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新科状元Zion译为“锡安”:圣经翻译对中文的影响

徐春伟

2019-07-06 10: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21日,在NBA选秀大会上,新奥尔良鹈鹕用头号签(俗称“状元签”)选中了杜克大学的锡安·拉提夫·威廉姆森(Zion Lateef Williamson)。今年三月起,被誉为下一个勒布朗·詹姆斯的Zion就成为篮球热门话题人物。他的名字,国内媒体的译法可谓五花八门,比较常见的就有“锡安”“蔡恩”,著名篮球评论员苏群还写成了“柴昂”。最终,大部分媒体,将Zion译成“锡安”。然而,与他同名的美国犹他州Zion National Park,中文一般译为“宰恩国家公园”。那么,“锡安”这个人名译法是怎么来的,这种现象又是如何产生的呢?
美国宰恩国家公园
根据同源词的音译
语言学上有名从主人的原则,要根据一个人的母语来读当事人的姓名,译名也如此。Zion是美国人,他的母语是英语。Zion英语读作[zaɪən],与汉语普通话“宰恩”相近,按照名从主人的原则,理论上应该翻译成“宰恩”。不过,我国在悠久的翻译史上,有一类沿用习惯译名的原则。不少外来名词,虽然译名读音和原词读音差距很大,但因该译名已成为习惯译名,一直被后世所沿用。“锡安”就是其中一例。
NBA新科状元ZION
我国取名喜欢采用上古时期的《诗经》《楚辞》、中古以来的唐诗宋词,西方人取名则多采用圣经。圣经中的人名或物名进入英语等西方语言,影响到了西方人的取名用词。Zion是一个宗教色彩浓厚的名字。他母亲曾向媒体介绍,Zion取名于耶路撒冷老城南部偏东的一座小山锡安山(希伯来语:Har Tsiyyon; 英语:Mount Zion)。Zion是圣经中的重要名词,旧约中有关Zion的经文共有100余处之多。圣经人名与地名的汉译原则有其特殊性,它们并非一般文学作品或故事里的人名地名,具有传诵性和永恒性,其译法也是统一的。在我国最广泛使用和引用的圣经汉译本和合本里,那些教会内已惯用的名词,一般统一不变。Zion译为“锡安”,就是一个固定译法。
锡安山
锡安(古希伯来语:Ṣîyōn;现代希伯来语:Tsiyyon),原意为“光明”“显耀”和“干焦之地”。此山建有大卫的王官和圣殿,是犹太人宗教、民族和文化的中心,被视作圣山和耶路撒冷的象征。近现代以来,“锡安”这一名词也被广泛使用,西耶路撒冷的广场就叫锡安广场(希伯来语:Kikar Tziyon);犹太复国主义(希伯来语:Tsiyonut)直译就是“锡安主义”;1917年《贝尔福宣言》中的锡安主义联盟(Zionist Federation)则出现了英语词根Zion。
《贝尔福宣言》
英语Zion的读音距离“锡安”有点远,这是因为“锡安”是其同源词Sion的音译。圣经最初是由古希伯来语、古希腊语写成的。Zion源词是古希伯来语Ṣîyōn,后被众多语言转写成Tsiyyon、Zion、Sion,、Sayon、Syon,、Tzion,、Tsion等不同形式,其中的Zion、Sion为英语写法。Sion[saɪən]中的i在元音音位变化前读为[i],单词可读为[sɪən],就被英语传教士译作“锡安”。既然Zion 和Sion是一个词,Zion理所当然也可译作“锡安”了。
中古英语到现代英语的元音大推移
在天主教思高本圣经里,这个名词则是另外一种译法,译作“熙雍”。天主教思高本的人名、地名与基督教(新教)的和合本圣经,译名和译音差别很大,其原因是:和合本经过了多次转译,而思高本是直接翻译。和合本,是先从古希伯来语、古希腊语、拉丁语翻译为英语,再从英语翻译为汉语。思高本圣经则不然,它是皆译自原文,即古希伯来语、古希腊语、拉丁语直接翻译为汉语。古希伯来语Ṣîyōn直译过来就是“熙雍”。
1919年初版《官话和合译本》
“保罗”“约翰”从何而来
相比Zion译名的“锡安”,Paul译名的“保罗”就更为复杂了。它是根据最初的起源名词音译的。熟悉NBA的读者,会发现姓Paul或者取名为Paul的球员非常多,如保罗·乔治(Paul George)、保罗·米尔萨普(Paul Millsap),以及明星控卫克里斯·保罗(Chris Paul)。Paul的英语发音是[p‘ɔ:l],应该译为“泡尔”才对,怎么成了“保罗”呢?因为它是根据起源词拉丁语单词paulus(古希腊语:paulos)翻译的。
天主教、新教人名译名对照表
Paulus在拉丁语里,意为“小的、谦逊的”,是古罗马时期就出现的姓氏。这个人名的广泛使用也是受圣经影响。Paulus,圣经中初期教会主要领袖之一,《新约全书》约有一半是由他所写。据《新约全书》记载,他原名扫罗(古希伯来语:Saulus,英语:Saul,原义是要求、祈求),在《使徒行传》13:9中改名保罗。Paulus被认为是一个庄严、稳重、坚定的人,为人所敬仰,因此这个名字在西方社会中较为流行。
Paulus(Paulos)在中国被天主教和基督教分别译为“保禄”和“保罗”,其共同点是忽略了结尾的“s”。不将“s”翻译出来是为了避讳;另一个原因就是中国人的人名一般是单名或双名,三字名过于复杂,这就是Paulus译成“保罗”的来历。圣经传播过程中,欧洲各种语言相互影响和吸收,出现了许多变体。Paulus主要有以下几个转写:Paul(英语)、Paulot(法语)、Pablo(西班牙语)、Paolo(意大利语)、Paulo(葡萄牙语)、Pavel(波兰语,俄罗斯语)。源于英文版圣经的和合本圣经在音译时,为照顾译名统一的原则,还是根据Paulus进行译名,将Paul译成“保罗”。
香港圣保罗书院校徽
如果说Paul译名“保罗”,还可以看到一点点源词影子的话;英美另一个常用名John的译名“约翰”更令人摸不着头脑。NBA有大量取名为John的球员,如约翰·沃尔(John Wall)、约翰·斯托克顿(John Stockton);埃尔文·约翰逊(Earvin Johnson)的姓氏也和John有关,Johnson的意思是“约翰的儿子”。“约翰”其实不是英语John[dʒɒn]的音译,而是古希伯来语Yoħanna的音译。Yoħanna是常见的希伯来文名字,意为“耶和华是仁慈的”。《新约》就有两位著名的约翰,分别是使徒约翰(英语:John the Apostle)和施洗约翰(英语:John the Baptist)。受他们影响,“约翰”一名在西方非常受欢迎,也流传到了欧美各地。Yoħanna先是演变成拉丁语Johannēs和Ioannes;后变成英语的John(约翰)、德语的Johann(约翰)、法语的Jean(让)、西班牙语的Juan(胡安)和俄语的Ivan(伊万)。
Yoħanna的部分变体
“John”是最早被统一译法的圣经人名之一。在天主教里,John很早被确定为“若望”。清世祖帝师、《时宪历》的设计者汤若望(德语:Johann Adam Schall von Bell)到中国后,根据Johann Adam的发音和当时的译法,取汉名为“汤若望”。此后的天主教译者也沿用了这一译名,叫Ioannes的历代教宗也因此被译为“若望X世”,如若望一世(拉丁语:Sanctus Ioannes PP.I)、若望二世(拉丁语:Ioannes PP.II)。
汤若望
新教传教士也在尝试统一圣经人名、地名的汉译,John的译名“约翰”就是很早被确定下来。美国人丁韪良(William Alexander Parsons Martin)是最早将英文版圣经翻译成汉语官话和方言的人之一。他在翻译宁波话《约翰福音》时,并没有将John直接译成接近原文读音的宁波话拼音Dj ông;而是先将John译成官话词“约翰”,再根据“约翰”的宁波话读音转写成Iah‘en。
宁波话罗马字版《约翰福音》
Paul(Paulus)和John(Yoħanna)也并不完全按照起源词汉译,这是因为这两个男性名衍生出了大量女性名。Paulus的女性形式为Paula(宝拉)、Pauline(保琳)、Paulina(宝琳娜)、Paulette(保莉特)等;Yoħanna的女性形式则有Jane(简)、Joanna(乔安娜)、Jan(珍)、Janey(珍妮)、Janie(詹妮)、Ivanka(伊万卡)等。女性名要是仍按起源词进行翻译,就不合适了,因此这些衍生词都是根据词汇本身读音进行音译的。
名从主人的音译
“锡安”“保罗”“约翰”这类汉语译名有一个显著的缺点,就是从译名无法还原英语原名。其他与圣经有关的地名,并不像这几个词一样,拘泥于天主教或新教的汉语圣经译名;而是直接根据词汇本身读音进行音译。James就是很好的一个例子。James也是NBA中的庞大家族,长期霸占联盟第一人的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火箭当家球星詹姆斯·哈登(James Harden)。这两个“詹姆斯”要是按照和合本的译法,应当译为“雅各”。
James源于古希伯来语Yaakov(古希腊语:Jakobos;拉丁语:Iacobus),意思是“抓住”。《新约》有3 个James:西庇太之子雅各(英语:James son of Zebedee,James the Elder),耶稣的十二门徒之一,使徒约翰的兄长;亚勒腓之子雅各(英语:James son of Alphaeus),也是十二门徒之一,通常称为小雅各;耶稣的兄弟公义者雅各(英语:Saint James the Just),也被称作耶路撒冷的雅各(英语:James of Jerusalem)、主的兄弟雅各(英语:James Adelphotheos,James, the Brother of the Lord)。Yaakov传入欧洲后,光英语就有十数个变体,常见的有James(詹姆斯)、Jacob(雅各布)、Jack(杰克)、Jim(吉姆),Jimmy(杰米)。Yaakov其他语言变体也是遵从了名从主人的原则,比如哥伦比亚球星James Rodríguez西班牙语读作[ˈxamez roˈðɾiɣes]),就译成“哈梅斯·罗德里格斯”。
天主教、新教《新约》卷名对照表
除了James,Andrew一名通常也采取直接音译的方法,比如勇士的安德鲁·博格特(Andrew Bogut)、森林狼的安德鲁·威金斯(Andrew Wiggins)。Andrew源于耶稣第一个门徒安德烈(古希腊:Andreas)。使徒安德烈(英语:Andrew the Apostle)在基督教中地位很高,又被称作“圣安德烈”(英语:Saint Andrew)。天主教通常译作“安德肋”或“安德”,新教译作“安得烈”。英语单词Andrew在中文环境中,除了像香港圣安德烈堂(英语:St Andrew's Church)之类与基督教直接相关的名词外,现在一般都直接音译为“安德鲁”。
香港圣安德烈教堂
篮球之神迈克尔·乔丹(Michael Jordan)之名其实也源于《旧约》,是天使长圣米迦勒(古希伯来语:Michael)的名字,意为“与神相似者”。
综上可见,除了“保罗”“约翰”等少数译名采用汉传圣经译名外,大部分与圣经相关的人名都是采用“名从主人”的译法,即根据当事人的母语读音进行音译。实际上,除了上文提到的宰恩国家公园,还有伊利诺伊州莱克县宰恩市(Zion City)也是根据Zion的英语读音直接音译的。为此,笔者建议,球员Zion译名与其用“锡安”,不如名从主人换成“宰恩”。毕竟NBA球场和NBA直播平台都不是宗教活动场所,没有必要与宗教书籍和合本的译名保持一致。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熊丰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NBA,zion,圣经,约翰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