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淳安女童被租客带走后失联事件全程回顾,搜寻仍在继续

实习生 谢雅楠 澎湃新闻记者 庄岸

2019-07-12 06:5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浙江9岁女童章子欣被两租客带走后失联一事牵动人心。
7月4日上午,章子欣被租客梁某华、谢某芳以“去上海参加婚礼”为名带走,7日起失联。据警方通报的信息,梁某华43岁,谢某芳46岁,两人均为广东茂名化州市人。两人已于7月8日凌晨跳湖自杀。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谢某芳此前曾多次以要买房、做生意为由向几个兄妹借钱,曾向她哥哥借款50万,但借钱后家里人却联系不上她,“几个兄弟姐妹她都借遍了”。谢某芳所在村村支书林书记说,如今提起谢某芳,家里人都恨之入骨。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此前报道,梁某华儿子称,他已初中毕业,出生后就未见过父母。浙江24小时客户端的报道称,村民介绍,梁某华已离开家乡十五六年,甚至家人去世时也没有回来。谢某芳和梁某华并非夫妻。
目前,仍没有失联女童章子欣被找到的消息。澎湃新闻综合各家媒体报道,梳理出了此事的时间线。
时间线
6月12日
梁某华和谢某芳在携程上预定了浙江杭州淳安县千岛湖镇清溪村的一家快捷酒店。9岁的章子欣与爷爷奶奶住在这个村里。
6月20日前后
入住酒店七八天之后,梁某华和谢某芳开始在村里走动,来到了章家,与章子欣的爷爷奶奶商量要租章家的房子。老人称,两人在见到孙女后退掉了机票,希望租住到家中,其间花了150元人民币买了章家老人养的土鸡。章子欣的父亲章军认为,租客以此取得了老人的信任。
此时,章军人在天津打工。
7月3日
两个租客提出女孩长得可爱,想请她去上海做花童。两位老人与女孩在天津的爸爸商量,章军表示反对,但老人并没有意识到有问题。孩子的姑父王先生透露,租客以“去上海参加婚礼”为由带走孩子前,曾向家中老人发“婚礼红包”,但被老人拒绝。
7月4日早上6点30分
租客梁某华、谢某芳谎称带章子欣赴上海喝喜酒,将孩子带走。高铁站监控拍摄到3人出现的画面。3人离开千岛湖后,先后去了福建漳州和厦门,再坐动车去了宁波,其中在象山待了七八个小时,去的地方以景点为主。
章子欣奶奶在中午和晚上与孙女通过电话,她说,当时孙女说玩得很开心,让奶奶不要操心。
当天,章军向两名租客索要了微信和电话联系方式,租客是广东口音,称7月6日带女孩返回村子。
7月5日
章子欣再次跟家人通过几次电话,依旧称吃住都挺好。
7月4日——7月6日下午
章军一直和两名房客保持联系。
7月6日
根据淳安警方提供的线索,孩子和租客曾经在当天入住宁波海曙区火车南站附近的橘子酒店。
当天,租客在朋友圈发了一段章子欣坐在网约车里的视频,说女孩在车上睡着了,睡得很香,还说他们“收了一个女儿”。
租客并没有按照当初说的将章子欣带回淳安,章军说对方回答未带回是因为“买不到车票”。
章军询问女儿回家时间时,发现男租客提供的火车票订票信息有疑点,购买Z字头火车,中午从天津乘火车出发。
7月7日
章军在火车上站了20小时后,于凌晨到达杭州。当天上午,梁某华和谢某芳退房。
12点左右,章军听到女儿失联之后最后的声音,女儿说自己在象山北(音),他回忆,女儿情绪稳定,并没有异常。
章军提出要接女儿回来,租客则称正在带章子欣回杭州,并发送一则视频。视频在一私家车中拍摄,能看到章子欣坐在后座。窗外的路牌显示的“海山路、万象路”经查位于浙江宁波。对方向章军保证7日晚上9点将女儿送达。章军说,当天下午5点,对方发微信消息称手机没电了,充电器也坏了,并发来了一个截屏。章军提出自己开车接孩子被拒绝。男租客在接受章军“承担打车到淳安费用”的提议后,租客的手机关机,再也没有联系上。
下午,两名租客来带女孩到象山丹城服装店买衣服,店主回忆,当时女孩身上衣服很脏,两名租客在问过店主衣服价格之后没有购买,并告诉店主,女孩不是自己的小孩,是亲戚家的孩子,并向店主询问象山港路怎么走。
17时23分左右,两租客和女孩三人在宁波象山黄金海岸带酒店门口的监控中出现;
19时18分许,两租客和孩子三人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现;
22时20分许,两租客再出现在监控画面时,未见小女孩;
23时01分许,梁、谢两人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乘浙BT9**1出租车离开。
这天,此前一直在外的章子欣母亲从老家重庆回到淳安,按照此前约定准备第二天跟丈夫办理离婚。她在网上发文称,2015年和丈夫感情破裂,丈夫不同意离婚,因此前往广东东莞打工。其间没有见过女儿一面,只在2016年打过一次电话。
当天下午,章子欣的母亲被告知孩子被带走,她以为是亲戚带走的,没当回事儿。
7月8日0时许
两租客在宁波东钱湖一起跳湖自杀。监控中,男女租客挽手走向湖里,走向深水区,直到被水淹没。
当天,晨跑的村民发现东钱湖湖面上飘着两个人,一男一女,四十多岁,目击者声称,两个人身上用衣服绑在一起。
当天9时,章军和从重庆来到杭州的章子欣的母亲办理离婚。章子欣的母亲称,章父未告知章母孩子失踪的消息。她办完离婚后动身回重庆老家。
10时许,淳安县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接到报案,称章子欣从家中被两名租客带走,下落不明。
下午,章军和姐夫赶到宁波,入住火车站附近一家酒店(不是章子欣入住的橘子酒店)。章军最先到酒店找线索,散发了300多份传单,但并没有得到有效的线索。
7月9日
章军和姐夫住进女孩曾经住过的橘子酒店。他们找了宁波当地的警方帮忙寻找女儿。
7月10日
章子欣母亲到达重庆,当天,她通过孩子的姑父得知孩子出事的消息。
中午,章军接到警方电话赶到象山,半路上得知租客已经自杀。
14时30分许,宁波市象山县雄鹰应急救援队得到警方提供的信息后,对海面两海里的范围进行了搜索。
14时59分,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发布章子欣失踪公告。
傍晚,搜救队在象山海岸线附近的“观日亭”找到章子欣的市民卡。观日亭位置偏僻,离松兰山景区最热闹的游客海滩车程约30分钟,一路上还在施工中。
当天,警方发布两万元悬赏搜寻女童。
7月11日
警方已经派出专案组成员赶赴广东,调查核实租客梁某华、谢某芳的相关信息。当天上午,专案组还前往淳安县章子欣家中租客的房间进行调查。
同时,救援队在象山海域展开新一轮搜救,海上搜救范围扩大,除海上搜索外,警方对周边7公里山道直径2公里区域再次进行搜索,失踪女孩仍下落不明。
19时35分许,@象山发布通报称,仍未发现失联女孩,下一步将加大力度,全力寻找。

(素材来源:微信公号“都市快报”、环球网、浙江24小时客户端、杭州新闻客户端、钱江晚报、浙江新闻、江苏省广电总台荔枝新闻、新京报即时新闻等。)
责任编辑:徐笛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淳安 失联 女孩

相关推荐

评论(89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