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我们参与了泰国被困少年足球队国际救援

澎湃新闻记者 沈文迪 实习生 潘奕

2018-07-12 08:4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经历了18天的等待后,受困于泰国清莱一处洞穴的12名少年足球队队员和一位教练,于7月10日全部被解救出来。
根据泰方公布的视频,被救出的少年们在病床上戴着口罩穿着病服,对着镜头做出各种手势表达感谢,他们看上去精神不错。
被救出的足球队少年在医院接受治疗。视觉中国 图
早在6月23日,这支名叫“野猪”的足球队在教练带领下外出探险。下午1点左右,他们进入山洞。此时泰国雨季刚刚开始,在进入洞穴后,暴雨倾盆而来。
一位泰国国家公园的工作人员表示,上升的水位阻断了孩子们回来的路,他们被困在了山洞复杂的地形中,与外界失联。
直到7月2日,两名英国救援队员才发现了孩子们,他们的位置距离洞口约4公里,13人全部存活。
一场轰动全球的国际救援行动展开。
“野猪”少年足球队队员
除了泰方之外,这场持续17天的救援行动得到了至少6个国家的支持,共有千名包括救援专家、志愿者和军方人士参与。
整个洞穴长约10公里,至今无人走完。洞穴内地势高低不平,水域和陆地交错。单程到达受困人员所在地就需要5个小时。再加上孩子们已过度疲劳,救援难度和风险都非常巨大。
8日开始,各国救援队在泰方统筹部署下,前后分三批将受困者通过救援者协助潜水的方式转运出洞,全员获救无生命危险。整个救援行动中有一名前泰国海豹突击队队员在洞穴中溺亡。
而在当地时间6月29日下午,应泰方邀请,中国北京平澜公益基金会首批6名洞穴搜救专家赴清莱参加搜救。第二批两人不久后到达。
在救援行动的最后一日,基金会理事长王珂接受澎湃新闻的采访,讲述了这十多天来的亲历和见闻——
“不同国家的救援队加入进来”
关注到这个事的时候我还在津巴布韦进行反盗猎的工作,没有马上出动。因为洞穴的情况我们并不了解,当地如何组织救援也不清楚。也许等我们赶到了水也退了,人就走出来了。
但差不多一周以后,发现救援难度和现场的情况,跟我们开始的判断完全不一样。而且各个国际力量也开始有所表示,比如美军。我们这才开始觉得,不能袖手旁观了。
随后我们向泰方表达了参加救援的想法,也跟中国驻泰使馆等机构表达了意愿。与此同时,泰国的华人华侨也希望中国能有人过来,因为全泰国都在关注这个事情。没多久泰方就发出了邀请,我们就根据这次救援所需要的人员,向身边熟悉的专业救援志愿者发出邀请,从决定前往到首批队员出发,就用了一天时间。
第一批是6名队员,我和另一名队员从非洲回国后稍作休整再去泰国,共8人,都是具备专业能力的志愿救援者,这种工作并不是靠热情就能完成的。
中方救援队
到了泰国后,很多当地志愿者给我们做翻译,在各方支持下很快就进入现场。第一件事就是向指挥部报道,说我们是来自于中国的救援队,并出示领事馆的函。
这时候指挥部已经建立起来,主要是泰国军方和美军在,我们随后到达。指挥部在逐渐扩大,不同国家的救援队加入进来,营地也在扩大,医疗社、媒体村、饮食区域等,包括设备设施、通讯和工程车辆也陆续就位。
媒体工作区域
指挥部离洞口有一段距离,路上都有军警把守,一般人无法靠近洞口。
我们加入救援行动后,主要是泰方总指挥,泰国海军具体领导,国际力量和泰国形成了一个指挥体制,既是一体的也是不同的力量。
“这是人力不可为的事”
说实话,刚去的时候我们根据专业经验分析,人存活的可能性不大。
我们队员到达现场看了看溶洞的情况,心里非常沉重,觉得这是人力不可为的事。队员说,太难了,想不出什么有把握的办法。
这个洞穴是一个大型溶洞,根据资料在泰国排第4,总共十公里长。后来我们才知道,孩子们在距离洞口4、5公里的地方。
我们当时想了几个办法,一个是从山上找洞,从山体里找到这个洞穴的入口,但是找不到;一个是从水下,这是当时另外一个方案。
但水里情况这么复杂,进去的难度很大,路线又这么长,完全没有光线,这个方案也很难。
救援人员在洞穴中进行管道铺设
但我们还是来了,主要是考虑到这几个孩子都是踢球的,体质比较好,而且出来做拓展训练是带着补给的,只要没有溺亡,就有活着的可能。
中国队员第一次进洞,那会还处于搜索阶段。
进去之后,洞口附近还有光源,等深入后就是漆黑一片,各国军方都在往里挖,建立营地,朝里铺设电线。
洞穴的地形非常复杂,一层一层忽高忽低。有的地势高,我们还得爬上去,岩壁湿滑陡峭;有的区域积水多,需要潜水通过。最近天气正值雨季,雨下下停停,就跟中国南方的梅雨季一样,洞穴内的水位不断上升,所以还要不停抽水。
我下去过洞里,水非常浑浊,对于洞穴潜水增加了难度。
洞穴潜水和我们一般的在海里潜水不一样。比如我们在三亚的海上潜水,那是开放水域。在开放水域潜水遇到问题了,随时可以升上来。但在洞穴你没法上升,所以对于救援者来说,只能成功,否则就是溺亡。
另一方面,我们在洞穴里没有自然光源,不像我们在海洋里20米以内还是有光线的,还能看清。洞穴水下是没有光线的,本身是黑暗的,同时是浑浊的,还有水流。所以几乎一切行动都是摸黑进行。加上有的地形非常狭窄,只能靠潜水员挤进去,一旦卡在了里面没有及时出来,人就溺亡了。
你想一下,如果你在一个密闭、低能见度的空间里,人被卡在了石头缝里,没法呼救,只能自己想办法。在那种情况下,一旦惊慌就可能把呼吸器、气瓶等装置碰掉,所以需要很强的心理素质和应变能力。
7月6日就遇到重大意外,一名与我们共同工作的前泰国海军海豹突击队潜水员遇难,他是志愿来参加救援的,复杂的洞穴和水下环境使他无法及时出水,气瓶耗尽而溺亡。此外,孩子们的生存环境也在恶化,长时间拖下去又有别的危险,让救援人员压力极大。
就这次救援难度来说,在我们救援历史上是第一次:洞穴距离长、水下水上交替作业,关键是12个孩子人数又多,这一系列构成了整个救援行动的难度。
洞穴内工作场景
千人大营救
根据指挥部的部署,洞穴内核心救援工作主要分为两部分。一个是洞穴潜水,一个是陆地支援。这都是第一梯队,大约几十个人。
洞穴里有的地方有水,有的没有。在有水的区域需要潜水,这个工作主要由英国人进行,他们发现了孩子,对环境、路线相对比较熟悉,加上部分泰国海豹突击队队员,由他们十几位顶级潜水员组成国际救援潜水联队去到孩子那。他们语言相通,也共事过,有时候在水里一个动作就知道你出了什么问题,彼此之间的默契很重要。
我们和美国、澳大利亚三个国家组成队伍进行支援保障工作,包括绳索线路架设、救援物资(气瓶、食物、物资、潜水器材)运输、参与救援方案制定,转运被救人员等。配合我们的还有大量的泰国军人,有些地方也需要我们潜水,对先前队伍的支援保障、后期人员转运都非常重要。
早前的工作中,每天就是英国潜水团队先进洞,然后我们、美国、澳大利亚再进洞,大量地运输设备以及训练孩子配合潜水。
就中方而言,每天要工作十来个小时,体力耗费非常巨大。中间也需要套上装备待命,随时准备出动。在我们工作的区域,每个人的点都是定好的,和接力一样,每一段工作交给谁都具体到人。洞里潮湿阴冷,长时间泡在水里,手脚皮肤都有些发烂。
队员皮肤发烂
根据泰方要求,具体的营救计划目前还不能透露。大概情况就是救援人员协助孩子戴上潜水装备,然后把人带出来。孩子只要做一件事情,呼吸。
这个需要对孩子进行基本的训练和准备。
举个例子,如果孩子在长时间的疲劳、恐惧的情况下,一旦入水后惊慌失措,开始挣扎,挣扎过程中很容易弄掉了自己的面具,也可能扯掉救援人员的呼吸器,给自己和救援人员带来极大的风险。
这次给孩子们用的是全面罩呼吸器,孩子不需要将呼吸器含在嘴里,可以像在陆地上一样的呼吸方式,在救援中更安全,不会在紧张时脱落,给自身和救援人员带来危险。
王珂介绍全面罩呼吸器
另外,外界提到的马斯克,他是否运送救援设备过来我们不清楚。(编者注:7月6日特斯拉和SpaceX CEO埃隆·马斯克发布推文称,他的SpaceX和另一家公司工程师团队7日将前往泰国参与救援。两天后,他在社交网站发布多个视频,展示潜水员测试刚刚研发的逃生舱)但在现场没有人考虑这个事情,今天晚上救援就结束了。从我个人来说,我尊重马斯克为此做出的努力,我也希望有机会能看到或者用到他的设备,希望有更多人为这件事情和未来的救援做出努力。
马斯克研发的逃生装置在游泳池里进行测试
“最大成就是救出活的人”
救援“总攻”开始后,世界顶尖的洞穴潜水员将孩子们逐步逐段带出水面。通过潜水区域之后,就是我们的工作了。
从水里出来的孩子们被固定在担架上,用衣物、锡纸等进行保暖,最后通过事先架好的绳索将人运出去,所以说我们事先承担的架设工作非常重要。
整个过程可能需要几十个小时。每一步,每一个位置,每一个人都反复演练,我们的救援队员负责其中一部分工作。
8日开始,两天分别救出来4个孩子,10日剩余人员获救。他们都很健康,体征也平稳。每个孩子都经过了我们救援人员的手,一级一级传递下去。在这种时刻我们的队员包括我都非常激动,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整过救援过程中,我们中方有6人进洞,我和领队在外面负责协调接应。这几天大家休息都不太够,基本睡3、4个小时,但为了救人大家都处于亢奋状态,包括在找到孩子的时候,我们中方成员还在不断往里加绳,往里冲。
中国洞穴专家为救援做准备
一个做救援的人,最大的成就是救出活的人。我们参与的救援,12个孩子(包括一名教练)都是活着的,本身对我们来说是最大的成就感,所以很兴奋。
在开展救援的这几天中,营地的后勤全部是泰国人准备的,非常好,这一点我印象深刻。他们不是给你送盒饭,而是你可以去搭建了很多小吃摊,和夜市一样,去挑你喜欢的食物。你即使坐在这里,也不断有人给你送来饮料、水果,24小时随时都在补充。
泰方补给站
每次救援人员出现,周围的人都在鼓掌。当地有些华人华裔知道我们是中国人,会跟我们说谢谢,包括孩子救出来的时候,大家都在鼓掌、欢呼。
救援结束之后,我们计划在当地做一些公益活动,为当地的华侨组织做一些安全方面的培训,具体情况要尊重泰方的安排。
“大家谁也不强调国籍”
来到救援现场,我发现没有一个国家的队员带着国旗或者强调自己国家,没有一个队伍做这样的事情。
在这里,大家谁也不强调国籍,谁也不强调谁比谁强,只是非常单纯的国际合作,而且非常默契——你缺什么我给你,我有什么信息我告诉你,我有什么不足需要你帮来做。对于我们来说,受到了很大的触动。
比如说两个英国潜水员发现了被救人员,他们不说我们来自英国,而说我是救援人员。他们出来之后强调的不是他俩做了这件事情,而是泰方做了这件事情。
再比如美军,这次来的是美国空军救援队,简称PJ,我俩就桌对桌,不管是级别还是实力,我们比起人家是天壤之别。但泰方和美方给了我们一个平等的地位,每天都和我们一样地互相通报,尊重我们的意见,没有一家很高傲,觉得自己很牛。
你不在现场可能感受不到,这种国际主义、人道主义给我们的冲击很大。
中方与其他国家救援队合影
这次真正有实力的救援人员反倒更自信,他们不在乎这个,只在乎救人。对于我们来说,首先中国没有缺位;其次人道主义没有边界,我们已经在这了,这就够了。
从另一方面来说,我们也在这次救援行动中学到了不少,无论是技术还是精神上。
举个例子,美军的救援队能力很强,但他们也没有什么都做。他们可能有世界上最好的飞机,但潜水、架绳子就不一定了。他知道自己不是很适合,他们就不干这件事情,他不揽事,你们英国人行你们上;你们中国人绳索架设得很好,你们上。他们不会去做能力之外的事情去证明自己。不去逞能,这就是对我们的一个提醒。
我们往往会背负很大的想法,我要当英雄,我要为国争光,其实不必,如果这样做反而会影响别人的工作,扰乱整个计划,成了国际笑话。
指挥部讨论计划
所以各就各位、做好分内的事情就行。我们在洞穴里有潜水任务,我们也有潜水能力,并计划了潜水方案,但我们没有往受困者那里去潜水。因为我们语言不通,跟他们又不认识,进去是危险的,所以我们不做这个事,并不是说队员没有这个技术和能力。
这一点,我们学到了。
网友为此次救援创作的漫画:野猪指受困人员,青蛙指潜水员,海豹指海豹突击队,其中熊猫寓指中国救援队员。视觉中国 图
目击
我亲历了泰国被困少年足球队洞穴救援,关于这场“世纪大救援”及洞穴探险,问我吧!
王珂 2018-07-13 268 进行中...
责任编辑:黄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泰国 被困少年足球队 国际救援

相关推荐

评论(43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