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岁少女遭性侵两度怀孕:一家四口智力残障,嫌犯未锁定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2019-11-17 13:1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经历约40分钟人工终止妊娠手术后,12岁女孩小文(化名)被推了出来。智力测试仅有34分的她并不清楚,这场手术意味着什么,她只记得,“上次做过一样的”。
11月16日上午,小文完成了第二次流产手术,医生将胚胎送给法医。本文图片除署名外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图
小文成长于广东茂名信宜市区北郊的一个特殊贫困家庭,她和爸爸、妈妈、哥哥一家四口均为残障人士,全家靠低保为生。今年3月中旬,读六年级的小文被查出已怀孕9周,怀有身孕的小姨陪她做了流产手术。谁知,7个月后,小文被发现又怀孕了。这次,家属没急着让小文做流产,一度打算凭此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但随着小文的肚子一天天变大,家属妥协了。11月16日上午,小文再次走进同一间手术室。
小文对人工流产的感知极为简单,第一次她对家人说:有点痛,想喝娃哈哈,想吃水果。第二次,她跟陪她的三姨说:痛,亲她一下,抱抱她。走出手术间时,她向在门口焦急等待的小姨伸手,让对方抓住她的手。
没有人清楚小文此前经历了怎样的至暗时刻。
亲人、警方询问时,她仅能用零碎的语言勉强说出:第一次,有几个人“碰”过她的下体,其中一个是老人,另一个人手“断了”;第二次,侵犯她的是一个瘦瘦高高、留长刘海的男子,把她带进了离家约1公里的草丛里。
小文的描述是否准确,一时难以判断。
11月16日,信宜警方通报称,茂名、信宜两级公安机关专案组研判后已并案处理,公安机关敦促违法犯罪嫌疑人尽快投案自首,目前侦查工作仍在紧张进行中。
当晚,信宜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目前,警方已扩大排查范围,并提取了一些人员的DNA,将和小文两次流产的胚胎作DNA比对。
11月16日上午,做完流产手术后,小文躺在病床上休息。她一度喊疼,找妈妈。
一家四口均为残障人士,靠低保为生
和父母一样,小文的个子不高,150cm左右,留着厚实的短发,穿着蓬松衣服。她的身体已在发育,但脸和性格还很稚嫩。
11月16日上午,刚做完流产手术,小文没法一个人长时间躺着病床上,并保持安静,她需要人陪说话,并哄着她。
家人介绍说,小文不会说普通话,也听不太懂,无法理解大人之间的谈话内容。一份前不久作出的鉴定结果显示,她的韦氏智力测试只有34分,属于二级智力残疾,存在认知障碍,生活自理能力差。
相关鉴定结果显示,小文的智力测试仅为34分,属于2级智力残疾。家属供图
中午时分,医生告知没有异常,可以出院;妈妈、三姨就带她回了3公里外的家。
信宜市位于广东西南部,户籍人口近150万人,是广东著名侨乡,一条锦江河自北向南穿城而过。小文的家位于信宜市区北郊的文昌社区,这里数层高的自建房林立,一旁还有高层住宅项目在建。
小文家的房子是一栋老旧的砖房,建于上世纪90年代初,小文一家四口居住至今。
夹在一片楼房之间,小文家的房屋显得更为老旧。这栋一层砖房建于上世纪90年初,是小文的爷爷盖的。房屋面积不大,两室一厅,小文一家四口居住至今。小文和妈妈住一个房间,爸爸和哥哥住一间,都是两人挤一张床。
阳光明媚的下午,小文家仍有些暗。屋内陈设的家具、电器简单、破旧,卫生状况较差。客厅左侧的房间由小文的爸爸和哥哥住,床单沾满污渍,衣物堆放凌乱,能闻到一股霉味。
小文一家较为贫困,家中没什么值钱的家具。客厅内的饭桌是亲戚最近送的。
小文和妈妈睡在一个房间,房间挂着她们的衣服。
屋前,除了自家的小菜地,还有两间矮房,那是厨房和厕所。厨房内,电线随意乱搭,存在用电隐患;燃气灶台也坏了,还布满灰层;墙角里搭着简易灶台,因长期柴火做饭,已把周围的一大片熏黑。
小文家的电线搭得比较凌乱,亲属称存在严重安全隐患。
小文一家用柴火做饭,厨房一角已被熏黑。
小文家的窘境和这个特殊的四口之家有关。小文的父母是70后,因均存在智力缺陷,情况相似,经人介绍,两人结婚组建家庭。残疾证显示,两人的残疾等级均为三级。亲属介绍说,二人没有文化,只具备最基本的生活能力,听不懂普通话,不会取钱、排对拿号、填表等。
小文的哥哥也存在智力缺陷,但情况比小文稍好一些。亲属说,小学一年级时,小文的哥哥有点调皮,弄伤了老师的眼睛,便辍学在家;多年来,他一直像小孩一样,每天独自出外玩耍。
当地村民表示,小文一家情况特殊,和其他村民来往很少。
因小文的爸爸刘军(化名)、妈妈邱菊(化名)只能跟人进行最为简单的交流,接受采访、介绍情况的任务便落在了小文的三姨邱雪(化名)、小姨邱梅(化名)身上。
据邱雪、邱梅介绍,他们兄弟姐妹共5人,其中邱菊是老二,邱雪是老三,老四是男孩,邱梅最小;而二姐夫刘军有一个外嫁的姐姐,其母早年过世,父亲于2009年6月过世。小文的爷爷比较有能力,会种菜,曾是一家人的主心骨,他去世后,小文一家的日子过得更为艰难。
邱雪、邱梅还表示,可能是小文爷爷过世的打击太大了,之后小文和爸爸、妈妈、哥哥的智力缺陷比以前更严重了。
小文一家的收入微薄,生计高度依赖低保。妈妈邱菊种了10余平方米的菜地,偶尔卖点菜补贴家用,爸爸刘军做物流搬运,每天7点出门,晚上九、十点才回家,一天挣80元。除此之外,一家四口有四个低保,每月有低保金约1000元,再是每月有数百元的残疾生活补贴。
事发前,小文就读离家300米左右的信宜市第十一小学6年级。邱菊表示,当时,小文都是自己上下学,沿着主路拐两次路口就到。平时,小文会在附近玩,家人不清楚她跟哪些人玩,和哪些人接触比较多。
小文此前就读的小学,距离家约300米。家人发现小文被性侵后,怕小文上学途中再被侵害,没有让她再上学。
警方曾比对三人DNA,小文疑遭其中一人事后“报复”
今年3月中旬,小文被查出怀孕了。
邱梅回忆说,当时,二姐邱菊跟她说,小文两个月没来月经,有点反常,且小文的老师也提过,小文是不是怀孕了。邱梅让赶紧去医院检查,一查得知小文已怀孕约9周。他们立即向社区居委会求助,并报警。
随后,家人花3000多元带小文去信宜市中医院做了流产手术。怀有身孕的小姨邱梅陪小文去的医院,她记得,前两天尝试药流,未成功,第三天做了人工流产,第四天出院。
家人曾多次向小文询问相关细节,小文的描述凌乱、破碎,无法有逻辑地讲清楚中间过程及细节。邱雪、邱梅均表示,她们问小文谁“搞”过她尿尿的地方,小文称有五六个人,知道这个人长什么样,但说不出来对方的样子;小文记得一个是姓刘的老人,一个手部残疾,都是文昌社区的人,而事发地点在附近的小巷里,在学校的厕所里。
小文的说法是否准确,家属无从判断。家属说,第一次报案后,警方带走了几个人,后与流产的胚胎比对DNA,均未比对上,不久就把人都放了。
澎湃新闻从官方渠道证实,当时,警方比对了三人的DNA,但均未比对上,其中包括一位82岁老人,这名老人曾口头承认,对小文有性侵意图,存在猥亵行为,但警方未掌握充足证据,并考虑到老人的年纪很大,对其采取了监视居住。
让家属更难以接受的是,案子没有进展,小文却遭遇一名被指认者的“报复”。
发现小文被性侵怀孕后,小文被家人小心地“保护”了起来。家人担心小文在上学途中再次被侵害,没让她再去上学,把她“关”在家中。家人不让小文出外玩,若小文一人在家,房门会被锁上。
4月中旬,邱菊的手烫伤了,去医院治疗,留小文一人在家。之后,小文跟家人说,当天,前述被她指认、手部有残疾的男子和其哥哥上门打了她。得知情况后,小文的亲属报警。
家属称,这名手部有残疾的男子也是警方比对DNA的三人之一。就家属反映“被人上门报复”的情况,信宜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当时,家属确实有报警,民警上门调查。目前,该案件正在受理中。
再次怀孕,警方成立专案组扩大排查
几乎没人想到,不幸会很快再次发生。10月24日,小文又被查出:已怀孕超5周。
邱梅表示,“十一”假期,二姐邱菊带小文去大姐家玩,大姐觉得小文发育“过快”,“不对劲”。小文的妈妈邱菊也觉察到了异常:平时,小文饭量大,但近一段时间没什么食欲。
最初,亲属完全没想到小文会再次被侵犯,“刚发生过一次,也报了警,(把小文)看得那么紧,怎么可能呢?”拖了一段时间后,邱雪问二姐,小文来月经没,得知没来,知道事情糟了。
综合怀孕周期、小文的描述等多方面信息,家属推断,小文再次被性侵的时间可能是9月23日。
据亲属介绍,小文曾向家属、警方表示,9月23日,她被一名男子带到此处草丛中被性侵。这里距离小文家约1公里。
9月21日是小文外婆的生日,妈妈邱菊回了娘家,小文不愿意去,被锁在家中。邱菊在娘家住了两晚,于23日下午回家。据家属讲述,邱菊回家后,小文说去扔垃圾,趁机跑了出去,没了踪影,家人长时间寻找无果。当晚11点多,小文才回家。小文的爸爸在路上模糊看到,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子开着无牌摩托车送小文回家。
发现小文再度怀孕后,家属问小文,小文称,一个瘦瘦高高、刘海很长的男子带去了离家约1公里的草丛,她在香蕉树底下被性侵。报警后,小文带着家人和民警指认了这一现场。
小文指认的这一现场,离路边几十米,离小文的学校数百米,离小文家也只有1公里。据知情人士透露,在这里,警方未提取到有效的证据。
在零碎的讲述中,小文跟家属透露说,那些侵犯过她的男性给她买吃的,还带她吃过海鲜大餐。
仅仅只隔7个月,小文被查出再度怀孕,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次,他们报警的同时,也向妇联求助。小文的三姨邱雪直言,最初,家属没急着带小文做流产手术,想以此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
在当地妇联的协调下,家属考虑到小文的肚子一天天大了,11月15日,小文再次入住信宜市中医院,并于次日上午做了流产手术,医生当场把胚胎交给法医。
针对家属提出“前期不够重视”的质疑,信宜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回应说,该事件比较特殊,小文是智障人士,所提一些零碎细节让人存疑,这给案子的侦办带来了相当大的难度。而小文的二度怀孕,茂名和信宜两级公安机关已成立专案组,作并案处理。目前,警方扩大了排查范围,提取了一些人的DNA,将和小文两次流产的胚胎做DNA比对。
11月16日,信宜警方发布通报称,今年3月18日,警方接报小文被性侵怀孕一案,立即组织刑侦、派出所民警开展调查,于次日立刑事案件,办案民警做了大量的调查取证工作,但因当事人表达能力限制等原因破案线索较少,该案在持续侦查中。10月24日,小文家人再次到派出所报案。次日,该案件立刑事案件。茂名、信宜两级公安机关专案组研判后已并案处理,目前侦查工作仍在紧张进行中。侦办结果将及时通报,并敦促违法犯罪嫌疑人尽快投案自首。
争取政策帮扶,免费安排就读特殊教育学校
小文的亲属表示,希望警方尽快破案,尽快抓到作案者,并考虑到小文一家的特殊情况及实际困难,希望相关部门能重点照顾,多点帮扶。
澎湃新闻了解到,事发后,当地民政部门为小文一家争取到了1万元的救助金。11月15日,征得家属同意后,当地妇联协助小文办理入院手续,准备进行人流手术。16日上午,小文顺利完成第二次流产手术,民政部门向其父母送了2000元的慰问金。
三姨邱雪说,小文不能一直被锁在家中,家属已向政府提出,免费安排其就读特殊教育学校,一直保障她读到18岁成年。
信宜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当地政府有主动争取政策帮扶小文一家,信宜市有两所特殊教育学校,一所是公办的,一所民办的。目前,政府倾向于安排小文就读公办的特殊教育学校,但小文需通过入学评估,如无明显的暴力倾向等。
邱雪还提到,因土地被征收,小文家获得10余万元的补偿款,这笔钱由居委会代管,家属希望在政府牵头下,帮助小文一家完成住房改造。对此,上述负责人表示,若家属明确提出此诉求,有关部门会结合相关政策,尽力帮扶。
小文的父母均为智力残疾人士,残疾等级为3级。
澎湃新闻注意到,小文的父母都有残疾证,每月可领到一定残疾生活补贴,但小文及其哥哥却没有残疾证。家属介绍说,11月12日,在政府的协调下,小文办了残疾证,预计一周时间可以领到证,这意味着小文今后每月可领取200多元的残疾生活补贴。
为何小文及其哥哥此前没有办理残疾证?小文家属的解释是,他们不清楚相关政策,还以为小孩子没资格办理。信宜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具体情况不掌握。不过,该负责人提到,这次为小文办理残疾证,本打算给小文的哥哥一并办理,但小文的哥哥不同意,理由是“如果办理了可能会娶不到老婆”。
采访中,小文的家属多次提到他们的顾虑:案子破不了怎么办?小文一家再次遭他人报复怎么办?小文要是再被性侵怎么办?
信宜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回应说,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此案,警方会全力侦办。同时,政府会尽力帮扶,包括尽快安排小文就读特殊教育学校等。
对于12岁的小文来说,发生在她身上的一切,她并不明白意味着什么。对于访客到来,她有着孩子般的好奇,会慢慢靠近,会安静坐在一旁,专注地听着,会盯着人看,投来友好的笑。
邱雪、邱梅表示,别说是小文,就算是小文的爸爸、妈妈、哥哥,他们也只知道小文被性侵怀孕了,但这份伤痛背后的沉重,他们是没法领会的。
责任编辑:陈雷柱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性侵,少女怀孕,智障,广东

相关推荐

评论(77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