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中院庭长给妻子写“不开房保证书”背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2019-08-22 13:34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唐天喜
8月3日,有网帖称湖南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永州中院”)某庭庭长屈中亚,在微信朋友圈中发布手写保证书,称对不起老婆,保证和发誓与黄某某等5名女性杜绝不正当男女关系。

△ 网传的“不开房保证书”截图。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名法官一夜之间变成“网红”,也引发广大网友的愤慨和质疑。在接受一些媒体的电话采访时,屈中亚说:“这个不能跟你说,组织正在调查,作为法官也有保护自己的权利。”
8月9日,有消息传出,51岁的屈中亚已被停职。
事情真相到底如何?保证书是否屈中亚所写?保证书的内容是否属实?是否屈中亚本人把保证书发到了自己的朋友圈?
8月9日下午,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赶往永州,采访了涉事法官夫妻及其同事、涉事女性等10余人,一探事情真相。
那晚,丈夫接到了一个女人的电话
8月10日上午,艳阳高照,在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宿舍区,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来到了51岁的屈中亚位于5楼的家中。
在显得较为凌乱的房间中,记者面前的屈中亚,身着暗色T恤、休闲短裤,短发,面容显黑,人显得憔悴,一双眼睛偶然会有“对子眼”现象。屈中亚用遥控器打开了家中的柜式空调,但十几分钟后,记者发现空调竟然开的是制热。

△ 屈中亚。
对于网传的“不开房保证书”,屈中亚向记者承认是他本人所写,但称是“被老婆以自杀相逼写的”,而且“保证书”不是他本人发到自己的朋友圈的。
为什么此前在媒体询问时,不谈“保证书是否不实”却只说“内容不实”呢?屈中亚称是要保护自己的老婆,他们是恩爱夫妻。记者看到,屈中亚的妻子何荣华(化名)来电时,电话显示的名称是老婆。
据屈中亚讲述,7月20日晚上,已经退休的52岁的原蓝山县人民法院工作人员邓某某(即“不开房保证书”中提及的邓某某)和一群朋友来到永州市新开发的景点零陵古城游玩。期间,邓某某给屈中亚打了一个电话。
8月10日下午,何荣华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7月20号那天,她正和丈夫散步,听见来电是一个女声,在丈夫挂断电话后,她立马拨打回去骂了一句。
随后,屈中亚夫妻在争吵声中回到了家中。

△ 屈中亚夫妇挂在床头的婚纱照。
疑心重重的妻子
“当晚,我们就在床上争吵了一夜,都没睡。”屈中亚告诉记者,他和妻子感情很好,彼此恩爱,只有一个矛盾无法协调好:妻子总误认为他和别的女人有关系。妻子曾与他约定,下班回家后,不准接听与案子无关的女性来电。只要有女性打来电话,她就会追问:是谁,什么事。屈中亚不胜其烦,后来接到女性来电,便回复对方,有事明天到办公室说。
何荣华听到丈夫这样回应,会更加来事:“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讲啊?是不是有名堂?”
实际上,就在7月19日,屈中亚夫妻两人为在永州市中院附近开美容店的女老板唐某某的事吵了一架。
唐某某是做美容行业的,7月9日给屈中亚打来电话求助。“她有一批美容产品被工商局扣留了,他知道我有朋友在工商局,希望我能帮忙了解情况。”屈中亚告诉记者。
何荣华事后通过丈夫的手机和办公室通话记录,得知丈夫和唐某某有通话,立马用丈夫的手机发信息给唐某某,“我骂她不要脸,因为她曾答应过和我丈夫断掉联系”。
在追问丈夫因为什么事情打电话后,何荣华对丈夫说:“你有什么义务帮她,她为什么不找别人找你,说明你们之间有名堂。”
很快,何荣华跑到唐某某的美容店里,泼了她一杯水,砸烂了两个杯子。
在何荣华看来,唐某某的美容店离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大约200米远,她的老公容易受到诱惑。
到7月19日晚上,何荣华又追问唐某某的事情是否解决。屈中亚表示:“你不让我管,我就没管了。”何荣华说:“没管了?那我怎么又看到你们通话了!”何荣华还提出了通话证据。屈中亚只好说:“是唐某某打来的,还是为了美容产品的事情。”
但何荣华不信,还把以前的事情翻出来,两人大吵了一架。
以死胁迫丈夫写保证书
因此到7月20日晚上,何荣华又听见有女人电话找丈夫时,心里更加不痛快。夫妻两人一夜没睡,吵到了7月21日天亮时分。依然气难平的何荣华突然说,要拿刀砍了屈中亚,并起床去了厨房。屈中亚感觉到妻子真的拿了刀来时,立马下床要关卧室的门,相持间,何荣华飞起一脚,竟然把门踢开了。
屈中亚说,何荣华当天拿的就是这把刀。


就在这时,屈中亚眼疾手快,把何荣华的双手牢牢地按在地上。“我们就这样相持了大约一个小时,一边进行沟通。”屈中亚回忆,“我当时说,你要这样搞下去肯定不行,总得弄个办法解决。她就提出要我写个保证书。否则,要么我死,要么她死。如果我不写,我只要离开家,她就自杀,让儿子痛恨我一辈子。”
何荣华向记者承认了此事:“我说,你要不写,也行,你明天要去上班吧,你明天不上班,后天要上班吧,只要你离开,我就自杀,让儿子痛恨你一辈子。”

△ 屈中亚夫妇的结婚证书。
“为了平息这个矛盾,想到妻子的身体也不好,我就按照她说的,一个字一个字写上了。”屈中亚告诉记者,其实,7月19日之前,他们也一直在吵架,而且吵得比较厉害。
8月10日,记者在现场看到,被何荣华一脚踢开的门斜着靠在卧室的墙上,两个合页已经完成松开。屈中亚告诉记者,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合页,所以门还没有装好。

△ 被何荣华一脚踢开的门在记者采访时依然斜着靠在卧室的墙上。
而客厅通往阳台的隔断也是伤痕累累,隔断由两层玻璃组成,左边隔断的玻璃已经布满裂痕,右边隔断朝客厅的玻璃已经“尸骨无存”。


何荣华解释:“我当时拿凳子砸他,没砸中人,砸到了玻璃。”
妻子用丈夫的手机把保证书发到了朋友圈
住在何荣华楼下的邻居方芳(化名)是一名法警,她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他们经常半夜吵架,我在楼下都听得见何荣华的声音。”
屈中亚称,为了安抚妻子,他写了网上后来流传的“保证书”:“我屈中亚今天慎重思量,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影响到了家庭和老婆的身体健康。出于对家庭的责任,对老婆何某某说句对不起,我错了。我在这里保证和发誓:坚决跟黄某某、杨某某、沈某、唐某某、邓某某断绝一切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保证做到,不再与她们电话、QQ、微信、短信、开房等一切联系,今后不再与任何女人再有不正当的关系。希望老婆相信我这次的决心。”落款为:屈中亚 2019.7.20。
何荣华以为当天还是7月20日,便让屈中亚写了这个日期。
但写完保证书后,屈中亚依然向妻子强调:“没有这些事。”何荣华一听,就说“那让大家来评评理”,然后在屈中亚没有注意的时间里用屈中亚的手机发了朋友圈。

何荣华说:“他的手机密码我一直都知道。”屈中亚也没有想到,妻子会把保证书发到朋友圈。而何荣华在发了朋友圈后,“不到两分钟,我就删除了”。
也因为很快就删除了朋友圈这条信息,何荣华称,事后也没有告诉屈中亚这回事。
她没想到的是,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朋友圈被人截了图,并在8月3日发到了网上。
夫妻两地分居,却一直幸福
何荣华为什么要让丈夫写保证书呢?这或许要从他们的婚姻说起。
8月10日下午,何荣华从永州市芝山医院(又名精神病医院)回到家里,接受了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的采访。

△ 何荣华
1989年,何荣华和屈中亚在湘潭相恋。后来,何荣华因为单位的调配,回到永州市东安县上班,屈中亚得知后,也想去东安,却被何荣华拒绝了。“我很要强的,我怎么能让我的男人为了我回到东安去上班?”后来,屈中亚回到永州市工作。但是,当时很多人不看好他们的婚姻,何荣华说:“他们讲什么‘猪猴不到头’,因为我属猪,他属猴。但是我不信。”
当时,何荣华的父亲见屈中亚虽然个高,但是人瘦,也不太满意。屈中亚知道后,立马开始健身,并得到未来岳父的认可。可等两人定好结婚时间时,何荣华的外公却在此时去世,两人的婚礼只能推迟。等何荣华怀孕7个月时,她的父亲患了肝癌,并在孩子出生后满月那天去世。
谈起往事,何荣华不禁泪流。
何荣华父亲出殡那天,因为何荣华的妹妹未婚,弟弟在外地赶不回来,只好让屈中亚去捧灵牌。“按照我们那边的说法,自己父母在,捧岳父的灵牌,会折杀自己的父母。”何荣华说,“我当时就觉得,自己老公真好!”
婚后,虽然分居两地,但每逢周末,不是何荣华带儿子去永州,就是屈中亚从永州去东安。大约2007年,何荣华停薪留职,来到永州。“到永州后,我既没上班,也没有什么爱好,一天就是相夫教子。”
在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长唐向东看来,何荣华夫妇一向恩爱,“聚餐时可以不带儿子,但是会带老婆。而且,周末,他们两人经常手牵手散步”。

屈中亚夫妇。
2017年前,屈中亚夫妻吵架时,何荣华有时心脏会痛。到2017年,她的心脏痛得更频繁。何荣华向记者提供了一份永州市中心医院的出院诊断书。记者看到,2017年6月2日,医生在何荣华的出院诊断书上写着“心脏神经症可能性大”。“医生说,这种病人不要生气,受刺激,否则会全身不好。”何荣华说,从此,丈夫就更加迁就他,一般不说重话。
妻子无法抑制的控制欲
而让她紧张丈夫的开始,或许是儿子的一番无意识的话。有一次,儿子在翻看父母的结婚照时,跟何荣华说:“你当时是怎么看上爸爸的啊?”何荣华则问:“那现在你爸爸配得上我吗?”儿子回答:“是你配不上爸爸了。”
“那时,我一下子意识到,男人四十是枝花,女人四十豆腐渣。”现年48岁的何荣华一边说,一边拿出一张照片,让记者看看她丈夫现在的魅力。
而在生二孩的想法破灭后,何荣华就更紧张自己的丈夫了。
2016年,国家开始实施“全面二孩”政策,屈中亚就想要当时45岁的妻子再生一个,何荣华也没有拒绝,并去医院做了检查。检查显示,她患有子宫肌瘤,大约黄豆一般大。医生建议吃中药调理。但在吃了一年后,子宫肌瘤并没有变小。何荣华和医生一商量,就想停一下药看看,“本身药也贵”。没想到,停药几个月,子宫肌瘤就长到了15厘米大。医生一看,便建议切除子宫和输卵管。何荣华想着丈夫想生二孩,便想留着输卵管,以方便以后做试管婴儿。但是医生却说,何荣华患的是多发性子宫肌瘤,如果留着输卵管,可能引发子宫颈癌。

何荣华在问丈夫的意见时,丈夫却要她自己拿主意。最终,何荣华听从医生的意见,切除了子宫和输卵管。
从此,何荣华对丈夫看得更紧了。在她看来,丈夫魅力很大,尤其是在她切掉子宫和输卵管后,她觉得自己不像一个女人了,更加担心丈夫被人抢走。当屈中亚表示自己都老了时,何荣华则告诉记者:“在别人眼里,我丈夫是暖男,外面女人可能会主动贴上来。你不想,她们想啊。”

△ 屈中亚一家合影。
她不但要求丈夫下班后不能接与工作无关的女性来电,还让老公告知手机密码,以方便随时查看,“他的朋友圈内容全是我发的。我发了很多秀恩爱的照片,就是要让别的女人不要把注意打到我老公身上来”。


△ 何荣华购买的跟踪器。
更让记者吃惊的是,她还购买了跟踪器,放在老公车上,然而并没有录到老公出轨的信息。
“ 她管我管得好紧的。我只要出差,她都会不停地打电话。”屈中亚说。
这种疑神疑鬼甚至让何荣华的亲弟弟何明明(化名)也难以接受。何明明是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司机。“有时姐夫去长沙出差,都会安排我跟他住一个房间,就是不想我姐有话说。”何明明很无奈地说,“但我姐还是不相信,要视频一下,甚至怀疑我会带着姐夫去外面找女人。我是她亲弟弟啊,都不相信。”
何荣华的邻居方芳经常会在楼下散步时碰到何荣华,“她曾经跟我说,如果发现她老公有外遇,那就要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 屈中亚夫妇。
“被开房”女子要起诉他们
“我要起诉他们,让他们两口子向我道歉,并赔偿名誉损失费。”8月10日,在“不开房保证书”中提及的沈某在接受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的采访时,忍不住双眼通红,“出了这件事后,我老公要和我离婚,还要过去打人,客户也不愿与我再合作。而且网友的留言太难听!”
沈某是做广告生意的,几年前通过一个朋友认识了屈中亚。“就见过几次面,没有其它交往,虽然有微信,但连点赞都没有过,也只知道他姓屈。”而且,沈某表示,她近一年来跟屈中亚没有通话,至今没有和永州中院有过生意往来,也从未见过何荣华。
今年6月,何荣华突然搜集了沈某的店址等个人信息,并找到了店里,只是沈某当时不在店。沈某从一个朋友口中得知此事后,很快找到屈中亚办公室,警告他“处理好自己的家事,别影响我”,并录了半小时音。
“作为女人,我很无助,我希望警方能够去查开房记录、通话记录,给我们证明清白。”在“不开房保证书”中提及的杨某某告诉记者,8年前,因为自己丈夫的案子,她曾经来永州中院咨询,当时接待她的是屈中亚。这个事情过后,她和屈中亚已经有五六年没有任何联系了。而且,她所在公司也从未与永州中院有业务往来,“现在我老公跟我吵架,身边怀疑的人也很多,但我坚信清者自清。他们夫妻必须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名誉损失费”。
7月20日晚上致电给屈中亚的邓某某,8月12日在接受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的电话采访时坦承,当晚确实打了一个问候电话,“屈中亚以前到我们蓝山法院检查过工作,我们因此认识的。当天我想,到了永州市,也应该打个电话问候一下。谁知他挂断电话后,又突然打过来,一接通,就是一句女声‘他×的’。”已经退休的邓某某比屈中亚还要大一岁,已经52岁了。她一再强调:“就是一个问候电话,什么事都没有。没想到这么倒霉,现在弄成这个样子,我要起诉她。”
在“不开房保证书”中提及的唐某某是唯一跟何荣华有过交往的。当时,唐某某先是通过朋友认识了屈中亚,后来又因为一个店员跟永州中院的一名法官谈恋爱,与何荣华加了微信好友,互相交流过美容养生和炒股的问题。大约四五年前,唐某某老公想去永州某单位求职,她便电话咨询屈中亚,结果没过一天,何荣华就打电话骂唐某某,警告她不要再和屈中亚来往。唐某某气不过,质问过屈中亚,并把屈中亚夫妻的联系方式都删了。
今年,因为美容产品被工商局扣押,唐某某就又联系了屈中亚,想问情况。“后来,何荣华到我店里闹事,我不想造成负面影响,便拉她去法院讲清楚,但何荣华被她朋友拉走了。”唐某某说,她后来打了何荣华几十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后来就放弃了,“我是生意人,不想得罪人”。
“8月5日,我知道网上这个事后,立马到法院要求见屈中亚,要求一个真相,却见不到人。打他电话,不是忙,就是没人接。”唐某某说,“他老婆是疯子,他自己是正常人吧,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我老公8月6日看到网络消息后,就要拿刀去砍屈中亚,幸亏朋友拉住。”如今,唐某某已经咨询律师,准备起诉他们,“不管你们夫妻怎么闹,不能伤害到别人。屈中亚必须当面赔礼道歉!”
而在“不开房保证书”中提及的黄某某则电话一直没人接听。
这四个女士的说法可信吗?何荣华是否掌握了丈夫与“不开房保证书”中提到的五个女人出轨的证据呢?
“我没有证据。”何荣华清楚地告诉记者,这五个女人当中,她只认识唐某某,“我为什么怀疑她,就是因为她打扮得很花”。而7月20日,是何荣华第一次知道邓某某这个人,之所以怀疑她,是“觉得她在电话里的声音太嗲了,所以要求保证书里要加上她的名字”。
而在“不开房保证书”引起轩然大波后,何荣华也非常后悔,屈中亚也好几天没理她。
8月10日下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何荣华非常诚恳地表示:“想对这五位女同志真心实意地说声对不起!换位思考,我也是女同志,就因为我疯狂变态的举动,让你们受到伤害了。请你们不要跟我一个疯子一个病人计较,对不起了!”

精神病医院:何荣华患了“偏执”精神病
何荣华真的有病吗?
“她其实是有精神方面的疾病。”8月12日,在经过两天的守候和沟通后,永州市芝山医院同意正面接受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的采访,永州市芝山医院前院长伍铁桥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大概今年四月份时,“我和屈中亚夫妇见过一面,当时听了他们的一些故事,了解到何荣华的一些表现后,我就建议她去我们医院看一下。”但何荣华当时并不认为自己有病,只当作玩笑。屈中亚也没有当真。

△ 永州市精神病医院。
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庭长成大辉与屈中亚共事多年,在他看来,“屈中亚为人热情,乐于助人。而何荣华脾气古怪,有时几个家庭聚会,她会突然不准他老公喝了,拉他老公回家,有时会突然跟朋友喝酒,一茶杯酒一口就干了。”
今年上半年的一天,何荣华突然找上唐向东夫妇,请他们一起去祁阳县找黄某某,做个见证。黄某某得知来意后,拒绝了见面。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何荣华竟然用高跟鞋把自家车的前挡风玻璃踢烂了。“我还叮嘱他(指屈中亚)不要修。就是防备他开车去外面找女人。”何荣华说。在何明明帮姐夫把车修好后,何荣华也对弟弟很生气,两人至今都没有说话。

△ 何荣华踢坏的自家车的前挡风玻璃。何荣华供图
8月12日,永州市芝山医院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提供了何荣华的疾病诊断证明书,上面写着“患者因‘偏执状态’在我院住院治疗”。

△ 芝山医院出具的疾病诊断证明书。
何荣华的主治医生黄文芳介绍,“偏执状态”是偏执性精神障碍的一种。
就在8月12日早上,永州市芝山医院组织了四名专家和五六名临床医生对何荣华进行了大查房。该院医务科长谢炜麟介绍,8月7日,病人来就医,经过跟家属了解情况,与患者本人聊天,以及一些旁证,初步判断其患有功能性精神疾病,然后收留住院,“类似的病人,我们也收留过。收留何荣华符合诊断和治疗标准”。
“这种人没有发病时,与正常人一样,因此,很多家属都是病人发病了出事后才送来治疗。”芝山医院精神科主任欧学军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偏执状态’的病人发病时,力气会变大,甚至有杀人的案例。”

△ 何荣华的主治医生黄文芳,以及精神科主任欧学军、医务科长谢炜麟(从左至右)接受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的采访。
欧学军解释,这种病的诱因跟性格有关,“何荣华的性格比较强势,家里都是她说了算,而且固执。她也没有工作和其他爱好,只围着丈夫和儿子转,当儿子大学毕业后,她就只有围着老公转了。加上老公完全听老婆的,就加速了这种病情的发展。”
为什么这样说呢?欧学军介绍:“偏执状态”的病人与妄想症精神病人有一个大不同就是,“偏执状态”下,她所认定的事情存在一定的根据,比如确实有女人跟屈中亚有电话来往,而且那些女人都是生活中确实存在的,不是凭空想出来的。“加上老公一味顺着她,她就更加认为自己是对的。”

△ 何荣华的用药清单
在欧学军看来,当何荣华2017年被检查认为“心脏神经症可能性大”时,屈中亚在安抚好妻子同时,更应该带她去看心理医生。只是屈中亚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和判断,没能及时治疗。“当然可以看出,这对夫妻都很爱对方,屈中亚也是一个好老公,不然,早就离婚了。”

△ 何荣华躺在芝山医院的病床上。
“这种病的治疗方式,目前只能通过药物治疗和精神沟通的方式来进行。”芝山医院医务科科长谢炜麟介绍,何荣华目前吃的药物有利培酮、丙戊酸镁、苯海索,医院同时配以行为观察、工娱治疗等方式治疗。“这种病不治疗的话,病情就可能会加重,但接受治疗,目前也只能缓解,无法根治。”

△ 永州市中院大门内的铭戒写着:善良与公正。
领导说了
您点一个
小编工资涨5毛
小编:彭晨 伊人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