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货币协议是新广场协定?别闹了行不!

令狐猫/微信公众号“陶然笔记”

2019-02-26 00:37

字号
25日的新华社消息稿说,中美在六个方面的具体问题上取得实质性进展。
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服务业、农业以及汇率
汇率这个新面孔出现后,大家很容易就把它与之前美国财长姆努钦关于中美已达成稳定货币汇率“最终协议”的表态联系起来。
尽管姆努钦就一句话,国社就几个字,但这并不妨碍大家浮想联翩。
有的人问,为什么谈贸易协定,要把汇率问题纳入进来?
还有的人,忍不住联想起30多年前的“广场协议”。
1985年9月22日,美国、日本、联邦德国、法国以及英国的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简称G5)在纽约广场饭店举行会议,达成五国政府联合干预外汇市场,诱导美元对主要货币的汇率有秩序地贬值,以解决美国巨额贸易赤字问题的协议。因协议在广场饭店签署,故该协议又被称为“广场协议”。
“广场协议”签订后,上述五国开始联合干预外汇市场,在国际外汇市场大量抛售美元,继而形成市场投资者的抛售狂潮,导致美元持续大幅度贬值。1985年9月,美元兑日元在1美元兑250日元上下波动,协议签订后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美元迅速下跌到1美元兑200日元左右,跌幅20%。
“广场协议”也普遍被视为日本泡沫经济的诱因。
有这么个事情作为背景,所以昨天消息出来后,大家很担心,也很焦虑。
中美之间,是不是签了个逼迫人民币升值的新“广场协议”?
其实,汇率这个东西,是货币和货币之间的关系,本质是经济实力的反应,不是说单方面就能控制的。而且吧,日本的泡沫经济是不是广场协议引起的,现在争议也不少,有待商榷。
但是,这样的答案估计大家不满意,所以我查了一些资料,仔细研究了一下,得出一个结论。
美国逼迫中国签订“新广场协议”逼迫人民币升值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
咱们一条条的来整理,看看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首先,在贸易谈判中引入关于汇率的内容,并不是新鲜事。
国际贸易活动中,跟汇率几乎时时刻刻在打交道。谈贸易问题,不可能不碰汇率问题。
比如世界贸易组织的前身,关贸总协定(GATT)第十五条里,就对成员的外汇安排进行了规定。
这一条好理解,不多说了。
其次,中国现在签署“新广场协议”,从道理上讲不通。
记得去年10月份的时候,中美贸易战一度陷入僵局。
美国威胁并提升了关税,中国反制,同时也基本拒绝了与美国的谈判。
那个时候,大概是中美贸易战这一年多时间里,局势最紧张的时候。
即便如此,即便当时在特朗普屡屡施压的情况下,姆努钦主导的美国财政部依然对外放风,说找不到证据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
美国彭博社10月12日据两位知情者的消息透露,美国财政部工作人员已向财长姆努钦进行了汇报,称中国并没有操纵人民币汇率。
局势那么紧张,美国持续施压,美国财政部都说找不到汇率操控证据,而我们也没怎么搭理。
现在的局势和面临的压力,比那时要缓和不少,我们有什么理由突然在汇率问题上认怂?
没有道理啊。
第三,假设真的是“新广场协议”,那势必是个中美双输的协议。
如果协议内容只是避免竞争性贬值,那么基本跟中国目前在IMF、G20等组织和机制中的承诺一样,没啥变化。
如果是要逼迫人民币升值,那势必是个中美双输的协议,而且美国受的冲击恐怕更大。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进入2019年后,在加息问题上跟特朗普一直顶牛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立场开始软化。
原因很简单,美国经济数据开始走弱。
“美国1月制造业产出下滑0.9%,为8个月来最大降幅。”
“去年12月美国零售销售额环比下滑1.2%至5058亿美元,远不及市场预期的增长0.2%,出现自2009年9月以来的最大跌幅。”
在1月30日的货币政策例会后,鲍威尔就公开表示,当前美国经济增长面临全球经济增速放缓,英国“脱欧”、贸易谈判带来的风险,美联储有必要对进一步加息采取耐心观望的态度。
而2月20日发布1月例会纪要显示,“美联储官员认为随着多方面经济风险的上升,美联储对于货币政策的行动应该要有耐心。”
这被市场解读为美联储今年可能放慢缩表的节奏。
加息放缓,缩表放缓,意味着货币政策收缩放缓。
“诺贝尔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表示,随着美联储放慢加息步伐,美国经济可能正在陷入衰退。”
通常情况下,这意味着美元指数走弱,对全球资金的吸引力降低。
如果这时候人民币答应升值,那么一个很大的可能,就是大量的钱开始跑出美国,而且很有可能往中国跑。
钱往中国跑,会给中国带来风险,但对已经显示走弱迹象的美国经济来说,恐怕也不是一件好事。
在这个问题上,原美联储主席耶伦,看得更加明白一些。
《南华早报》称,美联储前主席珍妮特·耶伦警告特朗普的贸易谈判代表“不要将政策工具定义为汇率操纵”,不要要求人民币稳定以结束贸易战;她也认为中国应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但界定一个国家操纵汇率“既困难又危险”。
逼迫人民币升值,美国也会受到巨大冲击。
美国会上杆子去做赔本的买卖吗?
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不信。
第四,现在有观点暗示,认为中美这次的货币协定,可能参考《美墨加贸易协定》的汇率条款。
彭博社报道指出,货币是特朗普政府贸易谈判的一部分,在与加拿大和墨西哥更新北美自贸协定的谈判中,美国也敲定了一项货币协议,并表示将在未来的贸易协定中寻求类似的承诺。
那么,《美墨加贸易协定》里关于汇率的条款是怎么规定的?
我查了一下,《协定》第33章“宏观经济政策及汇率问题”强调,应维护由市场决定的汇率制度,避免竞争性贬值,并在外汇干预时及时通知相关方。
比如《协定》第33.4条第A款规定:每方都必须实现和维持一个市场决定的汇率制度,避免竞争性贬值。
这样的规定,其实跟中国之前在国际上作出的承诺,并不矛盾。
2016年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上,与会各成员(中美都在)重申此前的汇率承诺,包括将避免竞争性贬值和不以竞争性目的来盯住汇率。
所以,真要是参考《美墨加贸易协定》内容来制定中美货币协议,也跟什么逼迫人民币升值的“新广场协议”没多大关系。
通过以上四点分析,逼迫人民币升值的“新广场协议”恐怕是不存在的。
那么,中美间达成的货币协议可能是什么样子的?
我猜啊,汇率问题这么复杂,中美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这么快达成,最大的可能只有一个。
把中美之前在各个组织机构里面关于汇率的承诺,改头换面汇总一下呗。
方便快捷,富有成果。
何乐不为?
(原题为《中美货币协议是新广场协定?别闹了行不!》)
责任编辑:王建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货币协议,中美关系,贸易战,汇率

相关推荐

评论(13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