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迹 | 天津这个鲜为人知的纪念碑,很伟大!

2019-09-23 10:43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媒体

字号

每一个鲜红的故事,都在彰显同一种红色的精神,每一个动人心魄的历史节点,都有红色灵魂挺身而出。天津是一座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城市,存有许多珍贵的革命遗迹,形成了全市100多处红色旅游地。为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天津广播与津云新媒体、天津教育报从9月9日开始推出“寻访红色印迹”系列报道,并联合市级机关工委、市文旅局、市教委、市社科联等单位推出“我心中的红色印迹”融媒体互动活动。
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红色之旅!

1948年11月,辽沈战役结束后,为推进解放战争的进程,中共中央军委决定在进行淮海战役的同时,在华北地区发起平津战役。天津战役就是平津战役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是整个战役中规模最大的城市攻坚战,在全市工厂、学校、街道基本保存完好的情况下,解放军仅用29个小时就一举攻破天津,创造了城市攻坚战的一个奇迹。
如今,在河西区五号堤路与郁江道交口附近,有一座解放天津突破口纪念碑,作为天津战役的南突破口,这里又见证着怎样的故事呢?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系列主题报道《寻访红色印迹》,今天走进解放天津突破口纪念碑

解放天津突破口纪念碑位于河西区郁江道。1949年1月14日下午1:32,中国人民解放军突破如今郁江道附近的国民党城防,才得以向市区进一步扩大战果,取得了解放天津的最终胜利。2002年,天津市政府修建解放天津突破口纪念碑,纪念解放军战士的丰功伟绩。2009年,被市委、市政府命名为天津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解放天津 从这里突破
在河西区五号堤路与郁江道交口的不远处,解放天津突破口纪念碑分左右两座并排矗立着。在西侧纪念碑的底座上,雕刻着“解放天津突破口纪念碑”几个大字,而东侧纪念碑则雕刻着“一九四九年一月十四日”这一重要日期。
1949年1月14日,面对迟迟不肯放下武器的敌人,武力攻克成为解放天津的唯一选择。天津战役是平津战役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解放战争中最重要的攻坚战,上午10点,攻打天津的战役随着前线总指挥刘亚楼一声令下,枪炮声在天津响了整整一天。29小时后,天津战役胜利结束,守敌13万人全都被歼。

根据国民党军队守备北部兵力强、南部工事强、中部平常的特点和天津地形情况,解放军前线指挥部确定了“东西对进、拦腰斩断、先南后北、先分割后围歼”的作战方针,既可以打乱敌人的整个防御体系,又能自由的将兵力向两翼扩展并尽量减少对城市的破坏。
天津市委党校地方党史资料征集处二级主任科员王明辉向我们介绍了那段历史:“人民解放军投入天津战役后,在1949年1月3日至12日,发起了扫清外围的战斗,扫除了天津外围万新庄、东局子、李七庄等18个据点,歼灭守军近5000人,形成了对天津市区的紧紧包围,为总攻天津做好了准备。1949年1月14日10时,天津前线指挥部总指挥刘亚楼发布向天津守军发起总攻的命令。首先由炮兵集中火力向城防工事实施破坏性射击,摧毁国民党守军的前沿工事。1个小时后,解放军从不同方向同时发起攻击,在不同突破口同时展开进攻。在战斗中,攻城部队从东、西、南3个方向,共用16个小时,将10处突破口被成功打开,分别是:津东方向,由44军从民族门北侧,45军从民权门北侧分别实施突破,两路军共打开3个缺口;津西方向,由38军从和平门南侧和北侧的小西营门实施突破,39军从南运河南、北两侧实施突破,共打开4个缺口。津南方向,由46军从尖山和纪庄子,49军145师从前尖山以西山东义地和小王庄之间分别实施突破,共打开3个缺口。”

▲刘亚楼
现在解放天津突破口纪念碑所在地就是当年国民党军队南部城防所在地,也是东北野战军第46军的突击地段。
献血染红南围堤河 南线突破了
当时,陈长捷任国民党天津警备司令,搞起了所谓“大天津堡垒化”的城防工事建筑,地处天津东南的尖山地带,是当年国民党守军的城防线。陈长捷决定沿复兴门、前后尖山和黑牛城的南围堤河一线,利用旧有河道,加深加宽,挖成了一条了3米深、10米宽的城防河。南围堤河就是在这个时候成为了环绕全城43千米的城防河一部分。陈长捷为了防备人民解放军从津南突破,特别利用南郊众多的砖瓦、白灰窑,在灰堆镇陈兵设防。

时任东北野战军第46军的政委李中权指挥了津南方向作战,面对敌人的护城河防御工事,我军是如何过河的呢?李中权将军生前在大型文献纪录片《解放天津》里的回忆说:“护城河水深的很,那个时候东北部队也没有学游泳,就要搭桥,用草垫子,用苇子编的长桥抬着过河,敌人从暗堡工事里打,伤亡很大,过不去。26师都急了,说干脆从河上过去,就从河上过去,一过河,河里的水都成了冰块,可以直接过去,不至于水淹,所以直接就过河了。”
▲解放前的天津
曾经担任河西区地方志办公室编辑的王儒臣家住在解放天津突破口纪念碑附近,老人家经常愿意去那儿走走看看,他向我们讲述了天津攻坚战中,南线进攻的经过:1949年1月14日,我军发起总攻。在天津南线由46军137师、145师担任主攻。137师为右翼,在36门山野炮、重迫击炮和7辆装甲车的掩护下, 在南围堤河桥以东地段实施突破。145师为左翼,在南围堤河桥以西地段实施突破。并部署一定兵力,东从灰堆向上河圈、陈塘庄方向;西从纪庄子向八里台佯攻。4时,各主攻团,137师409团、145师433团进入阵地,3营是突击营,提前于13日夜12时就进入阵地了。8时,佯攻方向开始动作。9点40分,我军强大的炮火一齐向敌人阵地猛轰,顿时浓烟火光笼罩了整个南围堤河城防。经过40分钟对敌轰炸,145师突破口两侧敌人的被大部摧毁,但137师方向受地形限制,我军炮兵阵地距敌人目标较远,西北风又把左翼烟黑吹来,以致未能将突破口两侧敌人堡垒摧毁。10点40分,137师409团3营9连30名战士抬着梯桥,就是大梯子的桥,在敌人的炮火下,向南围堤河猛进。敌人以大量燃烧弹向我袭击,梯桥被烧毁。第二梯队、第三梯队又连续架桥均未成功,我军伤亡不小。”
由于地形不利,几次强攻未能奏效,46军虽然担负的不是主攻任务,但全体官兵把助攻当主攻打,果敢坚决,前赴后继,虽然牺牲代价十分大,但是官兵们勇往直前,越战越勇,终于以强大火力压制住地堡群的火力。王儒臣老先生继续讲道:“46军137师409团突击营刘树森营长,见架桥不成,决定向前冲击组织爆破。3营7连沿着战友流下鲜血的路,向敌人占据的南围堤河岸碉堡群冲上去。下午1点20分, 409团3营机炮连再次组织火力掩护,409团7连1排1班尖刀班班长吕树华举起‘登城先锋’红旗,率领尖刀班跃出交通壕,从硝烟弥漫的开阔地冲向突破口。敌人的子弹像雨点般的射来,吕树华中弹牺牲。紧跟在他后面的于米福接过红旗迅速前进,当他通过第三道铁丝网时被剐倒,副班长罗开云抢上前接过红旗,又向前方冲去,在通过南围堤河(城防河)时又负了伤。于米福再次接过红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城防的碉堡连续投中了3颗手榴弹,消灭了碉堡里敌人,首先登上了城垣。下午1点32分,胜利的红旗在南围堤河桥以东地段的上空高高迎风飘扬。1点35分,145师在南围堤河桥以西地段也打开突破口,占领了突破口。”
至此,南线敌人的防御体系已经基本被摧毁。

▲人民解放军部队突破天津护城河工事
先烈英魂犹在 见证津城腾飞
在天津战役中,第46军担任由津南地区助攻任务,并适时由南向北发展进攻,与我军其他部队在耀华学校会和,肃清了墙子河以南地区的残敌,解放了今天天津市河西区大部及和平区部分地区,并活捉多名国民党将领。
时任第46军政委的李中权将军生前谈起往事,曾动情地吟诵起自己填写的《卜算子·回忆天津战役》,把我们带回到战争年代:“四野战天津,九纵津南战。担任攻坚二六师,突破尖山片。直捣耀华中,各路雄师见。此役行程二九时,歼敌十三万。”
为了天津的解放,并使这座北方重要的经济中心城市回到人民手中,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有4000多名优秀指战员献出了宝贵生命,天津党史研究专家王凯捷介绍:“天津战役很残酷,很惨烈也很悲壮,光团级干部就牺牲了13个,这在解放战争中算是比较多的一次。”

▲天津各界民众集会热烈庆祝天津解放
为纪念东北野战军第46军胜利攻破城防,1992年“八一”建军节前夕,河西区人民政府和天津铁路分局陈塘庄车站,在陈塘庄车站内联合修建了解放天津战役突破口纪念亭,后随车站搬迁拆除,在2002年复兴河疏浚改建工程中,河西区人民政府又在河南岸建造了一座石头雕塑,纪念革命烈士们的壮举。2009年,解放天津攻城突破口遗址被市委、市政府命名为天津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17年前后,因修建过河桥,这座纪念碑整体结构未动,碑体向西侧移动了100多米。


历史的车轮驶过七十载。如今,复兴河畔风光旖旎,花红草绿,大树参天,高楼比肩也是市民、游人休憩的好去处,而矗立在此处的纪念碑则默默向享受着幸福的人们讲述那段硝烟弥漫的历史,提醒人们永远铭记那些为了解放而牺牲的先烈。
70年前,这座城市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一昼夜翻天覆地,如今,70年过去了,但历史不会被忘记,正是那场伟大的战役,使这座城市焕发着生机与活力。
听了解放天津战役中这座纪念碑背后的故事,有着怎样的感受?深入感受印刻在红色印迹里的初心、故事与使命,您有什么话想说呢?欢迎留言与我们交流,我们每天将集纳和展示大家的精彩留言。

记者 | 叶丹
编辑 | 程婷
综合 | 天津市档案馆 天津日报 国家人文历史
关键词 >> 媒体号
特别声明
本文为媒体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