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磋商盘点,这些内容要留意

令狐猫/微信公众号“陶然笔记”

2019-10-13 22:56

字号
上篇文章谈了对本轮磋商结束后近期走势的看法。
大家的留言里,很关注这次磋商的具体内容。
仔细想想,这次磋商前后确实发生了大变化。
忙活一整天,结合各方面的报道和资料梳理,谈谈对这轮磋商的具体看法。
关于特朗普表态
当地时间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见刘鹤副总理时,就中美当前最关注的几个问题作出回应,兹录如下:
“完全赞同中方所说的处理好中美经贸关系有利于中国,有利于美国,也有利于世界的和平与繁荣。正因如此,“全世界都密切关注着(中美经贸磋商)。”
“希望双方团队抓紧工作,及早确定第一阶段协议文本,并继续推进后续磋商。”
“美国欢迎中国留学生赴美留学。”
“我认为我们已非常接近(结束贸易战)。我认为当前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
作为美国总统在正式外交场合作出的公开回应,有些提法和变化值得重视。
比如,“完全赞同中方所说的处理好中美经贸关系有利于中国,有利于美国,也有利于世界的和平与繁荣。”
打贸易战,不利于中国,不利于美国,不利于世界,这是中方反复强调的态度和立场。但之前美方并未对此有明确态度,反而是不断强调“美国优先”。
印象里,这是美国总统在正式场合首次对中方立场作出正面回应。
这个新情况,表明中方对中美经贸关系秉持的立场得到美方认同。个中变化,耐人寻味。
又如,“第一阶段成果”这个提法,首次出现在中美经贸磋商的正式场合。
这意味着双方对存在分歧的领域进行了甄别,在分歧较少的领域取得突破。
特朗普的表态说明,在中美双方前几轮关税加征并未取消的情况下,中美间以“求同存异”的思路来处理分歧,使本轮磋商取得了实质性进展。
关于农产品采购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磋商结束后对媒体表示,中国将购买价值400亿至50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
这不是个小数字,很多人看到消息,认为让步太大。
那么,这个采购数字对我们意味着什么?
从农业部、商务部、统计局以及美国农业部的网站上找了一些数字,给大家简单算算账。
整体看,中国现在是全世界最大的农产品进口国,每年农产品进口额占全球农产品贸易额的十分之一。
2017年,中美贸易战尚未开始的时候,我国农产品进口金额为1258.6亿美元。其中,从美国进口的农产品总额为241亿美元。
贸易战开始以后,中国对农产品的需求仍在持续增长,但是美国农产品进口额出现急剧下降。
2018年,我国农产品进口总额为1371亿美元,同比增加8.9%。
2018年,我国自美农产品进口额为162.3亿美元,同比减少32.7%,减少了约78.7亿美元。
2019年1-7月,我国自美农产品进口额为66.9亿美元,同比减少49.3%,较2018年同期又减少了约65.1亿美元。
从这些数据,大致可以看到这么几点。
其一,中国对全球农产品的需求十分旺盛。
其二,即便美国农产品大幅度下降,中国农产品进口总量仍在稳步提升,美国并不是唯一的供应方。
其三,贸易战对美国农业的冲击非常大,两年出口减少约143.8亿美元。
因此,如果把以往的基数,中国市场的体量,以及中国对农产品的需求增速等因素综合考虑,如果中美经贸关系实现正常化,以中国国内的巨大市场和强劲需求,吸纳400亿美元乃至于50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也是完全有可能。
从磋商角度看,我们早就说过,因为中美在农产品领域有较强的互补性,采购美国农产品是中国特有的谈判筹码。
互补性,是个很有意思的概念。
一般来说,这意味着你需要我,我需要你。
深一层看,在闹矛盾的时候,这种需要,就会变成谈价的条件。
如果再多想一层,这种谈价,也应该以形成利益共识为目标,而不是彻底撕裂为目标。
更何况,采购量上去了,是不是意味着跟美国农民利益联系更紧密呢?
紧密意味着双赢,脱钩必然是双输。
需求互补、利益重叠,互相依赖但又互相制约,这就是中美间农产品往来的逻辑。
关于汇率
汇率协议,本质上讲就是个货币协议。
中美经贸磋商一年多来,关于货币协议最具体的表述,是2019年2月底第七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期间,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对媒体的表态——中美双方达成了货币协议。
后来因为磋商的反复,这份协议未再提及。
当时(2月底)有观点暗示,认为中美的货币协定可能参考《美墨加贸易协定》的汇率条款。
“彭博社报道指出,货币是特朗普政府贸易谈判的一部分,在与加拿大和墨西哥更新北美自贸协定的谈判中,美国也敲定了一项货币协议,并表示将在未来的贸易协定中寻求类似的承诺。”
那么,《美墨加贸易协定》里关于汇率的条款是怎么规定的?
该《协定》第33章“宏观经济政策及汇率问题”强调,应维护由市场决定的汇率制度,避免竞争性贬值,并在外汇干预时及时通知相关方。
这样的规定,其实跟中国之前在国际上作出的承诺,并不矛盾。
2016年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上,与会各成员(中美都在)重申此前的汇率承诺,包括将避免竞争性贬值和不以竞争性目的来盯住汇率。
因此,是否参考《美墨加贸易协定》或是其他什么协定的条款,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协定内容应当符合中国汇率改革方向,符合人民币国际化方向。
以陶然笔记的判断,中美间在汇率问题上本无特别尖锐的矛盾,近期“汇率操纵”成为热点,主要还是“汇率操纵”这个话题被操纵了。
最新情况看,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在本轮磋商期间表示,考虑取消对中国汇率操纵国的认定。
因此,如果中美双方能朝着正确方向走下去,那么在第一阶段成果中达成平等的货币协议,并不让人意外。
关于金融服务
“金融服务”这一条,如果没记错的话,是首次出现在磋商结束后发布的消息稿中。
中国金融服务业对外开放正在加速。不久前,上海出台新一轮服务业扩大开放若干措施,其中专门提出推进更高水平的金融服务业对外开放,加快国际金融中心建设速度。并详细列出了五项内容:
将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主体资格范围,扩大至境内外机构在上海发起设立的投资管理机构;大力发展绿色信贷;支持设立人民币跨境贸易融资和再融资服务体系;支持扩大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探索推动无形资产融资租赁业务;加快大宗商品现货市场建设,支持金融机构为大宗商品现货提供相关金融服务等。
中国扩大金融服务业的开放,相关需求正在增长,而在服务业特别是金融服务业方面,美国相对中国的优势是明显的,在这方面加强合作符合双方利益。
关于其他议题
在中方公布的实质性成果领域中,除了上面提到的内容之外,还有知识产权保护、扩大贸易合作、技术转让、争端解决等。
这其中,我方关于知识产权保护、扩大贸易合作和技术转让等领域的态度,各大媒体一年多来已经说了不少,毋庸赘述。
这里要说说“争端解决”。
相信大家一直比较关注,美方在经贸摩擦中对中方的一大诉求是确立协议的实施机制或者说执行机制。
以陶然笔记了解的情况看,在这个问题上,中方始终未曾松口。
协议应当平等互利,单方面的执行机制如何能够接受?
这次措辞转变为“争端解决”,这个变化很有意思,反映出一种实质性的思路转变。
不认同不平等,但不回避有争端。既然有争端,建立一个平等和相互尊重的争端解决机制,也是顺利成章的事情。
你对我有异议,我对你有看法,都可以通过这样的机制去处理。
如果能有效管控分歧,这不失为一种充满智慧的解决方法。
以上是对这次磋商内容的粗略整理。
在陶然笔记看来,本轮磋商中,双方的合作意愿有提升,求同存异的思路得到充分体现,正逐渐转向正确的轨道。
中美经贸问题如果能妥善解决,将给中美其他领域的分歧管控以正面示范,这无论是对中美两国还是对世界而言,都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最后,再说个小细节。
这一轮磋商中,10日午餐是美方叫的汉堡外卖。
据说,刘鹤副总理选的还是牛肉汉堡。莱特希泽说,上次磋商时就是买的这家的汉堡,这次特意选了同一家店。
刘鹤副总理说,这一次的味道比上次更好。
(原题为《新一轮磋商盘点 这些内容要留意》)
责任编辑:王建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美经贸,中美关系

相关推荐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