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帮大哥”生命最后7小时:一直在为群众调解,倒在路上

2019-01-05 10:12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本文原标题:《记者还原河北“帮大哥”生命最后7小时,他一直……生前视频曝光,看哭无数人》
大新闻:微信又㕛叒改版了~
点击上方 “河北共青团 ” → 点击右上角“...” → 点选“设为星标 ★ ”,为河北共青团加上星标,以后找团团就方便啦!
不管是大矛盾,还是小纠纷,
很多人最先想到的,
就是找“帮大哥”给调解一下。
一口地道的正定方言,
脸上总是带着笑容,
看在人眼里觉得他
亲切的像邻居家的爷爷、大伯。
微胖的身体常年不知疲倦地穿梭于人群中,
化解着邻里、夫妻间的纠纷。
很多河北人都知道“帮大哥”,
知道高瑞奎这个名字的却不多。
高瑞奎是石家庄正定人,
作为第一届“感动省城十大人物”的获得者,
高瑞奎有“民间法官”的美称。
不管是多早或者多晚,
只要一个电话,
必定随叫随到。
从1976年在正定镇民主街
从事人民调解工作开始,
高瑞奎先后任村调解员和调解主任、
县民间矛盾纠纷调解中心特聘调解员、
县巡回调解委员会主任、
石家庄市巡回调解委员会副主任,
后来成为河北广播电视台
《非常帮助》的“帮大哥”、
石家庄广播电视台《调和》
栏目的“首席和事佬”。
40年来,
经他排查调处的
各类矛盾纠纷和案件上万起,
调解率100%,
调解成功率98.6%。
他先后四次被省司法厅授予先进工作者、
模范调解员称号,
五次被司法部授予模范调解员、
先进工作者等称号,
2005年被司法部授予
“全国标兵人民调解员称号”。
1月3日下午1点左右
刚吃完午饭的
“帮大哥”高瑞奎和家人说要去调解一起纠纷
下楼时摔倒在楼梯上,
之后再也没有醒来……
帮大哥家的院子
临着一条并不宽敞的街道,
今天一早,
因为前来吊唁的人太多,
这条街道通行变得些困难。
院子里搭建了灵堂,
前来祭拜的人不断走进来。
“高瑞奎同志千古流芳”,
白底黑字的挽联挂在灵堂里,
这个原本平静的小院此刻被悲伤笼罩。
“帮大哥”高瑞奎的同事好友
还有曾经被帮助过的人
来到家中看“帮大哥”高瑞奎的最后一面
悲伤中的家人和同事
和被“帮大哥”帮助过的人
含泪还原了
“帮大哥”高瑞奎生命中最后7个小时……
早上8点
一上午成功调解赔偿问题
来找“帮大哥”高瑞奎
寻求帮助的人一直都没有断过,
他每天回家吃午饭时
才能短暂休息一会儿。
3日早上8点左右
高瑞奎仍像往常一样去调解室。
因为已经有了预约,
他出门比往常还要早一点。
3日早上
和高瑞奎约好
在调解室见面的正是刘利国,
刘利国没有想到
那会是两人最后一次见面。
前段时间刘利国在工作中受了些伤,
为了治疗花费了一笔钱。
在赔偿问题上和用人单位
一直没有协商好,
无奈之下他找到高瑞奎,
希望他能从中调解。
刘利国说,为了帮他解决问题,
高瑞奎已经跑了几趟用人单位,
希望能协商出一个双方都满意的赔偿方案。
“一大早我和单位领导就去他那了,
我记得是11点20我们才从他那出来的,
基本都商量好了。”刘利国说,
在高瑞奎的调解下,
双方达成了一致意见,
并且在赔偿协议上签了字。
下午1点多
午饭后赶去调解
还没出家门就倒下了
帮大哥高瑞奎工作的调解室
就位于正定县司法局,
办公桌上还摆放着他的名牌。
办公室的陈设很简单,
只有桌椅等基本的办公用具,
一面面锦旗几乎铺满墙面。
帮大哥的桌子上
并没有像一般办公室一样摆放电脑,
因为年纪大了他并不会使用。
如果需要就到隔壁办公室请同事帮忙。
同屋的同事说,
3号上午他还在这里工作,
帮助别人调解赔偿案件。
谁也没能想到下午人就去世了。
他的办公室再也不像以往那么热闹。
1月3日
中午结束后他回家,
和老伴一起在妹妹家吃了午饭。
1点多吃过饭,
高瑞奎说下午还有事情需要调解,
起身回家拿挎包和水杯。
在二楼卧室拿上东西,
高瑞奎转身下楼,
在楼梯转角的地方突然摔倒在地上。
这一幕碰巧被院中的外甥看到了,
急忙往楼梯上跑,
嘴里喊着高瑞奎的大儿子高强。
高强回忆说,
听见喊声他跑进院子里,
看见父亲瘫坐在地上,
已经没有意识。
赶来的姑姑把速效救心丸塞进他嘴里,
一连塞了十几颗都没有效果,
家人赶紧打电话叫120急救车。
医生赶到后做了半个小时左右的心肺复苏,
检测了心电图,
但是他已经没有生命体征。
高瑞奎的儿媳哭着告诉记者,
医生和她说是心梗。
即便天天吃药
也要跑出去给别人帮忙
在高瑞奎的床头放着一瓶硝酸甘油片,
老伴说这是特意放在床头的,
以备出现紧急情况时服用。
曾经和高瑞奎一起工作过的同事说,
前年和他一起工作的时候他身体就不太好,
心脏有问题,
“当时冬天他就必须穿着棉坎肩保暖,
而且天天吃药。”
女儿说父亲因为有高血压的问题
一直在吃着降血压护心脏的药,
在一段时间以前父亲做过一次身体检查,
医生告诉他心脏出现问题需要注意,
可是没有想到意外会来的如此之快。
“帮大哥”高瑞奎的电话是向大家公开的,
有的时候早上五六点、
晚上十一二点还有人打电话寻求帮助。
现在的帮大哥再也没办法接电话了。
包里还有厚厚一摞材料
等着他去调解
“帮大哥”高瑞奎平时出门
都会带着一个灰色的小挎包,
此刻小挎包还放在他的床上。
挎包显然已经用了很久,
帆布材质的包体边缘已经有磨损的痕迹,
上边也有像是洗不掉的污渍。
打开里面是一沓被皮筋捆着的零钱,证件,
还有厚厚一摞材料。
材料都被他用曲别针分门别类打理整齐。
这些材料有些是打印的,
有些是手写的。
内容有夫妻矛盾,
有邻里有纠纷,也有官司问题。
他成了
最后一个被他帮助的人
4日早上刘利国给用人单位打电话,
才得知“帮大哥”高瑞奎去世了。
“他跟我说大哥人没了,我吓了一跳。
我说你别开玩笑,昨天中午才见过他。”
刘利国回忆说,一整个上午在说话的时候
他都没有发现高瑞奎有什么异常,
还像以前一样笑呵呵的,很有精神。
刘利国说,
此前他便知道高瑞奎是个热心肠,
在帮他调解纠纷的时候忙前忙后从不抱怨。
“办事公正,人可好了。”
好人“帮大哥”高瑞奎走了,
在“帮大哥”高瑞奎的办公室里,
一切还保持着他生前的模样。
带着尚未完成的工作,
他永远的离开了。
我们再也见不到他那憨厚淳朴的笑容,
人们又少了一个说知心话的人……
高老,一路走好。
今天,让我们在正定县殡仪馆
一起送别“帮大哥”高瑞奎
制 作|冀青工作室
编 辑|林楠
须 知|转载注明"河北共青团(HBGQT87903800)"
来 源 | 河青帮帮帮。早新闻综合中国新闻网、新华社、央视网、河北新闻网、河北天气、网络等。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