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青青︱《你的名字。》与《冰果》中的日本地方政治

沙青青

2018-04-05 12:5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若论近三年来最卖座的日本电影,动画导演新海诚于2016年推出的《你的名字。》自是当仁不让。这部现象级的动画电影不仅在日本夺得了超过两百五十亿日元的票房收入,在中国市场也取得了近六亿人民币的高票房。伴随着电影的流行,片中女主角宫水三叶的家乡糸守町所在的飞驒地区,也成了所谓“圣地巡礼”的热门观光之选。片中的“糸守町”虽属虚构,但根据故事设定以及电影中所透露的大量细节,可大致确定故事发生地就在岐阜县的飞驒地区,具体位置应为现实中的飞驒市至高山市一带。而女主角三叶家宫水神社的原型,就是高山市的日枝神社。
日本虽为岛国,但也有八个内陆县(即无任何海岸线的地区),岐阜县便是其中之一。今日岐阜县的范围包括了旧时美浓、飞驒两个令制国。其中,飞驒地区处于岐阜县北部,境内几乎都是绵延不绝的高山峻岭。较之南面位处日本东西交通要冲的美浓地区,飞驒则显得较为闭塞。江户幕府时期,飞驒是全国知名的林业区,工商业则相对落后。近代以来,由于远离日本全国主要政治中心、经济中心,飞驒鲜有机会受到外界关注。不过,随着《你的名字。》热潮的兴起,飞驒地区借“圣地巡礼”的东风,开始成为新兴的热门旅游目的地,甚至中国国内都有了以《你的名字。》为主题赴飞驒的“巡礼”旅行团。
男主角立花泷就是在高山市附近一家餐厅里得知,女主角三叶的家乡位于飞驒山区深处的糸守町
以《冰菓》为主题的高山市官方旅游手册
实际上,这并非飞驒地区第一次借着热门动漫而出名。之前,由京都动画公司于2012年推出的电视动画《冰果》,已经让地处闭塞山区的飞驒地区,尤其是高山市,成了日本全国乃至海外观众心目中的“圣地”。《冰菓》由著名推理小说家米泽穗信的《古典部》系列小说改编而来。故事中,男女主角所在“神山市”的原型就是米泽穗信的家乡——飞驒高山市。无论是《冰菓》还是《你的名字。》,都对飞驒或高山的风土人情有着细致入微的描写,甚至在主线剧情之外,还不吝笔墨地去刻画当地的社会、政治现状。
在《你的名字。》中,女主角宫水三叶厌倦飞驒老家——糸守町——闭塞无聊、缺乏活力的生活,向往大都市的热闹繁华。而在《冰菓》中,女主角千反田爱瑠也曾坦言:“我的家乡只有水和土地。人们也在渐渐衰老,失去活力。”由于人口老龄化、少子化现象日益加剧,如飞驒这样的边远地区,就陷入了极为严峻的发展困境。2002年时,日本全国就有三分之一的市人口不足五万人,其中人口最少的市竟只有六千人。接近百分之五十的町村人口不足八千人,甚至有多达五十个町人口少于一千人。之后十余年间,这种情况非但未能改变,反而有恶化之势。电影中的糸守町人口就只有不足三千人,低于全国町村的平均人口,属于非常典型的人口萎缩地区。
根据片中“死亡失踪超过五百人,超过全町人口三分之一”这个细节来推测,糸守町的人口应在两千至三千人之间
2013年底,前岩手县知事、前内阁大臣、东京大学客座教授增田宽也在知名杂志《中央公论》上发表了一系列论述日本人口危机的文章,喊出所谓“地方消失论”,认为至2040年日本全国范围内因人口锐减而可能消失的地方自治体(即区市村町)可能达到近八百九十六个,约占全国地方自治体的一半。虽然不少人批评增田宽也的言论乃是“危言耸听”,但除大都市外的日本各地方,确实面临着人口不断外流、新生人口急剧减少的社会生态。实际上,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由于地方人口减少的关系,日本政府就已经推行过一轮所谓“平成大合并”,即通过临近地区的行政板块合并来重新整合社会,却并未有效缓解地方社会活力不足的问题。
増田寛也,『地方消滅 東京一極集中が招く人口急減』,中央公論新社,2014年
伴随着地方社会活力的逐步丧失,地方政治也同样陷入一潭死水的状态。根据2014年日本创成会公布的“日本可能消失的城市”名单,在前一百位的地方城市中,有超过一半的地方城市(五十二个)在名单发布前的最新一次行政首长选举中出现了所谓“无投票当选”的情况。换言之,“无投票当选”与地方自治体活力丧失之间有非常鲜明的因果关系。
所谓“无投票当选”,是指仅有一位地方自治体行政首长候选人参选,无需选举自动当选;又或是自治体议会因竞选人数低于法定议席而无需选举。在《你的名字。》中,糸守町的百姓在街头围观四叶的父亲、现任町长宫水俊树发表竞选演讲时,就曾满不在乎地议论道:“反正这回肯定还是宫水先生当选吧。”
三叶的父亲、原神社神主、现任町长宫水俊树在街头为连任造势
人们之所以会有此观感,大概会有两方面的原因:
其一是因为,宫水俊树为求连任,在当地建筑企业主的支持下,已投入了相当大的资源。电影中,就有他跟地方建筑公司老板在酒桌上推杯换盏的桥段。以至于老板的儿子、三叶的同学敕使河原克彦都暗暗吐槽:“真是腐败的味道呢。”实际上,这是日本政商关系长久以来的一种缩影,在地方政治生态中则显得更突出。
其二则是由于地方人口的持续萎缩,无论是在基层行政官员,又或是基层议员的选举中,候选人开始变得越来越少,以至于时常会出现所谓“无投票当选”的情况。以糸守町这样人口仅两三千人的山区小镇而言,面对宫水俊树这样志在连任的地方实力派,几乎不可能会有人出来正面挑战。
而在日本地方政治的现实中,“无投票当选”几乎已成为“统一地方选举”的常态。所谓“统一地方选举”是指二战后日本各都道府县、市町村的地方自治体首长选举与各级议会的选举,与国会众议院选举、参议院选举并称为“日本国家三大选举”。1947年4 月,在联合国总司令部的监督下,日本举行了第一次统一地方选举。根据《地方自治法》《公职选举法》等相关法律的规定,统一地方选举原则上每四年进行一次,任期届满的自治体机关应在统一规定的日期内进行选举,一般在安排在每年4月进行。凡年满二十岁且在选举区居住三个月以上的日本公民皆有投票权。当然,由于行政首长、议员辞职、罢免、死亡等原因,也会不定期进行补选,又或是出现单独进行的地方选举。
在2013年的统一地方选举中,飞驒地区高山市市长国岛芳明就是“无投票当选”。而同一年,在岐阜县境内所举行的九场地方选举中,除国岛芳明外,还有三位地方行政首长也是“无投票当选”。“无投票当选”的比例之高可见一斑。到了2016年,在岐阜县十三个市町的地方首长选举中,则多达七个市町的首长都是“无投票当选。当然,此种现象并非飞驒地区或岐阜县所独有。另以2015年统一地方选举为例,在当年四十一个道府县选举中,九百六十个地方议会选区中有三百二十一个选区出现了“无投票当选”,创下1955年以来的历史新高。在八十九场市长选举中,有多达二十七位市长是“无投票当选”。除了“无投票当选”外,日本地方议会选举中另一大奇怪现象则是“无风选举”:候选人仅比法定议席多一人。换言之,选举中只会有一名候选人落选,绝大部分候选人都会平安而无风险地顺利当选,即“无风选举”。
在日本地方政治的传统中,本就讲究人情世故以及地方大家族乃至各类组织之间的利益平衡。而伴随着地方人口流失与社会活力的下降,这种政治格局就变得更为固化。依照日本国内新闻媒体及政治界的普遍看法,只有地方自治体人口规模在三十万人以上,才有可能出现真正意义上的职业政治家。换言之,人口越少的地方,职业政客也就越少,政治格局就越固化。
五十岚晓郎:《日本政治论》,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年
周杰:《日本选举制度改革探究》,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年
礒崎初仁、金井利之、伊藤正次:《日本地方自治》,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年
实际上,绝大部分小城市、小地区的所谓“地方议员”都是名副其实的“兼职政治家”。因为这些地方人口少、税基小,无法供养全脱产的职业议员,所以地方议员往往成为一种“荣誉职位”。而地方自治体行政首长则大多是政党政治协调后推举出来的职业官僚。与之相对,对普通工薪族来说,无论是成为基层地方议员又或是去竞选基层自治体行政首长,不仅收入上会蒙受损失,而且还要面临落选的风险。于是乎,在类似飞驒这样城市化程度并不高、人口也稀少的地区,在各级议会占据大量席位者、又或是地方长官往往都是来自当地的传统大家族。这类人往往拥有祖辈留下的大量土地和财富,不必担心投身地方政治活动而影响个人生计。在《你的名字。》中,身为外来者的宫水俊树之所以能顺利当上町长,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之前入赘了宫水家。在妻子去世后,他能依靠当地大族宫水家的威望和社会资源来确立自己在糸守町的政治地位。
另一方面,地方上的大家族在坐拥社会资源、政治资源的同时,也往往担负着维系一方生息的责任。在《冰菓》的故事中,女主角千反田爱瑠虽只是高中生,但由于自己是当地大地主家的独生女,却已有了将来要振兴地方的责任意识。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就算顺利考上大学,我也会回到这里。无论过程如何,我的终点都会在这里。对于回到这里,我并不觉得厌恶或悲伤。我希望作为千反田家的女儿去承担相应的责任。”动画中,千反田认为自己的性格不善经营管理,没有所谓“经营性的战略眼光”,转而计划去学习农业技术,“让大家富裕起来”。对千反田有着朦胧感情的男主角折木奉太郎对此表示赞同,甚至还想象他自己将来或许能替千反田来承担经营管理之责:“关于你所放弃的‘经营性的战略眼光’,我来替你掌握如何?”
《冰菓》女主角千反田爱瑠在与男主角折木奉太郎的交谈中,吐露了自己对未来人生的设想
高山市联合《冰菓》推出的主题周边产品:“冰菓X飞驒高山”系列
高山市的街道景(作者摄)
如果顺着折木奉太郎这个想象,继续将“脑洞”挖掘下去,会是怎样的图景呢?
首先,若不出意外的话,彼此早已暗生情愫的千反田爱瑠与折木奉太郎理应是“有情人终成眷属”。若依照地方传统,因为爱瑠是独生女,因此家境普通的奉太郎很有可能会入赘当地豪农地主——千反田家。之后,若奉太郎果真想要担负起“经营性的战略眼光”的责任,那么他就很有可能通过投身地方政治来协助千反田爱瑠来实现地方振兴的目标。而在飞驒高山从政,这就意味着需要加入自民党又或是获得自民党的支持。
自所谓“55年体制”确立后,自民党就开始在全国推动大规模的党组织建设,进而拥有遍布日本全国的基层党组织,非其他日本党派可比。这方面的组织优势在农村和小城镇等城市化相对较低的地区,显得尤为明显。在这些地区,自民党支持者的忠诚度最高,投票率也最高。例如岐阜县便被人戏称为“保守王国”。
地方报纸《岐阜新闻》报道,年仅三十九岁的金子俊平当选新一届岐阜第四选区众议员
目前,从岐阜县选出的七名国会议员全部是自民党。岐阜第四选区即高山市所在选区的众议员金子俊平,便来自高山市当地的官宦家族,也是名副其实的世袭议员。金子俊平的父亲与祖父都是从高山市选出的众议员,也都当过内阁大臣。而从现任岐阜县知事古田肇到高山市市长国岛芳明,以及县内各町长、村长,都无例外地获得了自民党-公明党执政联盟的支持。若以此现实作为想象的依据,不仅是可能从政的折木奉太郎需要加入自民党势力,连宫水俊树町长也几乎是自民党无疑,又或是得到了自民党的背书。
当然,以上只是基于日本地方政治现实对《冰菓》故事进行的“同人创作”,既与动画无关,更不涉及小说原作,但却是极具现实意义的“思想实验”。
2018年9月3日,高山市计划进行新一届市长选举,目前报名参选的候选人仍只有一位。
责任编辑:彭珊珊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你的名字。》,《冰果》,日本地方政治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