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位导尿救人的医生:想过穿刺失败的风险,机组曾考虑备降

澎湃新闻记者 朱雷

2019-11-21 17: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两位医生、机组人员和患者及家属合影  本文图均为 海南省人民医院宣传办 供图
从广州飞往纽约的南航CZ399航班上,一位老人无法自主排尿,膀胱可能胀破。来自广州和海南的两位医生自制装置,用嘴吸尿37分钟救人。
11月21日,参与救治的海南省人民医院血管外科医生肖占祥还原了当事经过。
“19日,在飞往纽约的途中,大概在阿拉斯加上空的时候听到了飞机上播报找医生。”肖占祥说,当时他和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介入血管外科的医生张红听到消息后一起到了后舱,发现卫生间里面一位老人蹲在厕所痛苦地哀嚎,满身大汗。
乘务员介绍,老人两个小时前撒尿尿出来一点点,排尿困难。“我们看到他的时候他一滴尿都排不出来,非常痛苦。”肖占祥说,他摸了一下老人的肚子,膀胱那个部位非常鼓胀,而且一触碰,就加重了疼痛,“老人不让碰”。
肖占祥说,当时他估计老人是急性尿潴留,“因为他是一位70岁的老年男性,估计前列腺肥大再加上长途旅行,比较疲劳,膀胱收缩无力引起了急性尿潴留。”肖占祥称,如果不采取紧急措施的话,老人会出现严重的膀胱并发症,甚至会出现类似休克这样严重的全身并发症,可能会危及到老人的生命。
面对如此紧急的情况,肖占祥称,在飞机上要采取紧急措施无非就两个,“第一个就是插一个管子进到尿道里面,通过尿道进入膀胱把尿给引出来;第二个,如果没有这个插的管子,只有进行膀胱穿刺。”肖占祥说,飞机上没有任何可以进行尿道导尿的器材,仅有一些消毒的器材,一个5毫升的注射器,还有吸氧罩的塑料吸氧管。
肖占祥给老人进行膀胱穿刺 
肖占祥和张红当时决定直接用注射器的针头进行膀胱穿刺,“我们把这个针头进行了改造,把塑料管接到了针头的针尾上面,准备进行穿刺。”肖占祥说,准备穿刺前和家属以及机组人员进行了沟通。
穿刺是否可能会失败?肖占祥表示,他们也考虑过,因为针头比较短且细小,而膀胱的位置相对比较深,针头不一定能穿到膀胱里面。“但是这种细针头就是屁股上打针用的,用来穿刺膀胱的话,一般来说不会有太大的风险。”肖占祥说,个别的病人可能会有出血感染,这些情况也给家属讲清楚了,家属还是比较理解配合的。
不过,机组人员也有所担忧,曾提出要备降,“机组人员提出紧急备降阿拉斯加或加拿大西部某些机场。”肖占祥说,但备降预计得花半小时到1小时的时间,并且机组人员表示紧急备降要花费70万到200万美金,还要耽误一整个飞机上人员的行程。
“我和张红主任再次和机组人员沟通,就说试试,如果不成功再说,因为针头损伤不会有太大副作用。”肖占祥说,考虑到发生严重副作用的概率比较低,最终机组人员同意了他们的方案。
之后,肖占祥和张红让老人侧躺着准备进行膀胱穿刺,“穿刺还比较顺利,直接就穿到了膀胱。”肖占祥说。但事态不如肖占祥想象的那么顺利,尿液流到塑料管中段就不流了。肖占祥称,第一个是针头比较细,第二个是老人膀胱收缩无力,“尽管我用手按着他的膀胱,增加外力想让尿液能够挤压出来,但效果不好”。
医生张红用导管帮老人排尿
此时,张红毫不犹豫地拿着引流管的另一端塞到了自己的嘴巴里,肖占祥称。他把握着针头的方向和深浅度。两人配合得还比较好。“张红主任一口一口把尿液吸出来,大概经过40分钟,尿液吸出来500多毫升,这时候病人也不叫了。”肖占祥说,之后老人也说自己舒服多了,在那儿安安静静地躺了一会。整个过程还是比较顺利的。
海南省人民医院官网显示,肖占祥现任海南省人民医院血管外科主任。他1984年本科毕业,曾在上海中山医院外科学习6年,获复旦大学外科学硕士及博士学位。他长期从事血管外科及普通外科临床、科研及教学工作。
责任编辑:徐笛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导尿 医生 穿刺

相关推荐

评论(14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