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奔流|万里长江“山水经”

澎湃新闻记者 李珣 赵孟 吴跃伟

2018-08-21 18: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大江奔流|万里长江“山水经”
360°全景|大江奔流:点击抵达长江经济带11省市的现场【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大江奔流入海。
万里长江自青藏高原奔流而下,自云南起,滚滚江水与万千支流横贯了中国十一省市,长江水孕育出沿江两岸风姿各异的风土人情和大小城镇,成为滋养中华民族的母亲河。
2016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主持召开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会上,他不仅强调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是一项国家级重大区域发展战略,更明确指出,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必须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战略定位。
此后两年间,“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绿色发展理念深入人心,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工作逐步推进,经济发展方式推陈出新。
今年4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武汉主持召开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他指出,不搞大开发不是不要开发,而是不搞破坏性开发,要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强调加强改革创新、战略统筹、规划引导,以长江经济带发展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今年盛夏时节,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历时近一月,随“大江奔流——来自长江经济带的报道”主题采访团自云南丽江沿江而下,耳闻目睹了长江经济带11省市写就绿色发展篇章的漫漫征程。
乌蒙磅礴,赤水蜿蜒,三峡绮丽。位于长江上游的云南、贵州、重庆等地致力于做好“水文章”,念好“山字经”,“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有了更为清晰的转化路径。
洞庭浩荡,龟蛇锁江。位于长江中游的湖南和湖北等地则以岸线整治和复绿为抓手,推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型升级。
而经济发达的长江三角洲地区则通过创新驱动,不断引领未来发展的方向。
大江奔流,横贯东西,回头望去,水绿山青,万物向荣。
万里长江第一港水富港 澎湃新闻记者 李珣 图
长江上游的绿色“水文章”和“山字经”
“种了柳树,风沙少了一点,农田好了一些。”站在金沙江畔的柳林树荫间,67岁的云南省丽江市玉龙县石鼓镇居民叶世贵正指着身旁的柳树说。
自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丽江石鼓镇居民便在金沙江两岸种植柳树,1998年天然林保护工程启动后,石鼓镇在二十年间栽种了18万余株柳树。
“治理长江之病应从治人开始,生态教育和社会组织培育是治人的抓手。”翻开图文并茂的《生态好市民》课本,湖北省宜昌市西陵区区委书记卢斌说。
在2016年的新学期,宜昌市西陵区4万多中小学生和幼儿园孩子都拿到了一本属于自己的《生态好市民》教材,在被纳入校本课程的生态文明课上,孩子们通过一幅幅五颜六色的连环画,将绿色浇灌在心底。
万里长江从青藏高原奔流而下,在云南丽江石鼓镇突然来了个100多度的急转弯,从此一路向东,成为滋养中华民族的母亲河。
三峡大坝是宜昌的一张名片。澎湃新闻记者 李珣 图
而不论是在大江自此浩荡东去的云南丽江,还是在长江中上游节点的湖北宜昌,绿色发展理念正成为共识。
在绵延数千公里的长江上游,围绕绿色长江建设,多地将重心放在护绿、截污和绿色产业发展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有了更为清晰的转化路径。
“让生活污水远离母亲河。”在贵州省赤水市复兴镇污水处理厂不大的厂区里,这条硕大的标语远远可见。
赤水市常务副市长谢远驰说,复兴镇污水处理厂主要处理整个复兴镇1.1万居民产生的生活污水,每吨污水收取的排污费为八毛到九毛钱,而该厂因为采用的是一级A标排放标准,每吨污水的处理费为一块八到一块九,缺口由市级财政补助百分之七十,乡镇补助百分之三十。
一场“让生活污水远离母亲河”的治水行动在赤水市已然兴起,该市在2017年启动了100个行政村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并计划用两年时间实现村级污水处理全覆盖。
赤水河从赤水这座黔北小城向北蜿蜒流转数十公里后,在四川合江县汇入长江。“我们是确保送去四川的赤水河水质在二类水以上。”谢远驰说,污水处理基础设施尤其是农村污水厂和管网短板,是多地普遍面临的问题,赤水市从短板入手,让污水远离母亲河。
保护好了水,旅游也就上来了。坐拥赤水丹霞国家地质公园、赤水大瀑布等景区的赤水市,游客从三年前的400多万上升到去年的1600多万,第三产业占比从三年前的20%上升到去年的42%。
贵州省赤水市以强化农村截污等措施写就绿色“水文章”,而位于三峡库区的重庆巫山则以发展脆李种植念好绿色“山字经”。
巫山峡江两岸已掩映在片片脆李林中。从巫山县城向西而行,两小时蜿蜒曲折的山路尽头,柑园村的李子树正随风摇曳,挂满了绿油油的果实。
“这里以前老百姓生计发愁,经常到处反映问题。”重庆巫山县委宣传部相关人士说,县里结合山区的自然条件,在周边县市取经考察,决定引导村民们种脆李。
大规模的脆李种植始于2006年,彼时柑园村村民张科富在外地打工为生,与许多同乡一样,多年来,张科富辗转于新疆、内蒙古、广东、浙江等多地,面对这项在老家萌芽的新产业,张科富选择了回到家乡。
接纳岳父和叔叔家的土地后,张科富在30亩土地上,种上了20亩脆李和10亩柑桔,一亩脆李一年可以挣上一万块钱。
“我们村放眼望去都是脆李,我是种植最多的。”张科富说,自己在2016年新建了住房,告别了蜗居多年的土坯房,一颗颗小小的李子改变了他的生活。
目前柑园村所在的曲尺乡全乡都在种植脆李,大部分村民靠着香脆可口的李子脱了贫,目前户均种植面积可以达到3到5亩,一年下来,每户除去成本的纯收入可以达到五六万元。
“做好‘水文章’,永葆‘一江碧水’;念好‘山字经’,守好‘两岸青山’。”巫山县近年来推行的发展理念正是长江上游地区发展的生动注脚。
琵琶亭上奉茶的女子,背后是长江。 澎湃新闻记者 赵孟 图
长江中游岸线复绿焕新颜

行船至长江中游,岳阳、武汉、九江……丰盈的江水孕育出一座座生机勃勃的城市,但过去无序的发展,让美丽的长江岸线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凌乱的工厂和码头。
湖南163公里的长江岸线全部在岳阳境内。湘江、资江、沅水、澧水四水注入“八百里洞庭”后汇入长江。发达的水系孕育了这片鱼米之乡,但长江生态也随着经济发展而滋生风险。
岳阳市城陵矶新港区有关负责人介绍,此处11.9公里的长江岸线上,曾密布着15家码头经营单位、47个泊位。
8月,一个炎热午后,这里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轰鸣声,来自三一重工的巨型吊臂,在江中缓缓移动,正将肢解的码头设备搬离。
再往前看,湖南整治非法码头,还原美丽岸线的力度,则不可谓不大,步伐也在日益加快。岳阳先后关停了大大小小的码头泊位90多个,仅去年就全面关停39个非法砂石码头,收回岸线10余公里。
7月25日,湖南划定生态保护红线,明确生态红线面积为4.28万平方公里,占全省国土面积的20.23%。不仅如此,沿岸污染企业、非法采砂等破坏生态的问题,也都纳入整治范围。
从更长远的规划看,湖南省计划到2020年,境内河湖水质优良率达到93.3%。在湘江沿岸,曾经污染严重的湘潭锰矿关停退出,取而代之的是1000多亩的休闲公园。在不久的将来,城陵矶新港区,也将被一座城市公园代替。
2016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召开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时指出,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一对新人在长沙都正街旧墙下拍婚纱。澎湃新闻记者 赵孟 图
湖北长江岸线长达1061公里,占长江干流三分之一。这里是三峡工程坝区和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核心水源区,也是长江流域重要的水源涵养地和国家重要生态屏障。要推进长江经济带发展,又要兼顾“不搞大开发”的理念,考验着决策者智慧。
“50年代一湖碧水,60年代一池煤灰,80年代一座黑山,00年代一堆垃圾。”位于武汉市青山区的戴家湖公园,承载着经济发展与自然保护沉重博弈的代价。如今,“复活”的戴家湖公园,更是人们环境保护意识觉醒的见证。
在武汉青山区生活了60年的居民讲解员胡昇,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还能见到儿时波光粼粼的戴家湖公园。上世纪50年代,他跟随父母从北方来到武汉,第一眼看到戴家湖公园就乐坏了,“这不就是‘让我们荡起双桨’的好地方吗?”
胡昇已经无数次向来客讲述戴家湖的变迁,但并未厌倦,“人们都说沧海桑田要几万年,我们的戴家湖用了60年,就好像经历了人世间的所有沧桑。”老人动情的说。
1957年,青山热电厂投产,电煤燃烧剩下的粉煤灰要用大水管冲刷排掉,排到了戴家湖。上世纪80年代,煤灰、泥土就逐渐高出地面了,90年代初已经高出地面10多米了。人们就把戴家湖改了名字,叫做“戴家山”。
90年代末,堆在戴家山的废物突然变成了宝贝,由于粉煤灰是很好的制砖材料,川流不息的大卡车一车一车往外运这种砖,“戴家山”也越挖越矮,最后竟然出现了一个个大坑。建筑垃圾和生活垃圾被丢进了坑里,“脏乱差”成为它的标签。
2013年12月,总投资4.26亿元的戴家湖公园终于正式动工建设,建设者采用了因地制宜、环保节约的新理念,已经被挖成坑的,就让它变回湖,已经堆土成山的,只是回补一些种植土,植树造林。
仅仅用了一年半时间,到2015年5月,这个公园就开门迎客。2017年底,这家公园园林绿化与生态修复项目荣获“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成为当年湖北省唯一入选项目。
戴家湖沧海桑田,反映出当地发展理念的变迁。围绕“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湖北省已将其上升为政治责任。
为积极对接国家规划纲要,湖北率先出台了《湖北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总体规划》,配套编制5部专项规划,同时出台两部条例和一项决定,以地方法规的刚性约束,构筑长江生态防线。
发展与保护是永恒的话题,正确处理好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关系,就需要坚决摒弃损害甚至破坏生态环境的发展模式,以产业转型升级推动湖北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
为此,湖北在发展先进制造业、高新技术产业、现代服务业以及加强长江经济带开放合作多个方面统筹规划。湖北实施的“万企万亿技改工程”和“产业护江和绿色引擎工程”,将大大有助于打造长江经济带世界级新型产业集群。
吴淞“炮台湾”国家湿地公园 澎湃新闻记者 吴跃伟 图
长江下游创新驱动发展的跳跃脉搏
独特的区位和良好的发展基础,让拥江携海的长江中下游地区极具开拓创新魄力。创新驱动发展的画卷正在长江下游地区徐徐展开。
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除了拥有古老的历史文化,江苏南京的创新发展力量也不容小觑。
印度、马来西亚、阿根廷、土库曼斯坦……地图上的点越来越多,列车卖到哪儿,他们就在地图上标到哪儿。中车南京浦镇车辆有限公司的产品目前已走出国门,企业持续6年以28.6%的复合增长率快速成长,先后三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2013年获得江苏省企业技术创新奖,已成为中国轨道交通装备制造业的骨干企业和现代城市轨道交通装备的龙头企业。
2014年6月全面投运的印度孟买地铁车辆项目,是该公司靠自主技术方案拿到订单的第一个项目,也是中国城轨车辆首次实现整车出口海外的项目,从车体、牵引网络控制、制动到转向架,实现了整车自主集成设计。
不仅是飞驰的列车。人工智能是当下最重要的经济增长点之一,医疗是其重要应用领域。来自美国IBM公司的人工智能医疗系统“沃森Watson”在国内外风靡一时,并已进驻国内多家三甲医院,辅助肿瘤科医生进行诊断和治疗决策。中国版“沃森Watson”智能诊断系统或将在南京出炉。
位于国家级新区南京江北新区的扬子科创公司,于2017年12月28日联合中国科技大学、南京大学、东南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浙江大学6所高校启动“人工智能医生——华佗Dr.Hwa”研发项目。研究人员将通过最新的机器学习手段,挖掘医案数据和药方数据,研发用于影像识别、辅助诊断生成、疾病智能筛查等方面的核心算法,预计开发时间为3年。
此外,2018年6月,扬子科创公司基于医疗大数据中心的优势,经过反复沟通调研,拟成立国家人类遗传资源共享服务平台江苏创新中心。这走在了全国前列。大量临床诊疗数据将在这里汇集和处理,寻找医学新发现。
与创新脉搏不断跳跃的南京相呼应,位于长江口的上海市宝山区的经济转型,被誉为长江经济带致力于绿色发展的缩影。
作为国家重要的钢铁制造基地和港口,宝山区产业结构长期偏重。随着城市功能定位提升,如何从传统产业突围,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并加快发展方式的转变?
坐拥长江口深水航道,背靠长三角“黄金市场”,拥有大量先天优势的宝山区选择邮轮经济作为突破口。
2011年10月,宝山区吴淞口国际邮轮港建成开港,2014年超过新加坡首次成为亚洲接待游客人数最多的邮轮母港。
在邮轮旅游带动下,2017年宝山旅行社、旅游饭店和旅游景点接待游客1303.11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115.08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5%和4.5%。
浙江丽水松阳县民宿“过云山居”室内一角。 澎湃新闻记者 吴跃伟 图
邮轮的汽笛悠扬声见证着钢城宝山的凤凰涅槃,而G60科创走廊则是上海乃至整个长三角地区的又一创新驱动项目,目前,其“朋友圈”已经扩大到九地市。上海市松江区、浙江省嘉兴市、浙江省杭州市、浙江省金华市、江苏省苏州市、浙江省湖州市、安徽省宣城市、安徽省芜湖市、安徽省合肥市等九地市参与其中,占长三角三省一市总量的24.9%,共同打造“一廊一核多城”总体空间布局,开展深度合作,合力打造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重要引擎。
目前,投资100亿元的海尔智谷项目、投资200亿元的正泰启迪智电港项目、投资100亿元的清华启迪二期项目、投资100亿元的修正医药项目、投资200亿元的国能新能源汽车产业项目等百亿级项目纷纷落户G60科创走廊。
G60科创走廊联席会议办公室商务组相关工作人员透露,9月份,该办公室通过“一网通办”系统发出的第一张异地证照将正式出炉。未来,九地市将采取更多措施深化合作,推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
长江口无数船只驶入驶出,带着开放、繁荣的中国走出去,又携多元、包容的世界走进来。
责任编辑:崔烜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大江奔流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