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晓群︱五行占:介虫之孽之暴虐赋敛

俞晓群

2018-06-22 15:4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班固认为,五行之中水发生变异,反射到五事之中,引起“听之不聪”。刘歆认为,对应五虫,会产生“介虫之孽”。何谓介虫呢?春秋时称螽(读zhōng),本意是指一种昆虫,引申为蝗类总称。《汉书》记载春秋时期介虫之孽:
其一,桓公五年“秋,螽”。刘歆以为贪虐取民则螽,介虫之孽也,与鱼同占。刘向以为介虫之孽属言不从。是岁,公获二国之聘,取鼎易邑,兴役起城。诸螽略皆从董仲舒说云。
其二,严公二十九年“有蜚”。刘歆以为负蠜(读fán)也,性不食谷,食谷为灾,介虫之孽。刘向以为蜚色青,近青眚也,非中国所有。南越盛暑,男女同川泽,淫风所生,为虫臭恶。是时,严公取齐淫女为夫人,既入,淫于两叔,故蜚至。天戒若曰,今诛绝之尚及,不将生臭恶,闻于四方。严不寤,其后夫人与两叔作乱,二嗣以杀,卒皆被辜。董仲舒指略同。
其三,釐公十五年“八月,螽”。刘向以为,先是釐有鹹之会,后城缘陵,是岁复以兵车为牡丘会,使公孙敖帅师,及诸侯大夫救徐,丘比三年在外。
其四,文公三年“秋,雨螽于宋”。刘向以为先是宋杀大夫而无罪,有暴虐赋敛之应。《穀梁传》曰上下皆合,言甚。董仲舒以为宋三世内取,大夫专恣,杀生不中,故螽先死而至。刘歆以为,螽为谷灾,卒遇贼阴,坠而死也。
其五,八年“十月,螽”。时公伐邾取须朐,城郚。
其六,宣公六年“八月,螽”。刘向以为先是时宣伐莒向,后比再如齐,谋伐莱。十三年“秋,螽”。公孙归父会齐伐莒。十五年“秋,螽”。宣亡熟岁,数有军旅。
其七,襄公七年“八月,螽”。刘向以为先是襄兴师救陈,滕子、郯子、小邾子皆来朝。夏,城费。
其八,哀公十二年“十二月,螽”。是时哀用田赋。刘向以为春用田赋,冬而螽。
其九,十三年“九月,螽;十二月,螽”。比三螽,虐取于民之效也。刘歆以为周十二月,夏十月也,火星既伏,蛰虫皆毕,天之见变,因物类之宜,不得以螽,是岁再失闰矣。周九月,夏七月,故传曰:“火犹西流,司历过也”。
其十,宣公十五年“冬,蝝生”。刘歆以为蝝,蚍蜉之有翼者,食谷为灾,黑眚也。董仲舒、刘向以为蝝,螟始生也,一曰蝗始生。是时,民患上力役,解于公田。宣是时初税亩。税亩,就民田亩择美者税者什一,乱先王制而为贪利,故应是而蝝生,属蠃虫之孽。
另外,《汉书》还记载汉代蝗虫数例:
其一,景帝中三年秋,蝗。先是,匈奴寇边,中尉不害将车骑材官士屯代高柳。
其二,武帝元光五年秋,螟;六年夏,蝗。先是,五将军众三十万伏马邑,欲袭单于也。是岁,四将军征匈奴。
其三,元鼎五年秋,蝗。是岁,四将军征南越及西南夷,开十余郡。
其四,元封六年秋,蝗。先是,两将军征朝鲜,开三郡。
其五,太初元年夏,蝗从东方蜚至敦煌;三年秋,复蝗。元年贰师将军征大宛,天下奉其役连年。
责任编辑:彭珊珊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阴阳五行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