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纪录片揭露非洲足坛贪腐丑闻,调查记者却惨遭报复枪杀

澎湃新闻记者 于渤

2019-07-12 11: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被枪杀的苏莱尔。
当调查记者艾哈迈德·苏莱尔奔走在调查非洲足坛受贿丑闻“前线”,完成纪录片《第十二人》拍摄并发表,加纳国会议员肯尼迪却通过自己的电视节目公开苏莱尔照片,让公众来袭击苏莱尔,“去打这个人,无论发生什么,我来承担。”
随之,死亡降临……
今年1月,在驾车回到自己家附近,苏莱尔被两名骑摩托车的男子近距离枪击,两枪击中胸部,一枪击中颈部,当场毙命。
受雇于加纳著名调查记者阿纳斯创办的一个名叫“老虎眼”的私人调查机构,苏莱尔和团队用了两年的时间获取非洲足坛受贿的证据。
直到悲剧发生。
纪录片《第十二人》内容。
15个国家、超过70个裁判受贿
足球,为加纳这个落后的国家带来尊严与荣耀,但当华服之下的龌龊被揭开,这项运动让那里的人们感受到的只有屈辱和欺骗。
故事要从去年夏天的纪录片《第十二人》开始说起。
在《第十二人》纪录片的镜头之下,光线昏暗的房间窗帘紧闭,前加纳足协主席恩扬塔克伊坐在沙发上,手里忙着将矮桌上的一叠叠现金装到一个塑料袋中,脸上带着微笑,连声朝对面的暗访记者说,“非常感谢,非常感谢。”
而在另一个场景中,肯尼亚国际级裁判马尔瓦在酒店房间内翘着二郎腿,接过暗访记者递过来的钞票,“谢谢你的礼物,这可以让我们了解彼此,友情最重要的。”
还有其他的画面,在2017年瓦乌锦标赛之前,比赛官员、裁判自然地收下暗访记者的现金,并且对记者声称这种事情再平常不过,这并不是受贿,而是约定俗成的关系。
肯尼亚国际级裁判马尔瓦受贿。
《第十二人》纪录片揭露了来自非洲15个国家的官员和裁判受贿,受贿人数超过100人,其中仅裁判就不止70人,交易多达150笔。
前加纳足协主席恩扬塔克伊收下6.5万美元的贿赂金额,并答应帮助假扮成商人的记者在比赛中获利。在暗访镜头曝光之后,恩扬塔克伊被重罚终身禁止从事足球有关活动,政府宣布加纳足协解散。
肯尼亚国际级裁判马尔瓦的受贿金额只有600美元,却因此丢掉了可以拿到2.5万美金酬劳的俄罗斯世界杯助理裁判的工作。
纪录片造成的非洲足坛地震远不止如此,被指控的超过70名的受贿裁判中,51位被禁止参加与足球有关的活动,其中8人是终身禁止。
“自从纪录片公开播放于世,足球在加纳神坛跌落”,阿纳斯的律师达科说。
当地球迷怀疑足球不再干净纯粹,之后一段时间的比赛,阿克拉(加纳首都)可以容纳近4万人的体育场几乎空空如也。
外媒报道苏莱尔遇害事件。
暗访记者因此丧命
这一切都是苏莱尔和他的团队亲手挖掘出的证据,他们致力于推动加纳社会变革,这也是阿纳斯创立“老虎眼”的初衷。
但阿纳斯从未想过苏莱尔会因此丢掉性命,甚至他并没有安排过多的人手来调查足坛丑闻,苏莱尔的团队仅有5人。
阿纳斯承认,“这个故事的爆炸性令人吃惊,我并不是很关心足球,没有想过竟然如此冒险,尽管我的团队告诫过我不要低估事态的发展。”
在苏莱尔被枪杀之前,加纳从未发生过报复性杀害记者的事件。因此即便国会议员肯尼迪公开苏莱尔身份,让公众去报复苏莱尔,甚至将阿纳斯也卷入其中,“老虎眼”方面也不曾预料会发生流血事件。
阿纳斯因为肯尼迪的威胁还让苏莱尔在纪录片公开之后躲了一段时间,但很快苏莱尔就迫不及待地向阿纳斯申请展开新的调查,阿纳斯说,“他很迫切地想要回到一线,我告诉他不行,我觉得我们现在不安全。”
就在这段时间苏莱尔也没停下工作,他忙着准备针对足坛丑闻事件报送总检察长的检举材料,而当阿纳斯发短信想和苏莱尔讨论准备的进展,苏莱尔回复当时在开车,稍晚联系,这便是两人之间最后一次联系。
枪击案发生,这一切令阿纳斯追悔莫及。
“我遇到过的最危险的状况,就是在去年和苏莱尔调查一件杀人事件时,暗访收集证据被当地社区的人发现了行踪,误以为我们是刽子手而被袭击。”
“但现在,苏莱尔的死是最严重的。”
阿纳斯低估了报复者竟然会取苏莱尔的性命,同时也对政府未能采取任何措施表示了强烈的不满。
“当议员代表说他们要袭击记者,要把我们绞死,没有人为记者挺身而出,如果加纳政府能够站出来保护我们,苏莱尔也不会死。
带着珠串面具的阿纳斯。
我绝不会停止这项工作
苏莱尔之死,引发了全世界范围内记者的愤慨。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奥德蕾·阿祖莱女士曾在苏莱尔被枪杀后强烈谴责报复者的罪行,“我谴责杀害苏莱尔的暴行,我相信始作俑者将被绳之以法。”
“苏莱尔先生完美诠释了批评性新闻媒体为支持法治所做出的贡献,即使面临生命威胁仍勇敢追查新闻真相,他的果敢激励人心。”
但恐慌依旧存在。
阿克拉当地的记者听闻苏莱尔被枪杀的消息,之后的几个星期都在紧张的情绪中度过,看到疾驰的摩托车会让他们很恐慌,以至于找地方躲起来。
但这一切并没有让阿纳斯退缩,“如果你认为《第十二人》纪录片已经足够火热,那么下一个视频必将是熊熊烈火。”
“我绝不会停止这项工作,直到腐败被消除,至少被遏制。”
阿纳斯甚至不惜因此吃上官司,在苏莱尔死后,他曾经面临过不止一项指控:诽谤调查对象,诱使官员收受贿赂等。
但他的律师达科现在已经能够很自如地应对,并且会开玩笑说起,“加纳不会有任何一名记者比阿纳斯面临的诉讼多,但任何一个案子我们都没有败诉。”
而曾经有人问阿纳斯,“是什么支撑着你从事这项工作?”
以下就是阿纳斯的回答——“社会,我要为加纳社会寻找真相。”
责任编辑:腾飞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非洲足球

相关推荐

评论(7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