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莹颖案|凶手父亲出庭作证多次哭泣:无法想象儿子被处死

澎湃新闻记者 刘栋

2019-07-11 07: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美国当地时间10日,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案量刑阶段的审判继续进行,已被定罪的凶手克里斯滕森的父亲为了挽救儿子的生命而站了出来。在当天的庭审中,他向陪审团提及儿子在童年时尝试自杀和多次在夜间梦游的经历,以及他母亲酗酒对他的影响。
克里斯滕森父亲出庭作证。
“我是他的父亲,我必须在这里,”克里斯滕森的父亲、迈克尔·克里斯滕森说,“我爱他,无论什么都不能改变这一点。”
据《芝加哥论坛报》报道,当父亲说话的时候,克里斯滕森肩膀颤抖,用手遮住眼睛哭泣。
“我可以接受死刑判决,但不是真正的被‘处死’,”他说。他称自己几天前脑中曾闪现儿子躺在一张桌子上被执行注射死刑的画面,“我无法继续思考,无法想象那种情况。他还可以做出许多贡献。”在作证时,他也多次由于哭泣而中断。
在被问及儿子所作给章莹颖家人带来的伤害时,他泪流满面地说,“对不起,我的儿子是他们痛苦的原因。”然而章家人没有能够听到这段话,在他作证之前,章家人离开了法庭。
章莹颖一家
根据克里斯滕森父亲的说法,儿子的母亲在他整个童年时代都是酒鬼,一直在与酗酒和忧郁症斗争(就像克里斯滕森一样)。他还说,布伦特在15岁时曾从船上跳下甲板,并在一辆行驶的汽车前跑步,试图自杀。他还说克里斯滕森从童年到成年都经常遭遇因噩梦惊醒的睡眠问题。
在一封2016年发给父亲的电子邮件中,克里斯滕森讲述了他的噩梦:在看到“不祥之物”后,他被惊醒并大喊大叫。他还经历了“睡眠瘫痪”,称自己处于半昏迷状态,无法动弹,“感到害怕和感觉就像有人在看着我。”他的父亲说。
辩方律师称,这些“减轻因素”,包括酒精成瘾和精神疾病,应该使克里斯滕森免于死刑。
然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检方将克里斯滕森谋杀章莹颖行为描述为“冷酷、有计划、残忍的行为”,认为应当处以极刑死刑。检察官表示,克里斯滕森至今也没有透露他对章莹颖做了什么,并没有交代她的遗体下落,显示出他并没有因杀害章莹颖而表现出真正的悔意。
克里斯滕森的叔叔、老师、他母亲最好的朋友以及他童年的伙伴等共7人在周三出庭作证,讲述了他们印象中的克里斯滕森。他叔叔马克·克里斯滕森说他的几个家庭成员,包括他自己,都是酗酒者。他说自从克里斯滕森12岁起就没有见过他,但印象中他是一个“幸福快乐的孩子,脸上总是笑容满面。”
当被问及他对克里斯滕森犯罪行为的看法时,马克称其为“可怕的”和“嘲弄”。
“我对她的家人感到抱歉,”他说。“很难想象他们的遭遇。这是不可想象的。这不是布伦特(他的侄子)。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和克里斯滕森出生于同一天同一所医院的儿时伙伴Tom Mitchell在周三作证中回忆了他们一起度过的童年时光。
“我们会一起举办生日派对,一起去捣蛋。”他说,克里斯滕森会对他的玩具感兴趣并拆开它们。他还说自己有时候会去打克里斯滕森,但是“他从来没有打过我。”他还作证称他观察到过克里斯滕森被噩梦惊醒的睡眠问题。
克里斯滕森高中的同学、也是他婚礼的伴郎安德鲁·基珀当天在法庭上表示,克里斯滕森是自己在高中时最好的朋友。他说,他们最后一次联系是在2013年克里斯滕森即将离开去伊利诺伊大学的一次晚餐聚会中。
“他当时处于上升阶段,”他说, “我一直都知道他很擅长自己所做的一切。”
然而当他在2017年7月得知克里斯滕森因涉嫌杀人被捕时,感到非常震惊,之后他还向克里斯滕森的监狱电话账户上存了50美元。
在他和克里斯滕森的一次通话中,克里斯滕森告诉他自己是无辜的。周三在法庭上被问及自己被欺骗的感受时,基珀称自己“深受伤害”,但他仍然认为他是他的朋友。
6月24日,被告克里斯滕森被联邦陪审团裁定有罪,包括绑架致死罪在内的三项罪名成立。如今,同一个陪审团将决定他是否应该被处以极刑——死刑。
审判将在11日继续,澎湃新闻将会持续追踪报道。
责任编辑:吴挺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克里斯滕森

相关推荐

评论(17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