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杉︱中贸圣佳所拍西夏文文献为宁夏佑啟堂藏品

高山杉

2018-10-10 15: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今年年初发表的《过去两年上拍的西夏文文献》(《澎湃新闻·上海书评》,2018-01-24)中,我曾谈到中贸圣佳2017秋季艺术品拍卖会“万卷——古籍善本”专场(2017-12-21)“西夏遗珍”版块上拍的20个西夏文标的(拍品第1148号至第1168号,其中第1165号为汉文写本),还专门对其中的《观无量寿佛经甘露疏》的刻本残片做了初步的考订和译释。在随后上市的《俄藏黑水城文献》第26册中,收有全部四卷《甘露疏》(“甘露”二字被编者回译成“膏药”)的西夏文写本,刻本残片的内容均见于第四卷(原来解读的刻本残片B版心上的残字“甘露疏下”的“下”应为“四”),这就彻底证实了我所得出的结论。
最近读韦力先生“芷兰斋”微信公众号的文章《孔夫子旧书网:古旧巨擘,私馆最大(下)》https://mp.weixin.qq.com/s/jZ3Yb7CExHDrc1ZUyLDouw,发现孔夫子旧书网的老板和宏明先生也从拍卖会拍到过西夏文残本。在《孔夫子旧书网:古旧巨擘,私馆最大(上)》https://mp.weixin.qq.com/s/YdqRwimkk1DFn3K_xnV6Iw中,韦力先生还贴出了和先生拍到的两种西夏文残本的照片(图一、图二、图三)
图一 和宏明先生拍到的第一种西夏文残本
图二 和宏明先生拍到的第二种西夏文残本
图三 和宏明先生拍到的第二种西夏文残本(局部)
从韦力先生刊布的照片看,图一里面的写本残页正是中贸圣佳定名为“贤觉帝师所传经”的第1158号拍品http://auction.artron.net/paimai-art0071941158/图四,这件半米来长的西夏文草书写卷最后的成交价是402500元(含佣金)。
图四 中贸圣佳上拍的第1158号拍品
图二和图三里的刻本残页六张就是中贸圣佳定名为“三才杂字”的第1167号拍品http://auction.artron.net/paimai-art0071941167/;图五),成交价149500元。只是拍卖图录中少收了一张残页。
图五 中贸圣佳上拍的第1167号拍品
关于这批东西的来源,由于中贸有替卖家保密的义务,所以没法通过合法渠道从其获得准确的情报。后来听到几位师友在私下里说,这批东西应该是宁夏民间收藏家米向军先生佑啟堂的藏品。宁夏当地的报纸《新消息报》在2018年1月13日的报道《西夏古籍善本的第一次专场拍卖》,也给出了同样的说法。不过,由于这些消息都不能算是直接的证据,如果贸然采信并将其公布,总觉得有点儿不太牢靠。再加上我又不能直接向米先生及其相关者打探,就是打探了他们也不一定会很痛快地告诉我,所以为了确定中贸拍品就是佑啟堂藏品,就必须另外寻找其他的客观途径。好在我们已经知道,宁夏大学西夏学研究院的段玉泉先生主持的研究课题《宁夏佑啟堂藏西夏文献研究》,已经在2017年成功申报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宁夏民间收藏文物首次进入高校课题研究项目》,宁夏《新消息报》,2017-07-01),所以只要在课题组或其相关团队随后发表的成果中见到中贸上拍的这批东西,就能彻底锁定它们的确是米向军先生的藏品。
直到8月初,我终于在中国知网上读到了课题组相关团队正式发表的第一篇研究成果——吴雪梅和于光建合写的《新见宁夏佑啟堂藏西夏文〈金刚经〉残片考释》(《宁夏社会科学》2018年7月第4期,第229-233页)。这篇文章刊布并译释了三种此前从未见过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西夏文译本(根据鸠摩罗什译本重翻)的刻本残页。其中编号NY011.4(“NY”可能是“宁夏佑啟堂”的缩写)的经折装残页一折,从字体、版式和内容看,正是中贸圣佳拍卖图录中第1156号拍品(含三种残页)最右侧的一种(图六,圈红的部分)。该号最左侧的一页,则是与《大白伞盖佛母陀罗尼经》有关的文献,这一点最近已经被段玉泉先生在《新见西夏文“大白伞盖佛母”类文献残叶考》(“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与文献国际学术论坛”的讲稿)中指出来。段先生还提到,他最初见到佑啟堂的这折残页时,它还是与另一折残页连着的,但是到了中贸拍卖时,却没有见到另一折残页,显然它们已经被一分为二了。(感谢唐均先生提供这条重要的信息)
图六 中贸圣佳上拍的第1156号拍品
编号NY011.23的仅残余上半部分的经折装残页二折,则分别是中贸拍卖图录中第1164号拍品(含五种残页)的左下一种和右上一种(图七,圈红的部分)。对于我们大多数局外人来说,根据这种对应关系,就可以彻底证明中贸拍品正是佑啟堂藏品。
图七 中贸圣佳上拍的第1164号拍品
从吴、于二君论文所附图版来看,NY011.23的两折本来是连着的,但是拿到中贸拍卖时已经从中间一断为二,并且第二折还缺失了最后一行的“三菩(提)”二字。中贸图录右下角的一折残页(图七,圈蓝的部分),也是同样版本的《金刚经》,不知吴、于二君为何没有在佑啟堂藏品中发现。另外需要指出的是,他们对NY011.23的录文和译文,不仅误将第6行和第7行颠倒,而且在夏汉对勘以及与其相关的下划线的处理上也存在着一些失误。
以17250元成交的中贸圣佳第1164号拍品,最近还被拿到琴岛荣德2018青岛之夏艺术品拍卖会(2018-07-20)上拍,编号1134http://auction.artron.net/paimai-art0076851134/,据说拍了3万多。只可惜原来的五页只剩下四页(图八),缺了上述的第二折。
至于论文中最后提到的编号NY011.64的第三种《金刚经》刻本残页二折,则未在中贸圣佳拍卖会或其他拍卖会上出现。

图八 琴岛荣德上拍的第1134号拍品
总而言之,中贸圣佳上拍的这批宁夏佑啟堂藏西夏文文献,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像定名为“佛书科文”的第1161号写本残页http://auction.artron.net/paimai-art0071941161/;图九),经我仔细研究,发现居然是关于印度寂天论师(8世纪人)《入菩提行论》第六品《安忍品》或该品某种注疏的科文。
图九 中贸圣佳上拍的第1161号拍品
我们已经知道,除宋辽佛学之外,西夏佛学也曾深受西藏佛学影响。当时的西藏正处于佛教复兴的“后弘期”,佛学方面受印度晚期大乘佛教影响,盛行对慈氏《现观庄严论》,法称《正理滴论》,寂天《入菩提行论》(藏文译为《入菩萨行论》),智藏《分别二谛论》,阿底峡《入二谛论》等论书的研究。从戈尔巴乔娃、克恰诺夫、西田龙雄等人编译的俄藏黑水城出土西夏文文献目录来看,这些论书及其注疏都有西夏文译本。索罗宁(K. Solonin)和刘国威两先生已经刊布并译释了阿底峡的《入二谛论》[“Atiśa′s Satyadvayāvatāra (Bden pa gnyis la′jug pa) in the Tangut Translation: A Preliminary Study”, Journal of Indian Philosophy, March 2017, Volume 45, Issue 1, pp.121–162],麻晓芳女士则刊布并译释过《现观庄严论颂》第一品和第八品的部分颂文(《西夏文<胜慧彼岸到要门教授现前解庄严论诠颂>译考》,《宁夏社会科学》,2015年第6期,第143-151页)。至于《正理滴》《入菩提行》《分别二谛》等论及其注疏的西夏文译本,则至今尚未见有人刊布和研究。中贸圣佳上拍的这张与《入菩提行论》有关的科文的西夏文写本残页,不仅可以让我们进一步了解西夏在佛学方面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而且还能让我们领略一下在传达哲学和逻辑的内容时发展到顶峰的西夏文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附记
文章发出后不久,又读到吴雪梅新发表的《宁夏佑啟堂藏三件西夏文残片考释》(《西夏研究》,2018年第3期,第28-34页;此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宁夏佑啟堂藏西夏文献研究”阶段性成果),发现她刊布译释的第一种佑啟堂藏《贤智集》刻本残页正是中贸上拍的第1149号标的,而她刊布译释的第二种佑啟堂藏写本残页则是中贸上拍的第1162号标的。最有意思的是,从她的论文中得知,写本残页原先竟然是糊在刻本残页背面的。细看二者的形状、大小以及页面上的洞眼、水渍等,果然无不吻合。原来在拿到中贸上拍之前,写本残页已经从刻本残页的背面揭裱下来,准备一鸡两吃了。
除此之外,我还发现上面说过的中贸第1156号标的(图六)最中间的那两折上下排列的刻本残页,从字体、版式和内容看,其实与第1163号定名为《梁朝傅大士颂金刚经科文》的三张刻本残页是同一部书。1156号中间下面的那张残页的左上部还保留有科文的连线,而且它就是1163号最左侧的那张残页下面缺失的部分。这五张残页的内容是连着的,可以前后缀合,顺序为1163右(“世尊,是实相者”到“信解受[持]”)、1163左(“持”到“寿[者相]”)、1156中下(“若当来世”到“离一切诸相,则[名]诸[佛]”)、1163中(“[则]名[诸]佛”到“不惊不怖”)、1156中上(“[甚为]稀有”到“[是名]第一波[罗蜜]”)。
责任编辑:彭珊珊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高山杉,西夏文献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