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柳堂读书记︱钱陆灿批点本杜诗

冬晖

2018-08-28 15:3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中国文学史上,从来没有哪位作家的作品有杜诗那么多的注本,以至于有“千家注杜”之说。到明末清初时,面对国破家亡,外族入侵的大变局,诗人们自然更加重视阅读杜甫,杜诗的注解和评论从而出现了一个崭新局面,佳作纷呈,如钱谦益《钱注杜诗》、朱鹤龄《杜工部诗集辑注》、仇兆鳌《杜诗详注》、金圣叹《杜诗解》等。但还应该看到的是,这个时期还有许多重要的杜诗批注未能整理出版,绝大多数读者也就无从参考利用。几年前曾买到一部明万历间许自昌刻杜工部集,有钱陆灿毕裕曾二人通篇批注,颇有可供采择参考的资料,略作介绍如下。
集千家注杜工部诗集二十卷,文集二卷。每半叶九行,行二十字,较初印。此许刻本杜工部集为明末通行之本,清初人研治杜诗,大都以此为底本。
目录首页,有毕裕曾,史一经藏印及毕氏墨笔“晓山读本”
卷首有朱笔落款“湘灵老人漫笔”,诗集卷尾有朱笔题曰“康熙二十年中秋阅竟”。诗集卷首毕裕曾眉批曰“湘灵钱先生名陆灿,乃牧斋尚书族子。论诗自立门户,并不依傍牧翁。此手批杜诗向藏常熟某氏,其家尚有宋板汉书,惜未得一观。书中朱字俱系钱批”。据此可知,此书是钱陆灿批本,毕裕曾得之于常熟。钱陆灿生于万历四十年(1612年),卒于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毕裕曾生卒年月不详,但他曾在乾隆晚期帮助其叔毕沅编订《经训堂法书》,又与袁枚等人交游,可推定其大致生活在乾嘉时期,上距钱陆灿仅数十年而已,则钱陆灿身后百年间此书之流传应不出常熟也。毕裕曾死后,此书又陆续为清人史一经、沈丙墀所得,各有题跋。如道光间史一经跋曰“此毕氏晓山藏书也。晓山殁不逾岁,其家皆孀寡女流,不知爱惜书籍,售于骨董家,仅废纸值耳。余从骨董得其数十部,皆小帙,纸板亦无甚佳者。独此集有湘灵老人康熙二十年题字评点绝精,实堪珍爱……”史一经为江苏溧阳人,著有《味古斋诗存》、《小仓屿山房诗存》等。
史一经、沈丙墀长跋
钱陆灿朱笔落款,天头墨笔为毕裕曾批语
钱陆灿作为虞山诗派继钱谦益之后的代表人物,在当时享有盛誉,号称一代文宗,王弘撰、钱名世、严虞惇等人皆其弟子。查相关资料可知,他曾多次批点杜诗,国图、上图均藏有其批点本杜集。他的批注以阐发杜诗的艺术特色以及解释诗意为主,不以考据见长,同时还保留了一些朋友(如方文)的批语,也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比如卷一《望岳》一首,钱陆灿评曰:“(首句)刻出望意……全首是望不是登,故妙。起二句包括多少,恰是望字。”同卷《房兵曹胡马》诗钱批曰“前半只说骨相,后半并及性情,何等作法!”评语虽不多,却颇为精到。又如《高都护骢马行》一首,钱氏眉批曰“少陵诸马诗往往入妙者,直是以烈士壮心写照耳”,可谓提纲挈领之评。《兵车行》一首,钱陆灿批曰:“此因征兵出塞而作。为营田而中原荆杞,此诗中之微意。钱氏(指钱谦益)笺以为鲜于仲通南诏之败,大谬……”细味诗意,此论确有理。可正钱谦益之误。
《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一首乃杜诗名作,一直为历代研读杜诗者所重视。钱氏长批曰:“此诗忧乱于未乱之先,忠爱之思娓娓如见,涕泪满纸。诗中大意在忧黎元三字,所谓比稷契者也。此诗分三大段看。首段见所以出都之由;中段是途中所见之感;末端乃是至奉先时事也。通篇写忧字淋漓慷慨,顿挫激昂,绝非铺排成文者,故为绝胜。”
类似的评语还有很多,由于钱陆灿本人具有丰富的诗歌创作经验,且身经丧乱,于杜甫所感叹之时事深有体会,所论常能搔着痒处,对深入理解杜诗的艺术手法很有帮助。
《自京赴奉先咏怀五百字》钱批
前面提到,钱批中还保留了一些师友的评论文字,比如与钱澄之齐名的著名诗人方文,他的杜诗评语未能刊刻流传,现已散失,十分可惜。幸运的是,在何焯《义门读书记》和钱陆灿批本杜诗中还保留下来一部分,可资研究。我所藏的这部钱批杜诗,保留的方文批语只有十余首,相对较少。但其中却有不少内容与国图及上图藏钱批本不同,而且似乎文义更胜。
比如卷一的《玄都坛寄元逸人六韵》,今人童岳敏的“方文《杜诗评点》辑录”一文综合参考了国图上图藏钱批本(以下引用的馆藏本内容均转录于童文),其中过录的方批为:“方尔止文曰,逸人是公故人。七言古诗换韵不以平仄相间为妙,间则声响失调矣。此诗前用二平二仄,何等铿锵,有短节促柱之妙。”按,此评语难以理解。如果说“古诗换韵不以平仄相间为妙,间则声响失调”,那么这首明明是前后平仄相间换韵的诗就是败笔了,怎么还能“何等铿锵,有短节促柱之妙”呢?恰好鄙藏本也保留了这条方批,其文曰:“方尔止曰,逸人是公旧交,故曰故人也。七言古诗换韵必以平仄相间为妙,不间则声响不调矣。此诗前用二平二仄,后用三平三仄,何等铿亮。有短节促柱之妙。”如此,文意就通顺了,也才能符合本诗的实际用韵情况。
又如《陪郑广文游何将军山林》十首,国图藏本过录方批曰“公与何将军不相识,因邻而及……”此语亦不通。鄙藏本批语作“因郑而及公”,郑即郑广文,较为通顺。《画鹰》一首,馆藏本方批语仅一句:“孙楚鹰赋:为言不知状似胡愁”,鄙藏本方批则为:“方云,凡作诗须有来路去路。如登兖城先说趋庭;房兵曹马先说大宛;画鹰先说素练;此来路也。从来多古意、骁腾有如此、何当击凡鸟,此去路也。细玩此意,可为律诗之法。”如此者尚不少,限于篇幅,不再一一列举。
《垂老别》钱批
据南京大学的刘重喜老师考证,上图本方文评语可能是钱陆灿在康熙八年时过录。而鄙藏本则是钱陆灿“康熙二十年阅竟”,那么很有可能是钱氏后来发现了之前抄录中发生的错误,而加以更正,并再次补抄了部分内容。
钱陆灿是清初名家,其片言只字均为后人所珍视。我于2012年得到这部钱氏通篇批点杜诗,恰为钱氏四百周年之诞辰,自诧书缘不浅,特写成此文以为纪念。
责任编辑:于淑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杜诗,唐诗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