时的不利因素。
伊万也认为,上述两个政党的共同点是没有长期的政治经验,“都是从零开始”。尽管五星运动党在市级选举中拿下过罗马、都灵等重要城市,但是它们在治理上还没有体现出已经伸开了拳脚。
事实上,五星运动党成员在分别赢得罗马和都灵的市长选举后,上任的表现却频遭质疑,被要求辞职的呼声愈发强烈。
那么,五星运动党会不会与坚持反移民的联盟党走到一起,组建一个民粹主义的议会多数政党联盟?
伊万分析道,“要跟‘五星运动’一起合作(的政党),可能会不太甘心。因为它们(‘五星运动’)的行为有点奇怪,不是很可靠。”
孙彦红认为,并不能排除民粹主义政党上台的可能性,但是,“未来一段时间,意大利传统政党还是会努力尝试组建联合政府,虽然难度很大。另外,在组阁过程中,总统的协调角色极其关键。”孙彦红说,中右翼联盟和中左联盟组成大联合政府,这在2013年大选后即出现后,不过即便组建成,新政府的执政能力也会很弱,因为是“大杂烩”政府,各方意见存在较大分歧。而目前,属于中左联盟的执政党民主党已经明确表示不会与极端政党共同执政,这使得中右和中左联盟以目前的党派构成直接联合起来不太可能。
而伊万认为,“如果‘五星运动’并不参加新政府,对老百姓来说,会(因为辜负民意)有一个很大的冲突。”
在孙彦红看来,“意大利处于这样一种状况:旧病未愈,又添新愁。实际上,虽然经济已经开始复苏,但是结构性改革停滞、高公债、基础设施投资严重不足、政治体系效率低下等根本问题仍然存在,而且几乎所有政党在此次大选中都未针对这些问题提出有力的解决方案。现在又选出了悬浮议会,新政府何时能组建成、能否组建成都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同时,极端政党得势又会对投资者信心造成一定的冲击。……尽管几个极端政党很难谈到一块儿,但是如果真谈拢了,这个糟糕的结果必然会对欧洲金融市场造成冲击,引起国际社会对欧洲一体化的极大担忧。”
“意大利不能脱离欧盟,意大利现在有一个机会变为欧盟的领导、一个主要的国家。欧盟的方向肯定是联合、多样化的,但是需要找一个新的合作方式。西班牙、英国、德国都有一些问题,但这只是一个文化的问题,民粹主义政党把一些事情变得特别尖端。从政治制度上说,我们或者可以脱离欧盟;但是从文化制度上说,我们脱离不了欧盟,因为我们有一个共享的历史。我们只需要一个新的方式。对于很多老百姓,欧盟问题、欧元区改革也是个很复杂的问题,他们更关心的是民生和移民问题。”伊万说。
孙彦红总结道,在接下来的组阁磋商阶段,是否支持欧洲一体化、对欧元持何种态度、对国内经济政策的看法(比如减税问题),还有如何应对移民难民等将会继续成为党派间讨价还价的焦点。各党派要在针锋相对的竞选立场中寻求妥协点是很困难的。
“意大利新政府组建可能比德国还要曲折,未来政局走向存在很大不确定性。目前,在意大利,并没有像(德国总理)默克尔那样的在国内政坛和欧盟层面都有足够话语权的强势政治人物”。孙彦红说。
责任编辑:茹存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意大利,议会选举,民粹主义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