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美洁︱光禄寺的茶汤

徐美洁

2019-03-28 13:4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皇帝就一定吃得好吗?那可说不准。光禄寺一年花费三十六万,但落到皇帝头上,也就是个小乡绅糟老头的待遇,嘉靖皇帝免不了抱怨:“今无论祖宗时,两宫大分尽省,妃嫔仅十余,宫中罢宴设二十年矣。朕日用膳品皆下料,无堪御者。”(余继登:《皇明典故纪闻》卷十七)真不知道他们给皇帝吃的是些什么陈芝麻烂谷子,害人家说出“下料”这样的词。
明代光禄寺劣迹斑斑,可不是一时的事。皇帝的伙食不上心,招待外宾就更要克扣了,有官员向皇帝投诉:“朔望见辞酒饭甚为菲薄,每碟肉不过数两,而骨居其半;饭皆生冷,酒多掺水而淡薄无味,……安南、朝鲜知礼之邦,岂不讥笑?”(马文升:《题振肃风纪裨益治道事》,《名臣经济录》卷五)冷饭淡酒,不是待客之道,文官怕的是被邻邦耻笑了去。但光禄寺的茶汤,倒是批评不得的,皇帝也不过是发发牢骚了事。
嘉靖七年(1528),京城出现了“京师十可笑”的民谣,说的是:“光禄寺茶汤,太医院药方。神乐观祈禳,武库司刀枪。管缮司作场,养济院衣粮。教坊司婆娘,都察院宪纲。国子监学堂,翰林院文章。”(褚人获:《坚瓠集》十集)帝国这些最高档、最专业的机构,做的事既不高档也不专业,成了名不符实的“十可笑”。而光禄寺茶汤,则位居榜首,可知其口碑。有好事者把这“十可笑”写成大字报,贴到了朝堂上。那些被“光禄寺茶汤”粗暴对待的小官吏,本意或许是嘲讽,或许也想借嘲讽造点舆论,以便碟子里的肉多上几两,冷饭变成热饭。但事情却无意间变复杂了。
首先,明朝廷最讨厌匿名文书,《皇明通纪法律全传》:“永乐元年闰十一月,禁匿名文书。”(卷十四)可能是永乐初政,大家对政权更替有异见,所以匿名文书开始流行起来,而禁止一件事呢,正表明这件事正在流行或失去控制。自此以后,匿名文书被抓的话,一般都是以“妖言”重罪论处。如同书卷十九:“正统十一年二月,锦衣卫卒王永为匿名文书数太监王振罪恶,揭于通衢及振侄王山家。辑事者得之,刑部论以妖言斩。”天顺八年三月,朝廷又重申匿名文书皆处死罪的律例(《明宪宗实录》卷一)
所以嘉靖七年的这个“十可笑”,首先被当政者认为是针对自己的执政与管理能力,彼时张骢、桂萼因“大礼议”进内阁,身处漩涡,面对异己十分敏感;加之有成例,定下的调子就是“妖言罪”。于是派出锦衣卫千余四处捕人,后来逮定席瑶等十余名,就要论斩。还好当时的刑部尚书胡世宁清直正廉,说这些年轻官吏,只是调皮心态下传播市井笑话,并非始作俑者,定性从对抗政权回到言行不谨,事态降级,以徒杖之刑了结。
光禄寺茶汤是凉薄,但对奢侈浪费却一点办法也没有。这本来也是名不符实“专业机构”的一体两面,正经花费没有,“不正经”花费却层出不穷。明武宗最是一个胡闹的皇帝,他爱养画眉鸟,每天要光禄寺杀数十头鹅,取鹅脑来喂他的画眉。光禄寺丞杨伯玉劝谏说民穷财困,不可如此。武宗大怒,派中官去责问,又罚其囚衣跪午门外,大太监刘瑾还亲自跑去骂他“穷措大”(张鼐:《宝日堂初集》卷二十三),最后被贬去做隰州同知。可见光禄寺的茶汤还真不好管,皇帝要用,太监要拿,厨役要偷,奈得了他何?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思想
我是明代文学、文献研究者徐美洁,关于明代社会风俗的问题,问我吧!
徐美洁 2018-02-09 258 进行中...
责任编辑:丁雄飞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光禄寺,明史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