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留置前夜,这名落马官员曾策划让妻子背上所有问题外逃

澎湃新闻记者 蒋子文

2019-05-24 17:4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错误思想,妻子‘枕边风’的鼓吹,让冯跃在退休前几年,特别是到重庆能源集团担任领导之后,大搞权钱交易,开启了最后的疯狂。”
5月24日,重庆市纪委监委微信公众号“风正巴渝”发布了系列专栏“忏悔与剖析”的第九期文章——《夫妻“同心” 用足权力“有效期”——重庆能源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冯跃案件警示录》,重点指出了冯跃身上典型的“59岁现象”。
公开资料显示,冯跃,男,汉族,1958年6月出生,重庆潼南人,在职研究生学历,1978年12月参加工作,1983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冯跃曾在重庆市信访办、市国资委等处工作,2011年5月调赴重庆市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工作,并于2014年1月起担任该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直至2017年8月卸任。
“2018年5月22日,我在本应该退休的时候被组织立案审查调查,我的人生陷入了最低谷。”冯跃在其忏悔书中写道。6天后,即5月28日,重庆市纪委监委公开通报了冯跃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重庆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消息。
此外,微信公众号“风正巴渝”上述文章还透露了冯跃被留置的时间距离其退休不到1个月。
2018年9月1日,重庆市纪委监委通报称,冯跃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通报显示,经查,冯跃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对抗组织审查调查,长期搞迷信活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长期收受礼金、接受宴请;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私自扣压群众举报信,违规在干部选拔任用中为他人谋取利益;违反廉洁纪律,纵容配偶利用本人职务上的影响为他人谋取私利;违反工作纪律,在企业经营活动中违规决策,造成国有资产存在重大风险,纵容配偶干预和插手执纪活动。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重庆市纪委监委指出,冯跃身为国有企业“一把手”,丧失理想信念,对党极不忠诚,竭尽所能掩盖其违纪违法行为,为求职务晋升“问计于神”,目无党纪国法,擅权妄为,大搞权力变现、疯狂敛财,开设权钱交易“家庭店”,与“围猎者”内外勾结建立“共腐圈”,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十分恶劣,应予严肃处理。
同年10月9日,微信公众号“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称,重庆检察机关已于近日依法对冯跃涉嫌受贿案提起公诉。
重庆检察机关指控:2003年6月至2017年7月,被告人冯跃利用其先后担任中共重庆市委、重庆市人民政府信访办公室副主任,重庆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委员、副主任,重庆市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董事长、党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在解决信访纠纷、承接能投集团及下属企业的业务项目等事项上为他人谋取利益,与他人共同收受相关单位及个人给予的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微信公众号“风正巴渝”公布的冯跃忏悔书节选显示,冯跃承认自己人生蜕变的起点正是始于2003年左右。
忏悔书中提到,“2003年左右,我认识了某私企老板,在不知不觉中被他‘俘获’,认为权力和私利才是自己的追求所在。于是,从吃吃喝喝、收土特产、收小红包开始,到权钱交易、收受财物。到能源集团担任总经理、董事长、党委书记职务后,我忘记了自己还是一名党的领导干部,把自己定位为一名下海的商人,与商人老板、职业经理人对照,认为他们中的一些人能力、本事不如自己,但收入却比自己高很多,内心极不平衡,自己对现实利益和物质财富的欲望开始增长,将‘手中有权不使,过期作废’‘做事要公私兼顾’奉为‘圣经’和行动指南。”
冯跃还在忏悔书中反省了自己搞迷信活动、收受礼金接受宴请等问题。
冯跃回顾称,“2013年,我认为自己担任董事长的机会很大,就找到‘大师’算官运,得到肯定‘答案’。此后,我也顺利担任能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对‘大师’更是迷信不已。在装修住房时,按照‘大师’指点进行改动。我背叛了自己的信仰,热衷于参加封建迷信活动,希望从‘大师’那里寻找精神寄托和安慰,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没有坚定的立场,完全丧失了一名党员领导干部应有的原则和要求。”
“我最大的错误就是违反政治纪律,规矩意识缺乏,自认为作为能源集团的‘一把手’,其他人就理所应当听我的安排,对反对意见嗤之以鼻。”冯跃称,“在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以后,我对此充耳不闻,不收敛、不收手、不知止,多次参加下属安排的宴请活动,收受下属和私企老板所送礼品礼金。”
关于“退休前最后的疯狂”,冯跃也在忏悔书中作了交代。
忏悔书透露,“2014年初,我担任能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后,我想到这肯定是我担任最后一届领导干部,即将退休面临养老和孤独的退休生活,需要更多的金钱,自己手中的权力不用白不用,一旦退休就全部作废了;于是我和妻子更加急迫、贪婪地通过代理人变现权力:一方面,我利用担任能源集团领导的权力为有关个人和单位提供帮助,谋取利益;另一方面让老板担任我和妻子的代言人,负责与对方建立貌似合法的商业合同关系获取利益,收取好处费。而妻子负责各方之间信息传递、沟通协调,并落实我家应得的好处。”
“在老板成为我和妻子的代言人之后,我自认为找到了最合适的利益输送方式。我本人尽可能地不出面,具体由妻子、老板出面参与有关项目合作,并收取好处费,尽可能地掩藏自己。我自以为做得可谓天衣无缝,殊不知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其中权钱交易的本质没有任何改变,任何的逃避和掩盖都是徒劳。”冯跃称,“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我没有管好配偶、子女和身边的亲属,纵容放任他们插手干预能源集团工作,以致于自己在廉洁自律的底线上全面失守。妻子在2014年退休以后没事可做,我就纵容、放任她插手干预能源集团的相关工作,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对此,重庆市纪委监委点评称,为了掩人耳目,冯跃夫妇并不直接收取现金,而是通过妻子在外与人合伙经商办企业,借此来接受不法商人的利益输送。捞红了眼的冯跃,甚至置上级规定于不顾,强行给有关企业垫资,造成了10多亿国有资产存在重大回收风险;而得到垫资的企业自然也“投桃报李”,通过“市场交易”的方式给冯跃妻子入股的公司大肆输送巨额利益。擅于伪装,并自认为天衣无缝的夫妻二人,对组织调查更是做足“功课”,在被留置的前一天晚上还在策划让妻子背上所有问题外逃,并转移赃款赃物。
类似冯跃这样抱着“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错误信条,临近退休开始大肆敛财的领导干部绝非孤例。在他们眼里,权力不过是谋取利益的“私器”,退休就意味着船到码头车到站,权力归零,无法再给自己带来任何利益。因此越是临近退休,对“权力变现”的紧迫感就越是强烈,妄图在权力“保质期”到期前肆无忌惮捞足捞够,为退休后的“幸福晚年”积累物质财富。殊不知心存侥幸的“最后一搏”,最终换来的却是对“幸福晚年”的致命一击。可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害了卿卿性命”!
责任编辑:王俊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重庆反腐,重庆市能源投资集团,冯跃,“59岁现象”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